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宋Ⅱ·权柄》 阿越 著
第九章 贺兰悲歌 第八十七节

“……贼军大首领没啰卧沙被霹雳投弹当场炸死,监军使梁格嵬被追兵斩首,梁乙埋的一个侄子被生擒,此役共斩获大首领十五名,小首领二百一十九人,俘虏大小首领二十二人,斩首贼众三千余级,俘虏五千余众,缴获贼军伪铜印一枚,旗鼓、马匹、军器无数……”丰稷向石越念着刚刚接到的左路军战报,“种谊、刘昌祚率部一路穷追贼军溃兵,沿途大小城寨皆望风而逃,种、刘一直追至赏移口方停止追击。经此一役,葫芦河方向,贼军已无抵抗之余力……”

石越亦不由得喜动颜色,“当下令嘉奖。”他快步走到地图之前,找到左路军所在位置,看了一会,喃喃道:“种谊与刘昌祚会自西北出鸣沙城往灵州,还是会自北方出黛黛岭?”

潘照临、刘舜卿、章楶等幕僚、参谋闻言,都聚到地图边来。

刘舜卿看了半晌,摇摇头,道:“左路军出鸣沙川或是出黛黛岭皆不重要,现在下官只想知道,李宪在哪里?!自李宪与王厚分兵之后,王厚已与董毡会师兰州城下,而李宪却已经有整整七天,没有军情传回来了!”

他手指指向天都山,忧心忡忡地说道:“若李宪部有意外,贼兵自此而下,我后方空虚,自平夏城至渭州、陇州、秦州,皆已倾巢而出,所留守之兵总计不过万人,皆老弱不堪,贼军可轻易深入我腹心之地……”

所有人尽皆默然。

刘舜卿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

数日之前,梁永能忽然派兵反攻紧邻延州的保安军顺宁寨,想趁宋军倾巢而出,后方空虚之时,自保安军攻入延州后方,对宋军还以颜色。保安军守军猝不及防,若非顺宁寨三千将士浴血奋战,兼之当时环庆行营还有大军驻扎,种谔率军救援及时的话,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但这件事却给宋军敲响了警钟。

西夏人未必是被动挨打的,如若不能消灭敌人的军队,当宋军主力深入西夏腹地之时,西夏人的军队反而出现在了陕西路境内,那这个后果就严重了。

比烧杀抢掠,无论如何,宋军都不可能是西夏人的对手。

而相比延绥、环庆行营来说,秦凤行营的守备更加空虚。

石越的手指轻轻敲击帅案,默然半晌,终于淡淡地说道:“无论如何,我们眼下唯有相信李宪。再等他五天,五天之后,再无消息,再抽调兵力未迟。”

王厚与李宪的计划挑不出什么毛病。

西线的战略目标一开始就被行营都总管司明确为牵制西夏在天都山以西的军事力量,伺机直接进攻兴庆府——而不是灵州。而西线的兵力配置却并不少:除了神锐军第一军与从秦凤行营调来的神锐军第二军、第四军以及神卫营第四营共计四万左右精锐禁军外,还有总数在两万四千左右的原熙河地区的教阅厢军、沿边弓箭手与蕃军。若再加上董毡许诺的至少四万的吐蕃联军,总兵力已经超过十万。虽然跟随王韶开熙河的许多有经验的优秀军官,在持续数年的禁军整编过程中被一批批调走,充实到其他的禁军当中,但是至少,李宪与王厚都对自己亲自训练的军队感到满意——尽管这中间也出现过如文焕这样的“败类”。

所以,人们有理由对西线寄予厚望。

尽管西线大军的补给无异于一场噩梦,但行营都总管司的一些官员,依然很乐观,他们甚至相信李宪会比中部军先打到兴庆府。

毕竟他们面对的对手,也并不强大。西夏人的主力,绝不可能在西线。而西夏方面名义上节制天都山以西诸军司的禹藏花麻,根据各方面的情报,这个人也并没有替梁乙埋卖命的意思。

于是,王厚与李宪制定了一个简单的计划。王厚率神锐军第一军与配属的神卫营,与董毡的吐蕃联军一起,进攻兰州。而李宪则亲率其余所有军队,进攻会州、屈吴山、天都山,巩固中线的侧翼。然后,董毡的吐蕃联军与少部宋军军官一道,向西北进攻凉州甚至是甘州,招安沿途部落;而王厚则顺黄河而北,与李宪会师,直接杀过青铜峡,直取兴庆府。

