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新约
第351章 凯撒的归凯撒

这是一个非常险恶的刁难,长老的提问包含了陷害约稣的圈套。约稣正在广场上、众人的簇拥下宣讲,如果他回答不应该向马罗人交税,不仅触犯了马罗帝国的律法,而且有煽动民众暴乱之罪,立刻就会被执勤的马罗士兵带走。

但若约稣回答“应该”的话,他将失去民心。人们期待的弥赛亚,是全体撒冷人与撒玛人的拯救者,人们都相信这位撒冷之王将率领他们建立全新国度、征服马罗帝国、统治天枢大陆。况且长老的话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前提,众人购买禽鸟放飞是为了向阿罗诃献祭,却要向马罗人交税,这又如何解释呢?

约稣很清楚这位长老的伎俩,但只是微微的冷笑,他伸手从门徒那里取过一枚钱币,举起钱币朝着众人问道:“这钱币上面,是谁的头像?”

众人答道:“是凯撒!”——凯撒与奥古斯都,不仅是当年威震大陆的两位马罗统治者的名字,后来也成为了历代马罗皇帝的尊号与名衔。

约稣高声道:“那就让凯撒的归凯撒吧!神需要的不是它!可曾听说过能用钱币买来进入天国的特权?它只可以用来向祭司们在圣殿广场上买一块地方,设摆位出售禽鸟,诱惑人们买下禽鸟放飞。说是向阿罗诃献祭,却以神的名义去残害生灵、神也会发怒的。”

他说着话一弹指,那枚钱币带着响声飞了出去,落在长老的脚下。他很聪明的摆脱了长老的纠缠,却没有揭穿长老设问中的陷阱。只要马罗帝国仍是天枢大陆的统治者,这里使用的钱币上仍然铸着凯撒的头像,商人自然要向马罗帝国交税。

约稣告诉人们什么是现实的世界与理想的世界,什么是所见的人间、什么是神所指引的天国?马罗人征服了天枢大陆,但也提供了道路、水利工程,制止原先各部族的冲突,需要交税的不仅是撒冷商人,天枢大陆在马罗帝国治下的所有地方都要交税,也包括马罗人自己。

但是阿罗诃的天国呢?神所需要的并不是这些,而是灵魂中真正的信念,通过种种考验才能到达那超脱永生的天国。那是另一个世界,与人间全然不同的王国。

民众们带着赞叹之色,仍然专注的听约稣宣讲。那位长老自讨没趣,站在那里十分尴尬。是他自己跑来说有问题要“请教”约稣,用的确实也是请教的语气。而约稣在众人面前大大方方的“教诲”了他,这位地位尊荣的长老此刻也成了听众之一,在约稣面前显不出应有的威仪。

这简直是主动跑出来丢人,用自己的尊贵身份来给约稣捧场!这位长老心念一动,又使了一招,他握着法杖的五指一紧,悄然发动了诅咒神术。不愧是一位大魔法师,在万人之中施法也不留痕迹,他要让约稣觉得身体发沉、双膝发软、头肩前倾,莫名其妙的当众向他跪下伏地行礼。

玄妙的神术展开,却似泥牛入海般毫无反应。约稣仍站在那里向众人宣讲,连说话的语调都没有一丝被打乱。

要论神术手段,约稣可比这名长老高明太多了,他清楚那长老在干什么,却根本没有理会。对付诅咒神术最好的手段是祈福神术,而约稣的形神中就凝练了两枚众神之泪,一枚是被动炼化的、另一枚是他主动融入灵魂印迹的,这血肉之躯也是施展祈福神术的绝佳神器,就算他什么都不做,长老的诅咒也不能产生什么效果。

周围的民众自然不知道这一切,然而就在这时,有一件令众人目瞪口呆、进而欢心鼓舞的事情发生了。那名长老突然放平法杖双膝一软、身体前倾向着约稣跪了下去。他双手按住法杖扶地,前额和嘴唇贴在地面上,然后直起胳膊支起上身,双臂一弯又拜了下去,一连拜了三次,全然不顾长袍与额头上沾满尘土。

撒冷城阿罗诃圣殿中的十二名长老,是撒冷人中代表神灵权威的至高存在,他们从未向神像之外的活人这样行礼,只有圣子才能享受这种礼遇啊!长老的此种举动,无疑是心悦诚服的认可了约稣的身份,人们都激动无比。

长老跪下去了,大家当然也不可能站着,刹那间,圣殿广场上的人群跪倒了一片。门徒们也向着他们的指引者伏地行礼,整个广场上,只剩下约稣还站着,最后一个跪下的是他身后的那头毛驴。

