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新约
第332章 预言的含义

世人已经不再信奉阿蒙神,将他所有的光辉与神圣遗忘,而倒卧沙丘的阿蒙神像,恰恰在无声中象征着这位神灵已重入人间世世轮转。但这一切并不妨碍阿蒙的故事继续流传,人们出于一种猎奇心理,可能对这种上古神话很感兴趣,作为寂寞旅途中的一种调剂,就像听着与己无关的各种人间趣闻。

有商队歇脚的地方,大多都会有趁机做生意的人,比如在这片神殿废墟旁,就有一个小贩用皮囊装好了泉水出售。在小贩身边不远,还有一个衣着褴褛的艺人在吹着笛子,他面前放着一个篓,篓中有一条竖起身子的蛇在扭动,仿佛是随着笛声起舞。路过的商人看着觉得有意思,会在他脚边的一个陶碗中丢下几枚铜币。

伊利亚也入乡随俗,坐在神像阴影下的一块散落的石头上,拄着手杖,身前放着一个陶碗,就像一位民间的说书艺人。如果过路人听得高兴,希望这位老者再多讲一段,也会往碗中丢几枚铜币。但这片废墟实在太荒凉偏僻了,虽然每天都有商队路过,但赶到这里来的小贩和卖艺人很少,只有伊利亚几乎每天都会来。

这天的阳光格外热烈,歇脚的车夫、护卫与商人们都尽量蜷缩在神像的阴影中,不停的挥着扇子流汗喘气,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老者讲故事,却没有几个人肯站起身来向他的碗里投一枚铜币。

这时有一位年轻人去小贩那里买了一兜水,走过去递给伊利亚道:“这位老人家,你讲了半天了,应该口渴了,喝口水润润嗓子吧。我看你连盛水的皮囊都没带,应该就住在这附近吧,但走到这里也挺不方便的,这支皮囊就送给你了。”

老者在如此干燥炎热的沙漠中讲了这么长时间的故事,可嗓音丝毫不见沙哑,他额头上的皱纹很深,但眼眸清澈明亮,一点都不像一个老年人。老者抬眼看着这位年轻人,微微一笑接过皮囊,从石头上站起身来浅鞠一躬道:“谢谢你,神灵赋予了你善良的品质。”

年轻人鞠躬还礼道:“应该是我谢谢您,在这么燥热的正午,为我们讲述了这么悠远精彩的传说故事,就似沙漠里传来一丝清凉的风。”

老者微笑道:“我讲的是阿蒙神的传说,年轻人,请问你来自哪里、信奉神灵吗?”

年轻人答道:“我是撒冷人,来自撒冷平原,我信奉我的神阿罗诃。”

老者又问道:“那你喜欢听阿蒙神的故事吗?他是埃居人曾信奉的神。”

年轻人笑了:“当然喜欢听,您讲的故事很精彩。大陆各地都有着不同的神灵传说,表达着人们的信念或曾经的信仰,在这些传说中,也包含着世人们对神性的理解和自己的愿望。它可以帮助人们去思考、如何看待心目中对神灵的信念?”

这位年轻人大约二十出头,浓密的深棕色头发微带卷曲,身材健壮而挺拔,有力的双手布满老茧。他的模样很俊朗,五官的轮廓隐约透露着一股坚毅的气质,当他开口微笑的时候很好看,又带着一种无形的感染力。

老者点了点头道:“你还愿意继续听吗?”

年轻人弯腰在陶碗中放下了几枚铜币:“如果您不累的话,喝口水歇一歇,我还想听接下来的故事。”

老者打开皮囊的塞子,喝了几口水,又继续讲述阿蒙神的传说。这时有一片云彩飘来,遮住了炽烈的阳光,远方也吹来一丝清凉的风,沙漠中仿佛变得格外宁静,老者讲述的声音在这片神殿废墟旁也显得格外清晰。

老者刚才讲到了阿蒙神与奥林匹斯诸神的争斗,接下来又讲起了阿蒙在云端上接受阿尔忒弥斯的挑战,被一箭射落人间。不远处的听众们都发出“哦”的一声,仿佛是恍然大悟,有人忍不住插话道:“难怪这座神殿被废弃了,原来是宙斯战胜了阿蒙,奥林匹斯诸神吞并了阿蒙在人间的地盘。”

又有人解释道:“那是因为马罗大帝国的兴起,征服了埃居,要求埃居人改信奥林匹斯诸神,然后人们才编出了这种传说,用神灵的故事解释人间的事情,或者是用人间的事情来象征神灵的遭遇。”

商队中的人们走南闯北、见多识广,说出来的话也不无道理。那年轻人却饶有兴致的追问伊利亚道:“按您的说法,阿蒙神好像也是自愿回到人间的。他离去时说过什么话?真的是宙斯战胜了他吗?”

