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新约
第341章 你们谁是义人

阿蒙带领门徒走进会堂的时候,这位伤者在家人的搀扶下跪在约稣的面前哀求,而镇上的民众就在一旁看着。有人同情这位不幸的伤者,希望约稣能够将他治愈,也有人带着幸灾乐祸的心理,比如圣殿中的撒冷祭司们。

这是一个两难处境,如果约稣不为伤者治病,便违反了他所宣扬的阿罗诃之仁慈。但如果约稣就在今天为伤者治病,又违反了撒冷长老们所谓的阿罗诃的戒律。约稣环顾周围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撒冷祭司们故意给他出了这个难题,就等着抓他的把柄。

约酥上前一步伸手扶起那名伤者道:“神爱世人,你起来吧。”

那名伤者不由自主的被一股力量带了起来,犹在那里哀求道:“听说你在四处宣讲阿罗诃的信念,一路为人治病,是一名神奇的医生。请您也为我治好这条手臂吧!”说话间抓住约稣的手臂不放。

约稣笑着反问道:“陌生的人啊,你在用哪一只手抓住我?”伤者愣住了,紧接着整个会场中的人都愣住了,因为那人就是用受伤失去知觉的那只手抓住了约稣的袖子。

就在约稣扶住手臂让他起身的同时,就在不动声色间将条手臂给治好了。那并不是什么很严重的伤,但是若不及时救治也很可能会落下残疾。约稣并没有告诉他“我在为你治病”或“我要为你治病”,一伸手就搞定了。

那人动了动手臂,除了关节还有些撕痛外,整条手臂已经完全恢复了知觉与活动能力。他惊叹道“谢谢您,谢谢神!您一定是神的使者、在传诵神的声音!”

“哇——!”会场里所有人都发出了惊叹声,大家开始窃窃私语,纷纷赞叹约稣的神奇。那些等着看热闹的神殿祭司却有些灰头土脸,他们本想在约稣治病的过程找茬的。如果约稣是个医生,总要为病人诊治吧;如果约稣是一名魔法师,总要施展神术吧?可是约稣比他们所能想象的还要高明,只在搀扶间就化解了病痛。

约稣的门徒们不禁暗暗觉得好笑,这名伤者不就是关节错位吗?用得着搞出这么的大动静吗,就好像在演什么节目!

而约稣并没有忘记那些借这件事想让他难堪的人,他环顾众人又说道:“今天是安息日,神曾与摩西约定——‘族人们很辛苦,工作六天之后应安息一日,不应再驱使他们劳作。’这是神在告诉我们应心怀善意,并不是要我们在安息日拒绝善行,否则就违反了神的本意。

有人拒绝在安息日为这位可怜的伤者治病,却让他来到这里求我,我心里对这一切都清楚。我想问问诸位、也包括那些人,如果你在安息日摔倒,希不希望你有人伸手拦扶?神指引我们远离罪恶、亲近善行,如果有人在安息日犯罪,该不该制止他呢?

安息日可以休息也应该休息,但遇到了应该去做的事情也要去做,更不能阻止别人的善意。阻止善行也是恶、阻止恶行也是善!大家认为安息日是一个怎样的日子呢?怎样的选择才符合神的原意?”

说完这番话,约稣带领门徒离开了会场,去镇子旁边河畔的一颗大树下休息,但会场中发生的事情却传遍了整个镇子。

傍晚时分,不断有人来向树下的约稣行礼致敬,并给他和门徒们送来各种吃食。仿佛全镇的民众都在感激他所做的事情,更感谢他所说的那番话给众人的启发。

约稣不仅解决了撒冷祭司的刁难,而且受到了当地人的欢迎。当第二天他在树下宣讲的时候,身边聚集了很多民众,人们甚至不再去圣殿会堂。很显然,如果让大家自己选择的话,人们更愿意从约稣这里得到阿罗诃的指引。

这样的场景,使撒冷圣殿中的几位祭司感到了内心的寒意,约稣的出现意味着他们的地位动摇。河边的那棵树下,因为约稣的存在成了人们心目中的圣殿。不能再让这个人继续这么做下去了,他们准备给撒冷城中的长老们写信,汇报这里发生的事情——新出现了这样一个危险的人物,一定要设法除掉。

这时有一名祭司说道:“昨天那位约稣在圣堂中说‘阻止恶行也是善,阻止善行也是恶’。今天有人来汇报,他在树下宣讲神的宽恕与仁慈。那么我们就再给他出一道难题,镇长带着治安官去抓一个罪犯了,让他们就把那个罪犯带到河边的树下,看看约稣会怎么处置?”

……

约稣正在树下向镇民宣讲,忽然远处传来一阵吵杂声,有人在高喊:“镇民们,快拦住那个罪犯,用石块打倒他!”