没有人注意到一个细节,就在长老施展诅咒神术无功的同时,约稣身后的那头毛驴突然抬起一只前蹄,在地上轻轻的跺了一脚。那长老随即就莫名其妙的跪下了,不是他自己想跪的,而是被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摁下去的。长老挣扎着想爬起来,毛驴又跺了一脚,长老刚刚支直起的双臂撑不住又拜了下去。

毛驴一连跺了三脚,长老于是就拜了三拜。这时广场上的众人也都跪拜下去,那头毛驴见好就收,趁势弯下一双前腿也做出跪地行礼的样子,同时低头触地。

毛驴跪了下去,长老却站了起来,看见因为自己的举动,广场上的所有人都在向约稣跪拜,这位长老是羞愤欲死——简直是没脸见人了!他的身形化为青烟一般急速飘走,飞快的闪进圣殿不见了。这位长老当天就留下一份文书辞去圣殿长老之职,从此闭门谢客。

约稣有意无意的转身瞪了那头驴一眼,却什么话都没说,在这个场合,与一头驴又能计较什么呢?他向着众人展开双臂道:“起来吧!”

约稣在进入撒冷城之时就已经决定,不展示任何可能干扰与迷惑人们信念的神迹。如果想让那名长老跪下,约稣有的是手段,根本没必要让变成驴的梅丹佐插一手。约稣需要的不是那种形式上的跪拜,既不诱惑那就更不可能强逼,他需要的是灵魂中的真心信奉。

如果用那种手段能求证阿蒙所追寻的境界,他又何必来人间走这么一遭呢?

梅丹佐搞的这个恶作剧,效果倒是非常好,大家全都给约酥跪了。但约稣这天离开撒冷城之后,就命门徒把毛驴牵回借来的村庄、还给主人。

……

广场上发生的事,使一名圣殿长老闭门不再见人,那是一种当众的羞辱,以他的身份是绝对不能接受的。但别人并不知道内情,这名长老对谁也没说,此事绝对羞于启齿!另外十一名长老也在内心中感受到一股寒意和恐惧,如果以前只是想拿下约稣问罪的话,现在他们已经一致决定——必须处死此人!

……

约稣白天在圣殿广场上宣讲,夜里回到伯大尼乡下的村庄,先后七次进入撒冷城,最后几天没有再骑那头毛驴。节日已经到了第七天,庆祝就要结束,从四面八方涌入撒冷城的民众们正在收拾东西,明天就要散去了。

这一天约稣却没有离开撒冷城,他吩咐门徒道:“你们去找韦尔·弗洛姆,我请他在今天为我们准备一顿晚餐,在一个安静不受打扰的地方,你们先去那里等我。”

韦尔·弗洛姆就是约酥在野外山林中救治的病人,也是那群病人中唯一跑回约酥面前的感恩者。

门徒们都走了,约稣却单独留下了犹大。在人间行走,必然就有人间的俗事,约稣与众门徒这个小团体,当然也需要花钱买各种东西、准备行走各地所需的物资。犹大很能干也很精细,是负责管理钱财、采办各种物品的,平时独自外出的时间也最多。

约稣带着犹大穿过撒冷城中的大街小巷,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可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人能认出约稣!约稣连续七日在圣殿广场上对万民宣讲,当他站在万人中央时,每个人都知道那是圣子。可是当他混迹在人群之中,仍然穿着普通的袍子赤着双脚,样子与众人没什么不同,就算迎面走过,也没人意识到他就是约稣。

撒冷城的范围很大,这要得益于林克当年营造的规模,整个外城的范围之中,还有一些山地甚至田庄与树林。约稣带着犹大离开内城走到外城,来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停下脚步转身道:“犹大,我的门徒,今天我想问你——你是否明白我当初为何要给你起这样一个名字?”

犹大双肩一颤,神情好似终于等到了等待已久的事情,他拜伏于地道:“尊敬的指引者,也许我不该称呼您为圣子,因为您就是那个人!……当初我并不知道原因,可是不久之前,我终于明白了。”

约稣不动声色道:“恭喜你渡过了生生不息的考验,请问你明白了什么?”

犹大答道:“四百年前还没有撒冷城,而那场大洪水也没有到来,这里是一个叫都克镇的地方。有一位叫阿蒙的少年矿工,幸运的开采出一枚珍贵无比的众神之泪。当时埃居海岬城邦的城主罗德·迪克正带着候选圣女来到都克镇,想寻找众神之泪。

众神之泪出现后,迪克大人命他的书记官带着三十枚金币去赏赐那个少年,而书记官却只给了那少年三十枚银币,并以伊西丝女神的名义将众神之泪收走。那少年不仅无法上缴家中所欠二十枚金币的赋税,还差点因此在穆芸神殿前被砍掉一根手指。那位书记官的名字,就叫法约尔·犹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