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新约
第352章 湮没的福音

约稣的声音听不出是喜是怒,接着又问道:“那法约尔·犹大的下场如何?”

犹大继续答道:“他因为私欲伤害过阿蒙,所以更加记恨阿蒙、害怕阿蒙的报复,于是又继续陷害阿蒙。就在阿蒙受伊西丝神殿的指派,秘密前往哈梯王国叙亚城邦调查军政情报的时候,法约尔·犹大给叙亚城邦的财政官写信,不仅泄露了军事机密,而且出卖了阿蒙的身份。

他希望阿蒙死于敌人之手,永远都不要再回来。但是阿蒙完成任务回来了,返回海岬城邦的时候,法约尔·犹大于夜间吊死在自己的房间里,他的脚下留着遗书还有三十枚银币。无论那一生他有何罪恶,死亡就是终结。当灵魂世世轮转到了四百年后,我遇见了您,接受了真正的信念指引!”

约稣长叹一声道:“你起来吧!今天叫你来,并不是问那四百年前已与你无关的事情,请告诉我,前几天,阿罗诃圣殿的长老们是否派人企图收买你?”

犹大:“是的,有这回事。我拒绝了,但是对谁都没说,而一切都瞒不过您的眼睛。”

约稣突然岔开话题道:“对每一位门徒,我都非常了解。你这一世的成就已经渡过了生生不息的考验,灵魂中的信念明晰而坚定。但你的血脉太弱,这一世很难修炼到人间道路的尽头,就算到了尽头,也通不过那最终的考验,最佳的结果,也只能在转生中保留此生的灵魂印迹。”

犹大吃了一惊,抬起头道:“您单独叫我来,就是要告诉我这些吗,这就是您最后的吩咐?”

约稣眼中有一丝光芒闪过:“最后的吩咐?看来你已经清楚我选择了怎样一条道路、会接受怎样的命运。你以为我叫你来,是为了交代最后的事情吗?没错,就是这样的!但我先要问你一个问题,请你站起来回答。”

犹大站起身道:“尊敬的指引者,您问吧。”

约稣仰望着星空道:“在天枢大陆的历史上,有很多仁人志士,他们为了心中的信念,不畏惧任何权威与敌人,哪怕受到伤害甚至牺牲性命,也绝不放弃与妥协,你敬仰这样的人吗?”

犹大诚恳的点头道:“是的,我敬仰!比如那位就牺牲在撒冷城的施洗者约翰。”

约稣语气一转道:“那你明不明白?不惜牺牲自己维护信念,留下千古传颂的美名,这固然令人敬仰;但在有的时候,它却并非是真正的求证道路。”

犹大皱起眉头道:“我不明白,请求您给予教诲。”

约稣:“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听完之后你再想想——”

从前有个海边的渔村,村里的男人们大多是渔夫,经常出海打鱼。由于鱼场不在近海,往往来回要好几天,只留女人们独自在家。在这样的环境中,女人们要守妇道才能维持村中的和睦,贞洁成为历代传颂的美德,甚至是比生命还要重要的名誉。

曾经有一个寡妇,每天从入夜到黎明,都在卧室的窗前点一盏长明灯,以示守身清白。当这个寡妇去世后,村庄的长老召集众人主持仪式厚葬,她享有了一生最高的荣誉。从此之后,村子里就形成了一个传统,当男人外出打鱼夜不能归的时候,妻子就在卧室的窗前点一盏灯、终夜不熄,灯光成了这个村庄里所有女人守护贞洁的象征。

有一天,某家男人出海打鱼了,当天夜里回不来,妇人便按照传统点亮了卧室里的油灯,将灯放在窗台上,让村中的所有人都能看见。就在这天夜里,一位登徒子摸进了她的卧室向妇人求欢,妇人不从。可是那登徒子站在窗前道:“如果你拒绝我,我便吹熄这盏灯将它拿走。”

这彻夜长明的灯光如果熄灭的话,便是不守妇道的象征,会受到村子里所有人的歧视与唾骂,永远也抬不起头来,这对于她来说是比死还可怕的事情。妇人感到无比恐惧,她屈服了。

故事讲完了,约稣低下头看着犹大道:“亲爱的门徒,你听明白了吗?”

犹大点了点头:“尊敬的指引者,我听明白了。”

约稣又抬头望着星空感慨道:“世上有一种人,他们的信念坚定无比,视名誉为生命、不惧威逼利诱。但他们若将历史记载的名誉视为一切,甚至超出了所守护的信念本身,往往就会屈服。史上多少大贤大德之士,都很难迈过这道坎,更何况一个妇人呢?信念的指引,就像照亮灵魂的灯光。但若将这灯光只视作一种外在的形式、脱离了它所守护的本意,那么不仅不能守护那名妇人,反而伤害了她。”

犹大低下头又说了一句:“尊敬的指引者,我真的明白了!”

