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新约
第349章 不可宽恕的人

一年一度向阿罗诃献祭的庆典就要到来,这是撒冷人最盛大的节日,各地的民众涌向撒冷城祈求与感谢神灵的赐福。伴随着献祭大典也是一个民间的狂欢节,各种欢庆活动要持续整整七天。

这个庆典起源于历史上的一个传说。近四百年前,摩西率领撒冷人的祖先返回家乡时,路上受到异族的邪神阻挡,被困山中无法前进也没有了食物。阿罗诃显现了神迹,草叶上的露珠滴落化成了白霜球般的小点心,吃起来十分可口。每天拣起这些点心,恰好能让族人们吃饱。

当初亲身经历过这一切的摩西以及都克镇的矿工们都清楚,那是一位自称叫巴克里的神灵在诱惑他们,企图让都克镇的矿工一族背弃对唯一的神阿罗诃的信念而信奉他。摩西适时带着与阿罗诃约定的十诫走下西奈山,粉碎了巴克里的图谋。(注:详见本书186章、神灵的面目。)

但历史流传到今天,已经变了面目。摩西的助手、伊索的朋友约书亚晚年搜集撒冷人中流传的各种有关阿罗诃的神迹、族人的历史、对神灵的赞颂等资料,也编订了一部撒冷人的圣经,形成了后来阿罗诃圣殿中的经典。那草叶上滴落的露珠化成的点心,是阿罗诃展示神迹赐给族人的食物——圣殿中的典籍就是这么记载的。

不仅如此,当初都克镇矿工一族离开埃居时,九联神系主神塞特派出神使进行了一系列的阻挠,摩西等人吃尽了苦头。而在如今的圣殿记载中,事情完全反过来了,阻挡摩西等人前进的那一系列“神迹”,都变成了阿罗诃惩罚埃居人的手段、是在阻挡埃居的追兵。

人们口口相传形成了历史的记忆,仿佛只有这样的传说才能使他们的神显得完美。但对历史改编显然也造成了另一种疑问,如果他们的神阿罗诃真的那么的无所不能,摩西等族人为何还吃了那么多苦头?圣殿祭司们对此的解释是——那是神在考验世人。其实当时的阿蒙本人尚未超脱永生,否则将摩西等人带回都克平原也不会那么艰难。

近四百年过去了,每年到了传说中的时间,各地的人们就会涌向阿罗诃圣殿,感谢当年的赐福,并祈求神灵赐予更多的福祉。这个庆典活动同时也是民间的节日,届时撒冷城中将会人山人海,约稣就选择在那个时间去。

彼得说道:“我们的指引者,您的决定很英明。神所指派的拯救者来到这世上,必然会遭遇各种磨难,撒旦会蛊惑人们伤害您,但有很多人尊敬与爱戴你,那些用心险恶的敌人也不敢轻易动手。”

约稣却摇头道:“选择人最多的时候去,并不是为了让众人来保护我,而是为了让更多的人听见阿罗诃的福音,并见证我的出现。”

离庆典还有几天时间,约稣率领众门徒渡河先回到伯大尼乡下玛利亚所在的村庄,那里是他们前段时间驻足的基地,离撒冷城也非常近,来回很方便。他们这一次渡河后,走的是比来时偏北的一条路,位于偏僻的野外丘陵间。

在一个山谷中,他们遇见了一群面目可怖的人。见到有人经过,这些人便畏缩在树枝搭成的窝棚里不敢露面。约稣停下脚步命门徒去寻问他们是什么人,结果那些人听说是圣子约稣路过,便走出窝棚跪在山谷里哀求道:“您就是圣子吗?我们听说过您的名字与事迹,请可怜可怜我们吧,祈求您的拯救!”

原来这些人得了一种怪异的皮肤病,脸上和身上都布满了可怕的疤痕,而且这种病还会传染。撒冷城中的祭司治不好他们,又担心更多的人被感染怪病,便命令他们离开城邦到野外隐居。想返回城邦必须得到祭司的许可,确认他们的病已经好了。圣殿祭司虽治不了这种病,但他们的侦测神术却能够判断谁得了病、是否已经痊愈。

这种病确实很难治,幸亏他们今天遇到了约稣。约稣伸出手从每个人的头顶抚过,指尖带着淡淡的、不易察觉的金色光芒,没入每一个人的身体中,仿佛有一片灰雾散开,然后那些可怕的疤痕就结痂脱落了。

约稣摆手道:“现在你们可以返回撒冷城去见祭司了,检查之后,祭司会宣布你们已经康复。”

这群人惊喜万分的跳了起来,欢叫着穿过山林跑向北边的撒冷城方向,他们在绝望中离群索居时日已经不短了,早一刻见到城中的祭司,就能早一刻与家人团聚,大家都兴奋的等不及了。

约稣站在原地未动,静静的看着这些人的身影消失于山野丛林间,突然,有一个人气喘吁吁转身沿着原路又跑了回来,他跪倒在约稣的脚下道:“圣子、弥赛亚、神派来的拯救者,请原谅我的失礼,竟然忘了向您表示感激、甚至没有留下我的名字和住址。我叫韦尔·弗洛姆,住在撒冷城。热切期盼您有机会能到我家做客,我一定竭尽全力款待您和您的门徒!”

