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新约
第340章 安息日

但约稣并没有在考验中见证阿蒙神的经历,只是见证了这三百年来的轮转而已,这个考验对于他而言显得很轻松。为何约酥在生生不息中没有见证阿蒙神以及再往前的经历呢?因为生生不息只是凡人的成就,而阿蒙神重入轮回世世轮转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说来也有趣,约稣通过生生不息的考验很轻松,远比最初“欲望的唤醒”考验要轻松的多,似乎他领悟的成就越高、通过考验就越简单,这多少有些不可思议。

约稣回到撒冷平原,沿着耶旦河北上一路宣讲、传播阿罗诃的信念指引,就如约翰曾经所做的事情。但他明显比约翰更成功,所过之处留下的影响也比约翰当年大的多。

那根神奇的手杖中似有无穷无尽的法诀,只要约稣本源力量的修炼到了某种境界,自可以去学习各种他想学的技艺。他已是一位出色的大魔法师,魔法师这个称呼在撒冷平原并不是贬义,而是取代了原先神术师的称谓。

但约稣从未以魔法师自称,他只是一位信念的传播者,这一点倒很像当年的亚里士多德。

约稣并不是一个迂腐的人,实际上他非常聪明,拥有世上绝佳的口才,同时也善用人间的各种手段。在各种神术中,他修炼的最专注、造诣也最高的是祈福神术。尤其是祈福神术中的治疗神术,他的修为几乎已到了人间登峰造极的境界。

他在布道的同时也给人看病,一路行善救人,这使他的宣讲获得了最大程度的欢迎,追随者越来越多。为人们治疗疾苦,既是约稣的善行,也是吸引更多民众来听宣讲、接受真正的指引的一种手段。

在这样的年代,民间医疗水平很落后,很多人的病症都得不到及时而有效的医治,普通的医生往往是用一些镇痛类的草药来治疗各种疾病,大多数病痛其实是患者硬抗着自愈。祈福神术中的治疗神术当然是一种神奇的手段,可是绝大多数普通人根本无缘享受。

魔法师们不会无谓的消耗法力为所有人治病,如果法力使用过渡也是在消耗生命。实际上如今魔法师的数量并不比当初神术师的数量更多,掌握治疗神术者少之又少,而且他们地位尊贵,请求神术治疗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不可想象的奢望。

而约稣并不在乎这些,他毫不吝惜自己所掌握的力量,也不刻意宣扬自己的神奇,只是为人治疗疾苦而已。

在这个过程中,约稣告诉人们,需要治疗的不仅仅是身体的疾苦,他来到这里,更重要的使命是指引人们找寻到心灵中的圣殿。约稣不可能让所有的信众都抛家舍业去追随他,而是挑选其中资质与悟性最高者为门徒,跟随在身边帮助他的事业,最初的门徒共有十二位。

这十二位门徒在约稣宣讲时维持秩序,在行路时跟随身边,在治病时提供种种协助,他们也被唤醒了力量,能够给人治疗病痛,并在人群中传播约稣所宣讲的信念。就是在率门徒沿耶旦河北上的时候,约稣听闻了约翰的死讯。

约翰当初的门徒沿耶旦河南下,找到村庄里正在为人们治病的约稣,拜伏在地流泪道:“我们的指引者、施洗者约翰离去了,请问您才是伊利亚预言中的那个人吗?”

约稣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叹息着答道:“施洗者约翰,是神真诚可靠的信使与守护者,是一位伟大的先知。我敬重他,也像他一样不需要什么称号,只是帮助和指引所有愿意接受阿罗诃光辉洗礼的人。”就这样,约翰的门徒从此也追随了约稣。

在约稣的队伍后面,远远的还跟着两个“人”。约翰的遭遇已经是一种提醒,天国中的众天使担心约稣也遭受那样的不测,于是派出最熟悉撒冷平原的梅丹佐与林克暗中保护他们的神。而在约稣行走道路的前方,摩西与伊利亚也来到人间,悄悄关注着一切异常的危险。

这四位天使从不主动接近约稣,只是以凡人的身份混迹于撒冷平原,小心翼翼不露出任何异常。约酥在人间承受的磨砺,他们自然不敢插手,但若奥林匹斯的诸神来到人间企图对约稣不利,他们就会现身阻止。

尤其是阿波罗那样的神灵,梅丹佐恨不得亲手将之斩落,如今的梅丹佐已是一位大天使,而且是战斗力最强的大天使之一。

但这一路风平浪静,没有奥林匹斯诸神以及神使们的动静,而从天国那边传来的消息,奥林匹斯诸神最近也没有什么异常。看来他们果然把约翰当成了轮转中的阿蒙,约翰这一世身亡之后,可以说错过了三百年来最好的机缘,他们暂时也就放松了监视。

