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新约
第348章 时间快到了

约稣的这番话并不显太突兀,其实有些门徒已经有所预感,此刻忍不住热泪盈眶;也有的门徒很聪明,预见到了某些可怕的事情,心中不禁升起一股寒意。

约稣最后说道:“时间快到了,收拾行装准备出发,我们将去撒冷城。”

……

当天夜里,众门徒收拾完行装都休息了,然而彼得、约翰、雅各这三位门徒却睡不着,他们悄悄的走出帐篷来到村外的一座小山上,想在高处静静的祷告,平复心中杂乱的思绪。

与此同时,约稣也走出了屋子来到村外的山中,开口召唤道:“摩西、伊利亚,你们出来吧。”

这两位天使曾经都是撒冷人的先知,摩西率领族人返回了都克平原,这支族人就是撒冷人的祖先。而伊利亚曾是撒冷圣殿中的大祭司,是他留下了弥赛亚将要到来的预言。当天使们找到在人间世世轮转的阿蒙时,林克与梅丹佐跟随在约稣的队伍后方守护,而摩西与伊利亚则在约稣将要去的地方提前查探状况。

约稣唤醒阿蒙神的灵魂印迹之后,已经劝阻了梅丹佐与林克,当他要进入撒冷城之前,又叫这两位天使现身见面。摩西与伊利亚从山林中走了出来,向着约稣行礼道:“我的神,您终于召唤我们了。”

约稣一摆手道:“在这里,我就是约稣,不必如此向我行礼。今天是想告诉你们,我将要去撒冷城,以阿罗诃的子民自居的那些人们,将要处死我。你们不必做什么,这就是人间的事情、见证的就是世间的人性。”

三位门徒爬到半山腰,突然看见山中有人在说话,站在中间的就是圣子约稣。不知何故,他们竟然认出了另外两个人——赐法者摩西与伟大的先知伊利亚。约稣此刻的形容也变得与平时不同,周身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金辉,衣服洁白炫目,显得无比庄严与神圣。

约稣知道三位门徒来了,是故意让他们看见的。三位门徒静静的望着,内心中压抑不住的兴奋。当约稣与两位天使的身形隐去之后,他们悄悄的下山,回到帐篷里推醒其它(他)同伴,讲述了夜间看见的事情。

……

就在约稣与两位天使见面的时候,不生不灭永恒中的奥林匹斯天国,众神之父也是众神之神宙斯叫来了阿波罗。宙斯抬起手指,面前出现了人间的光影,正是约稣与摩西和伊利亚见面的场景,连他们的谈话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当光影消散后,宙斯盯着阿波罗一言不发,眼神很犀利还带着几分阴沉。阿波罗被宙斯目光中无形的压力盯得很不自在,悄悄退后一步低头道:“我弄错了人,原来那施洗者约翰并非轮转中的阿蒙。”

宙斯开口说话了:“你在找他,众天使也在找他,可是当他出现的时候,我才明白一件事。约稣根本就无意向众神隐瞒自己的身份,甚至不需要你再做什么,那些信奉阿罗诃的撒冷人自己就想除掉他。约稣明知道结果,他还是要去撒冷城。我想问问——你又能怎么办呢?”

这句话把阿波罗给问住了,再利用当地的马罗人或者希律王除掉约稣?已经没这个必要了,撒冷城的祭司们自己就在策划这件事,甚至用不着阿波罗的“帮忙”。约稣在人间什么话都没有对阿波罗说,但所作所为却好像在嘲笑这位神灵——你想做的事情,其实就是我所求的结果,你还能怎样?

阿波罗无法回答宙斯的提问,只能不解的问道:“众神之父,如果约稣死在撒冷人的手里,阿蒙会怎样呢?是继续世世轮转、还是返回他的天国?”

宙斯答道:“你没有听见他与那两位天使的话吗,阿蒙的灵魂印迹已经完全苏醒,也就是说他进入人间轮转的修炼已经圆满。他此前的所作所为,已使心念中明晰了所要寻找的道路,再有特别的机缘,便唤醒了阿蒙神的灵魂印迹。

此刻的约稣,倒有点像当年的毕达哥拉斯,凡人的身躯却拥有神的灵魂。只要他愿意,可以随时归天复位。就算有人杀了约稣,也不能再让阿蒙迷失在世世轮转中。但他此刻的境界应该比当初的毕达哥拉斯更高,这一番求证很不简单。”

阿波罗心有骇意,又问道:“约稣为何要那样做?我还是不太理解他所求证的道路。”

宙斯眯着眼睛答道:“你还记得阿蒙被一箭射落时所说的话吗?他想成为的不是我们这样的神灵,就算在人间所有的神殿被摧毁,他也在所不惜。他要超脱那所谓的鬼修之法,印证早在超脱永生之前就立下的誓愿。现在你也看见了,阿蒙的神殿的确被摧毁了。”

阿波罗:“可阿蒙也是阿罗诃,在撒冷平原上,阿罗诃的圣殿还在。我也觉得奇怪,是不是您特意保留了那些撒冷人的圣殿?”

