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新约
第350章 圣子进入撒冷城

盛大的庆典终于开始了,撒冷城中万民聚集、一片热闹欢腾,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使每一条街道都变得拥挤。约稣与众门徒也离开村庄前往撒冷城,他手中并没有拿着那根树枝削成的手杖,在与两位天使见面的那天夜里,就已经将法杖还给了摩西,约稣不再需要那件神器。

众门徒说道:“尊敬的指引者,撒冷城中有很多人在期盼着您的到来,大家会来迎接的,为了在拥挤的人群中能够看见您,您还是不要步行吧。”

约稣想了想点头道:“你们去前面的村子,为我借一头驴来,告诉主人约稣将要用它、很快就会归还。”

伊利亚与摩西原本在前面开道的,他们已被约稣劝走,但梅丹佐和林克还在后面跟着。约稣虽然劝阻了他们的行动,但并没有命令他们离去。此刻林克突然说道:“撒冷平原好像有个传说,弥赛亚到来时并不是骑着战马疾驰,而是骑着一头温顺的驴。”

梅丹佐怔了怔:“真有这个传说吗?那就好办了!我来变成那头驴。”

林克:“阿蒙神不是让我们不要再插手约稣在人间的事吗?”

梅丹佐摇头道:“这也不叫插手,我们也没有做什么别的,反正约稣已经命门徒去找驴了。快去吧,让他们找到!”

两位天使迅速绕到前方的村庄,梅丹佐化为了一头毛驴,林克化成毛驴的主人牵着驴就站在路口。这村子里还有好几头驴呢,但就是梅丹佐变的这一头最显眼。门徒照着约稣的话来借驴,林克非常痛快的把驴给了他们。

人们听说圣子约稣的到来,纷纷涌出城外夹道欢迎,庞大的人群欢呼喊着圣子之名,有人甚至伏在道路两旁行礼。前面的人将长袍脱了下来铺在路上,还有人折下带着树叶的嫩枝也铺在地上,让骑着毛驴的约稣通过。

一路都有人欢呼着:“弥赛亚,我们的拯救者,他到来了!”庞大的人群缓缓前进,圣子就这样骑着毛驴进入了撒冷城。

……

阿罗诃圣殿中的长老们听说约稣已经来了,聚在一起密谋除掉他的计划。有一位长老说道:“现在人太多不好下手,有很多人相信约稣就是圣子,如果我们当众抓他,恐怕会激起民变,他也很容易脱身逃走,那样就被动了。”

另一位长老说道:“我们可以等到庆典的最后一天晚上,那时各地汇聚而来的人群已经散去。”

前先那名长老又说道:“最好是等他落单的时候再抓获,他的追随者很多,我们最好能收买一名内奸。”

另一位长老点头附和道:“应该这么做!更重要的是如何审判他,必须要让人们相信他是一个骗子、冒充神的指引!如果那样的话,追随他的人也会转而痛恨他。”

这时又有一名长老说话了:“审判他自不必担心,他若自称是拯救者,却连自己都无法拯救的话,那便证明了一切!但是这七天,我们就要忍受他在圣殿门前对民众宣讲吗?不,我要去找他,别忘了,这里还有马罗帝国的总督,马罗人会怎么看待那位自称弥赛亚的约稣呢?”

……

约稣终于来到了阿罗诃圣殿前,这座圣殿最早修建于大卫·所罗门时代,历尽数百年多次修葺,变得越来越宏伟。它离所有的建筑都很远,在城中的一片高地上,前面是一个非常大的广场。这里也是人们聚集的场所,只要人多就有挣钱的机会,小商小贩自然不会错过,更何况那些特别会做生意的撒冷人呢?

门徒们对眼前所见感到有些惊愕,有不少流动的商贩扛着包裹、挎着篮子、推着小车在人群中吆喝、叫卖声此起彼伏。这些倒是其次,有一些人得到圣殿祭司的许可、或者就是圣殿祭司与人合作,在圣殿广场上圈一块地方搭起棚子出售各种禽鸟,劝说朝圣者买去放飞,做为进献神灵的祭品。

广场上禽鸟乱飞,羽毛和鸟粪时不时洒落。那些被捉来的禽鸟受到惊吓,在笼子里奄奄一息;被买去放飞的鸟很多都在不远处的小树林里疲倦的落下,又有人把它们捉回去重新出售。

约稣来到广场上闭起了眼睛,听见了各种鸟儿的哀鸣声,神情肃穆隐约带着一股怒意。追随者们见他如此,意识到圣子可能有话要说,便在一旁静静的等待。果然,约稣睁开眼睛道:“真正追随我的人们啊,去拆毁那些出售禽鸟的摊位,将所有的鸟儿都放飞到城外!”

