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新约
第329章 阿蒙之子

众天使已经隐退天国,因为阿蒙离去时吩咐,但穆芸还留在这里。就让她与阿尔忒弥斯单独对话吧,这两人之间的事情,别人也不好打搅。

阿蒙已散尽法力、被阿尔忒弥斯射落人间世世轮转,奥林匹斯众神也无话可说了,纷纷从云端上隐身离开了这里,只留下了凝望中的阿尔忒弥斯。

时间又不知过去了多久,也许是几天,也许是几个月,阿尔忒弥斯终于抬起眼帘望向阿蒙消失的地方,却恰好迎上了穆芸的视线。穆芸的眼中有愠意,而阿尔忒弥斯的眼神显得有几分萧索、几分无奈。

“你早就知道会这样,对吗?”还是穆芸先开口发问了。

“不,那一箭射出的时候,我才清楚。”阿尔忒弥斯轻轻摇了摇头答道。

穆芸又说道:“薛定谔,当年都克镇上的那只猫!我不止一次的看见你,也看着阿蒙的成长。最终是他帮你从禁锢中解脱、返回了奥林匹斯天国。今天阿蒙借你这一箭离去,你应该最清楚他去了何方。”

穆芸倒也不是不讲道理,她也知道是阿蒙自己做出了选择,但是面对射出那一箭的阿尔忒弥斯,脸色无论如何也好不起来,直到此刻语气才有一丝缓和,却询问她阿蒙去了何处?

阿尔忒弥斯答道:“我也不知道他去了何处,此时此刻,他可能正是襁褓中的婴儿,也可能是丛林中游荡的生灵,在世世轮转之中,直到完成誓愿得到解脱。可惜你我此时,还无法完全明了这一切。”

穆芸锁起了眉头:“不论几生几世,总有办法找到他在人间的踪迹,对吗?”

阿尔忒弥斯的嘴角露出了苦涩的笑意:“理论上是如此,他毕竟不是轮回转生中的凡人,而是神灵的一种修炼方式,总会有些玄妙的痕迹和不可言述的感应。但也要想到另一种情况,重入人间世世轮转,假如迷失在这生生世世当中,可能永远都找不到他,他也可能永远都不会回来。”

穆芸摇头道:“对神灵而言,无所谓永远,总有一天能找到他,或许那一天他已自行回归天国。我并不是来向你寻仇的,也无仇可寻。阿蒙临走时对众天使有交待,要守护好天国与伊甸园,当他不在时,要明白真正的信念指引。

那么这种守护,也包含守护在人世间轮转的他。以前是阿蒙指引众天使,而如今众天使也应该守护与协助他们的神。阿蒙在世间求证,不知要轮转几生几世,当他有迹可寻的时候,不仅天使们可以找到,奥林匹斯诸神也可能发现他!”

穆芸的话是一种提醒也是一种担忧,阿蒙重入人间世世轮转,无论他的誓愿是什么,也必须在经历中求证,天国中的众天使不可能代替他,只能守护他。打一个比方,假如阿蒙某一世终于有了完成誓愿的希望,却被别的神灵发现,那么完全可以用手段除掉他。

虽然这么做并不能消灭阿蒙这位神灵的存在,却可以让他这一世前功尽弃,灵魂转生重新再来,理论上是无穷无尽的。所以若出现了这种情况,天国众天使应该首先发现阿蒙,守护他完成一生又一生的经历。但这一切的前提条件,得在茫茫人世间首先找到阿蒙转生的那个生灵。

阿尔忒弥斯的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突然眼神一亮,看着穆芸道:“他带走了一样东西,那件东西的来历,你比我更清楚!”

穆芸也在灵魂中发出了一声低呼:“众神之泪!”

以本尊法身重入轮回,形神之外的一切存在包括神器都是不能带走的,因此阿蒙的矿锤、猎刀、卷轴全部落下。但阿蒙一直都随身携带着一件东西,就是十四岁那年,在都克镇上自家小院的工作间里,亲手开采出的那枚众神之泪。

那枚众神之泪后来镶嵌在了玛利亚的圣女法杖上,玛利亚殒落之后,这枚众神之泪被大将军龙腾在废墟中找到,又交给了阿蒙。阿蒙曾拥有两枚众神之泪,一枚是在幼底河谷深处那个神秘的大山洞中得到的,是伊西丝神殿失踪的前任圣女葱霓所留,为历代伊西丝圣女所传承。

在“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中,得自葱霓的众神之泪被奇异的炼化入他的形神,而玛利亚留下的那枚众神之泪,阿蒙曾借给加百列然后又收回,一直就带在身边。这次阿蒙重入世间轮转,那枚众神之泪却没有落下。这只能证明一件事,那就是它已融入阿蒙的身心,成了灵魂中可能被唤醒的一个印记。

想找到世世轮转中的阿蒙,这枚众神之泪的玄妙感应就是最重要的线索,至于它什么时候会出现、又以怎样的方式出现,就连神灵也无法预知。

想到了这一点,穆芸的神色已经完全缓和下来,目光却变的很有洞穿力,盯着阿尔忒弥斯道:“奥林匹斯诸神也有可能发现他,如果有那么一天,薛定谔,你会怎么做呢?”

