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新约
第343章 玛利亚

当太阳在地平线上露出半张脸的时候,那头大狗熊终于走进了一个村庄,在一口水井边喘着粗气停了下来,看来这一路它也累得够呛!时间还早,又不是农忙季节,村庄里的人大多还没有出门,只有一个姑娘抱着一个大陶罐来到井边打水。

大狗熊是看到这个姑娘才停下来的,一只前爪扶着井沿,另一只前爪指着随它前来的约稣等人,焦急的向着姑娘比划着,也不知道它想说些什么。

姑娘顺着狗熊的手势望了过来,村子里一下子出现这么多陌生人使她很惊讶,扭头问大狗熊道:“维维,他们是你带来的吗?那人手里拿的是我的头巾!”

约稣手里那块包着面饼和苹果的蓝布,原来就是这位姑娘的头巾,看来熊也应该是她家的。约稣本应该上前说话,他从不是一位失礼的人,但此刻却反常的愣住了,就如一尊石像般拄着手杖站在原地,眼神定定的望向那姑娘。

那是一位撒玛姑娘、乡下的普通村姑,清晨出门打水没有带头巾,她柔顺的长发披散开一直垂到腰际,虽然穿着粗布裙子,但也掩饰不住那美丽的青春气息。她眼眸中的光泽就似朝霞中晶莹的露珠,额前的刘海稍微有点乱,看着约稣等人的眼神,也显得稍有一丝慌乱。不得不承认,她带着一种特有的天然秀美气质。

但约稣也不是没有见过女人,一位村姑为何能使他如此失态呢?没有人清楚约稣看见姑娘的感受,就似春风吹绿了原野、阳光融化了冰雪,那灵魂中与生俱来却又深深封存的印迹顷刻间被唤醒了。

约稣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认出她是谁,而是明了了自己为何来到人间,阿蒙神的灵魂印迹被唤醒。而下一瞬间他就清楚自己遇到了谁、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姑娘望着约稣也有一瞬间的走神,在初生的晨曦中,恍然乎以为自己看见了神灵。约稣迎着朝阳出现在村口,全身上下连同手中的手杖都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金光。

众门徒也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或者说感应,他们也看见了笼罩在约稣身上那淡淡的金辉,他们的指引者在这一霎那仿佛变得不一样了。以约稣为中心,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气息弥漫在天地之间,既神秘又庄严还带着脉脉的温情。

远处的梅丹佐与林克也感受到了这种气息,不约而同的惊呼道:“太好了!……这下糟了!”

这两位天使为什么会说出两句截然不同的话来?因为他们感受到了阿蒙神的气息。阿蒙离去时已将玛利亚留下的众神之泪融入身心,他见到转生的玛利亚时,灵魂印迹将被唤醒,这当然是个喜讯。可是约稣这一瞬间所发出的气息无法掩盖,说不定会被其他的窥探者察觉、暴露了他的身份。

约稣身边的众门徒当然不了解这些内情,见约稣愣愣的盯着一位陌生的姑娘,显得有些失态,有人悄悄地推了他一把道:“尊敬的指引者,您怎么了?”

约稣的身形随之一震,金辉隐去,复了正常的样子。尽管灵魂中掀起了惊涛骇浪,但他的神色却在一瞬间恢复了平和,上前一步尽量用轻柔的语气问道:“姑娘,这头熊是你家养的吗?这个包食物的包裹就是你的头巾吗?这头熊非常聪明,是它带我来到了这里。”

姑娘哦了一声道:“它叫维维,是我的弟弟在树林里捡到的。那时候它很小,尚未完全睁开眼睛。它就在这个村子里长大,脾气很温顺就像一个小孩,几天前突然不见了,原来是跑出去了,希望没有吓着你们。”

约稣已经走到了姑娘身前,打开那个包裹道:“原来如此,你知道它什么要领我们来吗,还把它的食物献给了我?这苹果已经从树上摘下来四天了,他走了很远的路去河对岸找我。这蓝色的头巾是你的吧?它叫维维,你叫什么名字?”

他的声音中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压抑很深的悸动,问了姑娘一连串的问题。姑娘微微低下眼帘答道:“我叫玛利亚。”

约稣的嗓音终于忍不住有些发颤:“哦,真是太巧了,玛利亚!……我的母亲也叫玛利亚。”

他说的是实话,约稣的父亲叫约瑟,母亲叫玛利亚。玛利亚在如今已是个很常见的名字,这样的巧合并不意外。但约稣的心中却是感慨万千,他凝望着眼前的姑娘,已穿越了这么多时空,仿佛在另一个世界找到了未知的她。这一世的姑娘,她居然还叫玛利亚。

也许是因为约稣的眼光有些太炙热,无形中给人一种压迫感,那姑娘悄悄退后半步,抬起眼帘道:“陌生人,你总是这么和姑娘家搭讪的吗?”

