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宋Ⅲ·燕云》 阿越 著
第十三章 一夜大雪风喧豗 第五十六节

四更二点,右掖门。

“如何?如何?”石得一焦急地问着许继玮,再也没有了一个时辰前的从容。马上便要天亮,但此时,非但连雍王没有见着,竟连司马光、王安石、范纯仁这些人都未见着。韩维、苏辙与吕大防住得比较远,此时未至,倒也罢了,但马、王、范三人,算时间,再慢也应当到了。他现在扣住的,只有吏部尚书王珪、御史中丞刘挚,还有几个翰林学士;连韩忠彦、李清臣也不见踪影。石得一便是再傻,也已知道事情有变。

许继玮摇着头,道:“问过各门,都说未见着。会不会……”

“福宁殿呢?朱大成呢?”石得一恼怒的打断了许继玮。按计划,许继玮此时应当率兵去开封府了。

“福宁殿还在强攻,应当快要攻下了。朱大成那边……”

“还在强攻!”石得一急得顿足,“早知如此,倒不如多分点兵力去帮朱大成。”

许继玮不安的看了一眼石得一,“但朱大成……朱大成死了……”

“什么?!”石得一几乎跳了起来,虽然原本的计划中,的确没想过朱大成能赢过杨士芳、田烈武,但到了此时此刻,石得一才真正知道看起来周详细密的计划,竟可以如此漏洞百出。无论哪处能得手都好,石得一需要一个胜利来支撑自己的意志,追随他兵变的人,更需要一个胜利来鼓舞士气!

但许继玮却有点不识时务,“有人发现他的尸首,下官正想禀报……”

“罢!罢!”石得一这时候也不得不打肿脸充胖子,轻描淡写说道:“原亦不曾指望他成事。”

“那……那押班,如今该如何是好?”

“嗯?”石得一望着许继玮,心里不由得一惊,他从许继玮的眼神中,看到了动摇之色!“有甚是好是坏的?”石得一顿时装得更加镇定,眯着眼睛笑道:“一点点意外在所难免。”

“但……”许继玮也不是这么好骗的。他并非主谋,见事不妙,一刀吹了石得一父子的头,从此无人知道他也参与了叛乱,更是有大功而无过。

但石得一却不再容他多说什么,“速去下令,关闭宫门!”

“押班?”

石得一抿紧嘴唇,嘿嘿冷笑道:“你可听说过挟天子以令诸侯?将剩下能带的两三百人全带上,全力攻下福宁殿!”

“得令。”石得一的话,仿佛又让许继玮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只要攻下福宁殿,便等于拥了最大的一颗筹码。为何没早点想到这点呢?

石得一从眯着的眼睛缝里看了一眼许继玮,他可没有许继玮这么天真,石得一比谁都知道皇城司都是些什么货色,攻下福宁殿?他出此下策,不过是迫不得已,作最后一搏而已。他破釜沉舟,全力一击,还有可能反败为胜,若是继续这么下去,只怕平叛的军队未到,许继玮便会先砍了他人头。

只是,他自己也渐渐意识到,胜利已然渺茫!他虽然想跟自己说,自己今晚这番兵变实在是迫不得已,是无路可退下的放手一搏。可心里,还是感觉说不出来的懊恼,皇帝死得这般时机不好,雍王当真无能,居然一直不能进宫!他猛然间想起一事:雍王不是临阵退缩了吧?这没骨头的雍王,心里头倒是时时刻刻想着皇帝宝座,可保不定事到临头,却又畏缩不前了……却是这样一个腌瓒人,居然便把俺推到这个境地!他这时将一肚子的怨恨全洒到了雍王身上:成事了他享富贵,败事了却是俺被砍头!石得一感觉自己被雍王给耍了一般,这下好,这下好,那雍王没进宫,说不定天明清算时,还算不到他的错处!

石得一又是懊恼,又是自责,心中越发不平,趁着许继玮去召集部属,抬头看了看天色,这下了一夜的大雪,已有停歇之势,便连那该死的北风,也慢慢变小了。

四更三点,福宁殿。

李向安与陈衍跪在地上,死死地抱着高太后的双脚,二人一个劲地叩着头,额头上鲜血淋淋,“太后,太后乃是万金之躯!”

“什么万金之躯!”高太后断声呵斥到:“我高家世代将门……”她说到这里,忽然停住了,“石相公,你怎么了?”

众人循声望去,却见石越出现在正殿门口,他的左臂上用一块绫布裹着,布上全是鲜血。

“太后不能出去。”石越沉声道:“这些叛贼丧心病狂,他们已经快要走投无路了!”

