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新约
第339章 七重纱

忒弥斯:“这也不能算是愚蠢,世世轮转中也可能彻底迷失,求证的机缘难得,如果错过这一世,不知道还要等待多久。也许那时的阿波罗已经足够强大,不必再惧怕阿蒙。自从赫尔墨斯被斩落后,阿波罗一直在担忧遭受同样的命运,怎能不趁机做手脚?”

约翰仍然冷笑道:“他若有这样的想法,恐怕永远也不会变得更强大。我虽然尚未超脱永生,但也知道阿蒙神并非是为了阿波罗而重入人间,阿蒙神的求证与阿波罗无关。他这样做明智吗?阿蒙神在云端上被薛定谔大人一箭射落,前事已结,当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忒弥斯也摇头道:“当然不明智,其实与阿蒙结怨的雅伦娜就很清醒,这三百年来再未过问阿蒙的事情。……约翰,我不是为阿蒙而来,而是为你来的,本想救你出牢笼。看到现在的你,才清楚你完全可以自己脱身而去。你这一生的修炼境界已足,走出去,有希望迎来最终的考验,真正超脱永生。”

约翰抚摸着她的肩膀,别有深意的问道:“超脱永生之后,我将去哪里呢?”

忒弥斯将脸颊贴在他的胸膛上答道:“你这一世接受的是阿罗诃的信念指引,当然可以去阿罗诃的天国,也就是阿蒙的天国。……如果你愿意让我将你带出地牢,其实还可以有另一种选择。我已求证天国之主,但并没有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开创世界,而是在等待机缘。”

约翰当年身为阿蒙门徒的那一世,他还不了解超脱永生之后的种种成就,但忒弥斯在说话间已经用神术信息向他做出了详尽的解释,就算尚不能领悟神灵修炼的奥妙,也可以理解种种境界的含义。

约翰微微一怔,追问道:“不开创自己的天国,也可以成为天国之主吗?”

忒弥斯答道:“是的,宙斯与阿蒙都是在开创天国的同时求证了天国之主,但后来人已有所参照,获得成就不必一定要开创天国,比如曾经的毕达哥拉斯。这也是一种选择,意味着随时可以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开创天国世界、也意味着灵魂中已拥有这样一个世界。”

约翰点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但我不会离开这里。”

忒弥斯抬头望着他:“不离开这里,你将被下令处死,恰恰就在你超脱永生之前。走出去,还可以迎来最终的考验超脱永生,让我带你出去,你能做出另一种选择。”

约翰叹息道:“我所等待的,就是这一世最终的考验,如果走出去,将不会迎来!所谓‘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不仅仅是那不生不灭的永恒中展开的漩涡与劈出的闪电,身为施洗者约翰,我追求这一生的圆满。我的神仍是阿蒙,神不以永生为诱惑。”

忒弥斯也在叹息,抬起脸时竟已是泪眼婆娑:“我也明白了,我无法将你从这里带走。”

身为女神,已拥有天国之主的境界,没必要让约翰再说更多,这一切的前因后果忒弥斯心中皆已了然。奥林匹斯诸神误以为约翰就是轮转中的阿蒙、希律王也想杀了他。约翰不想辩解,而且更乐意造成这个误会,他不仅在守护他的神,也是在守护心中的信念。

就算施洗者约翰死了,他所传播的信念仍在。而阿蒙还可以暂时避开奥林匹斯诸神的干扰去完成他的求证。对于约翰的信念而言,如果他选择走出牢笼回避,自然可以保一条命,但如此一来,就算他已拥有本源力量的九级成就,也达不到心境的圆满,这一生永远迎不来最终的考验。

约翰捧着忒弥斯的脸,低头吻去她眼角溢出的泪花,柔声道:“希律王的屠刀,就是我这一生最后的考验,成就如此,转生的灵魂不会迷失。既然今生你找到了我,来生我会去找你的。”

忒弥斯:“你必定会去阿蒙的天国,知道去哪里找我吗?”

约翰道:“你可以在我将要去的地方,开创你的天国、指引我的到来,这不也是你的愿望吗?”

他这是在提醒忒弥斯,其实可以像普罗米修斯让奥林匹斯天国融合他的世界那样,在阿蒙的天使之国中开创自己的世界。忒弥斯答道:“这需要两个条件,一是阿蒙神已返回天国,二是他已求证真正的众神之神境界。”

约翰笑了:“你终于改了称呼,称阿蒙为阿蒙神。其实我要告诉你,若约稣这一世愿心圆满,阿蒙神会返回他的天国,到那时他必然已是众神之神。宙斯曾经求证的境界,对于阿蒙神而言不过是自然而然到达的目标。”

忒弥斯有些惊讶的问道:“你尚未超脱永生,竟然能比我这位天国之主看的还要清楚,为何说的如此肯定?”

