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新约
第353章 约酥的第八天

士兵们挥舞着武器冲向约稣,彼得拔出了随身的佩剑挡在约稣身前,挥剑划开了一名士兵的半边耳朵。约稣喝止了彼得,走过去伸手拂过那名士兵的脸颊,剑伤奇迹般的被治愈了。这时士兵们已经拿着锁链围拢上来,锁住约稣将他像囚犯一样带下了山。

约稣被带到了阿罗诃圣殿首席长老、大祭司该亚法家里,虽然是深夜,但是圣殿大祭司们都来了,他们决定就在这里连夜审讯约稣。趁着城内狂欢的人群还没有完全散去,如果审讯的结果对他们有利,就在天亮前公布约稣的罪行,让所有人都看见约稣的下场;如果审讯的结果对他们不利,就秘密关押约稣,等朝圣者都走了之后再处决。

门徒约翰与彼得在黑夜中尾随士兵也来到该亚法家。约翰认识大祭司家的女仆,女仆却不清楚他是约酥的门徒。约翰从侧门进了庭院,他对那女仆说:“能让我的朋友一起进来吗?”

“可以。”女仆点了点头,在灯光下看着彼得道,“你不是刚刚被抓来的那个人的门徒吗?”

彼得答道:“不,我不是,我不认识他。”

这句话一出口,他突然感到身上发冷,忍不住走到了庭院中央的火堆旁。夜里突然来了很多人,大多是祭司们的仆从,院子里有点乱。火堆旁有一个人看了彼得一眼,皱眉说道:“你的样子,很像那个刚刚被抓来的罪犯的追随者。”

彼得嚷嚷道:“不,你认错人了,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他一边答话,一边凝神倾听屋子里审讯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旁边又有一名祭司的仆人看着彼得道:“我在圣殿广场上见过你,你就是那个罪犯的追随者!”

彼得否认道:“我已经告诉你们了,我不认识那个人,也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话音刚落,传来了一声鸡鸣,东方的天边泛出鱼肚白,彼得突然想起了约稣昨天晚餐时说的话“在明天鸡鸣破晓之前,你会说三次你不认识我。”

彼得刚才还在心中为自己辩解——他装作不认识约稣是为了进来刺探情况,此时幡然醒悟,泪水立刻流了下来。

这时审讯室的门开了,约稣被人押了出来,他在火光中看见了彼得,目光平和似带着一种抚慰灵魂的力量。彼得再也忍受不住,他觉得自己辜负了最尊敬的指引者,快步跑出了庭院,在一个僻静的街角放声痛哭。

……

在刚刚过去的夜晚,约稣接受了审讯。一开始的过程并不顺利,祭司指控了约稣很多罪名,其中也包括苏格拉底或伊索曾经受到的指控——亵渎神灵、腐化与毒害民众的信仰。

他们传唤了不少曾在圣殿广场上听约稣宣讲的人作证,但没有一句证词能证明约稣的罪名成立。约稣可以回忆起自己所说过的每一句话,连一个音节都不差,在公堂上的对答无懈可击。

最后大祭司该亚法决定亲自问讯,他问道:“拿撒勒的木匠,你当众再说一遍那亵渎神的言词。请告诉我——你就是伊利亚预言中的弥赛亚,撒冷人传说中的圣子与拯救者。”

约稣直视着大祭司的眼睛,第一次用清晰而明确的声音当众答道:“是的,我就是!”

大祭司喝道:“这就是你的罪行!神并未在圣殿中降下神谕。受到撒旦蛊惑的罪犯,总是宣称自己会成为神。”

约稣反问道:“请问自从你知道有那圣殿以来,神可曾降下过神谕?”

这句话倒是问中了要害,自从大卫·所罗门在撒冷城拆除阿蒙神殿建造阿罗诃圣殿以来,阿罗诃从未在圣殿中降下神谕。而阿蒙最后的神谕,是通过埃居的各大神殿降临给众祭司的。

大祭司避开了约稣直视的目光,压抑不住内心中的恼怒,用低沉的声音又问道:“你如何证明你就是弥赛亚,被锁链锁住、接受审讯的你,能拯救自己的命运吗?”

约稣反问道:“我为何要向你证明呢?其实我已经证明,只是你视而不见!请问这里谁有资格签发一份认定弥赛亚身份的文书?”

