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新约
第356章 众神之神的对话

阿蒙沉吟道:“你会思考这个问题,就说明你已经能迈出那一步,只是还没有参透人间世事,就让我来告诉你吧。……那狂躁的力量并非是你所指引、你所传承、你所创造,它本来就存在于人的身心之中,在某种机缘下就会被唤醒,只是它并非是通往超脱永生的道路。

在我遇到你之前,我的门徒约翰就自发唤醒了那狂暴的力量。而你的力量也并非得自我所指引,而是恩里尔,后来才是我又指引了你。你能明白约翰的自发唤醒、恩里尔对你的指引、后来我对你的指引之间有什么区别吗?

约翰是在唤醒所谓神灵赐予力量的仪式中自以为失败,没能成为一名神术师,却在不知不觉中唤醒了另一种力量,却不知道如何驾驭,幸亏遇见了我。而你则比当初的约翰幸运,直接得到了恩里尔的指引,但恩里尔的主要目的并不是为了让你成为神灵,而是为了制造一位可以供他驱使的杀手神使。

所以恩里尔不仅为你唤醒了狂躁的力量,而且教会你如何去控制它,它是一把双刃剑,恩里尔是连剑鞘一起给你的。至于我后来给你的指引,不仅是如何掌握它、使用它,重要的是在超越永生的道路上不去凭借它。就像这世上的人几乎都拥有犯下罪恶的能力,但他们中的大多数并不是罪犯。”

明月夜皱眉道:“那狂躁的力量并非我所创造、它本就存在于人的身心中,这我理解。可是您又说它并非是我所指引、我所传承,又是什么意思呢?”

阿蒙微叹道:“你无论是从恩里尔那里还是从我这里所学到的,最有价值的秘诀是如何控制它,否则仅是唤醒狂躁的力量毫无用处、只会害人害己。所以你留下的传承与指引最重要的意义,是教会那些唤醒狂躁力量的人如何去控制它。告诉你的传人,不要刻意去唤醒人们的这种力量,但要尽量找到因为种种原因唤醒这种力量的人,教会他们控制自己、将那狂躁的力量怎样融合于身心之中。”

明月夜的眉头舒展开了,长出一口气道:“我明白了,只是还有最后一个疑问,这些人就算会控制那种力量,仍然无法超脱永生。”

阿蒙看着明月夜苦笑道:“如果你可以超脱永生,他们就一样有这个希望。但那希望本身就很渺茫,就算他们没有碰巧唤醒狂暴的力量,也一样很难超脱永生,更何况这世上可以被唤醒狂暴力量的人本就非常少见。这不是什么疑问,而是人间世事。

你看看芸芸众生,超脱永生并不是人们活在世上的唯一目的,它只是一种通过种种考验之后的希望。如果人们仅仅为了目的而目的,就会迷失在过程中。就算当年的将军约翰也没有超脱永生,在灵魂世世转生四百年后,那个人终于来到了天国。看来当年舒布拉找到你,并没有完全把话说清楚,所以我今天特意到黑火沼泽来见你。”

明月夜再度伏身行礼道:“多谢您,我的神!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也终于解脱了。”

阿蒙一摆手:“你去吧,很快就会迎来那最终的考验,也祝你好运!你此生能否超脱永生,连我都没有把握,但最不济的情况,你也可以带着清晰的灵魂印迹转生,我在天国中总会等到你的到来。”

明月夜起身告辞,飞遁的身形如闪电般消失在沼泽丛林间。阿蒙看着他的背影在微笑,却突然面容一肃,就听身后有人问道:“这头人狼倒是解脱了,但是你呢,阿蒙神?”

阿蒙转过身来道:“宙斯,你怎会有闲情逸致来找我?”

以阿蒙如今的境界,能不知不觉的突然出现在他身后,而且事先让阿蒙没有察觉,这样的人已经寥寥无几了,而宙斯便是其中之一。这位奥林匹斯众神之父还是老样子,身形魁梧穿着洁白的长袍,显得威严而神圣。

但他的表情却不太严肃,用略带戏谑的语气道:“有点寂寞呀,所以想找你聊聊!其实我早就找过你了,只是你当时不知而已。我曾斩下历世化身出生在撒冷城,就是一位市井小民,去品尝那人间风花雪月。约稣于撒冷城受难之时,那砸在他身上的臭鸡蛋、菜梆子,就有我奉献的一份功劳啊!”

阿蒙的表情也有点古怪:“那我得谢谢你了!”

