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新约
第330章 惊情三百年

亚历山大在神殿中自称阿蒙之子,却没有神谕降临,因为此时的阿蒙已经不可能知道这一切了。就像阿尔忒弥斯所说,当亚历山大在神殿中向他献祭的时候,这位已重入人间的神灵或许还是襁褓中的婴儿、或许是丛林中游荡的生灵、或许是泥土中发芽的种子。

就算阿蒙还在天国,也是不会因此降下神谕的。告知世人存在超脱永生的道路,就是阿蒙神最后的神谕。

亚历山大征服了埃居,懂得以羁縻政策来笼络人心。他不仅自称是阿蒙之子,还下令在梦飞思以北、罗尼神河的入海口建造一个新的港口,以他自己的名字命名为亚历山大城,以弘扬其不世功业。不仅如此,他还下令在亚历山大城重修伊西丝神殿,完成了曾经对梅丹佐的承诺。

伊西丝女神虽然早已殒落,但在埃居,仍是人们所信奉的圣母天使。当这座神殿落成的时候,有些上了岁数的老人们发现了一件事,那神坛上的圣母天使不再是原先的模样,埃居的工匠们竟将她雕塑成最后一位伊西丝神殿守护圣女玛利亚的样子。

埃居的民众从未见过伊西丝,对这位女神流传的记忆已淡忘,但谈起伊西丝,人们都会想起伊西丝神殿最后一位守护圣女玛利亚,无数民众曾见过她。这也许是一个有意无意的巧合,工匠们将玛利亚的形像融入了所塑造的伊西丝神像中,或者是亚历山大有意为之。

如果阿蒙知道这位大帝的所作所为,至少会对他有所好感,亚历山大既知笼络民心,也知道怎样投神灵所好。他所建造的亚历山大城,比大陆上任何一座城邦都要宏伟辉煌,不仅超过了梦飞思城、也超越了大陆上历史悠久的巴伦城。

亚历山大不仅征用了埃居的国力,而且动用了整个马其顿帝国的力量来建造这座新的城邦。它是天枢大陆上的一个奇迹,在其后数百年时间里也成为天枢大陆的文化与商业中心。

亚历山大本人则在埃居停留了一年,亚历山大城尚未完全建成的时候,他再度引兵东征。他这次东征的线路,与当年吉尔伽美什率领乌鲁克军团西征的线路恰恰相反,穿过叙亚沙漠南部攻击原巴伦王国的疆域。在幼底河岸边的原野上,马其顿大军与大流士三世所率领的、号称百万的波兹大军展开了最终的大决战。

此时的波兹帝国已失去了幼底河西岸的疆域,就像一个身受重创的泥足巨人,鼓起最后的力量与崛起的马其顿帝国对抗,但是又一次被彻底的打翻在地。亚历山大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击溃了波兹帝国最后的主力,趁胜渡过幼底河便如入无人之境,顺利的占领了天枢大陆上历史最悠久、最辉煌壮观的巴伦城。

巴伦城外那高耸入云的天神之门,已是布满烟熏痕迹的废墟,就像一个巨大而苍凉的纪念碑。在居鲁士和大流士的时代,波兹征服者并没有强求巴伦人改变对马尔都克的信仰,但是大流士死后,继位者薛西斯却在波兹全境推行大光明教,下令焚毁了天神之门。

亚历山大来到天神之门前凭吊遗迹,并且当众宣布要修复这壮丽的奇迹。这令原巴伦民众十分兴奋,可是这个工程实在太浩大了,仅仅是清理天神之门倾颓的瓦砾与碎石就需要发动上万民夫。几百年来历代人凿山开建的辉煌建筑,毁损容易,可是想重新修复实在太难了。

亚历山大只是表明一个姿态,最终并没有修复天神之门。但他在巴伦城中重建了马尔都克神殿,并率领民众亲自向马尔都克献祭,取得了当地人的好感以及传统祭司集团的支持。在盛大的献祭仪式上,亚历山大又自称“马尔都克之子”。

可以想像那样的场合是多么的庄严与神圣,“马尔都克之子”这个称号给亚历山大的统治又增添了一种神圣的光环,他受到万民的赞颂与崇敬。当人们仰望这位神灵般的大帝时,心情一定是诚惶诚恐。

可是亚历山大在人间的行为,却活生生将云端上的阿尔忒弥斯与穆芸给逗笑了。她们本来心情很凝重,可是见到亚历山大在埃居自称阿蒙之子、跑到巴伦又自称马尔都克之子,都忍不住发笑。

亚历山大用人间最庄严、最神圣的仪式,一本正经的逗天上的神灵发笑。阿尔忒弥斯一边笑一边摇头道:“这是谁教他的?可真不见外、也不分家!”

