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新约
第345章 夜里等待的人

伯大尼的祭司们密谋散布谣言,但是这个卑鄙的计划并没有实施,因为很快又有轰动性的传闻在民间散布开来。而这个消息使祭司们原先准备的谣言已经没有办法再传播了,否则会激起公愤的。因为人们都在传说,约稣就是伊利亚预言中那位拯救者、阿罗诃之子、真正的弥赛亚。

当初也有人这么议论过约翰,但约翰已死、希望破灭,这种议论便不了了之,可约稣的出现又让人们看到了新的希望。约稣一路为人治病,并宣讲阿罗诃所指引的信念,更令人惊讶的是,他竟然拥有起死回生的力量,人们认为这是必须得到神的认可才能出现的神迹。

消息就像长了翅膀迅速在撒冷平原传开,而这种说法最初的出现,竟然与伯大尼的姑娘玛利亚有关——

约稣住在伯大尼乡下,影响越来越大,也经常有人邀请他,就算没人知道他就是那位传说中的阿罗诃之子。但他是一位“神医”,这一点就足够令人尊敬了,自会有很多人设法结交。伯大尼郊外住着一位有钱又有权势的大领主,他听说了约稣的声名,便邀请约稣到家中做客。届时将会有很多尊贵的客人到来,请约稣在酒席上宣讲、并向众人赐福。

一直以来约稣毫不歧视贫苦的村民与地位低贱的撒玛人,有些人已经把约稣只当成穷人与平民的指引者,认为他是不会接受这种邀请的。然而令他们意外或失望的是——约稣接受了邀请。

有的门徒问道:“尊敬的指引者,您怎会接受邀请参加那样的宴会?大家都认为您的到来是指引苦难的人们获得解脱,如果您把讲堂设在那种宴会上,穷人们会认为您想远离他们。”

约稣摇头道:“如果有人这样说,你就告诉他们——神所指引的信念属于所有人,不分贫富与贵贱。那些认为神只属于自己的人,都是走错了道路。”

约稣如约赴宴,酒席设在豪华的庭院中,旁边有一柱美丽的喷泉带来丝丝凉意,客人们都围坐在喷泉旁,桌子上摆满了美酒佳肴。有人没有接受邀请也闻讯赶来,他们在庭院的墙角下站着聆听约稣的宣讲。约稣是赤着脚走来的,在喷泉下洗干净自己的脚入席。

这时有一位撒玛姑娘捧着一个精美的陶罐走了过来,正是玛利亚,陶罐中装的是价值不菲的香膏。她带着虔诚的神情将香膏淋在约稣的头发上,又俯下身子用剩下的香膏抹净约稣的脚背,然后安静的退到了院子外面。

在她做这些事情的时候,约稣一言不发,既没有谦让也没有躲避,只是温情脉脉的看着她。而酒席上的贵客们却都惊呆了,那位大领主诧异的问道:“约稣,您已是无数信众所追随的指引者,一位尊荣的撒冷人。怎么可以让那样一位撒玛姑娘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的接近您?”

约稣却很奇怪反问道:“假如有两个人都欠了债,一个人欠了五枚金币,另一个人欠了五百枚金币,债主决定都一笔勾销,你觉得谁更应该感激?”

宴会的主人答道:“当然是欠了五百枚金币的那个人。”

约稣笑了:“既然你这么认为,就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对于你这样拥有财富和权势的人来说,解脱灵魂苦难的欲望可能并没有那么强烈;但对于她,感觉也许是不一样的,而我的宣讲并没有什么不同。

你请了这么多尊贵的客人设宴款待我,却没有请我洗净脚上的尘污,甚至没有用诚心的拥抱来欢迎我。而她却把那珍贵的香膏淋在了我的头发上,抹净了我的双脚。我既能接受你的邀请,更应该接受她的祝福——那才是纯净的灵魂中真正的仪式。”

这时有位客人突然失声惊呼道:“弥赛亚!那是献给弥赛亚的祝福!”