“还没有援兵么?”高太后是个聪明人。

“援兵很快便到。”石越无比笃定的说道:“五更一到,叛贼必然散去!此时纵有人心存观望,亦已知道成败了。算算时间,最迟两刻钟内,呼延将军必先率援兵前来。”

高太后注视着石越的眼睛,石越的眸子里,没有半分的犹疑,她终于轻轻点了点头,温声道:“若援兵不至,我与圣人,亦绝不受辱。”

“太后放心。”石越迎视高太后,“石越不会成为宋室罪人!”说罢,向高太后欠身一礼,便转身退出正殿。

正殿以外,此时已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尸首。仁多保忠背上中了一箭,此时正光着背心,靠在一根桩子旁边,让人包扎着。他身边的呼延国、高坚,都已经战死,再也没有人如影如随的跟着他,但他的西夏班侍卫,亦已经死伤殆尽。李舜举身上更是中了三箭,躺在走廊上,默默的望着石越。

殿外之人,已经很难找到一个不受伤的。连石越都被乱箭射伤,更何况那些还要冲锋陷阵的人?

“石帅……”见着石越出来,仁多保忠忍痛穿好袍子,甩开帮他包扎的两个太医,大步走到石越的跟前,盯着石越双眼,挑衅似的问道:“石帅以为我们还能赢么?”

“能。”石越回视着他,淡淡说道。

“哈哈……”仁多保忠不由放声大笑。他伸出手指了指四周,讥讽的望着石越。此时,殿外能战之人,最多已不过百人。“保忠素闻石帅知兵法,善将将,但今日之事……嘿嘿!”

“援兵两刻钟之内,必至!”石越依然是平静的望着仁多保忠,“本相不信将军守不了这最后两刻钟。”

仁多保忠冷笑着,大声道:“若两刻钟之内,勤王之师能至,末将定能守住。但敢问石帅,为何如此肯定两刻钟必有援兵?”

“因为忠义!”

“忠义?”仁多保忠一时愕然,脸上顿露不屑之意。

却见石越环视四围众人,厉声道:“因为本相相信,这世上固有奸臣贼子,然亦有忠义之士。杨士芳、呼延忠、田烈武辈,只须叛贼一刻不传其首级至此,本相便相信他们定会率兵前来勤王!计算时辰,两刻钟之内,援军必至!”

仁多保忠心下不信,正不以为然,却听李舜举一手捂着胸口,忍痛高声道:“我信!我相信石相公的话,杨将军、呼延将军必会率援兵前来。”

仁多保忠看看石越,又看看杨士芳,他心里自是全然不信,但事到如今,却也只能追随石越到死了。他虽一时冲动,忍不住要讥刺石越几句,却还没傻得非要自乱军心、自寻速死不可的地步。他转身又走回柱子边,提起自己的佩刀,嘶声喊道:“还能拿刀的随我来!”

便在此时,忽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喊杀之声。一个内侍赶紧爬上宫墙,才看得一眼,便兴奋得手舞足蹈,竟从宫墙上摔了下来。

“发生何事?”仁多保忠抢上去问道。

却见那内侍爬了起来,兴奋的喊道:“援军!援军!”

“啊?”福宁殿内,所有的幸存者,都不由得欣喜若狂。一直镇定若素的石越一把抓过一个内侍,激动地喊道:“快,快去禀报太后、圣、圣人!”

仁多保忠回头望了石越一眼,朝聚集在身边的一百多侍卫、内侍高声吼道:“杀!”高举着佩刀,冲了出去。

石从荣再也想不到,仅仅是一瞬间,形势便逆转直下。雍王久久不到,福宁殿又久攻不下,眼见着风雪渐停,马上便要天明,已经令石从荣心内七上八下。他也知道福宁殿的守军已是强弩之末,但他的部下,也早已叫苦连天。这些皇城司的骄兵悍卒,哪里曾见过如此悍勇的抵抗,若非人数占着绝对优势,只怕早已经四散逃亡,但在这么大的风雪天气中,和如此悍勇的对手打了差不多一个半时辰的仗,早累得叫苦不迭。石从荣迫不得已,只好下令休息一会,准备待会一鼓作气,再攻下福宁殿。

不料便在他们休息的时候,一些班直侍卫与一队天武军忽然从背后杀了过来,这一千余人众,顷刻间便乱成一团。没有人知道究竟有多少敌人,但石从荣敢肯定,敌人的兵力绝不会超过己方,但那些兵吏却似乎都没有脑子,没有人想要抵抗,任凭石从荣声嘶力竭的勒束着,却依然只顾着四散逃命,只有几个班直侍卫还在拼命抵抗。

石从荣挥刀砍倒三四个逃兵,却发现根本无济于事。他眼见着从福宁殿内,又冲出百余人来,内外夹击之下,再无生理,石从荣不由得闭上眼睛,高声叫道:“完了,完了!”