宙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我没有刻意保留,也没有刻意不保留。我没有降下神谕要求马罗帝国下令拆毁撒冷平原上阿罗诃的圣殿,而另一方面,马罗帝国在当地的统治,确实以这种方式为最佳。其实我也想看看,事情究竟会演变成什么样子?”

阿波罗小心翼翼的追问道:“恐怕您也没想到,约稣会被阿罗诃圣殿中的祭司们谋害吧?”

宙斯微微一皱眉:“不,我隐约想到了,阿蒙所追求的超脱必然要求证这样一个过程。他不建立另一种圣殿,那么即将发生的事,就是最好的注解。”

阿波罗:“那么阿蒙如今已拥有了怎样的境界?”

宙斯:“此时此刻,我还能看透他、理解他在做什么。如果他现在返回天国,不论求证的道路有何不同,所拥有的境界与我是一样的,都是众神之神,能融合其它天国之主所开创的世界。他的根基便是如此,这三百年不论求证了什么,积累终于圆满。”

阿波罗眨了眨眼睛:“我还是没看出来,他所求证的成就有什么不同,不就是唯一的神吗?”

宙斯苦笑着点头道:“至少到目前为止,的确如此,但再往后会怎样,我也不清楚。他的宏愿广大,不惜抛却人间所有的神力源泉之领域。约稣逝后,也意味着阿蒙在撒冷平原上最后的神域也消失了,哪怕那圣殿还在,也不再是他的神力源泉之领域。这便是不一样的道路,恐怕连他自己都不清楚最终意味着什么。可能他知道自己会成为怎样的神灵,但人间会怎样呢?我在思考,他也在思考,但谁都说不清。”

阿波罗露出思索之色:“也就是说,阿蒙返回天国之后,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天国之主,但境界圆满拥有了似您这样的众神之神成就。我认为若他有这种根基,去不去人间都一样,何苦折腾这么一趟呢?”

宙斯以手抚额道:“这是在积累见知、在灵魂中明晰所找寻的道路,然后还去修证。他再度返回天国之后,需要将积累的见知融炼,才能清楚究竟会不会拥有更高境界的成就,这是连我都没有看明白的。”

阿波罗上前一步道:“众神之父,您好像对他并无反感?”

宙斯用略带嘲笑的神色看着阿波罗道:“我与他又没有私仇!奥林匹斯神域已遍布天枢大陆,阿蒙的神殿已被废弃,而我也完成了众神之神的求证,还能与他计较什么呢?哪怕将来我的神域也会失去,我也无所谓了。你看马尔都克建立的波兹帝国如今已烟消云散,天枢大陆信奉的是奥林匹斯诸神,但马尔都克来找我算过账吗?未到境界,你是不会理解的!”

阿波罗忧切的说道:“难道您的意思是——奥林匹斯的神域也会像阿蒙的神域一样消失,或者被这位约稣的神域取而代之,而您却无所谓?”

宙斯有些疲惫的摆了摆手道:“有所谓、无所谓,实际上是人间的事。阿波罗,这永恒的天国有什么不好吗?阿蒙如果那么愿意折腾自己,那就折腾去吧。我要是你的话,就不会再理会这一切,更不会跑到撒冷城去看热闹。”

阿波罗一怔:“原来您已经料到,我会去撒冷城见证一切的发生?您说阿蒙想成为另一种神灵,若最终达成大宏愿,甚至会拥有比众神之神更高的成就,难道您对此就没想法吗?”

宙斯有些无奈的笑了:“你不明白的事情,真的就不明白,我可以告诉你,我没想法,我的愿心已经圆满!奥林匹斯天国已经成为理想中的永恒世界,我没必要再画蛇添足。阿波罗,我也想问你,如果你想成为天国之主就能成功吗?对于神灵而言这不是想不想的事情,而是真正的动念发愿。”

阿波罗答道:“我有此愿。”

宙斯又在摇头:“所以我知道,你肯定要去撒冷城的。但你自己也明白,发愿并非就能成就,但神灵的愿心如此,谁也无法阻止,你爱去就去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