他们的想法是,当西夏人将主力用去抵抗中线与东线的宋军之时,他们就可以乘虚而入,夺得伐夏第一功。

当然,这个想法与后面的打算,是不可能上报给行营都总管司的。

这个计划,西讨行营都总管司只知道一半。

理由是很堂皇的,无论是李宪与王厚先攻下兰州,再绕个大弯来取屈吴山、天都山、会州,还是先攻击天都山,再取兰州,都势必要在熙河地区崎岖的群山中,绕上无数的山路。这远远比不上两路出击有效率。

从纸上来说,李宪与王厚的计划是相当不错的。

然而,那只是纸上的。

当王厚目送着吐蕃联军的众将领鱼贯走出大帐之时,心中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烈了。

兵强马壮的吐蕃军队,虽然有点让人不舒服,但是董毡对朝廷的忠诚至少暂时无可挑剔。但是,那个于阗杂种阿里骨却是那么的刺眼!这支异族的联军越是英勇善战,王厚便越是感觉到一种威胁。

完全只是一个打过多年仗的老兵对危险的直觉。

阿里骨的眼神桀骜不驯,眸子里透着一种赤裸裸的野心。王厚挑选了最精壮的将士给这些联军的将领们检阅,旁人的眼中,或者是一种颟顸的茫然,或者是一种带着讨好的谦卑,或者是敬畏……唯有这个阿里骨,竟是那种不屑一顾的蔑视,毫不掩饰的蔑视!

王厚又特意差人送给联军众将精美的中原礼品,有美轮美奂的丝绣衣袍,有洁白如云的瓷器,还有来自南海的各种香料,以及吐蕃人一日不可或缺的茶叶……然后,王厚又派人偷偷打听到那些将领是如何处置这些礼物的。几乎所有的吐蕃将领对这笔意外的财富都喜不自胜,有些人一回帐便迫不及待地试穿华美的丝袍,有些人则将之郑重的藏起来,还有一些人用来赏赐自己的宠姬……唯有这个阿里骨,除了留下茶叶外,便将那些礼物毫不吝啬的分送给了其余的大小首领。

这个于阗杂种,毫不羡慕中原的生活,却懂得如何去拉拢与自己血统不同的吐蕃人!

董毡没有儿子。

而阿里骨的母亲是董毡的宠姬,而阿里骨则是董毡的养子。

与兰州夏军的几次交锋,王厚又故意设法让阿里骨出阵。这个于阗杂种作战勇敢,武艺高超,骑射之术,让西夏人望而生畏。而最要紧的是,王厚分明看得出,那些吐蕃的战士,在心里面对这个于阗杂种都很服气!是那种出自于战士心中的钦佩。这种感情,王厚最熟悉不过——熙河地区不知道有多少蕃部首领,对他的父亲便抱着这样的感情。

董毡已经老了。

否则如此重要的战争,他不会不参与。

青唐吐蕃对大宋的态度,很可能便取决于这个于阗杂种。

但是,阿里骨却是个危险人物。

攻下兰州不过是举手之劳,王厚根本没有把兰州的夏军放在眼里。但打下兰州后,果然让这些吐蕃人向西扩张么?

凉州、甘州,甚至远至西域,让那里的部族服膺吐蕃战士的威名,而不是更直接的感受大宋的刀锋?

王厚太了解这些异族了。

所有的部族,本质上都是畏威而不怀德的。

唯有你清楚地让他们知道,如若他们不服从,你的刀锋便会划破他们的脖子,你的战马便会踏平他们的帐篷,他们才会服服帖帖,从心眼里敬畏你为天朝上国。用刀剑与战马摧毁他们的意志,然后用美服与美食消磨他们的身体,大宋才会有稳定的边疆。

如若征服的军队不是宋军而是吐蕃,也许是去一西夏,又造一西夏。

谁能担保这阿里骨不会成为第二个李元昊?

