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宋Ⅲ·燕云》 阿越 著
第二十一章 云重阴山雪满郊 第九十五节

“也就是说,韩林牙算对了,咱们应当可以安枕无忧了。”

耶律昭远放下手中的《谋略例说》,抬起头来。与大部分的契丹人不同,他的帐内,除了一张胡床,一个书案,最显眼的,是那几箱子书籍,全是从南朝或买或抄回来的。

“但愿如此。”和耶律昭远说话的人坐在他的右下首,长相平凡,从穿着来看,似个高丽商人——至少他的表面身份如此,这个叫王淳的人,有一个高丽姓氏,能说一口流利的高丽话与契丹话,但耶律昭远并不是很相信他是个高丽人。

谁都知道高丽商人比宋商更加方便。

大辽皇帝为了表达他对能带给他丰厚税收的商贾们的欢迎,每年都会允许一些外国商人到广平甸与他的臣下贸易——但宋商会受到严格的限制,而高丽人则因此受益。他们是大辽最活跃的商人之一,充当着大辽与宋朝、南海诸侯、日本国之间的中介。

辽丽之间的关系复杂,做为一个曾经长期臣属于大辽,被大辽视为“家奴”的国家,即使他们现在倒向南朝一边,但近百年的纠葛不可能一夜之间完全切断。两国在地理上更加靠近,而高丽如今对大辽至少维持着表面上的臣礼,大辽对高丽亦更加怀柔……因此,大辽的贵戚官员们也不那么避讳他们的座上客中,有那么几个高丽商人——谁也不会拒绝他们带来的好处,大辽的契丹贵族,或明或暗,谁不曾卖给过这些高丽人奴婢?又有谁不曾从这些高丽人那里购买过南海奇珍?

不过这个王淳并不是一个普通的高丽商人。

韩拖古烈需要一些与南朝保持私下沟通的桥梁,但他不便直接出面,于是耶律昭远与这个王淳,便成为他的桥梁之一。在王淳的背后,站着宋朝驻辽正使朴彦成。

“但愿如此?王先生以为还有什么需要担心的么?”

“萧岚此人,断不可小觊,何况他身边还有杨引吉这些智谋之士。”王淳用契丹话说道,“大人须得提醒韩林牙小心提防。”

“但若非萧岚阻止,马九哥奸谋几乎得逞,况且他如今又穷追马九哥奸党……”耶律昭远觉得王淳有点过于谨慎了,“这还不足以表示萧岚已经接受了韩林牙的条件么?”

但王淳依然摇了摇头,“萧岚反复无常之人……”

“此事不必过虑。”耶律昭远笑道:“朴公担忧的,不过是怕耶律信执政,损害两国通好。萧岚是什么样的人不要紧,只要他决意与韩林牙结盟,那他日后就必须倚重韩林牙,如此卫王与朴公所签密约,仍然有可能被承认。”

王淳沉默了一会,“此外,朴大人还想请大人转告韩林牙,望韩林牙从中周旋,令他与使馆能尽快返回广平甸。”

“此事只怕还需要耐心一点。”

“朴大人自可耐心,然拖延日久,大宋国内,恐再生他变。”

耶律昭远不由皱了皱眉,他听得懂王淳的弦外之音,“我会将朴公的意思,转告林牙。”

但愿南朝不要在这个时候火上加油。

同一天。

夷离毕狱。

“萧兄……”马九哥看到萧官奴突然出现,不由得又惊又喜。他与萧官奴交情匪浅,次子马孝娶的就是萧官奴夫人的侄女。

但萧官奴的脸色与眼神让马九哥的惊喜在刹间就变成了惊疑。

“马大人。”萧官奴身后,只跟着两个看不清面容的亲随,他们一到,不由分说,就将狱吏全部赶了出去。马九哥的心顿时沉了下去。

“你的罪名已经定了。”萧官奴望着马九哥,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但马九哥却更加绝望,他只看到萧官奴的嘴中,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交通宋使、图谋叛国——这个罪名如何?”

“你?你!”马九哥猛地跳了起来,双手紧紧抓住牢门。

萧官奴怜悯地望着他,温声道:“马大人也算是男子汉大丈夫,多余的话,就不必多说了。”

“我想知道为什么?!”马九哥几乎是咬牙切齿的瞪着萧官奴。

“不知马大人问的是?”

“萧大王为何要帮萧佑丹?!”马九哥压低了嗓子,“我死不足惜,但萧大王为何不利用我除去萧佑丹那厮?”

“马大人又如何知道你死得一定没有价值呢?”萧官奴嘿嘿笑道,他朝一个亲随呶呶嘴,一个亲随拿着一根绳子走了过来。

“你想干什么?”马九哥只觉得背后一股寒气沿着脖子冒了上来,他吓得退后一步,“你想干什么?我也做过北院宣徽使,你就敢……”尽管他早就立志一死,但当死亡真正临近,他却仍然抗拒不了那从心底冒出来的惊恐。

“我当然不敢……”萧官奴慢里斯条地看着另一个亲随打开牢门,“好教马大人知道,你是畏罪自杀而死。”

“你……”

“当然,以马大人的身份,这样死在夷离毕的大狱中,免不了还要找几个替罪羊来塞罪……不过你也可以瞑目,你的死,说不定是求仁得仁。”

但马九哥此时,已经被恐惧所占据。他被萧官奴的亲随狠狠地按在地上,感觉一个粗麻绳穿过脖子,疼痛、窒息、死命的挣扎……让他根本无法仔细思考萧官奴的话中之意。

萧官奴也不再说话,只是冷冷地望着牢中渐渐死去的马九哥。有时候,解决麻烦,掩藏真相,这是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

交通宋使、图谋叛国!

这个罪名还真是讽刺,但也绝妙。杨引吉那个老头,真是又狠又绝。

马九哥死了,他的同党也完了,但萧官奴的差使还没有完,他还得和耶律直、萧不哥他们一道,把谣言悄悄的散播出去。

马九哥当然不是无缘无故死的,下狱、畏罪自杀,这全都是“奉行上意”。皇上不想让卫王萧佑丹死,卫王很快就要东山再起……所以,马九哥才遭此下场。他们要让每一个痛恨萧佑丹、曾经攻击过萧佑丹的人,都感觉到惧怕。他们要让这些人只要想起马九哥,就仿佛看见自己未来的命运!他们不会再轻易信任萧岚,但至少在萧岚重新赢得他们之前,他们的目标将不会是萧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