这句话异常犀利,人间的任何法庭都无法提供这种证明,哪怕是圣殿中的大祭司们,他们也没这个资格。约稣又缓缓说道:“这并不在于我自称是谁,而在于我传播了什么样的信念指引。灯光就在眼前,被蒙住双眼的人却视而不见。”

大祭司再度盯着约稣道:“那好,我给你申辩的机会,请问你就是人们所期待的王吗?你将赐予每个撒冷人以食物、带领他们建立强大的国度、摆脱马罗的统治征服天枢大陆吗?”

如果约稣答“是”的话,他就触犯了马罗的律法,但祭司们未必敢把他交给马罗人,因为那样做会激怒所有的撒冷人。但如果约稣答“不是”的话,那就中了大祭司的圈套,他否认了人们所期待的身份。

只听约稣答道:“不是,我不是那样的王。”

大祭司眼神一亮,高声喝问道:“那你带来了什么?”

约稣答道:“福音,只有神的福音。”

这时审讯室的场面有些乱了,人们纷纷喊道——“他果然是个骗子!”、“蛊惑人心的神棍!”、“这样的人应该被处死!”

又有人提醒道:“除了国王,这里只有马罗总督才有权宣判死刑,让他被马罗人判处死刑才是最大的讽刺!”

另有人大声道:“如果民众都认为约稣该被处死,马罗总督也不敢抗拒大众的意志。把他交给士兵押到街道上游行,让那些受到蛊惑的人亲口问他——他是不是神所指派的拯救者?当他退下光环、戴上镣铐,连自己也无法拯救的时候,人们会醒悟的!”

大祭司转过身去一摆手,什么话都没有再说,约酥便被士兵押了出去。这时候恰好天亮了,远处传来鸡鸣声。

……

马罗帝国派驻撒冷城的总督彼拉多,一大早就被前来求见的祭司们叫醒了。祭司们对总督说:“有个人叫约稣,他妖言惑众、阻止人们交税,还说自己是撒冷之王。”

如果这些指控属实,那么约稣毫无疑问将被判处死刑。但是总督心中很明白,这些都是捏造的罪名,因为他也早就听说过约稣的名字,甚至派仆人去广场上听过约稣的宣讲。

彼拉多曾经向奥林匹斯诸神祷告——请教如何处置这件事?众神之父宙斯降下神谕,告诉他不要再像当年处置施洗者约翰那样插手。所以马罗总督并不想管闲事,打算装聋作哑尽量推脱。

可就在这时,数百人从各处涌来围住了总督的府邸,挥舞着拳头高喊道:“处死约稣,把他钉死在十字架上!钉死他!钉死他!”而且聚拢的人越来越多。

……

祭司们命士兵把约稣押到了圣殿广场上,让一群仆人装成百姓的样子围观,在那里大声喝问:“约稣,请告诉我们——你就是弥赛亚吗?”

约稣平静而清晰的答道:“是,我就是。”

那些人又问道:“你将赐予每个撒冷人以食物、带领他们建立强大的国度、摆脱马罗的统治征服整个天枢大陆吗?”

约稣如实答道:“不是,我不是那样的王。”

众人又高喊道:“那你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约稣看着众人,眼光悲悯,仍然平静答道:“福音,只有神的福音。”

这些就是他在接受审讯时的问答,按照祭司们的授意,要让撒冷城中的所有人都听见。不仅有人在圣殿广场上当众喝问约稣,还有人跑到城邦的各个角落,装成大祭司和约稣,互相喝问与回答,向人们揭露约稣的“真面目。”

消息很快传遍了全城,正准备离去的朝圣者们再度聚拢而来。那些受祭司指派的人混在人群中高喊道——“大家都看见了,也都听见了,约稣是个骗子,他只会妖言惑众!”、“他什么都给不了我们,伊利亚预言中的拯救者绝不是他,他连自己都无法拯救!”

人们群情激愤,押着约稣开始在撒冷城中游行,最初只是祭司们指派的那几百人,而后来被他们煽动的民众越来越多,人们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就似汹涌的潮水一般。

约稣进入撒冷城的第八天,并不是以圣子的身份向万民宣讲神的福音,他成了一个可耻的罪犯,被潮水般的愤恨所吞没,到处都有要求处死他声音在响起。

人心就是这么奇妙,他们心目中的圣子跌落神坛可能只是转念的一瞬。当约稣站在圣殿的广场上宣讲、被万民膜拜的时候,似乎无形中就有神圣的光芒加身;但是当他被士兵押着、带着镣铐游行的时候,却怎么看都是一个卑劣可耻的骗子。

自以为受到欺骗的人在高喊:“天啊,他欺骗了我,我竟然曾向这样一个人跪拜!”人们的心中忍不住怒火升腾,纷纷追在队伍后面高喊口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