但是王厚也清楚地知道,改变计划是不可能的。李宪才是西线宋军的最高长官,他私自违背作战计划,别说他只是王韶的儿子,便是韩琦的儿子,只怕也难逃一死。况且,向西进军,他也没有足够的补给。

“向职方馆要一份阿里骨的档案……立即写奏章,请朝廷续赐空名宣扎五百,空名告身二百……”待吐蕃众将全部走出大帐,王厚便即咬着牙,低声命令道。

“将军,我军与李太尉分兵之时,李太尉已交付空名宣扎二百,告身一百,足敷兰州之用。”王厚的一个幕僚提醒道。虽然朝廷为了招抚“生蕃”,免不了要封一些有名无实的官职给那些投效的部落首领与有功蕃人,但王厚张的这个口,未免也太大了一点。

“兰州够用,凉州、甘州、肃州、瓜州、沙州,岂得够用?”王厚呵斥道。

帐中部将与幕僚顿时沉默下来,一齐望着王厚。

“随吐蕃人西行的武官,本将全部要亲自挑选。”王厚冷冷地说道,“当年班超投笔从戎,一介书生,孤身入西域,以一人之力为大汉抵定西域。今大宋亦只缺一班超耳!”

黄河边上的兰州城,自汉朝置金城郡以来,便是河西之雄郡。此城控河为险,似一把尖刀,插入华夏西北诸羌戎种落之间,同时亦是河西、陇右之大门,但凡西北异族入侵河、陇,首先燃起烽烟的,必然是居于咽喉要地的兰州。而一旦中原想要驰骋于河湟,进取西域,那么兰州又必然是最重要的战略基地。大唐年间,自兰州沦入吐蕃,河湟尽失,边疆稍有风吹草动,长安城都须戒严,直若惊弓之鸟。故此,自王韶收复河湟以来,大宋有识之士,莫不想顺势直取兰州,以兰州为屏障,以河湟为靠背,整个熙河地区都可以得到巩固。之所以一直隐忍不发,只是因为兰州在西夏人手中,不便轻举妄动而已。而如今既然已经公开宣战,摆明了便是要收复河套故地,兰州这样的兵家必争之地,自然是首当其冲。

宋朝与青唐吐蕃近六万之众的精兵,便驻扎在兰州城南的皋兰山下。

此刻,皋兰山下某处。

“大人,便是此处了。”一个土着向导带着谦卑的笑容,指着一块淹没于深草中的残碑,向一身戎装的王厚说道。

王厚点点头,走至碑前,俯身拨开一人高的深草,见那残碑上字迹早已模糊不清,只能依稀辨认出几个字来,他仔细端详,终于认出那个几个字来——“汉骠骑将军霍去病屯兵于此”!

王厚轻轻抚摸着碑文,一张脸却绷得很紧。

“传令下去,着人在此重立一碑,碑文这般写:汉骠骑将军霍去病屯兵于此——熙宁十三年某月某日复兰州,宋昭武校尉王厚谨立!”

“是!”

“大人,山上还有霍将军庙……”

“待本将攻下兰州后,再来拜祭不迟。否则吾无面目见霍骠骑!”王厚起身上马,调动马头,道:“明日正好请霍骠骑看一场好戏,以慰骠骑将军之英灵!”

次日。

兰州城南门外,宋蕃联军战旗密布,连绵数里,战士们整齐、锃亮的枪尖上,反射着一片片耀眼的阳光。王厚披着冷锻钢打制的铠甲,骑着一匹高大的黑马,立于将旗之下,威风凛凛。他身边的卫队,都是同样的装束,精挑细选的西北汉子,一个个挎弓执刀,眼中闪着剽悍的光芒。

被王厚请来的吐蕃众将与那些新投效的部落首领,却一个个都有点莫名其妙。兰州城位置虽然重要,但此时却无异于一座孤城,城外则重兵压境,却无必救之兵;城内则兵微将寡,与宋蕃联军数次交战,屡战屡败之后,更是人心惶惶,每天偷跑来投降的人至少都有数百,兰州附近的部落都是墙头草,见宋蕃联军势大,早就迫不及待前来宣誓效忠。人人都知道,在兰州城外垒上几座土山,这城便守不住。但是,王厚却既不做攻城的准备,亦不劝降,而且竟连城都不围,将所有军队集中在南门之外,却未免过于拿大了。

难道真的将军队这样一摆,就会吓得夏人出城投降?

董毡的亲兵首领抹征遵首先忍耐不住,委婉地向王厚劝说道:“王大人,是否要将这城围上一围,也好免得让城里的贼军跑了?”