约稣却长叹一声道:“这一生,我已经明晰了道路的方向,有了感悟的结果,但毕竟没有完成最终的求证。人间的事情,还做不到完全自然、毫无痕迹的发生。等到我返回天国之后,还需要将此番世世轮转的历练修证圆满,并在天国等你到来,然后才能迈出那未知的一步。”

……

其余众门徒并不知道约酥单独找犹大谈了些什么,他们按照约稣的吩咐找到了韦尔·弗洛姆,韦尔·弗洛姆果然已经准备好了一个安静的庭院和一桌丰盛的晚餐,让约稣和他的门徒们不受打扰的享用。此处没有别的人,就连韦尔·弗洛姆自己都已经知趣的避开了。

到了晚餐的时间,约稣带着犹大回来了。一连劳累了七日,但众门徒对撒冷城之行非常满意,都觉得有前所未有的收获,明天就要回去了,大家兴高采烈坐在桌边说笑着。约稣看着门徒们,心中百感交集,他了解这里每一个人的优点与缺点。

因为约稣赤脚,所以门徒们也都赤着脚;因为约稣要求今晚不受打扰,所以这个院落里没有仆人。约稣见大家的脚上都沾满灰尘,于是走到庭院里拿起早已准备好的水罐与毛巾,进屋为门徒挨个将脚擦洗干净。

门徒们或羞愧难当、或受宠若惊,纷纷想阻止约稣这么做。约稣却坚持做完了这件事,然后说道:“以我的身份为你们洗脚,你们觉得不敢接受吗?其实我给你们的指引,比拂去脚上的灰尘要珍贵的多,你们已经接受了。不必感到不安,只须明白该怎样接受这祝福。”

晚餐开始了,约稣为众门徒分发食物,他将最美味的食物给了犹大。犹大却显得有些慌乱,伸手去接的时候不小心打翻了面前的盐罐。门徒们开始吃饭,约稣掰开面饼道:“这就像我的骨肉。”然后又端起一杯酒道:“这就像我的鲜血。”

众门徒不解其意,都觉得他们的指引者今天有点怪。而犹大总是魂不守舍的样子,很快的吃完了自己的食物。约稣看着他说道:“快去做你要做的事情吧。”于是犹大离开了庭院,身形消失在茫茫黑夜中。

约稣又对众门徒说道:“我不在的时候,你们也可能会背弃我、也会有迷失的时候。”

彼得涨红了脸站起身道:“不!尊贵的指引者,我不知道别人会怎样,但我绝不会那样!”其他门徒也争先恐后的说着同样的话。

约稣摇了摇头,指着彼得道:“在明天鸡鸣破晓之前,你会说三次不认识我。”然后又朝众门徒道,“灵魂的迷失并不可怕,你们可能会有背弃约稣这个人的时候。但是不要忘了我所指引的信念,它将照亮灵魂、帮助你们找回道路。”

……

晚餐之后,约稣离开了庭院向城外走去。那里有一座小山,山上种满了橄榄树,橄榄树的叶片带着淡淡的银灰色。林间十分幽静,约稣避开纷扰的人群来到这里静思与祷告。约稣并不是为了自己祷告,因为他就是神,但他向门徒讲过什么是真正的祷告,这也是一种在人间的仪式。

彼得、雅各与约翰这三位门徒跟随在约稣身边,他们知道撒冷城中有敌视约稣的人,约稣落单的时候可能会很危险,也是这三位门徒曾亲眼目睹约酥与摩西和伊利亚会面的场景。祷告中的约稣看上去并不需要门徒的守护,他们已经很累了,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

过了不久,三位门徒却被约稣叫醒了,只听这位圣子说道:“清醒地与我呆在一起,等待即将发生的事情。有人正向我们走来。”

三位门徒擦亮了朦胧的睡眼,看见橄榄树影间出现了若隐若现的光亮。有一队打着火把的武装士兵朝他们走来,领路的人竟然是犹大。

撒冷城内外这么大的地方,十几万朝圣者夜间都露宿各处,想找到普普通通不引人瞩目的约稣并不容易,就算在黑暗中看见了他的身影,也不可能认出来。可犹大径直向约稣走了过去,在他面前跪下,伏地行礼亲吻了约稣的脚背,这个动作无疑指明了约稣的身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