约翰答道:“正因为我尚未超脱永生,才能从道路的起点去观望种种可能,有了前人的参照,可以明了其中的种种区别。阿蒙开创天国,第一个承诺就是融合九联神国与阿努纳启神国,指引古老神系的神灵享有永恒世界。你并不是第一个尝试者,安拉与阿努才是,这是阿蒙神的根基。

所以他的成就只要达到圆满的状态,自然而然便能求证众神之神,当年的阿玛特大预言所指的就是这种情况。阿蒙神重入人间之前已是天国之主,当他返回天国之日,便意味着境界具足,无论他有没有突破更高的未知境界,都已经求证了众神之神。这一切都应该发生在我成为天使之前,到了那时,如果你愿意,可以在天国里、你的世界中等我。”

忒弥斯点了点头:“阿蒙神重返天国之时,我便会进入天国接受他的指引,在天使之国中开创我的灵魂世界,我在那里等你,你终将找到我!”

……

莎乐美返回了王宫大厅,向着希律王行礼道:“父王,我已征求了母后的意见,我想要的赏赐就是——施洗者约翰的项上人头!”

此言一出满座哗然,有人惊呆了,也有人惊呼道:“天呐,多么可怕的声音,心肠多么狠毒的美人儿!”

希律王早知道这个结果,却故作惊讶的失声道:“什么,我亲爱的女儿,我没有听错吧?你居然想要施洗者约翰的人头!”

莎乐美面无表情的答道:“是的,父王,您没有听错!约翰拒绝了我的示爱,他这一生宁愿走入那牢笼,我就成全他!”

王宫中又是一片惊讶的议论声,原来还有这样的故事,希律王的继女莎乐美居然爱上了施洗者约翰,求爱不成于是便要约翰的人头。希律王一顿酒杯道:“我已经答应了你将给予一切可能的赏赐,既然你已经决定,那么,我就赐你约翰的人头!”

时间不大,约翰的头颅被装在盘子里端了上来,很多客人都闭上眼睛不忍看这个血淋淋的场面。莎乐美却面不改色的抱起了那头颅,当众亲吻了约翰的额头与嘴唇,然后抬头道:“父王,我还有一个请求,请让我安葬他。”

终于处死了约翰,希律王也心满意足,装作遗憾的样子挥手道:“你去吧,好好的安葬他!”

……

受人爱戴的施洗者约翰,死于绝世舞者莎乐美之手,这个消息迅速在撒冷平原上传开。民间的故事有不同的版本,其中最着名的一个传说是在指责希律王的罪行。希律王好色成性,不仅娶了弟弟的妻子,还对年轻貌美的侄女兼继女莎乐美有觊觎之心,要求莎乐美在他的生日宴会上脱衣起舞。

莎乐美忍受了这种耻辱,穿上七层纱衣为希律王献舞,却提出了一个要求,她想要施洗者约翰,因为她爱上了这个人。传说到这里又分成两个版本,有人说是约翰拒绝了莎乐美的求爱,所以莎乐美命人砍下了约翰的头颅,并捧起头颅亲吻他的双唇。也有人说是希律王嫉恨约翰获得了莎乐美的心,命人将他的头颅赐给了绝世舞者。

这个传说后来成了民间的神话故事,它的名字叫作《七重纱》。无论事情的真相如何,施洗者约翰确实是死了,奥林匹斯诸神与希律王都除掉了心腹大患。而莎乐美在安葬了约翰之后便不知所踪,历史上再无她的痕迹。

……

约翰在撒冷城中告别人世的时候,约稣就像受到了某种召唤,也离开苦修之地渡过内陆湖再次回到撒冷平原。此时的他已是一位大成就者,如此的精进速度,不仅令普通人惊叹也令世上那些所谓的天才们汗颜。

但若清楚他的身份,这一切都不会令人意外,因为他就是在人间轮转的阿蒙神。

自从在耶旦河边受洗,到结束苦修返回撒冷平原,时间过去了两年,约稣竟然已经通过了生生不息的考验。对于生生不息中见证的经历,向来有两种看法,一是将之视为世上很多生灵的经历,二是将之视为自己的灵魂在人间世世轮转的经历,对于通过考验而言,只要心念坚定不为所动,并无什么不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