宙斯很潇洒的一摆手:“不必客气!那人间历世化身并不知自己是谁、用那一篮臭鸡蛋砸的人又是谁?只是当时觉得很生气也很解气,那个蛊惑人心的骗子终于被挂上了十字架!接着我在天国的本尊法身便看见阿蒙神回来了,当场斩落了阿波罗。……唉!我劝过阿波罗不要去凑热闹,可他还是去了。”

阿蒙反问道:“你不是也去了吗?”

宙斯背手道:“人和人是不一样的,神和神也是不一样的,去和去更是不一样的。阿波罗去的方式错了,可惜他尚未求证天国之主境界,并无斩化身历世之能。话又说回来,他如果真有那个境界的话,也不必去看热闹了。”

阿蒙不动声色的问道:“宙斯,你是因阿波罗的殒落来找我算账的吗?”

宙斯耸了耸肩膀:“是,也不是!我是奥林匹斯天国之主、他的指引者,并不是替他背黑锅的仆人。他的下场是自找的,我也知道原因。但神灵一旦陨落,那就是再也回不来了,他毕竟是奥林匹斯十二位主神之一。

上次你斩落了赫尔墨斯,好歹自己还让那只猫一箭射落人间轮转。这次你又斩落了阿波罗,十二大主神变成了十大主神。你的门徒约翰还拐跑了奥林匹斯神系的另一位天国之主,我看阿尔忒弥斯迟早也是留不住的,到时就得变成九大主神了。”

阿蒙有些促狭的插话道:“不,你算数错了!阿芙洛狄忒还说不定能否回来,回来后又会怎么样?到那时,你的奥林匹斯神系恐怕就只有八大主神了。不过这对你来说恐怕无所谓了,普罗米修斯归天复位,你已经求证了众神之神。”

宙斯向阿蒙一挑大拇指,却以冷笑的语气道:“嗯,还是你了解我,我的确无所谓。但我身为奥林匹斯天国之主,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若不来找你聊聊,连我自己都会觉得不好意思的!”

阿蒙直视着他的眼睛,淡淡问道:“你想怎么聊?是在人间简单聊聊,还是去不生不灭的永恒中好好聊聊?”

宙斯笑了:“当然是好好聊聊,但不必去不生不灭的永恒中。聊天又不是吵架,难道你没这个本事吗?”

阿蒙一摊双手:“那好吧,如你所愿,我们就在人间好好聊。你觉得什么地方风景不错、适合你我聊天呢?”

宙斯又一摆手:“性子别那么急啊,都等了几百年,还在乎这么一会儿吗?阿蒙神,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那头人狼终于解脱了,然而你自己呢?”

这两位神灵的话是什么意思?所谓“聊聊”自然是指出手切磋。阿蒙问宙斯是否要去不生不灭的永恒中“好好聊聊”,是指是否要分出生死真章?但以他们各自的身份,是不可能生死相斗的。宙斯说“就在人间好好聊聊”,意思是指虽不生死相决,但也要分出胜负高下的结果。

至于宙斯刚现身时问的那句话,暗指阿蒙究竟求证了何种境界?就目前的成就而言,阿蒙与宙斯成就相当,都是众神之神、仙家句芒曾说过的类金仙极致。但阿蒙的情况与宙斯还不太一样,他的处境有些微妙。

宙斯求证众神之神,就是他当初的目的,无须也不必再追求更高的境界。而阿蒙求证众神之神,就像行路到一半所停留的驿站,是他追求的过程中一个暂时的结果,前路如何尚未可知。阿蒙就像站在一道门槛上,那一步尚未成功的迈出去,所以宙斯语带嘲讽。

阿蒙答道:“想知道答案吗?我也想知道,但恐怕要等聊完之后才能清楚。”

宙斯点头道:“我们就去聊个明白吧!”说完话他转身化为一朵轻云飘上了高空,阿蒙也化为一片霞光随着宙斯来到云端。

宙斯选择的“战场”竟然就在撒冷平原,从云端俯视撒冷城中的车水马龙,人们如蝼蚁般大小在穿梭忙碌。

神灵斗法切磋,若是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不论搞出多大动静都不会惊扰其他人;但在这个场合,如果控制的不好甚至会山崩地裂。也只有拥有众神之神的境界,才能在此尽展法力放手相斗,却又不惊动任何人,即在人间又不似在人间。

两位神灵在云端上站定,宙斯开口道:“看见平原上那些人了吗?他们中大部分就是你当年你所拯救的族人后代,也是他们的祖辈把约稣钉上了十字架。如果你想在斗法时报私仇的话,顺手来两下就可以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