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宋Ⅱ·权柄》 阿越 著
第五章 安抚陕西 第四十四节

渭州城。王韶回京后,原熙河地区的军事归李宪总管,而秦凤以至环庆一带诸州军的军队,则由渭州经略使高遵裕节制。按照新官制,渭州经略使并不是正式的官职,而只是临时的差遣。此时,定远将军、武经阁侍讲、渭州经略使兼渭州知州高遵裕一身戎装,正站在城楼之上,翘首东顾。

“高帅,始终不见石帅的仪仗。”说话的是高遵裕的部将,翊麾校尉顾灵甫。

“昨日的报告,石帅到了何处?”

“昨日上午石帅便离开了泾州。”顾灵甫言语之中不无担心。石越贵为陕西路安抚使,是他们的顶头上司,若在自己辖区出事,大家都没有好果子吃。

高遵裕皱起眉头,“再叫两队人马去接应。”

“是。”顾灵甫高声应道,大步走下城楼。城楼之下,两个穿着低级军官服饰的中年大汉眉开眼笑的走上来,顾灵甫远远望见二人,立时大声喝道:“于宗可、李十五。”那两人被吓了一跳,见到顾灵甫,慌忙行了个军礼,高声应道:“属下在。”

“你二人速点本部人马,往泾州方向,去迎接石帅。”

“是。”于宗可壮着胆子问道:“大人,不是已经派了几拨人马去了么?”

顾灵甫瞪了他一眼,喝道:“啰嗦什么?还不快去。”

于宗可慌得一缩头,忙道:“是。”回头却见李十五早已先默然下城而去,连忙快步赶了上去。二人一道点齐本部兵马两都共二百一十人,自渭州东门出城。于宗可笑道:“十五郎,我们兵分两路去迎接好了。渭州驻扎大军,平素并没听说有什么山贼,石帅自然不会有事。不过若能先迎到,必有奖赏,却不能落这个后去。”

李十五脸色却很沉重,道:“派了八拨人马去迎接都没有回信,其中还有马军。于兄还是要小心为妙。”

“瞎,乱操心。石帅贵为安抚使,除非西贼入寇,能有什么事?渭州离西夏远着呢,总不能镇戎军这么多守军连西贼入寇都传不出一个讯吧?”于宗可大大咧咧的摇了摇头,满不在意地说道。李十五一怔,竟是说不出反驳的话来。但是不知道为何,他心中却始终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于宗可见他脸色有异,奇道:“十五郎,你怎么了?难道石帅是你救命恩人?你这么关心做什么?”

“什么救命恩人,胡说八道。”李十五不由笑骂道,一面转身向部下招呼道:“走,我们走小路往潘原去。”

于宗可望着李十五远去的背影,不由摇了摇头,骂道:“古怪。”一面笑着向兵士们喊道:“弟兄们,我们走大道去潘原。”顿时,他属下的百多人一齐发出欢呼之声。

一路之上,李十五始终紧绷着脸,眉头深皱,心事重重。他与于宗可都不过是从九品小官陪戎副尉,一都的小头目,以前叫“都头”,现在改了名号,称“都兵使”,名字倒是好听了,但其实是换汤不换药,官阶大小没变,管的兵没变,甚至下面的士兵,也照样叫“都头”。他的地位,就算比顾灵甫,也差了整整九级,若用磨堪之法,纵使不犯错误,也要整整二十七年才能做到翊麾校尉!若要和几年之内由八品武官直窜为正六品上昭武校尉、拜侯爵的薛奕相比,简直有天壤之别。但是,仅仅在几年之前,他李十五的前途,别说顾灵甫无法相提并论,便是薛奕,亦远远不如。自己的命运曾经因为石越有过一次巨大的转折,这一点李十五并没有过自觉。但他却非常明白,薛奕能有今天的成就,完全是因为石越!因此,对于石越任陕西安抚使,李十五内心其实有着巨大的期盼。而且,他对石越还有着特殊的感情。

那毕竟曾是他人生永难忘记的事件!

“都头。”

“嗯?”李十五回过神来,望着叫他的士兵。

“我觉得我们不应当这样径直去迎石帅,这样能迎到,早有消息送回。我们不过是白白走到潘原罢了。”

“也对。”李十五想了想,拍了拍那个士兵的肩膀,笑道:“你说的有道理。回头赏你一壶酒——弟兄们,我们从原州边界那边绕到潘原去!”

