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新约
第328章 借箭

宙斯阻止了赫拉,又转身望了一眼忒弥斯道:“出战的神灵可能会被阿蒙斩落,却又不能轻易斩落阿蒙,那你认为该由谁出战呢?”

忒弥斯毫不留情的答道:“赫拉或雅伦娜本是最合适的人选,但你不愿意让赫拉冒殒落的风险,而雅伦娜也不愿与阿蒙亲自决战。其实我们当中只有一位神灵,如果她出战的话,既不会斩落阿蒙、也不会被阿蒙斩落。”

宙斯冷哼一声道:“这既是代表神系之间的决战,就没有什么不会发生!”

忒弥斯叹了一口气道:“我说的只是他们彼此的心意,并不是确定的结果。”

这两人的对话,始终没有说出那位神灵的名字,而奥林匹斯众神在灵魂中听的是清清楚楚。这时有一位女神主动站了出来,向着宙斯浅浅鞠躬道:“众神之父,就让我代表奥林匹斯出战吧!”

……

阿蒙背手站在云端,众天使皆肃立无言,只见对面的奥林匹斯众神中飘然走出一位女神。她穿着一件银色长袍,棕色的卷发一直垂到腰际,修长的身材性感而挺拔,宽大的袍袖中露出光滑嫩白的手臂。她的左肩披着绿色的披肩,裸露的右臂上戴着一枚银光闪闪的护腕。

这护腕并不仅是一种装饰,而是一件神器,可以使她射箭时的力量更强。她的左手中指带着一枚红宝石似的戒指,这也是一件神器,戒指的光芒可以凝聚成犀利无比的神箭,能射中天上地下任何被锁定的目标。

在她的眉心上,有一轮弯弯的下弦月印记,睫毛长而密,当她举起手中银色神弓时,望向阿蒙的眼眸竟隐约闪烁着红宝石似的光泽,那是戒指中凝练箭意的神光。她那一双小巧的耳廓也微微动了动,像一只充满灵动的猫,耳廓的上端竟然是尖的,带着诡异的美感。

她的红唇如鲜嫩的玫瑰花瓣一样的娇艳,唇线带着诱人的弧度,此刻却紧紧的抿着,神情隐隐透露出决然的刚烈。阿蒙很了解这位女神,在她那略带野性的躯体中,灵魂是怎样的刚烈坚强,哪怕禁锢在一只猫的身体中数百年,也从未屈服过。现在她站了出来,代表奥林匹斯众神向他挑战。

“我早就说过,当真的有那么一天时,你不要让我为难。”那位女神说话时已举起银色的神弓,握住弓脊的手臂上那枚护腕发出银色的辉光,形神仿佛已经与这张弓融为一体,扣住弓弦的右手,戒指上的那枚红宝石光芒凝聚成线,绿色的披肩无风自荡。

“薛定谔,我也早就说过,永远不会为难你的。”阿蒙凝望着她,周身上下仍带着淡淡的金光,整个人就似一枚闪烁的众神之泪。

狩猎女神阿尔忒弥斯缓缓拉开了弓,就似一轮半弦月变成了满月,弓弦上凝练出一支亮红色的箭,天地万物仿佛都笼罩在这箭意之中,牢牢的锁定了阿蒙。也许只有置身其中,才能感受到那不可匹敌的威压,阿蒙能接住这一箭吗?

在奥林匹斯如今的十二位主神中,宙斯自不必提,而赫拉很少出手,也没人清楚她的法力境界究竟如何,余者便以阿波罗、阿尔忒弥斯、波塞冬、哈德斯、雅伦娜战斗力最强。阿蒙曾战胜过阿波罗,但那不是生死相搏、且胜在出其不意。

可阿尔忒弥斯与阿波罗不同,她太了解阿蒙了,熟悉他就像熟悉自己一样,她是在都克镇看着阿蒙长大的,也陪伴在身边帮助他一直走向超脱永生的道路。而如今代表神系出战,阿尔忒弥斯一旦出手就不可能有所保留,谁也欺骗不了如此众多的神灵,这一箭蕴含了这位女神最强大的神力。

在这种情况下,分出胜负甚至决定存亡只需一击而已。

阿蒙仍然背手而立,没有取出任何武器,就连命运之匙方才都已交还给梅丹佐,他拥有过很多强大的神器,但都赐予了门徒。不过众天使倒没什么好担心的,对他们的神有足够的信心,阿蒙挥起金色的拳头应能击碎这一箭,还能打退阿尔忒弥斯。

但大家也都清楚他与阿尔忒弥斯的关系,阿蒙击败她但不会斩落她,只是阿尔忒弥斯不可能留手,阿蒙接这一箭的代价恐怕会很大。

就在众天使这么想的时候,天地之间银光一颤,弓弦无声,那一箭已经射出。箭本是戒指上发出的红光凝练而成,仿佛只是一种纯粹的能量,可是离弦时却变了颜色也完全化为了实质,成了一支飞射的银梭。

