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新约
第342章 千万别把我当熊

那是一只黑熊,胸前有一弯月牙状对称的白色印迹,人模人样的跪在那里,体型十分壮硕,和身边的人站起来一样高。它微闭着眼睛,样子显得十分专注而虔诚,但是一只熊在这个严肃的场合模仿人们的祈祷,怎么看怎么觉得滑稽搞笑。有意思的是,它身边还放着一个蓝布包裹,好像就是这只黑狗熊自己拎来的。

这时有人小声提醒同伴道:“不必害怕,它是河对岸的伯大尼镇郊外有一个叫拉萨路的人家养的熊,就像人一样养大,脾气好得很,还经常被村子里的小孩子欺负呢。”受到惊吓的人们这才松了一口气。

约稣望着那只熊,对众人温言道:“大家不必担心,它根本没把自己当熊。也许它还不明白我们在做什么,但也学着我们的样子在祷告。”

直至这天天黑,那只熊自始至终都保持着祷告的姿势。

天终于完全黑透了,镇民们皆已散去,树下只剩下了约稣和他的门徒,四下静悄悄的,月光无声的穿过树影洒落。那只熊终于站了了起来,用稍显粗短的前肢挽起了蓝布包裹,迈着一对大熊掌像人一样直立行走,来到约稣的身前。

它将包裹放在地上,俯下身去用一双前掌扒拉开,里面有几张面饼和三个苹果。熊是杂食动物,如果它是人养的熊,这应该就是它的食物,此刻却献给了约稣。

约稣看着面饼与苹果,平心静气的问道:“你将自己的食物献给我,是有事相求吗?”

狗熊不会说话,却好像听懂了约稣的意思,不住的点着大脑袋,抬起前掌指着河对岸上游的方向,满脸恳求的神色。

门徒们都被搞得莫名其妙。约稣却收起地上的包裹,站起身来道:“它要请我去一个地方,我们跟它走。”

曾有很多人请求约稣治病,哪怕是再偏远的村庄他也去过,但是深夜里跟着一头熊走还是第一次,这大半夜的,他也不怕有危险吗?

门徒们知道自己的指引者无所畏惧,也好奇的跟随着约稣来到河边。只见那头大狗熊走进河水中,展开四肢游到了对岸,在岸边站起身来抖了抖全身的毛,显然是在等约稣他们也过去。

约稣低头看了看手里的蓝布包裹,发现上面有明显的牙印,这头熊应该是昂头叼着包裹从河对岸游过来的,包裹里的食物都没打湿。

接下来更神奇的事发生了,约稣拄着手杖踏上了水面,朝众门徒道:“跟随我。”众门徒小心翼翼的跟在耶稣身边,耶旦河上的水波竟成了可以脚踏的路面,还在轻微的动荡中,众人就这样走了过去。

那头熊又转身沿着一条小路向上游方向走去,月光下直立行走的脚步蹒跚,不快也不慢,恰好能让约稣他们跟上。

有一位门徒皱眉道:“那头熊长的可真壮,它这么站着走路不累吗?熊如果把前爪放下来四肢着地,跑的会比这样快得多。它既然是在给我们领路,为什么不走快一点呢?”

说话者叫犹大,是约稣给他起的这个名字,但是没有人清楚约稣为何要给门徒起这样一个名字。听见问话,约稣微笑着答道:“这是夜里,它又是头黑熊,不敢走太快,怕我们跟丢了。……再说了,你问它为什么站着走路,你自己不也是直立行走吗?”

犹大一愣,不解的说道:“我是人,当然会站着走路了。”

约稣又笑了:“人们都会站着走路、也可以站着走路,但是出生不久的婴儿都知道爬比走容易。我说过那头熊根本没把自己当熊,在它的意识里就以为自己是个人,人们站着走路,它当然也要站着走路。”

犹大挠了挠后脑勺道:“真有意思,怎么会有这样的熊?”