约稣看着他笑了:“我救了一群人,其他人在哪里呢?你是唯一回来向我表示感谢的人,因此我也要感谢你。”说着话伸手把他扶了起来道,“现在你可以回去了,狂欢的庆典即将到来,在庆典的最后一天,请你为我和门徒们准备一顿晚餐,我们需要一个安静不受打扰的地方。”

韦尔感激不尽的离去,迈开脚步飞快的跑出了山林。约稣转身向众门徒道:“我救了那一群人,那是他们的收获;而韦尔跑回来感恩,这是我的收获。”

犹大问道:“尊敬的指引者,您不记恨那些没有向您感恩的人吗?”

约稣苦笑着摇头道:“无所谓记恨,我只是在拯救他们,并没有什么不满,对他们所承受的苦难也充满同情。我治病的时候并没有谈感谢的条件,当我治好了病痛之后,便将他们遗忘。”

约翰又问道:“那您为何又要感谢韦尔呢?”

约稣肃容道:“不记恨并不代表我会认可,不需要感激并不意味着我不接受。只有诚心接受那样的感谢,才能使更多的人效仿我的行为。亲爱的门徒们,在将来如果我离开了你们,你们也应该想起今天的事情。”

……

临近庆典,约稣与门徒们回到了伯大尼乡下的村庄,马大与拉撒勒准备了丰盛的饭食,迎接他们的归来也庆祝约稣即将前往撒冷城。这一晚,门徒们谈笑风生,过的都很愉快,只有玛利亚忧心忡忡像是有心事的样子。她摆好碗碟后便回到房间,小心翼翼的收拾起自己的首饰,悄悄出门了。

约稣等人吃完饭之后,玛利亚又回来了,手中拿着一个精美的大瓶子,里面装的是最名贵的香膏。约稣正坐在桌边的躺椅上休息,玛利亚走到他身边,将香膏一滴滴淋在约稣的发梢上,又滴在约稣的光脚上。然后她伏下身,用自己的长发温柔的涂抹约稣脚背上的香膏,庭院里充盈着芬芳的气息。

这是进献给弥赛亚的仪式,玛利亚曾当众这样做过,而约稣坦然接受,人们由此才反应过来他就是来到人间的圣子。而今天玛利亚在家中竟然又这样做了,似乎显得没有必要,犹大忍不住说道:“这香膏太昂贵了,玛利亚,你应该把钱留着买更有用的东西!”

玛利亚的脸上,黯然之色一闪而过,其实她比约稣的门徒们都更清楚,即将会发生什么事情,她只是用这种方式在表达自己的心情。约稣开口道:“就让玛利亚这么做吧,她是在表达对我的爱与慷慨,也将会成为传说的一部分。”

一见这个场景,聪明的犹大也隐约猜到了什么,又问道:“尊敬的指引者,您应该很清楚,您的敌人痛恨与仇视您。您曾讲过拯救者的仁慈与宽恕,现在我想请教——什么样的人是不可宽恕的?”

约稣手扶椅背坐直了身体,向门徒们讲了一个故事——

曾经有一个官员,欠了国王百万巨款,愤怒的国王下令:“将他连同妻儿都卖掉充作奴隶,来偿还所欠的款项。”

官员跪地哭求道:“请陛下开恩,卖了我也还不了这么一笔巨款,请您耐心等待,我一定会设法偿还欠款。”

国王明知道他还不起,但是心生怜悯,宽恕了他。这位官员走出宫殿随即撞见了一名仆从,他抓住那名仆从大喝道:“你欠我的钱呢,什么时候还?”

那仆丛哀求道:“请再容我一点时间,我努力工作,一定能将它还清。”

可是官员不依不饶,他抓住仆从咆哮道:“期限已经到了,你立刻就得还钱,否则就得坐牢。”他将那名仆从抓了起来、送进了监狱。

国王听说这个消息之后,什么话都没有再说,也命人将那官员送入了大牢。

故事到这里就讲完了,约稣环顾众门徒道:“认为自己的行为应该获得宽恕,却不能同样的宽恕别人,这种人是不可宽恕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