蓝天大海之间,所有的气息都在无形中微微震颤,银梭带着急剧的旋转,将所经过的一切空间能量都汇聚凝练。它的来势仿佛很慢,并没有化作虚影般的光芒,在空中的轨迹能看的清清楚楚,但同时又很快,几乎无可闪避。银梭的锋芒已将阿蒙置身之处笼罩,虽是从一个方向飞来,却又仿佛是从四面八方汇射。

阿蒙望着飞来的银梭,视线穿过银梭的轨迹仿佛也凝视着阿尔忒弥斯的眼眸,不知在无声的说些什么,却仍然背着手一动没动。仅靠笼罩周身那层淡淡的金光,恐是挡不住这一箭的,强大如阿蒙者也应该主动迎击!可他还在等什么呢?

看似来势很慢的箭瞬间就到了,正中阿蒙的前胸,忽然间漫天都是金光闪烁,众神的眼睛都被晃花了,只觉灵魂中也是一片金光爆散。等再度看清云端上的情形,阿蒙已经不见了,阿尔忒弥斯手中的弓、臂上的护腕、指上的那枚戒指都恢复了原样。

有三样东西打着旋落向海面,一柄矿锤、一把尺许长的猎刀、一枚大地之瞳。

矿锤是阿蒙从撒冷城带出来的,他在与阿波罗决斗中曾用过的武器;那把猎刀的历史更久远,是少年时的阿蒙第一次离开都克镇时,达斯提镇长送给他的,阿蒙曾用这把猎刀在德尔菲神殿中削掉了安东尼奥的一根手指。至于那枚大地之瞳,来历更加不同寻常,是老疯子尼采当年亲手交给阿蒙的。

那里面记录着老疯子对各种神术的研究心得,还有他一生的诸多经历。只有当阿蒙的信息神术突破一定的境界,才能读取其中相应的内容,而信息被读取后便会消失。如今那枚大地之瞳中只留下了最后两条不会消失的神术信息:一是少年阿蒙在尼采面前伏地跪拜的场景;二是玛利亚曾经在墙壁上写下又擦掉的那行字——“阿蒙,我的名字叫艾蔻。”

这些东西从空中落下,说明阿蒙不是逃走了,而是形神不再,随身的器物都会洒落出来。但这位天国之主并没有殒落,因为众天使的感应都很清晰,他在灵魂开创的天使之国仍存在于不生不灭的永恒中。那么,阿蒙究竟去了哪里?

当银梭射中金光的时候,奥林匹斯众神与天国众天使都发出了压抑不住的惊呼,有的呼声中带着惊喜,有的呼声中满含骇然。所有人都看得清楚,阿蒙根本就没有还击也没有使用任何手段招架,他被阿尔忒弥斯那威力惊人的一箭射散了护身金光。

这金光在阿蒙超脱永生时凝练入形神之中,与这位神灵的心身一体,包含着这些年来他的修为法力。金光被射散,意味法力被削去,他需要重新修炼才能恢复往日的力量。但情况还不仅如此简单,阿蒙在众神与众天使眼前消失了,不是遁走不是潜行更不可能是踏入虚空。

在这种情况下,阿蒙只能把握一个机会以避免殒落的命运,那就是以本尊法身重入轮回。事实上,阿蒙就是这么做的,他已重入人间世世轮转,就如同曾被他一箭射落的阿芙洛狄忒。

众天使在灵魂中听见了阿蒙留下的声音——

“当我不在这里时,你们才能明白那真正的信念指引是什么?……当我忘却这一切时,才能去寻求真正的超脱!……记住今天的约定,我不仅与诸神立约,也是在与你们立约,更与人间的生灵立约。……守护好天国与伊甸园,等待我的新生与回归。”

如果阿蒙自己不愿意的话,他是不会如此的,就算不想打落阿尔忒弥斯,也可以发起还击格挡这一箭。然而他却只是眼睁睁的看着银梭射至、法力尽散,然后重入轮回世世轮转。世上能够发出这样一击的神灵已经不多了,如果这是阿蒙准备好的选择,阿尔忒弥斯这一箭简直是恰到好处。

所有人都惊呆了,尤其是宙斯带着震惊之色,凌厉的目光向着那三件跌落的物品望去,视线仿佛穿透了天空与海洋,然而他已经看不见阿蒙所在。只见光影一闪,手持常春藤法杖的穆芸已经出现在阿蒙刚刚消失的位置,素手一招,收起了正向海面跌落的三件东西,一言不发的望着阿尔忒弥斯。

阿尔忒弥斯却凝望着海面良久无言,手中还握着银色的战弓,披肩垂落在手臂上,谁也不知她在想些什么。就这样静悄悄的、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