老者抬起手杖一指身边倒卧的神像道:“是的,看上去是宙斯战胜了他,或者说马罗帝国征服了埃居、下令改变了民众的信仰。但阿蒙神离去时曾说过,他所指引的信念会伴随着人们心中的圣殿遍布宙斯所谓的神域,到那时,他还会回到他的天国。也有人说,阿蒙在人间会指引人们建立一个新的王国,彻底战胜宙斯。”

听到这里,年轻人微微一皱眉道:“各地的神话总有类似之处,在我的家乡,我曾听到过另外一个版本,故事里的主角却不是阿蒙那样的神灵,而是出现在人间的弥赛亚。”

老者的眼神一亮,看着年轻人道:“你所说的是先知伊利亚的预言吧?我也听来往的撒冷商人提起过。但我不清楚在你的家乡它如今是怎样流传的,如果你愿意的话,能告诉我吗?我也可以把这个传说向过路的人们讲述。”

年轻人答道:“当然可以告诉你了,伊利亚的预言在我的家乡流传了上百年,已经成为人们的一种期待。弥赛亚会到来,引领真心信奉阿罗诃的人们到达属于他们的家园国度。”

老者点了点头道:“这是伊利亚预言的本来面目,它更像是一个寓言故事。在你的家乡,人们是如何理解它的呢?”

年轻人接着答道:“在我的家乡,撒冷人都相信会有一个人来到,他不仅是伊利亚那样的先知、而且是神灵所指定的拯救者。他会带领撒冷人摆脱被统治的命运,建立一个理想中的国度。就像我们撒冷人的祖先摩西,率领族人摆脱了埃居人的奴役,在都克平原上建立了撒冷城。”

撒冷城当初可不是摩西建立的,而是林克与伊索建立的。但是后来,大卫下令拆毁阿蒙神殿、建造阿罗诃神殿,年轻人听说的历史就成了这样。由于旁边还有其他人,所以这位年轻人措辞很注意,没有直接说出撒冷人想推翻马罗帝国、甚至征服与取代马罗帝国统治天枢大陆的愿望。

其实在这里讲那些话也没有太大关系,这是一支撒冷人的商队,所雇用的也是埃居的马夫与护卫,此处并没有马罗士兵与官员。

老者眯起了眼睛,不动声色的又问道:“我在这里向过往的行人讲述神灵的故事已经很久了,也听过太多的传说,有些是人们知道的、有些是人们尚不了解的。年轻人,你有没有想过另一种可能,伊利亚留下的预言是另一种含义?那位弥赛亚指引人们所建立的并不是一个像马罗那样的大帝国,而是另一种意义的家园国度?”

年轻人也眯起了眼睛:“哦?我还是第一次听见这种说法呢!您的意思是指什么?”

老者不紧不慢的说道:“撒冷人信奉阿罗诃为唯一的神,就像埃居人曾经信奉阿蒙为他们的神、马罗人则信奉奥林匹斯诸神。我想问你——所谓唯一的神,含义是什么?此神与彼神有何不同?难道是人们自己以为高贵,所以认为他们所信奉神灵也更高贵?这是否可能只是一种狂妄的优越感、自我暗示理应拥有超越他人的地位呢?”

年轻人微微一怔,仿佛在思考,并没有立刻回答。这时商队中有人气恼的喊道:“约稣,你不要再听那个老头胡说八道了,那是撒旦的声音!唯一的神就是唯一的神,神曾与摩西约定——‘除我之外,你不可以有别的神灵。’不要让撒旦的声音动摇你的意志,破坏我们的希望。”

名叫约稣的年轻人回头道:“这里是埃居边境,也在马罗帝国的统治之下。这位老先生并没有接受过阿罗诃的光辉照耀,他提出这种疑问完全正常。但神的光辉就在于指引,人们并非生来就有这种信念,你又何必发怒呢?感到遗憾的同时也应该看到希望,这说明神的光辉还可以照耀更多的灵魂。”

又一个声音喊道:“约稣,你这个善良而无知的孩子!阿罗诃是撒冷人的神,撒冷人是与神立约的民族,这位异族的老者怎么可能理解?”

老者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摇头道:“这位在沙漠中跋涉的商人,你在寻求着你的财富,它是神灵所赐予也是劳作所得,这对世人而言都是一样的。难道在你的理解中,神灵的光辉只照耀撒冷人吗?那么我问你,假如其他人也信奉阿罗诃,神光是否会照耀在他的身上、神是否会给他与撒冷人一样的赐福与约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