傍晚。残阳。

经过长途的行军之后,李十五的一都士兵早已疲惫不堪。在副都兵使与两个什将的催促下,勉强行进。但想在太阳落山之前到达潘原城,已经不可能。幸好这是整编过的部队,李十五在心里感叹道。一都之中,什长以上,都曾经在宣武军第一军接受过训练,李十五这样的九品武官,还进过讲武学堂。被称为“西军”的陕西边防军,素来都是大宋军队中最能打仗的军队,李十五的这些部下,有不少也是经过战阵的老兵,那讲武学堂与宣武一军,在战斗技巧与战法上,能教的其实不多。但是,经过讲武学堂与宣武一军熏陶的校官节级,对于纪律的服从,却是所有未整编禁军都无法相提并论的。因此之故,虽然李十五执意要绕一个大远路,手下兵士却不敢有半句质疑。

“头,让弟兄们歇一会吧?”说话的是都中的军法官将虞候邱布。虞候在军中,原来是负责侦察,担任前锋等特别作战任务的将校,但是军制改革后,却摇身一变,成为了军法官,而人员也进行了大换血。原来勇猛善战的将校,现在大多变成了冷酷无情的小白脸。这也令得这个阶层,在军中不是特别受欢迎。

李十五抬头看了一下天色,摇了摇头,“明日日落之前,无论能不能迎到石帅,都要回去缴令。否则难逃军法。今晚必须赶到潘原城再休息。”邱布嘴唇动了一下,不敢再说。若都兵使临阵退却,军法官有权先斩后奏;但在平时,军法官亦是部属。

“哪是什么?”忽然,副都兵使马康叫了起来。

李十五顺着他的喊声望去,立时怔住了。但只是一瞬间,他就反应过来,跑了过去——一具马尸!绝不可能有马尸被这样弃在路上的。死马也是一笔财富,至少可以好好吃一顿。而且无故宰杀马匹,是犯律令的!李十五跑近几步,脸上肌肉抽搐起来——马是被弩箭射死的,旁边还有一具死尸!也是被弩箭射死的!

“戒备!”李十五嘶哑的吼声,划破了似血的天空。一百余名宋军禁军,取出自己的弩机上弦,布成了一个圆阵。

“血还热。”邱布捞了一把马血,皱眉道:“死者是蕃兵,还有弓箭和刀。”

李十五已经站起身来,声音如冰一般冷酷:“是蕃部叛乱,弩箭上刻有‘秦帅’二字,是石帅的护卫。”

“啊?!”邱布与马康望着李十五手中连血带肉的弩箭,都惊呆了!

蕃兵叛乱!

“是哪一族的野狗?”马康的肌肉横了起来。

李十五注视前方,咬着牙说道:“这里放烟火也看不见,安排四个人回去报讯,一个去潘原,一个去渭州,一个去铁原寨,一个去新城镇。其余的人,随我去搜索——直娘贼,立功的时候来了!”李十五心中竟感到一阵兴奋。

“是。”马康答应着布置,不多时,便有四人分道而去。

李十五大步回到阵前,瞪着他余下的整整一百名部下,厉声喝道:“弟兄们,有蕃狗作乱,谋害石帅。我们立功的时候到了!救出石帅,必有重赏!——出发!”

从发现马尸处开始,李十五率众循迹向原州方向前进着。一路之上,死尸越来越多。除了蕃兵之外,还发现了宋军的尸体,从打扮来看,无疑是帅府亲兵。而他们的腰牌与刀上刻字,更是证明了这就是陕西路安抚使司的亲兵!但是蕃兵的尸体就比较奇怪,绝不像是秦凤一带的羌人。一路往西,越往西走,李十五与邱布的脸色便越是难看。开始还能找到许多安抚使司的弩箭,后来就越来越少,而死尸中,蕃兵越来越少,宋兵越来越多。并且出现了被刀砍死的蕃兵与宋兵尸体。

石越亲兵们的箭,已经不多了!

“都头。”忽然,走在前面一个什长跑了回来,禀道:“找到石帅了!”疲惫的脸上,有着一丝兴奋。李十五与马康、邱布对视一眼,三人跟着那个什长快步走到前面的山坡上——就在山坡的下面,有五百左右的骑兵正在仰攻另一个山坡。山坡之上,有一百来人依托着大石头与死马,在结阵抵抗——很明显,他们的马也死得差不多了,否则不会停留在此处与强敌对抗。

