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新约
第354章 我该怎么称呼你

有人开始向约稣身上砸东西,有第一个就有第二个,烂苹果、臭鸡蛋、菜梆子还有坚硬的石子雨点般的打在约稣的身上,直到押送约稣的士兵被误击受不了了才喝止。约稣闭上了眼睛,带着镣铐在万民的唾骂声中前行,从圣殿广场穿过撒冷城的街道,一直被押到了马罗总督府门前。

马罗总督听见官邸外山呼海啸般的叫喊声,意识到就算他想留约稣的命也留不住了,假如这里发生暴乱,他可能会最先倒霉丢掉官职,于是决定听天由命,应“民众的要求”宣判约稣死刑。

当判决被宣布的时候,人群发出震耳的欢呼声。约稣闭着眼睛,喃喃的自语道:“洪水,这是涌向我的大洪水!”

约稣并没有简单地被直接处死,他首先要承受鞭刑。那鞭子是一根缀满钉子的皮带,抽打得他皮开肉绽,约稣默默无言的承受着。鞭刑之后,他被押往城门外的刑场,祭司们指派的暴徒以及被煽动的民众仍像洪水一样跟着行刑的队伍。

有人还想尽办法羞辱约酥,用带着尖刺的荆棘藤条编成王冠戴在他的头上,喊道:“看呐,这就是撒冷之王、拯救者弥赛亚!”一边喊一边向他的脸上吐口水。遍体鳞伤的约稣在流血,鲜红的血迹在阳光下隐隐反射出淡淡的金光。

按照马罗帝国的律法,罪大恶极的死刑犯将用大钉子穿过的脚和伸直的手臂,被牢牢的钉在十字架上,活活晒死、渴死。这是一种无法想象的痛楚折磨,只有马罗公民能免除这种可怕的刑罚——马罗公民犯了死罪也将被处死,但不用上十字架。

作为惩罚的一部分,死刑犯要亲自将沉重的十字架背到刑场去。但由于暴徒的折磨,约稣那血肉之躯已是伤痕累累,背着十字架脚步蹒跚。就连押送的马罗士兵都看不下去了,叫过一个外地的朝圣者,让他帮约稣背起十字架。

刑场到了,人们把十字架放好,按住约稣展开的双臂使其手心向前,拿起长钉从他的掌心钉了进去,鲜血不断流了出来……

约稣被钉在十字架上,士兵竖起十字架插进地上的石槽中,将这位圣子悬挂在阳光下。太阳从地平线向正中天运行,恰好走过了一半的路程。这钻心的痛楚几乎使人不能忍受,但约稣并没有晕厥,他很清醒的看着、感受着这一切的发生。

这一天被处死的并非只有约稣,一左一右还有两个十字架,上面挂着另外两名死刑犯。左边的那个死刑犯看见了约稣,问道:“你不是自称拯救者弥赛亚吗?如果是那样的话,我本应向你祈祷、请求你的拯救。可你现在也与我一样,被挂在这里痛苦的等死。”

右边那个死刑犯挣扎着喝道:“你住嘴!”接着又对约稣道:“当您成为了王,请不要忘了拯救我。”

约稣已经被钉上十字架等死,如何还能拯救他呢?没想到这位十字架上的死囚,在此时此地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约稣终于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丝浅笑道:“这是个特别的日子,你很快就会进天堂。”

在烈日的暴晒下,约稣的手和脚都顺着铁钉向外流着血,全身的伤痕都带着血痂。人群仍未散去,聚拢在刑场上高声痛骂着约稣。

约稣的门徒也挤进了人群,来到了士兵们所布下的警戒线外,他们满面泪痕。约稣的母亲也来了,在门徒的搀扶下身体已经站不稳摇摇欲坠。门徒约翰在灵魂中听见了约稣的声音:“请照顾好我的母亲。”约翰说不出话,只能默默的点头。

到了正午时,阳光突然暗了下来,天空浓云密布,白天仿佛成了黄昏。约稣挂在十字架上,承受着血肉之躯的痛苦。他俯视着刑场上的人群,又抬起头平视向远方,恰好能看见撒冷城中那宏伟的圣殿轮廓,他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默默的体会与感受。

太阳在乌云后运行,从正中天到西边的地平线,又行走了一半的距离。天国中的众天使也在默默的凝望着这一幕,众天使之长梅丹佐已经混进了刑场上的人群中,他终于看不下去了。

梅丹佐很清楚那钉在十字架上的是凡人的血肉之躯,约稣此刻与凡人一样在忍受苦楚。他悄然一指刑场上一名值守的士兵,在心中暗道:“完结吧!”

