《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第二百一十一章 牙签之战!

“第一题。”

“下方十一张均为飞剑结构图,其中七张为同一型号飞剑的结构图,其余四张为不同型号飞剑的结构图,请根据设计风格的不同,将七张同一型号的结构图挑选出来。”

“请判断,这七张结构图,究竟属于哪一种飞剑,说出这种飞剑的创造者和炼制宗派,并且列举出三种最能发挥该飞剑威力的功法。”

“在这七张结构图中,一共存在三处错误,请分别指出,并改正。”

“根据七张结构分图,绘制出结构总图。”

“根据结构总图,推导出灵能运行图。”

“……”

注册炼器师考试,可不是高考那么简单,没有选择题或者填空题,一上来就是最复杂的综合题。

难度之高,令无数考生同时倒吸一口冷气。

放眼望去,数千个透明蛋壳中,浮现出一张张龇牙咧嘴的痛苦脸庞。

李耀却是不在此列。

通过超清醒状态下在炼天塔中“偷窃”时间,他的基础打得无比扎实,又在改装太阿一型炼器炉和研发妖兽探测器的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设计经验。

无论是结构图还是灵能运行图,对他来说,都是小菜一碟。

恍若拨动并不存在的琴弦,李耀的十指疯狂弹跳,光幕中试题交替的速度,几乎没有丝毫降低,出来一道题目,不用十几秒钟就被他轻松干掉。

注册炼器师考试,以难度高,题库量大而着称。

笔试的时间是五个小时,绝大部分考生只能完成80%的题目。

而李耀只用了三个小时零九分钟,就完成了全部试题。

反复检查两遍之后,他发出了交卷申请,从蛋壳中钻了出来。

提前交卷!

正欲伸个懒腰,舒展筋骨,就看到对面一个蛋壳缓缓掀开。刚才和他对视的那名长发青年也钻了出来。

见李耀居然比自己还早几秒钟交卷,长发青年先是一愣,随后嘴角提起,勾勒出一抹兴致盎然的笑意。灼热的眼神毫不掩饰地射了过来。

李耀也是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长发青年,特别是他那双和自己相差无几,却更加修长细腻的手。

来自深海大学,又这么年轻,应该就是第十星江少阳了。

李耀舔了舔嘴唇。手背上的青筋一跳一跳。

“哇,有人提前交卷了!”

考试舱前面是透明的,不少在题海中埋头苦战的考生不经意间抬头,赫然发现已经有两名考生提前交卷,而且提前了一个多小时,不由骇然。

很快有人认出,其中一人正是炼器天才江少阳。

深海大学每年都会和各大院校举办交流活动,江少阳的实力之强横,也是众所周知的,对于他能提前交卷。众多考生并不感到意外。

不过,江少阳对面那家伙是谁,似乎比江少阳还提前了半分钟交卷。

绝大部分人对李耀都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

只有来自大荒的极少数考生认出了李耀,不由哑然失笑,第一时间下了结论:

“原来是他,肯定是题目太难,所以直接放弃了!”

监控室中,三名主考官也发现有人提前交卷。

两名考生的身份信息很快出现在光幕上。

看到李耀的名字,朱月琴“咦”了一声。似笑非笑地扫了其余两名主考官一眼。

董六奇和燕天和大为尴尬。

董六奇干咳一声,六根手指摩挲着下巴。

燕天和更是老脸发红,心说这个李耀也太不争气了一些,口气这么大。水平却这么差。

差也就罢了,好歹你态度端正一点,坚持到底么!

哪有看到题目太难,就半途而废的道理?

“唰唰唰唰!”

主控晶脑飞快运转,计算力飙至极限,批阅起两人的试卷来。

考场中央。李耀和江少阳对视三秒,分别从对方眼底看到了一抹跃跃欲试的火光。

两人一前一后,很有默契地走出考场,来到休息区最深处。

“比划一下?”

沉默半分钟之后,两人略带挑衅的声音,同时响起。

江少阳笑了,拢了拢长发,十分潇洒道:

“怎么比,我随意。”

一般男人留着披肩长发,不是太过阴柔,就是稍显邋遢。

很少有男人像江少阳这样,连拢头发的动作,都显得那么阳光硬朗,充满精气神。

李耀道:“一人一题,你先出好了,我也随意。”

江少阳点头,左右一打量,起身从食物区拿来了一罐牙签,摆在两人之间的茶几上,抽出两根,分了一根给李耀。

晃了晃手腕上的考试晶脑,江少阳道:

“第一,三分钟时间,每人一根牙签,看谁能从晶脑上拆下更多的构件。”

“第二,同样是这根牙签,还要把构件组装回去,看谁用时最短。”

李耀接过牙签掂量了一下,双瞳闪闪发亮。

军事基地里用的牙签,自然不是什么高档货色,说不定就是从士兵食堂里拿过来的,又酥又脆,轻轻一碰就会折断。

而晶脑是十分精密的法宝,一般来说,需要七八种专用工具才能完全拆卸开来。

用一根牙签拆卸晶脑,无异于痴人说梦。

李耀却是兴奋到了极点,双眼都快喷火,毫不犹豫点头道:“可以。”

两人将晶脑摘下,放在茶几上,开始慢条斯理地活动手指,进行热身,对彼此不可思议的手指柔韧性,都感到一丝骇然。

“好了?”