李十五一只手紧紧抓住佩刀的刀柄,微微颤抖着,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兴奋,但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很难知道石越的亲兵们在此处坚守多久了,但是从种种迹象来分析,石越被叛蕃袭击,很可能持续了整整一天。这数百叛蕃的衣着打扮,绝非李十五所知的秦凤附近的部落,他们深入渭州来袭击石越,一定是早有谋划,数百人马深入渭州而宋军竟然完全不知情,可以说是丢人丢到家了。也亏得石府的亲兵们能支撑许久。但是眼下最糟的是,自己只有一百名疲惫不堪的步兵,如何打得过五倍于己的骑兵?哪怕加上石越的亲兵,敌人也是己方的两倍多!而且,自己带来的是步军,而石越的亲兵,现在也几乎变成步兵了。但沿边诸蕃骑的战斗力是出了名的!进退维谷的李十五转过头,猛地看见邱布有点不怀好意的盯着自己,他心中一凛,目光移到邱布身后,发现两个大什的军法官押官不知什么时候到了邱布的身后。他顿时明白,邱布是对自己生疑了。若自己胆敢临阵脱逃,看邱布的样子,必然先斩自己于此,然后命马康代替自己去救援石越。

——山坡下方传来呐喊怪叫之声,蕃兵们开始了又一次冲锋。

侍剑下意识地摸了摸箭袋。

空的。

尽管尽量节省用箭,但箭还是很快用光了。于是不得不把箭全部集中交给几个箭术好的亲兵护卫,但侍剑的箭还是用光了。他游目四顾,别人的箭也不多了。好在激战许久之后,敌人的箭似乎也不多了。他们放起箭来,已经节省很多。

石越铁青着脸,到现在为止,他还不知道这只叛蕃军队是哪里来的。没有人能够突围出去送信,本来希望可以逃到原州,但是现在活着的马匹不到二十匹,尽皆疲惫不堪。撇下部属逃命,石越不仅不愿,而且也不可能。“我绝不会死在此处的!”不知为什么,面临绝境,他竟然没有想象中的慌张。此时,侍剑的左臂中了一箭,用一块袍子随便扎着,不过是止血而已。他的亲兵们,岂码有一半是带伤作战。

“公子放心,这么久了,高大人一定能知道不对的,救兵很快就能到……”侍剑一面给石越打着气,但他话音刚落,一百余蕃兵便骑着马冲了上来。敌人为了节省马力,采用的是轮番冲击的战术。

侍剑红了眼睛,跃上一匹战马,手举马刀,大吼着迎了上去。十几名亲兵纷纷上马,紧紧跟在侍剑身后,如同一群被激怒了的野牛,冲了出去。另外几十名失去战马的亲兵也拔刀出鞘,随在骑兵后面,大吼着冲向敌军。余下的亲兵则排成一个大圈,保护着中间的石越。

侍剑的长刀挥动、落下,挥动、落下……每一次劈砍,都伴随着血肉横飞,敌人的鲜血沾满了他的衣裳。杀红了眼的一群人,只觉一切在眼前起伏闪动,人类身体的某一部分在四旁飞落,战马咕咚咕咚的栽倒,发出悲鸣之声……但是叛蕃却如同数量众多的野狼,疯狂地撕咬着宋军,好像永远也杀不尽一般。马刀在空中相斫,不断的有宋兵勇猛的战死。侍剑身边活着的战友,越来越少……“我要死在这里了么?”侍剑心里终于冒出他一直不敢想的念头。便在此时,“呜——”号角之声终于从另一侧的山坡上吹响。

在那么一瞬间,所有人都怔了一下。

“援兵!”石越精神霍然一振,一面红色三角军旗之下,结成圆阵的宋军开始缓缓向山坡下移动。即便是隔得那么远,石越等人也可以清晰的看见,来的是大宋禁军!

石越的亲兵们欢呼起来。

援军终于来了!

李十五勒束着部众,缓缓地向山坡下移动。这是他从未有过的冒险。以劣势之兵挑战强势之敌,而且是以步对骑,却并无半点屏障。此时再感叹未带盾牌已经迟了,士兵们的勇敢程度,决定着这个阵型的成败。但是他别无选择。好在敌人的箭,似乎不多了。他已经尽可能虚张声势,若能吓跑敌人,自然更好;若不能,也希望尽可能把敌人引到自己这一面来。

叛蕃们似乎没有想到援兵来得这么“快”。进攻石越的骑兵被撤了回来,叛蕃们把骑兵聚集在一起,观察着李十五的前进。他们也在判断:这是不是一支大部队的前锋?

凭着叛蕃首领对宋军的了解,实在无法想象宋军会具有如此勇气!