那名士兵突然站了起来,举起了手中的梭枪,浑然不知梭枪已是命运之匙所变。梭枪刺入了约稣的肋下,伤口中流出的鲜血竟带着淡金的颜色。约稣开口说出了最后一句话:“我原谅他们——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看见那圣殿的穹顶——这是我所承受!”

约稣终于气绝身亡,那士兵手握梭枪还站在那里发愣,而梅丹佐已收回了命运之匙。

这一天死去的,不仅是约稣和另外两个死刑犯,犹大也吊死在一颗树上,地点就是他带领士兵指认出约稣的那座小山。有人说他是因出卖约稣而悔恨自缢,而也有人说他是被收买人杀死的,因为这个可耻的叛徒已经没用了。但是没有人关注犹大之死,仿佛提起这个人的名字,就象征着背叛与耻辱。

……

刑场上并不全是被煽动的暴民,当约稣死后、人群散去,那些真心敬爱约稣的追随者们含泪留了下来。他们获得马罗总督的允许,解下了约稣的遗体,用白色的亚麻布包裹,把他暂时葬在一位富有的追随者家中后院的花园里,按照传统的仪式用石头垒成了墓穴。

云端上还有一位神灵在隐身张望,他亲眼见证了这一切的发生,企图窥探阿蒙神求证的玄妙。他看着约稣被安葬、却没发现阿蒙神回归天国,那么他去了哪里呢?难道灵魂已转生又迷失在世世轮转中?

想到这种可能,这位神灵感到疑惑不解,同时又露出了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容。恰在这时,有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阿波罗,你不应出现在这里!”

阿波罗转身,恰好看见阿蒙的身形出现在眼前。阿蒙冷冷的看着他,又说道:“我并没有宽恕你,你是否曾将施洗者约翰当成了轮转中的我?”

阿波罗心知不妙,却发现全身已被金色的光环缠绕。这金光就像锁链、收的越来越紧,正在消融他的形神。阿波罗发出一声不甘心的大吼,云端上陡然金光炸裂!

……

约稣死后的当天深夜里,撒冷城中的所有人都被一声巨响惊醒,天空有一团金光爆射,强光将撒冷城照得比白昼还要耀眼。大地在轻轻的发抖,人们冲出屋子来到街道上。天空那炫目的金光,让人们好半天都看不清东西,那巨大的声响,让人们好半天都听不见声音,这情形宛如天崩地裂。

很多很多年之后,当人们谈起这天发生的事情时,都说撒冷人处死约稣导致了神的愤怒。而当时的情况是阿蒙神出现在云端,阿波罗殒落当场。

……

当天空传来巨响的时候,黑暗的花园中,玛利亚在那照亮天地的闪光下,看清了约稣的墓穴。她惊讶的发现,那封住墓门的石头已经被移开了,墓穴中空空荡荡并没有约稣的遗体。

玛利亚怎会独自来到这里?过了午夜就是撒冷人的安息日,追随者们商议等到安息日一过,就为约稣献上香膏与鲜花,再将草葬的遗体按照传统的仪式好好的安葬。可是玛利亚无法安息,哪怕一天她都等不了,于是深夜里独自来到花园中。

约稣的遗体不翼而飞,玛利亚急忙转身向四处张望,可是天空的金光仍在耀眼的爆发,周围一片目眩什么都看不见。

当金光渐渐暗淡下去,那天空传来的震耳回音也缓缓消失。花园中的墓穴又被一片黑暗笼罩,玛利亚手抚着被移开的墓石,眼泪流了下来。白天在刑场上,她以为自己的泪水已经流干了,可是此刻又忍不住垂泪哭泣。她的双肩在黑暗中颤抖,压抑着哭声。

就在这时,玛利亚发现有亮光从身后射来,她听见有声音问道:“您为何要在这里哭泣?”

玛利亚转过身,看见了两位天使正在向她行礼。他们身上笼罩着柔和的光芒,一双洁白羽翼从背后舒展而开,正是加百列与乔治——曾经的埃居伊西丝神殿守护武士与大祭司。

玛利亚却不认识他们,她带着满面泪痕答道:“他不见了,是你们把他带走了吗?”

“玛利亚,我在这里。”一个令她无比熟悉的声音答道,只见阿蒙从花园中走了过来,微笑着站在她眼前。

他的样子与约稣不同,不仅要英俊得多,而且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神圣气息。但不知为何,玛利亚一眼就认了出来——他就是她为之哭泣的那个人!

惊恐与悲伤一瞬间已抛出九霄云外,玛利亚扑了过去投入阿蒙的怀抱。阿蒙伸手拂去了她脸上的泪痕,玛利亚在怀中望着他的脸,问了一句:“我该怎么称呼你?”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