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新约
第337章 神不以永生为诱惑

众天使的手段自然要比尼采更高明玄妙,这支法杖中所蕴含的各种信息,只有约酥才能感受到,随着他的境界成长,能够领悟的时候自然就会领悟。因为约稣毕竟不是凡人,他就是轮转中的天国之主阿蒙。

仪式已毕,约稣也不再隐瞒,他将自己在叙亚沙漠中遇到说书老者、又在天竺河畔遇到明月夜并赐予他摩西手杖的事情都告诉了约翰。两人今天的见面,可以说是众天使做出的巧妙而隐蔽的安排,摩西暗中指引约翰来到耶旦河边为民众施洗,等到约稣回到家乡,恰好也接受了这种洗礼。

无论是伊利亚还是明月夜或摩西,都没有亲自给约稣唤醒力量,一方面他们怕对约稣在人间的求证产生未知的影响,另一方面也是不想让奥林匹斯诸神察觉到蛛丝马迹。一切通过人间的方式自然而然的进行,这才是最稳妥的。

约翰也提醒约稣,他就是预言中的弥赛亚这个消息,一定要严格保密、不能轻易对人宣扬泄露,否则可能会招来意外的灾难。

约稣则坦然答道:“这并不是值得羞愧的事情,我无所谓保密,但我也不会去宣扬、四处告知他人。弥赛亚并不是一种称号而是一种成就,只有怀着那样的誓愿、完成那样的使命,才可以获得的成就。他可以是我也可以是你,这并不在于我们自称是谁!”

约翰赞叹道:“您说的是,我的提醒反倒多余。……我能向您请教一件事情吗,我用施洗的仪式为随时遇到的人唤醒力量,打破了圣殿常规的做法,您是怎么看的?”

约稣笑了:“圣殿的祭司们把持了这种仪式,认为这是一种神灵所赐予的特权,能够接受这种仪式也变成了一种荣耀与特权的身份象征。但这条道路原本就在那里,它无限宽广,一个人走上这条路并不会妨碍另一个人。而且我敢肯定,就算它公开的流传,也不会有人争夺。”

约翰思索着追问道:“不会有人争夺?您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何如此自信的做出这种判断?”

约稣笑着解释道:“就算公开的、为所有愿意接受的人进行洗礼,想唤醒本源的力量也甚为艰难,超脱永生则是更加渺茫。这一百年来,除了先知伊利亚,你还听说过有谁在生命到达尽头之前成为天使、直接前往天国?

超脱永生的道路是如此艰难,不仅要付出世上最勤勉的修炼,还要通过各种艰难的考验,最终迈过尽头的希望却那么渺茫,对绝大部分人来说几乎不可能。有同等的智慧与努力、付出同样的心血与代价,想追求世上的名誉、地位、财富、美色,相比之下都要容易的多!

如果世人明了这一切,你就算向他指明了这条路,很多人也会做出别的选择,可能是一种明智、也可能是一种畏惧。神灵应该明白这一点,所以他才会告诉世人超脱永生道路的存在,其目的绝不是为了给祭司们一种特权,而是给世人一种希望。

只要人们愿意,尽管让每一个人接受洗礼,将真相说的越清楚越好,不必那么神秘复杂。神不需要用永生来诱惑人们的信奉,你应直接告诉人们,相比世上其它的一切追求,超脱永生都要艰难的多,人们可用有限的生命做出自己的选择,只有撒旦才会用欲望诱惑人们的向往。”

伴随着约稣的话,东边的幼底河谷方向已露出了晨曦微光。约翰眯着眼睛喃喃自语道:“神不需要用永生来诱惑人们的信奉,超脱永生是一种艰难的希望与成就,而不是圣殿中的奖赏。”他将这番话反反复复念叨了很多遍,然后又一次伏地行礼道:“约稣,就算没有听见天使的声音,此刻我也相信您就是预言中的弥赛亚。”

天亮之后,约翰便向约稣辞行,带领门徒离开了这里。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但使命并没有结束,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

约稣回家后和父母打了声招呼,将自己在各地游历时为人工作积攒的报酬都交给了母亲,然后独自一人走到旷野中,开始了一段苦行式的修炼。他想指引门徒、像约翰那样为众人施洗,自己必须先获得大成就。

他沿耶旦河坐船一直到达了内陆湖的南岸,进入了叙亚沙漠的边缘。超脱永生的第一步仪式是“力量的唤醒”,伴随而来的考验是“欲望的唤醒”。并不是人们的资质越低、最初的考验就越难,很多时候情况恰恰相反,许多后来的大成就者在刚刚唤醒力量时,最初的考验反而特别猛烈。