“未得命令,不可放箭。”李十五再次重申着命令。临敌不过三发,若是敌人未入射程便放箭,面对强敌,将是灾难性的错误。

圆阵一步一步地向前移动着。

夕阳映射在宋军平端着的弩机上面,似鲜血流动。两个山坡之间,一片死一般的寂寥。

忽然,怪叫声再次响起。一队叛蕃高举马刀、骨朵,吼叫着冲向李十五的圆阵。

李十五瞪圆了双眼,心里估算着距离:七百步……六百五十步……六百步……“嗖!”弩箭划过空气的声音传来,李十五心里顿时一沉——有几个新兵因为紧张,没有等待命令,就扣动了弩机。紧跟着,老兵们也下意识地也扣动了弩机。数十支箭无力的摔落在离敌人二三百步远的地方,叛蕃们哈哈大笑,策动胯下的战马,加速冲锋起来。

没有时间训斥了,李十五的念头一闪而过,高举佩刀,厉声吼道:“停!”圆阵整齐地停了下来。新兵们又是紧张,又是羞愧,有点不知所措。但老兵们却若无其事,迅速地收起弩机,取出弓箭来。三个军法官的脸绷得如铁板一样,死死地盯着每一个战士的后背。

“第二队!”李十五的吼声再次响起。

第二大什士兵与第一大什士兵整齐的换位,这次没有出差错。

“发射!”

数十支弩箭如一小群飞蝗,飞向冲入射程中的叛蕃。便见十多个叛蕃应声落马,凄厉的惨叫声此起彼落……但是冲击并没有停止。虽然只有百余骑的冲锋,李十五也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地表的震动。但是他没有时间惧怕。他的瞳孔缩得极小,手上的青筋几乎要爆裂。

“弓箭手!”

第二大什的弩箭射出之后,所有的士兵都整齐的蹲了下来,后面第一大什的士兵们,换上了双曲复合弓,用射速更快的弓箭来打击敌人。拉弓!放!拉弓!放……羽箭在残阳下漫天飞舞,不断有敌人中箭落马,但这些蕃骑却极为勇猛,悍不畏死的前赴后继,很快,叛蕃冲到了阵前。李十五已经可以清晰的看见髡顶披发的敌人。但这绝对不是契丹人,也不是党项人。这些叛蕃都是身经百战的战士。他们懂得如何伏在马上躲避射来的弓箭;他们冲击时相互之间的距离恰到好处……没有蒺藜,没有霍锥,没有杵棒,也没有狼牙棒,甚至连长枪都没有!只能用朴刀来对抗敌人的骑兵。幸好叛蕃的武器与装甲,远远比不上整编禁军。

“杀!”李十五将手中的弓箭狠狠地丢到地上,拔出了佩刀,大吼着冲向一个叛蕃——“杀!”仿佛被他的勇气所鼓舞,他的身后,士兵们纷纷抛下弓箭,勇敢地迎上骑在战马上的敌人。这个时候,阵形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叛蕃乱七八糟的武器与宋军的朴刀在空中互斫,发出刺耳的声音。战士们的吼叫声与惨叫声交相混织,李十五的部下们如同树林一般,被纷纷斫倒。此时每一个宋军战士,都已经变成了为生存而战。

望着对面山坡上急转直下的战况,石越的亲兵们很快便由兴奋转为失望。

虽然来的援兵替他们减轻了一会儿压力,但毕竟普通的禁军无法与精挑细选的安抚使亲兵卫队相提并论。而且人数也太少……唯一让众人安慰的,是既然来了援军,那么被袭击的消息,必然会传了出去。只要支撑到大队人马的到来,就一定可以得救。

但是很显然,叛蕃们也明白这个道理。

山下的蕃军又开始聚集,这一次是余下三百人左右的全军聚集。

这也许是最后的一战了。

己方绝无胜算。哪怕石越再不懂兵,也知道余下不到百人的亲兵队,绝对打不过三百骑兵。幸好出发之前潘照临一念心动,临时将亲兵卫队增加到二百人,否则都不可能支持到现在。但即便如此,即便等到了援军,一切却依然没有改变。

但石越并没有闭上眼睛。他希望睁着眼睛等待最后的结果。难道大志未酬,居然死在渭州这不知名的山坡之上?老天爷把我带到这个时代,却这样让我死掉,死在一群连名字都不知道的蕃人手中?石越没有感觉害怕,却有几分不甘心。

他奇怪自己竟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望着渐晚的苍穹,背立双手。

叛蕃们肆无忌惮地弹起了一种不知名的二弦乐器。在胡琴声中,号角“呜呜”吹响——三百蕃骑向石越的亲兵卫队,发起了最后的冲击!

对面的山坡上,李十五部已经只余下四十来人,两个什将都已阵亡,都兵使李十五与副都兵使马康都受了伤;连将虞候邱布也亲自操刀上阵。

石越的亲兵们紧紧握住手中的武器,瞪视着逼近的叛蕃。他们靠成一个紧密的圆圈,将石越护在中央。侍剑则紧紧地贴在石越身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