亚历山大确实不见外,他学习了威严赫赫的东方宫廷礼节,穿上波兹大帝的服饰接受人们的匍匐行礼,而且沿袭了居鲁士所开创的行省制。马其顿帝国各行省辖区大致参照了波兹帝国的设置。但相比波兹时代,马其顿加强了君权统治,地方行省的军事、财政、民政实行三权分立,以互相牵制。

亚历山大还进行了多项改革,以促进整个大帝国内部各部族之间的融合。在希顿各城邦很多人心目中,认为只有希顿半岛上信奉奥林匹斯诸神的人们才是文明开化的民族,而其余地方居住的都是野蛮人。亚历山大当然不是这种井底之蛙,他清楚天枢大陆上很多文明比希顿更加辉煌悠久,那里的人民具有非凡的智慧与才华。

亚历山大不仅通过建立统一的行省制来促进这种融合,还采取各部族之间的联姻、扩募军队联合战作等手段打破传统的界线,不仅能笼络当地的贵族,而且还能解决兵源问题。这位大帝特别热衷于举办集体婚礼,鼓励手下的将士们与当地的贵族女子联姻,每征服一个新的国度,往往都要举行盛况空前的集体婚礼。

亚历山大本人也以身作则,他在各地娶了不同部族的女子为妻,在他的带动下,有一万多马其顿将士娶了各部族的女子。在亚历山大的帐幕中,有各部族的贵族以及祭司们向他效忠。这是一场空前的大融合,在民间,也是千年以来最盛大的文明交流。

亚历山大在巴伦休整了一年,他的大军也征服了原亚述帝国的疆域,继续东进逼进原波兹本土。大流士三世被其部下所杀,辉煌一时的波兹帝国就此覆亡。亚历山大则抓住了谋害大流士三世的波兹叛臣,以弑君之罪将之处死,为大流士三世以帝王之礼发丧,宣布自己为波兹帝国的继承人。

至此为止,马其顿已经彻底征服与吞并了波兹大帝国,但亚历山大征伐的脚步还没有停下,用几年时间整合这个庞大的帝国,然后又率大军越过波兹本土继续向东进入了天竺。在这里,亚历山大遭遇了东征以来最艰难的战斗,马其顿方阵碰到了天竺人的象阵。战况非常惨烈,双方的伤亡都很惨重,但最终还是天才的亚历山大取得了胜利。

他在天竺河西岸又建立了三个新的行省,此时马其顿帝国的疆域离昆仑已经不远了,但是它们之间却阻隔着世上最难逾越的高原。亚历山大还想继续向东进军、征服整个天竺,但大军走的已经太远了,将士们征战多年来到完全陌生的异域,已无心再继续这种无休止的征伐。

军心有变,亚历山大不得不暂时退兵。他分兵两路,自己率军绕过亚述高原从陆路返回了巴伦,而另一支海军从天竺河口出发,沿海岸线回兵与亚历山大会师,完成了天枢大陆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军事创举。

阿尔忒弥斯与穆芸一直在云端上关注着亚历山大,企图随着这位大帝征伐的脚步发现阿蒙在人间的痕迹。亚历山大征服天竺河流域胜利回师之时,显然还心有不甘,在巴伦重整兵马,打算有一天再挥军东进。

阿尔忒弥斯与穆芸在心中暗想,假如到了那时,这位马其顿大帝会不会又自称是梵天之子、甚至是无量光之子呢?如果是那样,宙斯又会是什么表情,发怒还是苦笑?但不得不承认,亚历山大在扩张中采取的一系列措施,尽最大的可能巩固了这个快速形成的大帝国,也把对奥林匹斯诸神的崇拜带到了天枢大陆各地,甚至更遥远的地方。

假如亚历山大能像伊索一样长寿,将来的一切尚未可知,可惜历史并没有再给他这样的机会。就在他回到巴伦城不久,有一只小小的蚊子叮了这位威震大陆的大帝一口,他突发疟疾高烧不退,十几天后便离开了人世,尚未年满三十三岁。

亚历山大野心勃勃而又短促的一生,各方面的成就都超越了他的父亲腓力二世,只有一点不如,而这一点恰恰是最致命的。他没有像腓力二世培养他那样、为自己培养出一位合适的继承人,但这也不能怪亚历山大,他去世的时候实在太年轻,子女皆未成年。

亚历山大一死,部将争权,这个大帝国很快一分为三,原马其顿统治的希顿半岛成为马其顿王国、天枢大陆原巴伦王国一带建立了西亚王国。亚历山大在世时,继承了埃居法老的王冠与权杖,他去世之后,部将托勒密继法老权位、仍奉阿蒙为主神,开创了埃居的托勒密王朝,历史仿佛又回到了起点。

奥林匹斯诸神与天国众天使,没有找到阿蒙重入人间的线索,他们一直在默默关注着一切可能的蛛丝马迹,但始终没有任何发现,阿蒙就似在茫茫尘世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三百年过去了,众神与众天使仍然没有阿蒙在人间的消息。

……

一天上午,一队骆驼从连绵沙丘尽头的地平线方向走来,迎面只见太阳在沙砾上的反光刺眼。这是一个商队,正离开埃居前往巴伦,他们需要找一个地方躲避正午的烈日。前方沙丘间有一片巨大的废墟,高耸的圆柱上端还残留着半边穹顶。那是一个神殿的遗迹,但神坛已被沙子淹埋了一半,宏伟的阿蒙神像倒卧在沙丘间。