王厚淡淡说道:“抹将军尽可放心,他们跑不了。”

“跑不了?”抹征遵与吐蕃众将面面相觑。

王厚却只是偷眼察看阿里骨,却见阿里骨连正眼都不看自己一眼,只是嘴角冷笑。

王厚心中哼了一声。他本就不拘言笑,此刻不免脸色更加刻板,转过脸去,却见参军朱蔚向他点了点头,王厚也点点头。便见朱蔚转身离去。

王厚这才脸色稍霁,侧过身,对抹征遵道:“待会儿,便要请抹将军与诸位,一起看一场好戏。”

“好戏?”抹征遵又是愣了一下,正在询问,忽听到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便似数百道惊雷一起响起,胯下坐骑早已惊得高扬前蹄,发疯似的想要乱蹿起来。他尚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便本能地使劲勒住坐骑,掉转马头,向着兰州城望去——一幕让他永生难忘的景象呈现在他面前!

兰州城南约三丈长的一块城墙,在那惊天动地的响声中,整个地塌了下来,掀起漫天的尘土。再看四周,到处都是战马嘶鸣,士兵的惊叫,吐蕃的战士们一面不可思议地望着眼前这一幕,一面用尽全力控制着自己的战马,许多马早已惊得窜出阵中,不分方向地到处乱跑,还有一些人干脆跪倒在地上,朝着天空拜起来——整个吐蕃军阵,瞬间乱成一团。

更让他震撼的是,宋军的阵列,竟依然是整整齐齐,纪律严明,仿佛什么也不曾发生过。

他回头去看王厚,这个被称为“小阎王”的将军,此时难得地露出了一丝微笑。

“抹将军受惊了。”

“这狗娘养的是故意的!”抹征遵在心里骂道,但是回过头看到兰州城的那一幕,他心里不能不生出一种震撼,一种敬畏。

这是什么神秘的力量?!

他再去看其他人,便是那个素来天不怕地不怕的阿里骨,脸上也露出震惊与敬畏的表情。许多胆小的首领,早已吓得脸色发白,不断的摸着自己的佛珠,嘴里念念有词。

同一战线的盟友已经被吓成这样,身为敌方的兰州西夏守军更是心神俱裂。

没过多久,便见到其他三个方向的城门大开,西夏人疯了似的各个方向逃跑。他们只想远离这个被“厮乩”(西夏人对卜师的称呼,见《梦溪笔谈》。)诅咒的地方。如果宋人没有天兵天将的帮助,刚才那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但是诅咒并没有结束。

逃跑的路上,致命的爆炸声频频响起,一群一群的西夏士兵被宋军埋在地下的炸炮连人带马被炸得肢体不全,血肉横飞。

王厚满意地看着这一切。

大宋对待藩属的政策早已经开始全部检讨。毫无意义的赏赐已经被摒弃,皇帝陛下曾经公开对臣子说:“朝廷做事,但取实利,不当徇虚名。”对这些藩属,在让他们尝到好处之前,必须先让他们感到害怕。这样的忠心,才会长久。

“诸公,今日这场好戏,可还入眼否?”王厚干笑着向吐蕃众将与诸部落首领问道。

“天兵之威武,实是小人前所未见。小人实想不出,普天之下,何人何物能当天朝之神威?这夏国逆臣,居然敢不修臣德,竟想以蚍蜉撼大树,真是可笑不自量……”阿谀逢迎之人,是不分种族与地区的。

王厚耐着性子听完了这些肉麻的吹捧,方淡淡说道:“天子恩加四海,素以仁德抚四方,兵者是不得已而用之。”

“是,是……”

“朝廷将在兰州驻军,以保境安民,这城墙之修葺,还须有劳诸公,事毕之后,朝廷自会论功行赏……”

“大人说哪里话来,这是为人臣子之本分,必当效命,必当效命。”

兰州城东。

神卫营第四营都指挥使秦克用狠狠地吐了口浓痰,低声咒骂道:“直娘贼的,小阎王放了个大炮仗,老子一年的炸药一次就用了个精光!以后的仗还怎么打!”

“算了,军令难违。说起来,兰州这些西贼也够蠢的,我们挖到城墙脚下了,他们竟还不知道,看来,真要去拜一拜霍去病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