“来吧。”

“开始!”

几乎一刹那,茶桌上掀起风暴,两人的四只手几乎变成了四个漩涡,一下子将两台晶脑吸入其中,快到根本看不清楚动作,只能听到“咔嚓咔嚓,咔嚓咔嚓”的细微声音。

一个又一个比指甲盖还小的构件从漩涡中蹦跳出来,精准地落到了旁边的纸巾盒中。

三分钟后。

“时间到!”

漩涡骤然静止,重新变成了四只热气腾腾的手。两人指间的牙签几乎磨秃,而晶脑也差不多都被拆卸成了最基本的构件。

“三百三十五个。”

李耀根本不用数,微笑道。

“这不可能!”

江少阳提起眉毛,表情十分诧异。重新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了李耀一遍,就像是在看着一个怪物,“只差了我十三个?太厉害了!太强大了!”

李耀的笑容瞬间冻结,取过江少阳的纸巾盒掂量了一下,脸色更加灰暗。后槽牙死死咬住,一言不发,从自己的晶脑上又拆下十三个构件。

“好,现在大家都是三百四十八个构件,组装吧!”

“行!”

江少阳一拍茶几,纸巾盒中的晶脑构件像是拥有了生命的妖精,轻盈地跳动起来,被他一把抄在手中,一根牙签如同最精妙的绣花针,花蝴蝶般上下翻飞。支离破碎的晶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获得重生。

李耀冷笑一声,开始组装之前,却是做了一个令江少阳意想不到的动作。

他将牙签折断,双手各持一截,将纸巾盒中的构件全部倒了出来,左右开弓,同时组装!

六分五十四秒之后,李耀的晶脑发出“滴滴”的声音,投射出启动画面。

比江少阳快了整整九秒。

这下子,江少阳是真的面如死灰。目瞪口呆了!

痴痴盯着李耀手中的晶脑,直愣愣看了足足一分钟,江少阳才从前所未有的震撼中回过神来,张了张嘴。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又傻了半分钟,才结结巴巴道:

“轮,轮到你了。”

李耀想了想,从食物区取来了十几个牙签盒:

“第一,我们同时用灵能将这些牙签震飞到半空中去。然后各自抢夺,在三分钟之内,用抢来的牙签搭建一座高塔,看谁搭建的牙签塔更高。”

“第二,我们不动用灵能,就以普通人的水平,向对方的牙签塔吹一口气,看谁的塔更牢固。”

江少阳眼珠一转,连连点头:

“不错,有点儿意思,一来是考验手速,二来是考验彼此对结构的掌控,很有趣,来吧!”

十二个牙签盒揭开盖,放在茶几中央,两人将双掌轻轻贴在茶几表面,同时输入一道轻柔的灵能。

茶几上的两杯白水,泛出涟漪。

上千根牙签被灵能弹至半空中,如天女散花。

两人同时起身,四臂交错,化作灰雾,朝一大蓬牙签笼罩过去。

上千根牙签尚未落地,就被两人抢了个一干二净。

“嚓嚓嚓嚓!”

随着手指灵巧地穿梭,两座以牙签搭建的高塔如雨后春笋,拔地而起,不断突破新高。

三分钟后,两人同时止住动作,屏住呼吸。

直到此刻,才有余力去看一眼对方的作品。

李耀搭建的牙签塔,底座是八角菱形,中部是井字结构,最上方则是三角帐篷形状,塔尖上还直翘翘地戳着一根牙签,好似避雷针,用来增加高度。

算上这根“避雷针”,总体高度超过五十厘米,结构十分稳固。

如果不是牙签用完的话,还能往上继续搭建。

江少阳的牙签塔,却是如玉米棒子一般,通体浑圆,四周开着七个不规则的窟窿,看上去四面漏风,摇摇欲坠。

“我的塔,低了2.75厘米。”

江少阳的声音充满了沮丧,却也夹杂着一抹微妙的兴奋。

是那种终于遇到了值得全力一战的对手,从骨髓深处散发出来的嗜血气息。

“接下来,测试牢固度吧!”(未完待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