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新约
第333章 找到他了

这个问题太刁钻了,看上去慈眉善目的老者言辞竟如此犀利。商人们一时答不上来,却感觉受到了一种莫名的羞辱。一个地位和乞丐差不多的说书艺人,竟敢如此质问他们!

一个胖子涨红了脸、大踏步走了过来,他就是刚才喊话的撒冷商人,一脚踢飞了老者身前的陶碗,指着老者的鼻子喝道:“撒冷人所信奉的阿罗诃是唯一的神,我们的先知伊利亚有过预言,阿罗诃的光辉将照耀在撒冷人的身上,你不要在这里发出撒旦的声音!”

老者看着这位撒冷商人,突然笑了,既不生气也不害怕,而是慢悠悠的反问道:“你好威风啊,假如我是马罗人的长官,你还会这么对我说话吗?……算了吧,你还是好好休息等太阳落山继续赶路,去做你的生意、赚你的钱吧。”

怒气冲冲的商人被老者淡定的眼神盯的心里有些发毛,而老者后来说的话语气有点服软的意思,那商人仿佛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仍然显出一副气鼓鼓的样子走回去坐下。

约稣将老者的陶碗与散落在沙子上的钱币拣了回来、重新放好,带着歉意说道:“身为撒冷人,我为同胞的无礼向您道歉。您说的话没有什么错,但是有人却自以为受到了亵渎,伤害了他们敏感而脆弱的自尊。”

老者叹了口气:“我的年纪已经很大了,经历的事情也足够多。这世上很多人信奉神灵或宣称信奉神灵,他们希望自己所信奉的神灵比别人所信奉更高贵,以此来证明他们也更高贵;或者自认为高贵,所以他信奉的神灵就必须更高贵。被踢翻一只碗又算得了什么?三百多年前有一个叫伊索的人,因此被剥夺了生命。”

约稣看着老者仿佛在回忆什么:“伊索?好熟悉的……名字!我小时候听过很多他所讲述的故事,已经在天枢大陆流传很广。老人家,您刚才说伊利亚的预言可能有另一种含义,那位即将到来的拯救者,带领人们所建立的也许并不是马罗那样的大帝国,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老者一指刚才那位胖商人,悄声问道:“约稣,你的名字叫约稣,对吧?你难道会认为神灵指定的拯救者弥赛亚,来到人间的目的就是为了让那样的人统治大陆吗?有太多的人,他们对神灵都抱着这种期待。这些撒冷商人如果学的更聪明一些、多受些教训,多做几千年的生意,倒可能拿钱买通他们想要的权势,但这只是人性的膨胀而已。

大陆上有关神灵的传说中,阿蒙神离去时所说的那番话是否对你有启发?神域随着心灵中的圣殿迁徙,让阿罗诃所留下的信念指引深入人心,不就是开创理想中的王国吗?打开圣殿的门,是通往天国的路。如果有人这么做了,那他就是传说中的弥赛亚。”

约稣眨了眨眼睛,过了好半天才答道:“您的意思是说,那个王国早已存在,拯救者的到来,只是指引迷失的人们找到通往那里的道路?接受这种指引,并不分撒冷人还是埃居人或马罗人,神的光辉会随着心灵中的圣殿遍布天枢大陆,这才是伊利亚先知预言的含义?”

老者:“我只是指出了这种可能,年轻人,如何理解它还需要你自己去思考。请问你曾经想到过这种可能吗,是否思考过同样的问题?”

约稣答道:“我在静夜沉思中想过,但还是第一次听别人提起。其实神灵所指引的道路,迄今为止,我自己仍在寻找。”

老者看着约稣,试探着问了一句:“看你的样子不像是一个商人,你走了这么远的路,去埃居究竟是为了什么?”

约稣:“我是一个木匠、手艺很好的木匠,在哪里都不怕找不到工作。商队需要修理与驾驶马车的人,我跟随商队去了埃居的亚历山大城,看见了大陆上最繁忙的港口和最壮观的灯塔。”

约稣所说的灯塔,是亚历山大港外一座人工岛上修建的亚历山大灯塔,当年亚历山大下令建造,在托勒密时代最终完成。它高达四百多尺,是整个天枢大陆最高的建筑,比当年巴伦城外的天神之门还要宏伟,却不是为了向神灵献祭,而是指引进出港口的船只,已经屹立了近三百年。

老者又问道:“你去亚历山大城,就是为了参观那举世闻名的灯塔吗?”

约稣的表情竟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低头答道:“我其实是想拜访亚历山大图书馆,听说那里有天枢大陆上自古以来最丰富的藏书。可惜到了亚历山大城,我才知道当年凯撒大军进驻时,它已毁于战火。但见到亚历山大灯塔,也算弥补了遗憾。我在大陆各地所见到的最宏伟的建筑,无一例外都是进献给神灵的,只有这座灯塔是为了给凡人指引方向,我反倒觉得那塔上的光芒更像是神灵的光辉。”

老者眼中露出了钦佩之色,突然又问了一句:“年轻人,你是在寻找超脱永生的道路吗?”