阿尔忒弥斯垂下了长长的睫毛,却没有回答。穆芸接着又问道:“经历了这一幕,你也有你的求证吧?到了那一天,你是否会想到脱离奥林匹斯神系,接受另一种指引?”

阿尔忒弥斯仍然低着头道:“你叫我薛定谔?那好,我可以回答你。不论我怎么想,要做到这一切必须有两个前提,一是我求证天国之主的境界,也就是你们所说的天使长;二是阿蒙至少要求证众神之神的境界,能够融合另一个天国。

这一切尚未可知,但我也是他的守护者,从薛定谔开始就是这样,而阿蒙也是薛定谔的指引者。我并不想多说我自己,但我要告诉你,还有一个人可能会脱离奥林匹斯天国,至于她是否接受阿蒙的指引,那就要看将来的际遇了。”

穆芸沉声道:“忒弥斯?”

阿尔忒弥斯点头道:“忒弥斯与普罗米修斯不一样,普罗米修斯坚持要以自己的力量改变奥林匹斯神系,而忒弥斯的追求并非是神系的秩序,而是秩序的本身。如果她求证了天国之主,有可能脱离奥林匹斯神系另创天国,也有可能接受另一种指引。但这一切,现在也是未知。”

穆芸沉吟道:“确实有意思,奥林匹斯诸神中,能够以另一个神系的神灵身份,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找到天使之国,并进入其中访问的,只有你和她。如果有一天阿蒙回到了天国,你们是可以主动见到他的。”

这话又是什么意思?神灵所开辟的灵魂世界,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距离可以是无穷近也可以是无限远,就看你了不了解这个神系所指引的信念?就算不是这个神系的神灵,如果了解他们的修炼、在灵魂中有所印证的话,也是能够进去的。

阿尔忒弥斯曾经是薛定谔,见证了阿蒙开创天国的成长历程,而忒弥斯曾经是梦飞思之花、伊甸园中的门徒之一,自然也了解阿蒙所指引的道路。这两位神灵能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找到阿蒙所开创的天使之国、见到阿蒙与众天使。

阿尔忒弥斯却答道:“如果是那样的话,要等到阿蒙返回天国之后了。而现在最重要的,是他在人间的经历求证。忒弥斯与我的情况是不一样的,与其说她想找到阿蒙,还不如说她想找到约翰。到了那时,她有可能会给约翰另一种指引,也有可能做出别的选择。”

话刚说到这里,穆芸突然露出了很古怪的神色,而阿尔忒弥斯竟然笑了。她笑着对穆芸说了一句莫名的话:“恭喜你了!”

穆芸却啐了一口道:“他可不是我和阿蒙生的,你不要恭喜我!”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亚历山大率领的大军已经进入了埃居,举行了有史以来最盛大的典礼,在梦飞思的阿蒙神殿向阿蒙献祭。在这个典礼上,亚历山大向世人自称阿蒙之子,而阿蒙神殿的诸祭司也认可了这个称号。

穆芸如今是埃居神话中阿蒙神之妻穆特,她的神像也在阿蒙神殿中,自然了解的一清二楚。阿尔忒弥斯虽非埃居的神灵,但阿蒙神殿中还保留着贝斯特女神像,所以她也知道的清清楚楚。

……

亚历山大率领马其顿大军进入埃居,几乎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他甚至不像是一个征服者,而是一个将埃居从波兹帝国压迫下释放的解救者。对于埃居人来说,所改变的只是法老的统治,上、下埃居分别成为马其顿帝国的两个行省。

不是埃居法老甘愿失去权柄,而是罗德·迪克去世后,这个王国再没有一个英明的领导者能够抗拒亚历山大的征服,而且以埃居的国力也远不是马其顿大帝国的对手。另一方面,这个王国的祭司集团并不反对亚历山大的到来,从上层到民间,都没有真正的抵抗。

至于天国的众天使,早已得到阿蒙的交代,守护着天国与伊甸园、在人间守护阿蒙所留下的信念指引,并没有理会亚历山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