约稣置身于一片戈壁中,向南远望是一望无际的黄沙,身边是太阳直射着的光秃秃的岩石,天气显得格外闷热,周围看不到一颗苍翠的树木甚至鲜嫩的小草,身后远处的草原上偶尔还传来野兽的低吼,他的内心中也在承受着煎熬。

当他走到这里坐下的时候,感觉特别的饥饿,就像很多天没有吃东西一样,可是他明明刚吃过东西。身体内又像有一股火在燃烧,伴随着各种冲突的欲望。

他闭上眼睛进入了冥想,在灵魂中隐约听见了一个声音:“你就是撒冷人所期盼的阿罗诃之子,但你将选择的命运不会像人间的帝王,你不会拥有华美的衣衫、壮观的宫殿和成群的奴仆。何必这样让人们失望、也让自己失望呢?去做撒冷人所期待的王,你知道他们想要什么!”

阿蒙在灵魂中嘶吼道:“你是撒旦!请勿诱惑我!”

那个声音笑着答道:“不错,我就是撒旦,我也就是你。这个世界是属于我的也是属于你的,你的灵魂也一样。只需一个念头,我就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不要害怕诱惑,这诱惑是与生俱来的,否则你如何知道取舍?”

约稣的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大口的喘着气,突然缓缓的说了一句:“请诱惑我!让我接受这种考验。”然后神色渐渐平复下来。

……

约稣在沙漠与草原之间苦修的时候,约翰率领门徒沿耶旦河北上向着撒冷城出发,一路向人宣讲阿罗诃的信念指引、为人施洗,就按照约稣所说的方式,追随他的人越来越多。

如今的马罗统治者在撒冷平原采取的是一种以当地人治理当地人的政策,设立了总督,留下少量维持秩序的军队,并任命当地人为税务官给马罗帝国征税,还册封一位撒冷人的王,他的名字叫希律。

这位希律王用了他父亲的名字,他的父亲老希律王就是在约稣出生时下令搜查新生婴儿的人。当时约稣的父母得到了文森特卜的指点,带着约稣逃往埃居躲过了一劫。

希律并不是一个独立国家的国王,他只是接受马罗人册封,象征马罗帝国统治当地的一位郡王、其地位相当于一名大领主。但在撒冷城里,他的生活与真正的国王并没有什么两样,居住于豪华的宫殿中,管辖着众多的臣仆。

希律自认为他就是撒冷人的王,无论是在马罗帝国的统治下还是撒冷人独立建国,他都将是王。马罗的奥古斯都大帝死后,继位者残暴而昏庸,对地处偏远的撒冷平原的控制渐渐减弱,所以撒冷人想摆脱统治的情绪也越来越强烈,希律王掌握的权力也越来越大。

如今撒冷城一带的居民分为两种人:撒冷人与撒玛人。撒冷人就是摩西带回家乡的那一支族人后代、原先都克镇的矿工一族。他们的祖先原是这片土地的主人,回到撒冷城之后受到了很好的照顾与尊重,他们凭借勤劳与智慧,创造财富获得地位并传之后人。

几百年过去了,从最初的因勤劳与智慧而受人尊重,渐渐变为了一种现实中的阶层地位,很多撒冷人自以为高贵而与众不同。而撒玛人则是原先那些穴居野人、高原巨人、大陆各地流氓无产者的后代,他们的祖先于大洪水之后在一无所有的沼泽上建造了这个城邦,但如今却属于地位低贱的阶层。

那些把持着权柄的撒冷人,尤其是圣殿中的长老与祭司们,总是小心翼翼的将自己与普通人特别是撒玛人区分开来,习惯披着曳地长袍、单独聚在一起,自称是受到神眷顾的选民。阿罗诃与摩西约定了十条戒律,但后来的撒冷长老们又根据经书订了上百条规矩,宣称一言一行皆有神的旨意为依据。

其实大部分撒冷人并不是坏人,只是潜移默化的习俗使他们妄自尊大,自以为是世上最优秀的种族、令神最满意的人。

而约翰传法布道并不受此影响,他不区分撒冷人与撒玛人,并且向门徒解说:“要学会审视自己,凭空自恃过高的人往往一无所得,清醒的审视内心才能认清神的指引。”追随约翰的人越来越多,当他再度回到撒冷城的时候,在民间已经拥有众多的门徒和广泛的影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