此时的石从荣,已经跌到绝望的深渊,他举起刀来,想要横刀自刎,但刀刚放到脖子上,他便开始怕痛,慌忙将刀丢了。他茫然四顾,正欲学那些溃兵一样四散而逃,不料忽然后脖一阵寒风袭来,他霍地的转身,却见一个皇城司亲从吏,正挥刀砍向他的脖子……“也罢!”石从荣脑子中,忽然这么想到。

“逆贼石从荣死了!我杀了石从荣!”乱军之中,一个皇城司亲从吏手里高举着石从荣的人头,扯着嗓子大声喊着,仿佛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的功劳一般。

这番喊叫,的确起到了效果,远处,带着几十个卫士保护着赵佣,一直没有参战的杨士芳厌恶的看了他一眼,拿起一张弓来,一箭射穿了他的咽喉。

四更四点,右银台门。

石得一与许继玮呆呆地望着一路溃退的皇城司兵吏,“出了何事?出了何事?!”许继玮疯了似的抓住那些溃兵乱叫,忽然,便觉背上被什么东西插了进去,紧接着,便是一阵剧痛,他摇摇晃晃转过身来,却见石得一狰狞的望着自己,不知何时,他部下的兵吏,竟也变成了溃兵,转眼间便已不知去向……石得一狠狠地踢了许继玮一脚,连剑也不要,麻利的脱去外衣,便往西华门跑去。但他亦没跑得几步,便听到后脑上一阵风起,只听“呯”的一声,双眼一黑,便倒了下去。

“想不到倒成全了俺的富贵。”童贯望着被自己用一块城砖砸昏的石得一,又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低声念了句“阿弥陀佛”,在地上找了一把佩刀,割下石得一的头颅,扯了块布包了,又悄悄溜回了刚刚藏身过的国史院附近的阴沟里。

这么兵荒马乱的时节,又手握着这一场天大的富贵,他童公公可不能给人误伤了。

几乎是与此同时,东华门、左掖门、右掖门外,王安石、司马光、范纯仁,皆各自领着禁军与班直侍卫,夺门而入,急趋福宁殿。城北,枢密使韩维与礼部尚书李清臣指挥禁军、班直侍卫到处搜捕在景龙门受阻后便四处逃窜的班直侍卫;知开封府韩忠彦则亲自率领着数百名军巡铺徼巡卒、潜火队,“护送”雍王回到王府……《熙宁朝野杂录·石得一之乱》:

十八年一月八日,是夜大风雪,帝崩于福宁殿。勾当皇城司石得一与养子从荣、指挥使许继玮、金枪班指挥使朱大成夺皇城司兵符,遂倡乱,以石得一与许继玮守宫门,隔绝中外;从荣引兵攻两府、福宁殿;朱大成攻东宫……时忠彦尹开封,先察其事。遣子治驰告司马光、王安石、范纯仁,三公遂引兵入宫平叛。

……故世传平乱之功,石、韩、马、王、范五公为最。

乱平,九日,太子即位于福宁殿,遵遗诏,改名讳煦。

《野录·“朝野杂录多虚妄”条》:

江陵李氏所着《熙宁朝野杂录》,最不经,非信史。李氏虽当时人,然远在江陵,毕生未至汴京,所记皆传闻,故多不可信。其记石得一之乱,而平乱皆归功于马、王、范三公,学者多有为其所昧者。实平石贼之乱,以石公、韩公功最高。石公宿卫宫中,指挥若定,身受箭创,而色不变,两宫赖公得安。而遣呼延忠先救东宫,非公不能为此。时东宫几为朱贼所害,非呼延忠不得免。故呼延公绍圣之亲贵,仅次杨、田。而李氏不明石贼之乱,意在迎立雍王,竟谓韩公先察其事,谬矣……《伊洛纪闻·熙宁遗诏》:

熙宁十八年,帝崩于福宁殿。遗诏立太子为帝,改名讳煦。遗诏另有三事:一,以太子年幼,尊高太后权同处分军国事,军国大事,一体裁决;一,以王安石、司马光、石越、韩维、王珪、韩忠彦辅政;一,收复燕云者王。

世传遗诏立辅政,非帝本意。当时士大夫亦颇有责安焘、李清臣者,以其手书“乱命”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