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新约
第334章 远方来客

阿蒙并没有将那枚众神之泪融合入铁枝法杖中,他是用自己的身心祭炼法杖的,而阿蒙本人就相当于一枚众神之泪。所以当阿蒙拿起法杖时,他本人和神器之间有一种玄妙的感应,这件神器会自然呈现理想中最完美的状态,看上去就是一根普通的树枝,连神灵都发现不了任何异常。

阿蒙虽然在人间世世轮转,但他并没有殒落、仍是那位神灵,只是以凡人的面目出现。如果找到这个人,想办法让他拿起铁枝法杖,就能确认。

有这么简单的方法,为何三百年来摩西以及众天使都没有找到轮转中的阿蒙呢?原因很简单,茫茫尘世人烟滚滚,天使们也不可能让每一个人都拿起铁枝法杖试一试,除了凡人之外世上还有那么多生灵,很多生灵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拿起法杖。

况且,众天使要抢在奥林匹斯众神之前找到阿蒙,就不能以引人注目的方式,摩西自然也不可能拿着法杖到人间四处试探。这是奥林匹斯诸神所不了解的手段,而且它绝对有效,只能在有把握的时候悄悄使用。如今伊利亚找到了约稣,就值得一试,但是派谁去呢?

穆芸思忖着说道:“奥林匹斯诸神应该也在找阿蒙,他们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盯着天国诸天使在人间的行踪。如今天枢大陆皆是奥林匹斯神域,众天使去人间很容易被发现,所以我们不能派一名天使去见阿蒙引人起疑,但又要找一个与阿蒙很熟悉、甚至是受过阿蒙指引的人。而这个人,奥林匹斯诸神并不知晓、甚至根本不认识。”

西莉娅·若水皱眉道:“都已经三百年了,上哪里去找这样的人?阿蒙当年指引过的人几乎全在天国,而奥林匹斯神系怎么可能不知晓?”

穆芸在众天使灵魂中悄然提醒道:“伊利亚是在阿蒙离去后才接受指引来到天国的,别人不清楚他曾经有一世叫伊索,因此在众天使中并不特别引人注意。而他在同一个地方已经讲了五十年的故事,与约稣相见也不会引起特别的关注,因为他并未追随约稣而去。

还有一个人,当年曾是恩里尔所指引的神使,行踪诡秘极少露面,别说是奥林匹斯诸神,天国的大部分天使对他都知之甚少。此人曾与阿蒙为敌,后来又受到了阿蒙的指引,这三百年来一直在大陆上游荡,至今尚未超脱永生、甚至已被人遗忘。”

珀兰罗丝突然暗道:“明月夜!”

穆芸点头道:“就是他,派一位天使去找明月夜,让他拿着铁枝法杖找到约稣,这是最稳妥的办法,也是神给他的最后一个任务。”

伊利亚:“那我去吧,奥林匹斯诸神并不特别关注我。”

米迦勒·海鸥却摇头道:“你不合适去找明月夜,你在沙漠里讲了五十年的故事,碰到什么人都不稀奇。但你已经碰见约稣、又去找明月夜,明月夜再去找约稣,这一系列事情就会发生关联,怎会不引起奥林匹斯诸神的注意呢?他们可不是凡人。”

穆芸附和道:“是的,一切都要小心,如果约稣就是我们要找的人,越晚被奥林匹斯诸神发现越好。我建议让舒布拉去,她原先也是阿努纳启神系的神使,早就认识明月夜,在成为天使之前,几乎从不在人间出现,成为天使之后,也从不引人注目。”

伊利亚点头道:“嗯,还是舒布拉最合适去找明月夜。我听说约稣要去天竺,为了谨慎起见,最好等约稣离开奥林匹斯神域之后再行动,那样更稳妥了。”

……

想当年,号称天枢大陆杀手之王的明月夜,曾是恩里尔所指引的神使,奉命刺杀过阿蒙。恩里尔为明月夜唤醒的是一种狂暴的力量,阿蒙的门徒约翰曾经也自发唤醒了这种力量,而阿蒙也掌握这种力量。

恩里尔殒落后,明月夜失去了指引,于是请求阿蒙继续指引他。阿蒙不计前嫌,教他如何控制与融合那种狂暴的力量,并告诉他那不是一条通往永生的正确道路。阿蒙还交给明月夜一个任务,就是去刺杀逃遁的该隐,该隐也掌握了一种可怕的力量。

如今三百多年过去了,明月夜的力量越来越强大,却始终未能超脱永生,就似在天枢大陆上游荡的幽灵,仿佛已被人们遗忘。

穆芸曾经的精灵侍女舒布拉,带着摩西的铁枝法杖悄悄离开天国来到人间,在里斯河岸边的密林中找到了明月夜。而明月夜竟然尚不知阿蒙已再入人间轮转,他见到舒布拉,鞠躬行礼道:“天使,是阿蒙神派你来问我任务完成的如何吗?”