有一个人跌跌撞撞的冲进了人群,很快被周围的人摁住反绑了双手,约稣的宣讲被打断了,大家都在围观那名被抓住的逃犯。有人认出了他,惊呼道:“天啊,这不是裘千仞吗?那个罪行累累的恶棍,感谢神,终于抓住他了!”

那个叫裘千仞的逃犯好像知道自己来到了什么场合,抬起头颅高喊道:“你们凭什么抓我!请问你们谁是完全纯洁的义人?请告诉我!如果你们中有人在神面前无罪,就可以用石头打死我,如果没有,又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的罪行呢?在阿罗诃面前,世人都是罪人,有人在宣扬神的宽恕与仁慈,为何要把我绑缚在此处?”

这番话与其是喊给镇民听的,还不如说就是在质问着约稣。裘千仞只朝着约稣大喊,说话间已经站了起,气势汹汹、模样十分狰狞,镇上的治安官也没有阻止他。然而他还没走两步,约稣已经举起手杖迎了上来,一杖将他击倒在地。

裘千仞被打了个嘴啃泥,挣扎着再也爬不起来。

只听约稣喝道:“你的罪就是你的罪,就算你曾经逃遁,也证明不了你无罪,你如今被捉,也是因为你的所作所为。世上存在罪恶,并不是你做出恶行的借口,做出选择就要承担后果。谁的错都应该受到惩罚,不能因为世上的罪行众多,有罪就能变成了无罪,错误就能变成了正确。

就算这里没有一个义人,你也一样应该受到惩罚、这样才能让世人离罪恶更远、离善行亲近。世人不尽是义人,但不能纵容罪恶为自己遮羞,既然你是知道自己有罪的,就说明你在做出选择的同时就明白后果。就算你摆脱了追捕还是一样,也要接受痛恨与谴责,如果他人皆有罪,也绝不能证明你的罪行高尚。

人可以不是义人,但不能嘲笑义人,更不能因自己有错而指责他人不是义人,那是更深的罪。为何我们需要审视内心、神的宽恕与仁慈又意味着什么?如果人们审视内心,为自己的所为坦然承担后果,才能迎来灵魂的新生。这灵魂的新生不仅在你死后,也是在你承担应有的代价之后,不再继续今天这样的恶行。否则你永远无法解脱,不论在人间还是在地狱中。

这世上不是恶才能惩治恶,善也可以惩治恶。看看你身后的治安官,他小时候也许偷过邻居的鸡,但并不代表他不可以履行职责来抓住你,如果他纵容你继续犯罪,那才是他不可饶恕与原谅的罪行。……治安官,你还愣着干什么?让这个人用撒旦的声音打断我的宣讲?快履行你的职责、押他去你的官衙。”

裘千仞挨了约稣一杖,全身酸软已经无力挣扎。在众人的围观中,镇长命令治安官把他带走了。

人们犹在议论约稣刚才说的话,约稣的门徒中也有一个人叫约翰,与那位大名鼎鼎的施洗者约翰同名。他皱着眉头小声对同伴道:“约稣的话很有道理,但如果就这么传扬出去,恐怕会对老师的声望造成影响。这世上几乎人人皆犯过错,内心中都有过罪恶的念头,他们希望在祷告中得到神的宽恕。我们的指引者应该是一位宽恕者,这样的事情不足以形容他的伟大情操。”

另一位门徒小声嘀咕道:“我们可以告诉人们另一个故事,有一名犯错的人跪在约稣面前,而约稣向着人们问道——你们谁是义人?”

约翰点了点头道:“人们更爱听那样的事迹,它才更有感染力!”

恰在这时,约稣叹息一声向着众人问道:“我们谁是义人?”正在说话的约翰与另一位门徒吓了一跳,赶紧收声倾听宣讲。

只听约稣继续说道:“让我们举行一个仪式,向着阿罗诃祷告。这祷告不仅是给神听的,也是给自己听的,我们没有理由将恶行加诸他人,神的宽恕与仁慈是宽恕洁净的灵魂。就算我们的灵魂不曾洁净,也不要失去真正的指引、远离光明的方向。”

他的这番话即是说给民众听的,也是说给门徒听的,说完之后便手拄着法杖在大树下跪了下来,进入了一种祷告与冥想的状态。周围的人也都跪了下来,学着约稣的样子在祷告。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一片惊呼声打破了树下的宁静,有一侧的人们纷纷跳了起来闪避一旁,发出不可思议的叫声和惊恐的呼声。约稣睁开眼望了过去,只见一只大狗熊不知何时也混进了人群中,学着人的样子跪在那里,一对前爪拢在胸前低着头做祷告状。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