这里在三百多年前,曾经是埃居帝国海岬城邦的属地,迪克父子先后成为海岬城邦的城主。就是在这一带,吉尔伽美什率领的乌鲁克军团曾经与阿蒙率领的埃居大军爆发了激战。此地本是叙亚沙漠边缘、海岬边境的一块绿洲,人们为阿蒙神修建了宏伟的神殿。

随着气候的变迁,绿洲渐渐沙化,只在神殿旁的小山脚下留了一个泉眼,是来往商队歇脚的地方。而那座不大的小山与山旁的神殿废墟,正是遮挡烈日的休息处,虽然并不是很舒服,但也总比没有强。

雕着神文的石柱成了人们拴马系骆驼的桩子,牲口的粪便落在雕花的台阶残迹上,人们坐在沙子上,靠着倒卧的阿蒙神像休息,而那座倒下的巨大神像正好可以遮挡阳光。

这座神殿曾经屹立了数百年,而从它被废弃到今天,也已经有五十年。神像倒卧沙丘、崩落的碎石被骡马践踏、神殿废墟成为来往商队歇脚的临时营地,说明这里的民众已经不再信奉这位神灵,将他所有的光辉与神圣完全遗忘。

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会让阿蒙神殿变成如今的样子?

亚历山大死后,他的部将分割了大帝国,分别建立了马其顿、西亚、埃居三个国家。亚历山大的部将托勒密戴上了法老的王冠,在埃居建立了托勒密王朝,是这三个王国中延续时间最久的。

就在亚历山大死后不久,马其顿帝国西北部,有另一个国度渐渐崛起,名字叫马罗共和国。这里在希顿各城邦民众的眼里,原本是一片未开化的蛮荒之地。可是在神灵的指引下,有不少贤者陆续来到这里。马罗人继承了希顿人的文明与知识,是学习者与效仿者。

马罗共和国的各项制度,大体上沿袭原希顿各城邦,他们原本就是从属于希顿联合王国的部族,渐渐强大之后建立了独立的国家。他们信奉的也是奥林匹斯诸神,由于语言的不同,宙斯在这里的称呼是朱庇特、赫拉被称为朱诺,而那位被阿蒙打入轮回的阿芙洛狄忒,在这里被称为维纳斯。

马罗共和国伴随着希顿文明的传播、马其顿帝国的扩张、天枢大陆各地文明的融合而崛起。当时亚历山大正领兵东征,主要精力都放在波兹以及天竺战场,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个小小的马罗共和国正在悄然壮大。

直至两百年前,马其顿王国被马罗共和国所灭。

而一百年前,马罗共和国又出现了一位雄材大略的统治者,首席大祭司、首席大法官、终身独裁官、各军团总指挥,他的名字叫凯撒。凯撒从一位行省总督、军团长起家,与国内另外两大势力的巨头结盟,成为马罗共和国的执政官,并最终大权独揽。

凯撒掌权之时,马罗共和国不仅吞并了整个希顿半岛,而且还向西北开辟了更庞大的疆域。凯撒又率领大军东进,基本占据了原波兹大帝国的领土,并追击敌人南下来到埃居。

当时的埃居正处于争夺王权的内乱中,女王克丽奥佩特拉潜入凯撒所在的亚历山大城,命人用一条毛毯将自己裹住、送进了凯撒休息的房间……成了凯撒的情人。

凯撒帮助克丽奥佩特拉击败政敌,成为统治整个埃居的女王,而埃居也成了马罗共和国的属国。至此,凯撒的功业已超过了亚历山大,马罗共和国的疆域也已经超过原马其顿帝国,甚至向西、向北延伸的更为广袤。

信奉阿蒙神的埃居,成了这片大陆上最后一个仅存的王国。

可惜克丽奥佩特拉女王并没有将埃居的国运挽留更久,没过几年,凯撒在马罗城元老院中遇刺,克丽奥佩特拉又成为凯撒的部将安东尼的情人,并宣布自己与凯撒所生的孩子为“阿蒙之子”、埃居王国的继承人。

自亚历山大开始,这三百年来有很多人自称阿蒙之子,而最后这一位“阿蒙之子”,竟是克丽奥佩特拉女王与凯撒的儿子。

但好景不长,安东尼被凯撒的养子屋大维击败自尽,克丽奥佩特拉也被马罗大军所俘。这位女王企图故伎重演、继续诱惑屋大维,却未能如愿。屋大维要把克丽奥佩特拉做为战俘带回马罗,并游街示众,这位女王闻讯后也自尽了。

延续近三百年的埃居托勒密王朝终于覆灭,马罗共和国吞并了埃居,使之成为疆域中的行省。屋大维废除共和制称帝,帝号奥古斯都,马罗共和国成为马罗大帝国,这件事发生在五十年前。

亚历山大建立的马其顿帝国彻底烟消云散,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与沙砾中,天枢大陆上出现的是一个空前绝后的马罗大帝国。马罗人在各行省推行他们的统治与信仰,信奉奥林匹斯诸神。

原埃居各地的阿蒙神殿终于被废弃,城邦中的神殿早已被尽数拆毁,而沙漠商道旁的这座阿蒙神殿,在五十年后已成为这样一片废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