舒布拉却问道:“明月夜,时间已经过去多少年了?”

明月夜一怔,长叹一声道:“在不停的追逐中,我已经忘记了岁月,你这么一问,我才想起已经有三百多年了!”

舒布拉:“三百年过去了,阿蒙神交给你的任务完成了吗,你是否刺杀了该隐?”

明月夜低头看着自己有力的双手答道:“一百年前,我已经刺杀了该隐。”

舒布拉:“那这一百年,你还在追逐什么呢?”

明月夜:“该隐虽死,可是他把那黑暗的力量已在人间传承,形成了血族一脉。我没有办法把他们全都找出来,于是也在人间传承了狂暴的力量,在指引的信念中留下了种子,成为血族永远的敌人。”

舒布拉微微吃了一惊,随即也叹息道:“不论是黑暗的力量还是狂暴的力量,都不是该隐或你所创造,它本来就是所存在的歧途。刺杀了该隐,又留下了血族的对抗者,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该迷途知返接受真正的天国光辉。”

明月夜欣喜道:“是阿蒙神派你来给我新的指引吗?三百年来我的力量已强大无比,可始终无法超脱永生。”

舒布拉:“你想通过‘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并不容易,但在此之前,你必须要在正确的道路上走到尽头。是众天使派我来找你的,给你带来了一支世上最强大的法杖,你是想拥有它获得在人间近乎无敌的力量,还是把它交给阿蒙神,以完成你对信念的守护?”

明月夜不解的问道:“交给阿蒙神?我还以为是阿蒙神赐予我的法器。”

舒布拉取出铁枝法杖摇头道:“不,你应该有另一种理解,这也许是神灵对你最后的考验,也是超脱永生前最终的任务。”她向明月夜的灵魂中印入了一段信息。

明月夜是目瞪口呆,过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接过铁枝法杖伏地行礼道:“谢谢您的到来,我终于解脱了。请回去告诉众天使,我知道该怎么做。”

……

约酥跟随商队来到巴伦城,领了报酬在城中待了几天,很快又找到另一支前往天竺的商队,运送的仍然是撒冷商人的货物。他是撒冷人,不仅会赶车而且是手艺很好的木匠,长途运货的商队都很乐意雇佣,于是他又跟随这支商队前往遥远的天竺。

商队走长途还要跨越国境,当然要经过很多险山恶水,沿途说不定会遭遇到强盗或强大的猛兽,也需要雇佣护卫。押送车队的护卫中,有一个带刀的年轻人,他英俊而健壮、武技娴熟,是一位精通体术的六级武士,在巴伦城中接受了商队的雇佣。

大家都称呼这位武士叫小夜,他不仅武艺高强而且生性豪放、出手阔绰,每到大一点的市镇歇脚的时候,总喜欢把钱花在酒馆和妓院里,还请商队里的朋友一起去。小夜人长的帅举止很潇洒还爱交朋友,然而约稣却不喜欢这种厮混。

在赶路的时候,小夜就佩刀步行跟随在约稣驾驶的马车边,和他谈天南海北的事情以及各地的见闻。露营休息无处可去的时候,小夜还热心的教授约稣刀法、杖法、剑法、枪法等武技,两人的关系也非常好,漫漫长路中,渐渐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约稣对小夜吹嘘的打架嫖妓之类的“事迹”并不感兴趣,但小夜却对约稣的经历与见闻非常好奇,经常以请教的语气询问。小夜听过某种传说,世上有一种人来历非凡,出生时就带着特殊的使命,往往会有着某种征兆,和约稣讲述了他所听说过的种种神异故事。

有一天小夜问约稣:“你可能是撒冷人中见闻最渊博的木匠了,看你沉思的样子,总是带着一种使命感。那你出生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约稣回忆道:“听我的母亲提起过,还真有两件特别的事情。”

小夜瞪大眼睛追问道:“什么事情啊?”

约稣:“我出生后不久,一队来自东方的贤者找到我家,送给了我很多珍贵的礼物。”

小夜心中一凛,难道在众天使之前,就已经有人注意到约稣的降生?他赶紧追问道:“那些是什么人,您知道他们的名字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