这一声让所有人都回过神来,大家不约而同的想起了先知伊利亚的预言:“弥赛亚会到来,率领所有真心信奉阿罗诃的人,建立他们的家园国度;就像当年摩西率领撒冷人返回家乡,建立流淌奶和蜜的家园。”

“弥赛亚”的意思是拯救者,传说中人们用珍贵的香膏淋在拯救者的头发上,以示对神灵光辉的崇敬。而那个撒玛姑娘便是用这样一种仪式,表达在她的心目中约稣便是来到人间的弥赛亚、先知伊利亚预言中的拯救者。

约稣在众人面前坦然接受了这样的仪式,又意味着什么呢?虽然约稣本人什么话都没说,但每个人心中都有了答案。

……

约稣从未宣扬过自己就是预言中的弥赛亚、撒冷传说里的阿罗诃之子,但人们终于意识到这一点,自发用那样的仪式向他祝福的时候,他也坦然接受并不拒绝与否认。流传于撒冷平原近百年的预言,其影响是那么的深远。当伯大尼的祭司们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就知道散布谣言去中伤与诽谤约酥,已经起不到太大作用了。

如果人们认为约稣就是那传说中的阿罗诃之子,那么诽谤他的人反而会受到围攻与唾骂,人们等待这位传说中的撒冷之王降临,已经有近百年了。如果想对付约稣,只能像当年对付约翰那样把他除掉,才能彻底的解决麻烦。

于是伯大尼的祭司们也决定派出一个人,向撒冷圣殿中的长老们送信,提醒他们要尽快设法消灭约稣。

阿罗诃曾与摩西立约“不可杀害无辜的人。不可因金钱或私欲剥夺他人的生命。”这是摩西留给撒冷人的十戒之一,但如今这些以阿罗诃的名义享受着世俗地位的神官们,却在策划着谋杀阿罗诃本人的勾当。这一切都被暗中守护约稣的林克与梅丹佐查探的清清楚楚。

无独有偶,约稣前不久所经过的那个市镇也派出了另一名信使,经过伯大尼将要进入撒冷城,所要汇报的内容也是约稣的行为造成了怎样的威胁,提醒长老们应设法囚禁或处死这个人。

林克对梅丹佐道:“来得正好,我们就把这两个送信的家伙一起抓了,连着他们送出的罪证都交给约稣。”

梅丹佐刚想答话,两位天使的灵魂中突然听见了阿蒙的声音:“让那信使去撒冷城吧,就算他们不去,撒冷城中的长老们也已经在策划同样的事,这便是我来到人间所要面对的考验。你们都已了解所谓‘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是什么?那是人怎样成为神的过程。可是神如何成为一个人?便是我的求证。我必须要面对那样的命运,而真正接受审判者,却是给了我那种命运的人们。”

两位天使明白了,约稣走上这条道路,所要面对的就是这样的命运。至于他们的神究竟要完成怎样的求证,梅丹佐与林克尚不是很清楚,于是在灵魂中问道:“我的神,我们能为您做些什么呢?”

阿蒙的声音笑道:“多谢你们的守护,但是没必要再为我多做什么。如果愿意的话,倒可以给我准备一些面饼和咸鱼,尽量多一些。”

……

约稣知道自己将面临着什么命运,他只是在等待合适的时机去迎接它,而门徒们并不清楚这一切,他们因约酥就是预言中的弥赛亚而欣喜若狂。他们是传说中撒冷之王最早的追随者,一想到这一点就欢欣鼓舞、对未来充满着各种美好憧憬。

玛利亚也没想到,自己发自内心的祝福将会造成这么大的连锁影响,终于有一天她忍不住问约稣道:“尊敬的指引者,您能告诉我吗?您就是弥赛亚!虽然我对此深信不疑,人们也都这么认为,可我希望听您亲口说出来。”

约稣看着她答道:“真想听我亲口说出来吗?那么今天夜里,请在你的房间里等我。”

……

一个大男人要一位姑娘半夜在房间里等他,意味着什么事情,不用说谁都能想到!但玛利亚却不敢那样想,传说中的阿罗诃之子、伟大的拯救者弥赛亚,怎会与她这样的姑娘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关系呢?

可是她又忍不住胡思乱想,晚上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心如鹿撞忐忑不安,迫切期待着约稣的来到,却又不知道约稣来了之后该怎么办、究竟会发生些什么?假如约稣真的要做些什么或者提出什么要求,她不会有丝毫的抗拒,在灵魂中一切都是愿意的;但是同时又觉得,这是不应该的,她甚至不敢轻易触碰他。

他们在一起相处了那么久,所发生过的唯一的身体接触也只是那一次她用香膏抹过他的脚背。

夜晚的时间仿佛过得特别快、又仿佛过得特别慢,心绪不宁的玛利亚突然意识到自己没有点灯,赶紧点亮了桌上那盏早已准备好的油灯。豆粒大的灯焰燃起,昏暗的灯光照亮了小小的屋子,然后玛利亚看见了约稣。

约稣的身形随着灯光的照亮,缓缓出现在玛利亚的身前,就像一个影子又变成了一幅画,最终成了一个鲜活的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