约稣一愣,仿佛被看穿了心思,脸色微微发红,但还是诚实的点头道:“是的,很久之前,我们的神阿罗诃就告诉撒冷人,凡人也可以超脱永生、成为天国中的天使。我在大陆各地走访,也是想寻找通往这条道路的方向。”

老者饶有兴致的追问道:“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世上的凡人皆有超脱永生的期望,只要有可能的话,谁都愿意去尝试。它是神灵留下的指引,找寻它并不意味着内心的贪求,那你的目的是什么呢,想超脱永生成为天使?”

约稣轻轻摇了摇头:“不,我是想指引更多的人走上那条道路,接受神光照耀,成为阿罗诃身边的天使。”

历史仿佛经过了数百年的一个轮回,当年走出都克镇的阿蒙,继承使命就是解开成为神灵的秘密,他做到了,在没有神系指引的情况下,自行领悟本源力量取得了超脱永生的成就,然后建立神系指引了更多的人。在阿蒙离去之前,已降下神谕告知世人存在超脱永生的道路。

那么三百年后的约稣,为何又在大陆上寻找它呢?原因很简单,就算知道有超脱永生的道路存在,它也不可能掌握在所有人的手中。神告诉世人可以超脱永生,但那只是一种渺茫的希望、世上最艰难的道路。

唤醒本源的力量,至少需要一位大成就者举行仪式,通过考验才有可能去领悟与修炼它。所以就算这个秘密在人间已经公开,那也是神殿的大祭司们才能掌握的,更别说在民间流传了。

阿蒙神在埃居的神殿,五十年前已经全部废弃,世人已不再向这位神灵献祭,他所指引的超脱永生的道路,自然不可能再从神殿中流传。天国的众天使还在人间继续指引神使,但那也只是个别人的幸运,天使们观察与挑选有可能通过考验获得成就者。

宙斯融合了普罗米修斯的世界之后,也改变了千年以来的传统,同样在人间宣布凡人也可以成为神灵,只要他拥有合格的信仰、品质与成就。超脱永生的道路除了众神的直接指引之外,在人间当然是由各大神殿负责指引,很多神殿的大祭司就是奥林匹斯的神使,没有别的办法比这样做更方便。

这样一来,原本属于神灵的秘密,便成了人间的祭司与神官们所掌握的秘密。据称,只有对神灵怀着最虔诚的信仰、并立下足够功勋的人,才有资格获得这种指引,神官们会为他举行唤醒本源力量的仪式。这个条件本身是公平的,但在实际操作中,也成了一种特权的象征。

更有意思的是,有些人并没有成为神灵,却在死后被神殿宣布为神灵,在人间的献祭中享受与神灵一样的待遇,比如凯撒与奥古斯都。这两位杰出的马罗统治者当然曾被唤醒本源的力量,但成就有限,更别提超脱永生了。

约稣并不是马罗贵族、也不信奉奥林匹斯诸神,不可能从马罗祭司那里得到这个秘密。而在他的家乡撒冷平原,阿罗诃也留下了一体两面力量的指引,只要将这种力量修炼至八级成就,自然就能领悟本源的力量,继续踏上超脱永生的道路。

可是这个秘密掌握在撒冷城中那些长老们手中,他们也不可能随意为人举行仪式,一来这种仪式成功率实在太低;二来就算唤醒了力量,也并不意味着此人能取得大成就甚至超脱永生。况且就连那些长老本人,获得大成就都很勉强。

将神灵指引的道路教授他人,也必须要慎重的考察,必须是有着杰出的品行并怀着虔诚坚定的信仰。这种要求本身也是正确的,可是在人为操作中,就难免就成为了一种可掌控的特权。像约稣这样一位普通的木匠,几乎不可能有这个机会,除非他能立下令人瞩目的功勋,向长老们提出请求并被允许。

如今撒冷人处于马罗人的统治之下,撒冷长老们也不得不小心谨慎,力量的唤醒仪式几乎都是不公开的秘密进行,约稣这样的人根本接触不到这种机会。但他也向往这条道路,前往天枢大陆各地去寻找,企图在历代的典籍中有所发现。说来也有趣,这便是当年的老疯子曾做过的事情,而约稣这样一个木匠也想这么做。

但约稣的处境与当年的阿蒙毕竟有所不同,在阿蒙的时代,没有人认为自己可以超脱永生,而在约稣的时代,哪怕普通的木匠都已经知道这种希望是存在的。

撒冷人对阿罗诃的信仰,在如今的天枢大陆上显得很特殊。因为撒冷平原的独特位置,它的西边是黑火沼泽、东边是幼底河谷、北边是亚述高原、南边是咸水内陆湖与叙亚沙漠,是一片很难直接管理的地域。马罗人也只是在这里设了总督、留下了数量不多的驻军,向当地的商人们征收税赋。