约稣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他也退后半步道:“我说的是实话,听见你的名字,我觉得非常亲切。我不知道这头叫维维的熊为何要引我来到这里,难道是为了见你吗?这面饼和苹果对于它来说也许很珍贵,我不能轻易接受这样的馈赠,而你一定知道它找我来有什么事吧?”

姑娘一直没有露出笑容,这时才看着约稣问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你是谁?”

约稣差点没有脱口而出“我就是阿蒙!”,但还是尽量平和的答道:“我叫约稣。”

“约稣——!”玛利亚发出一声惊呼,手中的陶罐没抓稳落向了地面。

约稣用手杖一指,那只陶罐并没有落地摔碎,而是奇异的定在了空中。他上前一步伸手抄起陶罐,又递给姑娘道:“拿好你的东西,不要摔碎了。听见我的名字,你为何如此吃惊?”

姑娘放下陶罐,似乎伸手想抓住约稣的袖子,但却没有触碰他,又把双手捧在胸前道:“是你!我听过你的名字、还有那些神奇的传说。……我的弟弟拉撒路病了,病的很重,我和姐姐在家中说,假如您来到这里、传播您的福音,拉撒路就有救了!维维很聪明,它虽然不会说话,却听懂了我们的意思。……我和姐姐要照顾弟弟,就用头巾给他包了一点吃的。没想到它叼着包裹去找您了,来回用了三天,居然把您请来了。”

姑娘的语气很急切、神情很激动,眼中也涌出了泪花。约稣赶紧安抚她道:“不要着急,我已经来了,你有话慢慢说。”

他叫玛利亚不要着急,可是旁边的另一个“人”却很着急。维维走了过来,用一对大熊掌分别轻轻按在玛利亚与约酥的肩膀上,看样子像是要把两个人拍在一起,又抬起熊掌指着村子里的一个方向,嘴里呜呜的叫着不知想说些什么。

玛利亚终于忍不住哀恸,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道:“已经来不及了,你回来晚了,拉撒路前天已经去世了!”

说到这里她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朝着约稣跪了下来,用哭泣的声音哀求道:“关于您的传说是那样的神奇!请问您有起死回生之能吗?如果有的话,要付出怎样的代价,才能请求您施展?”

维维见玛利亚跪了下去,它也学着她的样子跪下,将一对前掌伸向约稣。

约稣在心中叹息,他最不愿意看见玛利亚流泪,可是在世世轮转中刚刚重逢,却恰好看见她如此哀痛。他俯下身去道:“我也希望有起死回生之能,如果那样的话,你不需要向我请求,我也愿意尽一切力量帮助你。可惜我没有,就连神灵都无法逆转生死,否则我也不会在这里见到你。”

他的话另有深意,如果神灵有逆转生死之能,阿蒙也不会在三百年后才在这里找到转生的玛利亚。而玛利亚却听成了另一种含义,她拭去泪水站了起来,低声道:“是我失态了,不该提出这样的请求。”

约稣连忙摇头道:“不不不,你有这样的愿望,我完全理解。我心中曾经也有这样的想法,远比你此刻要强烈的多!我既然接受了维维的馈赠,能否带我去看一眼你的弟弟?表达我的哀思、祝福他已进入天堂。”

约稣不知道自己能为玛利亚做些什么,可是此生相见总想为她做些什么,于是提出了这个请求。

这时梅丹佐的灵魂中突然听见了阿蒙的声音:“请告诉我,拉撒路去了哪里?”

梅丹佐吓了一跳,随即又是一阵狂喜,三百年了,终于听见了阿蒙神的召唤!他赶紧答道:“我的神,既然您唤醒了灵魂印迹,您应该是最清楚的。我刚刚已经问了埃雷彼和内尔迦勒,无论是天堂还是地狱,都没有迎接拉撒路的到来。”接着又小心翼翼的补充了一句,“难道他并不信奉您?或者……他还没死?”

恰在这时,玛利亚已经答道:“我的弟弟,他昨天已经下葬了。”

约稣忍不住又问了一句:“请问他生前信奉神吗?信奉的又是哪一位神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