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新约
第357章 你看看人间吧

阿蒙瞪了宙斯一眼:“我可没那么无聊!”

宙斯笑眯眯的点了点头:“那好,我们斗法切磋时,如果谁被发现了,也就算输了。”

阿蒙不置可否的问道:“宙斯,你那威力无匹的雷霆杖呢?”

宙斯嘿嘿一笑:“让我在这里动用雷霆杖,你存心想让我输吗?你好像也没拿什么武器啊。”

阿蒙用左手握住右手腕道:“其实我更习惯用拳头。”

宙斯又摇头道:“你的拳头倒是很有用,可是拳头并不是解决所有问题的方法,有些场合是用不上的!”说着话他一挥衣袖已经出手了——

洪水,滔天的洪水,从远方的亚述高原涌来席卷了撒冷平原,顷刻间漫漫无边。宙斯居然重现了另一个与现实重合的世界,这洪水是虚的,对撒冷平原上的人们毫无影响;但这洪水也是实的,能卷走云端上的阿蒙。宙斯开创了一个他的世界并裹挟了阿蒙,而且这种攻击深深的触动灵魂,因为它就是阿蒙最刻骨铭心的回忆。

如此的手段,阿蒙用拳头真的挡不住,他却淡淡说道:“你这一手,我在求证天国之主时候就已经玩过!”说着话伸手从肋下抽出一道金光,金光随即变成了一根肋骨的模样。阿蒙将这根肋骨抛在水中随即迎风化为一艘大船,他站在船上,无论水势如何汹涌,飘摇中都安稳不动。

宙斯冷笑道:“阿蒙神,你就这么点能耐吗?这是你我之间的斗法,我不是来看你划船的,而是看你如何化解,你就是在水上飘一千年,又有什么用?”

阿蒙也笑道:“宙斯,你的性子别那么急啊,都等了几百年,还在乎这么一会儿吗?”这句话就是宙斯不久前说阿蒙的,现在阿蒙回敬了宙斯。

说话间阿蒙伸出一根手指向上一指,天空出现了一团金光,就似一个金色的太阳。阳光洒向了水面,仿佛什么变化都没有,因为洪水仍旧滔天。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洪水渐渐消退,平原变成了沼泽、沼泽间又有湿润的泥土露出水面,风吹来了草和树的种子,植物开始生长,水中也有动物爬上了岸。

随着露出地面的岛屿越来越多,陆地渐渐连成片、成了一片沃野,更多的生灵在此繁衍栖息。然后有人来到了这片千里沃土平原,开垦土地、种植庄稼、建造房屋与城邦。这既像是一个创世的过程,也是撒冷平原在大洪水后曾经的历史重现。

阿蒙并没有阻挡这一场洪水,他的灵魂中也展开了一个世界顺势交融。至于撒冷平原上曾发生的这一切,他可比宙斯熟悉多了,运转演化是轻车熟路。又不知过了多久,这个世界的痕迹完全消失了,阿蒙脚下的大船也早已消失不见,就似他与宙斯根本没有出手一般。

其实两位神灵仍在施展神通,灵魂世界交织在一起消融变化,但此刻已与现实人间一模一样,完完全全的重合,所以看不出任何痕迹。如此广大的神通斗法,对这两人来说都是第一次。

当一切痕迹都不见,人间已经过去了一百多年。别说撒冷平原上的生灵没有察觉有两位神灵就在这里进行惊心动魄的斗法,就连天国中的众天使与诸神也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宙斯终于点了点头,眼中忍不住露出赞许的神色,缓缓开口道:“果然玄妙,你如今的成就确实已不亚于我,但我尚未看出有高明的地方!”话音未落他便收回了手段,那人间还是人间。

宙斯的神情似乎很轻松,但身体却绷紧了,就像一张蓄满力量的弓。他又一招手,看动作似是掀起了什么东西向阿蒙扔了过去。

阿蒙感受到一股迎面而来的力量,宙斯居然把整片撒冷平原给掀了起来,朝他当头砸落!阿蒙所见的世界陡然天地倒悬,他正在向平原迅速的坠落。到底是宙斯掀起了整个撒冷平原,还是他用大法力卷落了阿蒙,无法分辨清楚!

刚才他们斗的是灵魂世界创造之功,两人是平分秋色,阿蒙甚至隐约占了一丝上风。宙斯于是不再跟他比拼谁的境界更高,而是直接展开大法力相斗——看谁的法力更强?