约稣从未对追随者下过什么命令、驱使他们为自己做什么事情,今天是第一次。所有的人都清楚的听见了圣子的话,人们拥挤上去将那些摊位推倒,拿过所有的笼子,将那些惊慌失措的鸟儿送到城墙上去放飞。一片混乱之后,广场上又变得清净了。

有人被约稣的举动惊呆了,他这么做是在得罪圣殿中的祭司啊,能在这搭棚子出售献祭给阿罗诃的禽鸟,必须要得到祭司的许可。所谓“许可”就是要送给祭司好处,其实很多摊位就是祭司们自己找人开设的,那是庆典活动中的生财之道。

有一名祭司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质问约稣道:“你是什么人?怎么可以这样做!这些摊位出售的禽鸟是供人们放飞的。朝圣者买下那些鸟儿放飞,以示向神的献祭;鸟儿获得自由,也象征着神的拯救。你鼓动人们拆毁摊位,是在亵渎神的光辉!”

约稣毫不客气的呵斥道:“若是家养的鸡,需要人们放飞吗?那些都是摊主派人从野外捉来的禽鸟,罗网之下不知无辜死伤了多少、关在牢笼中又饱受折磨,在广场上放飞受到各种惊吓,飞到林中又会被这些摊主派人捉回。

有人这么做,无非是贪图朝圣者口袋里的钱财,却以向神献祭、展现神的仁慈的名义。神并没有享用这一切,钱财只是落入了贪婪者的口袋。别以为这里的人不清楚,那些出售禽鸟的摊位都与圣殿中的祭司有关,否则也不可能搭建在圣殿广场上。

他们与你这样的行为,才是在亵渎神的光辉!若你认为放飞那些笼中的禽鸟,是向神献祭、展现神光辉的仁慈,为何又要关在笼中出售呢?你们自己就应该把那些鸟放了,难道不是吗?”

众人发出一阵起哄声,那名祭司脸涨得通红、气得浑身发抖,却不知道该怎样反驳。其实很多人都清楚,那些出售禽鸟的摊位有不少就是祭司开的,就算不是祭司开的,祭司们也都收了好处。然而清楚归清楚,约稣却当众把这个事实给说穿了,等于得罪了以此牟利的所有祭司——他真是好大的胆子!

究竟是谁有勇气在圣殿广场上这样做呢?他在藐视这块土地上最有权威的人!那名祭司也觉得非常纳闷,这时有人喊道:“祭司,你看清楚了,这就是圣子约稣!”

那祭司一听这个名字,没来由的打了个寒颤,灰溜溜的钻进人群中走了。民众们发出欢呼声,呼喊着约稣的名字、聚拢在这位圣子的周围。约稣伸出手臂示意大家安静,然后就在这圣殿广场上向着众人宣讲。

他也不知在各地做过多少次宣讲,但今天的听众最多。他的声音是那样的浑厚悦耳,这么大的广场上,恰恰能让每一个人都清晰的听见。他虽然穿着普通的袍子,却似笼罩了一层神圣的光辉,追随者坚信他的身份,便怎么看怎么觉得庄严而神圣,那与凡人一样的形容无形中也增添一种朴素的神秘感。

宣讲完毕,约稣又率领众人举行祷告的仪式。当夜幕降临之后,撒冷城中依然车水马龙、拥挤不堪,各地来的朝圣者找不到住处,就在路边或空地上休息。约稣带着门徒们出城又返回了伯大尼乡下的村庄,第二天再进入撒冷城。

第二天当约酥在圣殿广场中继续宣讲时,人群突然分开了一条路,走来了一位穿着洁白长袍、手持华贵法杖的中年人。这里的很多人都认识他,此人是撒冷城阿罗诃圣殿十二位长老之一,据说也是一位大魔法师。

人们纷纷向这位长老躬身行礼,这是多年来的习惯。长老带着谦和的神情频频向人们点头示意,款步来到约稣身前,心平气和的开口道:“约稣,听说你自称是伊利亚预言中的弥赛亚,昨天煽动民众拆毁了广场上所有出售禽鸟的摊位?”

约稣很坦然的答道:“这位长老,你若这么称呼我,我并不否认。至于为什么要拆毁那些摊位,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原因,难道想在这里问罪吗?”

长老连连摇头道:“不不不,我不想指责那件事。你那么做自有你的原因,会让你更容易赢得民心。可是那些摊位设在圣殿广场上,也是得到了马罗人的许可,他们出售禽鸟也要向马罗人交税。我想向你请教一个问题,撒冷人究竟应不应该向马罗人交税?人们买下那些禽鸟放飞,是献祭给阿罗诃的!——自居弥赛亚的人,你能回答这个问题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