约稣耐心的解释道:“我听说在深山里被狼养大的婴儿,长大了不会说话,其行为也会变得像狼,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是人,也没人教过他怎样做人。而这只熊应该是被人从小收养的,它没有见过别的熊,以为自己就是人的同类,一切行为都在模仿人。”

听到这里犹大心念一动,似是受到了某种启发,话锋一转又问道:“恐怕不是所有的熊被人养大后都会这样,不仅是这头熊特别聪明、脾气特别温顺,也要看它受到了怎样的对待,其实人也一样。

尊敬的指引者,今天我一直在想一件事。在镇上的时候,所有人都听见了您同样的宣讲,但是他们的收获是不同的、理解与反应也不一样。有人会感激您,但也有人会痛恨您甚至想加害您。行走在这条道路上,我仿佛已经看到了将来的事情。”

约稣仍然面带微笑,此刻的神情竟然有些像当年的伊索,他用故事打了一个比喻——

“神派出一位农夫,在大地上播撒万物的种子。有的种子落在荆棘丛中,只能在缝隙中生长,小心翼翼的避开荆棘上的刺,未等收获便被荆棘吞没;有的种子落在布满碎石的浅土中,如果有足够的雨水滋润,它们也能发芽,但是环境稍显恶略,新苗就会枯萎;有的种子落在肥沃而合适的土壤中,最值得耕耘。我也许就是那个农夫,而你们、追随在我身边的门徒,就是那最肥沃的田园。但神将种子洒向了整片大地,带着收获的希望,并不特意偏袒于谁,正如我向所有人宣讲。”

犹大点了点头,明白了约稣的意思,不由得在心中赞叹指引者的睿智。

然而夜幕下的约稣却复叹一声道:“我曾去过遥远的东方,听闻过更遥远的地方流传的一句话。那是比我到过的天竺更远的昆仑,有一位叫太上的人说过‘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我刚才与你说了那么多,而他只用一句话便全然明了,我尚不到那种境界,仍在求索之中。所以只能与你谈我自己的感悟。”

犹大闻言若有所思,他在约稣身边继续跟随那头熊行走,夜色渐深,过了一会儿像是又想到了什么,忍不住开口道:“尊敬的指引者,昨天和前天那镇上所发生的事情,您应该是清楚的。那名伤者和那个罪犯的出现并不是偶然,分明是有人安排好要为难你。你没有被他们刁难,坚守了自己的信念、也打动了更多的人。但如此一来,有人会更加嫉恨你的,你就像一根扎进他们心中的刺,你的存在,会折磨得他们寝食难安。”

约稣看着大狗熊蹒跚的背影一直面带微笑,他又对门徒打了一个比喻:“我们来到这个世上。一切都是陌生未知,从陌生到熟悉,人们在打交道的同时拥有了种种关系。假如有那么一种人,你从未伤害过他们,你做你的事,也从未妨碍过他们。你所说的话、你讲的故事,他们不愿意接受,却又觉得刺痛他们的想法,于是不希望你出现,不希望你再说自己的话,你该怎么办呢?”

犹大想了想道:“您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很多事,世上真有这么一种人啊!不仅是因为您刚才说的理由,他们不愿意看到你出现,并不是因为你伤害了他们什么,甚至就是最简单搞笑的原因。也许是你没有按照他们所希望的方式去行事,却获得了自己的成就,于是一想到你就会不自在,一看到你就会莫名觉得受到了某种刺激。”

一向严肃的约稣,此刻也用玩笑的语气道:“那就让他们去兴奋或者恶心吧,自以为寻找到了一种高潮!灵魂的刺痛是他们自找的,你不必因此而逃避或改变自己。我的出现,只是在指引愿意接受指引的人,不因他们的希望而来也不因他们的希望而去。说实话,你难道认为我会在乎吗?那样的灵魂如果没有被我刺痛,我反倒会感到遗憾的。”

犹大眨了眨眼睛,在仔细回味约稣的话,一路上不再言语。

就在这天夜里,河对岸那个镇子,圣殿中的祭司们已经有些恼羞成怒。他们听说约稣渡河而去,一致决定立刻派人给撒冷城的长老们送信,指控约稣用撒旦的力量蛊惑人心。

约稣对此浑然不知,可是暗中跟随的梅丹佐与林克却了解的清清楚楚。这两位天使在暗中嘀咕,梅丹佐道:“这帮祭司是想找死吗?他们住在阿罗诃的圣殿中,居然想用阿罗诃的名义去陷害来到人间的阿罗诃!”

林克说道:“看样子约稣还不知情呢,既然让我们俩碰到,总得管一管吧?”

梅丹佐答道:“先别着急,等那位信使出发之后,我们在半路上将他拿下。连同他送出的密信一起丢给约稣,也算是提醒了。”

赶路的约稣当然不知道那两位天使的计划,此时天色已经渐渐亮了,他们竟然跟着一头直立行走的黑熊,徒步跋涉了整整一夜!有一位门徒说道:“怎会这么远,这头熊究竟想把我们带到哪里去?”

约稣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它要把我们带到哪里,但是很显然,它走了很远的路才找到我,这对于一头熊来说是多么的不容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