这并不是仿佛的幻想,宙斯真的掀起了整个撒冷平原的力量,他裹挟了这个世界,让置身于其中的阿蒙感受到这股力量砸了过来,而撒冷平原上的生灵却察觉不到任何动静。

阿蒙能不能接住倒是其次,他如果在招架或反击时无法完全消融宙斯的大法力,就会产生震荡的余波。轻则被人察觉到动静,重则就是一场山崩地裂的大灾难——这恐怕是连阿蒙都承受不了的代价。他若不硬接的话,也可以脱身离开,仍然站在云端上与宙斯对望,这样一来虽惊动不了人间的生灵,但也等于向宙斯认输了。

所以阿蒙要么接要么躲,如果接了但是触动了人间的生灵就是输,而且可能代价惨重;如果躲他会安然无恙,但也是认输了。宙斯这一招分明就是想欺负阿蒙的法力不如自己广大。

只见阿蒙终于挥起了刚才没有用上的拳头,向着扑面而来的撒冷平原挥起。拳头带着耀眼的金光,将这一片山河打得粉碎!

并不是阿蒙真的把撒冷平原给打碎了,而是一拳化解了宙斯的大法力攻击、消融了宙斯掀起整个撒冷平原的力量。在这个世界天崩地裂之间,撒冷平原上的一草一木皆未触动。

砸过去的世界被打碎,宙斯置身处已是一幅末日场景——阿蒙借势反击了!

宙斯并未慌乱,双手向外一分似是撕开了一件无形的袍子,柔和的光芒辐射而开,混沌的景象消失了,蓝天白云下的撒冷平原又缓缓显现。就在这时,天地之间突然又出现了一只金色的拳头,一拳打向了宙斯的胸口。

这是阿蒙的进攻,他曾一拳打歪了阿波罗的鼻子。但宙斯并不是阿波罗,这一拳击出,天地随之一变,混沌陡然重归清明。阿蒙这拳没打中,两人又面对面站在云端之上,就似决斗之前的场景。

宙斯眯起了眼睛道:“你果然境界高明,并非倚仗法力更强!”

阿蒙却不说话,他在静等着宙斯的下一击,面前的对手是前所未有的强大,手段蕴含着不可思议的神奇。决斗尚未结束,阿蒙也很好奇宙斯还能有什么手段施展出来?刚才两个回合的较量,绝不是这位奥林匹斯天国之主最强的攻击。

只见宙斯神情凝重不知在酝酿着什么,天地之间的压力无形中越来越紧。就在这时,他却突然叹了一口气道:“不用比了,我输了。”话音一落,所有压力烟消云散。

阿蒙:“胜负高下未分,你又何必认输呢?”

宙斯的神情此刻竟显得有些懒散,他微翘着嘴角说道:“你赢了,但不是你本人赢了;我输了,但不是我本人输了。我们已经打了很久,你看看人间吧。”

……

就在宙斯说出“我输了”这句话的时候,马罗帝国的皇帝恰好颁布法令,正式宣布取消所有的“异教信仰”,奉阿罗诃为唯一的神、圣子约稣所传之教为马罗帝国的国教。

天枢大陆民众对奥林匹斯诸神的信奉已在黄昏中落幕,奥林匹斯神域已不在。马尔都克曾有这种遭遇,阿蒙也曾有这种遭遇,如今轮到宙斯与奥林匹斯诸神了。奥林匹斯天国在人间失去了所有的神力源泉之领域,仿佛成了不生不灭永恒中的一座孤岛。

这一切又是如何发生的呢?阿蒙神归天复位之后,接引忒弥斯进入天使之国、成功融合忒弥斯所开创的世界、印证众神之神成就用了百余年,来到人间点化困惑中的明月夜、遭遇宙斯出手切磋,两人在云端上一动手又是近两百年。

而这三百多年中,约稣在人间的门徒以及门徒的门徒可没闲着,他们按照自己的理解、用自己的方式,在天枢大陆上传播约稣留下的福音,渐渐开枝散叶、开花结果。就像风吹过的种子洒落草原各处,发芽生长繁衍茂盛,传遍了整个天枢大陆。

也许是约稣做的太成功了,他那悲壮的殉道给后人带来了极大的震撼。也许是他的门徒更成功,懂得利用人间的手段去传播教义,并组建了严密的教会组织。一开始是各个分散的传教小组,后来转变成各地的教会团体。

教会团体慢慢从地下转为半公开,从平民传向贵族、从贵族传向军官与大臣,最后编织成了一张覆盖整个天枢大陆的人间巨网,号称代表阿罗诃权威的人间教廷终于出现了。当信奉阿罗诃的人掌握了帝国的权力,必然也会利用手中的权力确立他们所信奉的神在人间的地位。

在早期的传教中,众门徒根据自己对福音的理解,到不同的地方各自传教,在这个过程中又不断吸收与融合了很多当地原始的信仰,渐渐演化成各个教派。众多教派的认识与理解各不相同,但都是得到了或自称得到了阿罗诃的指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