当年都克平原处于亚述、哈梯、巴伦、埃居各国交界的时候,它是天枢大陆的中央,那片千里沃土几乎是兵家必争之地。但随着波兹、马其顿、马罗等空前大帝国的形成,如今天枢大陆的文化、政治、军事中心已经西移,撒冷平原反倒成了一片相对封闭的孤岛。

正因为如此特殊的环境以及撒冷人独特的习俗,撒冷人对阿罗诃的信仰才能大体完整的保留下来。撒冷城的处境多少也象征着阿蒙所开创的天使之国,当阿蒙的神域完全被奥林匹斯神域吞并之后,阿蒙的天国也几乎成了不生不灭永恒中的一个孤岛。

说书老者伊利亚当然清楚人世间的情况,听见了约稣的话,他看着这位年轻人竟陷入了沉思。过了好半天,约稣才轻轻咳嗽一声道:“老人家,您在想什么呢,难道是累了吗?”

老者这才回过神来,显得有些心神不宁,很突兀的问了一句:“约稣,你会撒冷人的矿工技艺吗?”

约稣很老实的答道:“我学过,也在矿场打过短工,但我是一个木匠。如今的撒冷人已经很少学习矿工技艺了,它太难掌握也太艰苦,人们视矿工为低贱的工作。”

他说的是实话,撒冷人的祖先都克人有着血脉中沉淀的独特天赋,传承了族人的矿工技艺。但在大卫·所罗门建立撒冷国前后,摩西的后代们成为了当地最富有、最有身份的人,几百年后,他们也成为了天枢大陆上最成功的商人,足迹遍布马罗帝国各地甚至到达更远的地方,已经很少有人再学习矿工技艺了。

老者拄着手杖站了起来道:“年轻人,你下一站又要去哪里呢?”

约稣:“我跟随这个商队去巴伦,计划再从巴伦出发,找另一支商队远游天竺,在那里继续寻找与思考,看看能否有收获?”

老者笑了笑:“所走过的足迹就是你印证的道路,从天竺返回家乡之后,你会有所领悟的。年轻人,我祝你好运。”

这时太阳已经西垂,沙漠上不再那么炎热,远处有人招呼道:“约稣,快回来套车,我们要继续赶路了!”

约稣对老者鞠躬行礼,然后回到了自己的车队。他不仅是个木匠还是一位赶车人,在旅途中修理损坏的车辆、照顾骆驼与马匹、驾车赶路,由此换取报酬和商队提供的食宿。

骆驼和马车组成的商队离开神殿废墟,再度向西进发,老者拄着手杖远望着阳光下这一行队伍,眯起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

约稣赶着车已到远处的沙丘上,却仿佛忽有感应,莫名回头望了一眼,神殿的遗迹还在地平线的方向,但那卖水的小贩、耍蛇的艺人、说书的老者都不见了。也许是太远了吧,已经看不清了。

……

伊利亚回到天国,在一座宫殿中叫来阿蒙的众门徒以及穆芸等天使,用欣喜的语气道:“我在废弃的神殿边坐了五十年,终于遇到了一个人!他是撒冷人,当我讲述伊利亚预言的真正含义时,他既没有愤怒也没有困惑,而是诚恳的向我求教,并承认他也曾有过同样的思考。”

梅丹佐兴奋的说道:“难道会是他吗?”

伊利亚沉吟道:“我没有办法确认,实际上,我没有感受到任何气息。”

加百列也问道:“那你为何返回天国把我们都叫来?你既然这么说,就一定有原因。”

伊利亚感慨道:“他听我讲故事的时侯,那眼神太熟悉了!就是当年阿蒙听伊索讲故事时的眼神……还有他说话的语气。”他一挥手,显示了一段光影信息,“你们自己看吧,我认为有这种可能,但无法确定。”

众天使也露出兴奋与思索的神色,米迦勒·海鸥道:“这个叫约稣的年轻人,他想做的事情,几乎与当年的尼采和阿蒙是一样的,只是变了一种处境、换了一种方式。无论如何,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我们一定要关注他,设法确定。”

摩西突然插话道:“只要有这种可能,事情就不难办,我有一个现成的方法,能确定他是否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摩西的声音中带着印入灵魂的神术信息,解释了他的方法,其实很简单——就是把阿蒙当年的铁枝法杖交给约稣。这根铁枝法杖是尼采为阿蒙打造的,伴随着阿蒙走遍千山万水,一直是他的法器与武器,见证了阿蒙在人间探求的路途。

后来阿蒙将铁枝法杖又交给了摩西,摩西拄着这根法杖引领族人历尽考验回到了都克平原。老疯子打造的这支法杖,杖身上可以隐秘镶嵌大地之瞳、幽蓝水心、风之魅舞、火焰精灵四枚特殊神石,杖头上还可以镶嵌众神之泪,参照的就是伊西丝守护圣女的法杖。

阿蒙成为神灵之后,又为摩西将这支法杖彻底炼化,那四枚特殊神石不再是镶嵌于法杖中,而是与法杖完全融合为整体,有了更多神奇的妙用,它已经是一件神器。但这件神器按照最初的设计,还缺最后一样东西,那就是本应也融合一体的众神之泪。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