反倒是约稣的行为,在得到民众爱戴的同时也引起了很多人的嫉恨,痛恨约稣者并非神灵。

这天,梅丹佐远远的跟随在约稣的队伍后面,皱着眉头问林克道:“约翰的遭遇,虽说是阿波罗在幕后操纵,但砍下他头颅的毕竟是撒冷人。总有一天,这里的人们会意识到约稣才是预言中的弥赛亚、撒冷人传说中的阿罗诃之子。约稣并没有想隐瞒自己的身份,他只是不想这样宣扬而已,真到了那时,恐怕还会有与约翰类似的遭遇。”

林克苦笑道:“我们的神这么做,自有他的原因,可能这正是他所求。我只是觉得有点滑稽,阿蒙神就是阿罗诃,他来到人间世世轮转求证誓愿。可是撒冷人听见伊利亚的预言时,却称呼他为阿罗诃之子。等到将来,这一切又该如何解释呢?凡人是很难理解的。”

梅丹佐也苦笑道:“这倒不用担心,如果约稣这一世修行圆满,人们自会以他们的方式做出解说。没听过大陆上流传的各种神话吗?总之人们不会愿意认为那阿罗诃之子是一位木匠的儿子,自然会有神奇的附会编排。我倒在担心另一件事,当撒冷人终于意识到这位阿罗诃之子并不是他们想像中的王,失望之下会怎样?”

林克忍不住点头道:“是的,撒冷人或撒玛人的称呼,只是他们内部的地位划分,在撒冷平原之外的人看来,这里的人都是撒冷人,他们信奉的神是阿罗诃。撒冷人期待的阿罗诃之子,其实是亚历山大或凯撒那样的君王,将带领撒冷人统治天枢大陆。上百年来,人们都在期盼着这位王者的出现,甚至幻想自己在那新王国中将拥有怎样的权位。”

梅丹佐感慨道:“一旦约稣承认他就是预言中的弥赛亚,人们发现他所指引的王国,并不是那样一个帝国,会骂他是骗子的,而约酥恐怕也会遭到很严厉的处罚。”

林克又叹息道:“并不是约稣在欺骗他们,是他们自己宁愿欺骗自己。但你也应该看到,追随约稣的人是这么多,他的影响也越来越大,那心灵的圣殿正在撒冷平原上迁徙,这个王国已经现出了轮廓。也许真的到了那一天,我们不必再有今天的担忧。”

梅丹佐沉声道:“那样是最好不过的,可是麻烦还是会不断出现在约稣的面前,你看,现在就有麻烦来了!”

林克安慰道:“那是我们的神,虽在轮转中为凡人,但也应该能搞得定。”

约稣确实遇到了一个小小的麻烦,他刚刚来到一个较大的市镇,走进了镇上阿罗诃圣殿的开放会堂。这个会堂不仅是祭司们定期讲经的地方,也是民众们聚会的场所,镇上如果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都会在这里宣布,平时也是流传各种小道消息的地方。约稣来到的这一天,恰好是撒冷人的安息日。

阿罗诃当年与摩西约定了十条戒律,其中第四条是“族人们很辛苦,工作六天之后应安息一日,不应再驱使他们劳作。”便是安息日这个传统的来源。但是自以为掌握神灵意志的撒冷长老们,后来将这条约定变成了一种严苛的守则,安息日禁止一切工作活动,甚至农民在自家的地里干活,都被视为违反神灵的意志。

医生为病人治病,这也是一种工作,但到了安息日这一天,医生们都不敢轻易为病人看病,除非这个病人马上就要死了。至于圣殿中的祭司们,自然不会在这一天答应人们祈福的请求,而在很多市镇上,掌握神术的祭司往往就是最好的医生,甚至是仅有的医生。

约稣的声名早就沿着耶旦河两岸逆流传播到这里,而镇上恰好发生了一件事。有一个人从楼上摔了下来,一只手臂失去了知觉,如果不尽快得到治疗,可能这只手臂就会残疾,以后就不能用它干活挣钱养家了。

于是这个可怜的人来到圣殿请求祭司的治疗,祭司们以安息日为名拒绝了,却又告诉这位伤者:“有一位叫约稣的医生今天会来到镇上,听说他这一路借治病为名,擅自宣扬自己对神的理解。你可以向他请求,如果他就在今天治好了你的手臂,我们会给你赏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