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新约
第327章 把战弓挂上云端

阿芙洛狄忒在灵魂中听见了阿蒙的声音:“爱与美之神,你应该放下这一切,才能经历更多!”

阿芙洛狄忒并没有殒落,她在最后的时刻有机会做出一种选择、避免了殒落的命运。也许是因为她的法力比赫尔墨斯更深厚、手段更为精妙,所以在最后关头把握了一线生机。或者是因为阿蒙在她的灵魂中印入了外人不知的信息,让这位爱与美之神在生死关头忽有证悟。

阿芙洛狄忒重入轮回,或者说她被阿蒙打入了轮回!

她这种情况,当然不可能是主动以灵魂新生的方式去经历人间一世,而是重入人间世世轮转,直至得到解脱的那一天。她究竟怎样才能解脱?没有人清楚,要看阿芙洛狄忒的发愿是什么、而阿蒙射中她的那一箭又带着怎样的含义?

神灵遭致这种下场,也可能面临一种结果,那就是永远迷失在轮回转生中。

以本尊法身重入轮回世世轮转,这是一种禁锢也是一种考验、或者说是一种修炼,但却是不得以而为之,对神灵而言也是莫大的悲剧。是阿芙洛狄忒自己争取到了这悲剧性的一线生机,如果她没有挣脱阿蒙的巨手,也就没有机会发愿重入轮回了,恐会与赫尔墨斯一样的殒落。

但也是阿蒙在有意无意间给她一个机会、让她做出选择,那高高举起的命运之匙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刺落,而是等到阿芙洛狄忒逃脱掌握之后才化为一箭射出。阿蒙这样做并非没有原因,阿芙洛狄忒化身海伦,带给亚历山大与梅丹佐的也曾有幸福与快乐的感受。

如今的结局对阿芙洛狄忒这位爱与美之神意味着什么,恐怕只有她自己与阿蒙才清楚。

斩落赫尔墨斯、将阿芙洛狄忒打入轮回,阿蒙手中幻化的长弓消散,仿佛融入云端上的彩虹,他收回命运之匙化为一道金光向南激射而去,速度奇快无比、锋芒势不可挡。令人不解的是,他并没有一步踏入虚空返回天国,而是仍在人间向着希顿半岛的外海飞遁。渡过那片汪洋大海,隔海相望的就是阿蒙的神域埃居。

……

阿蒙的行为不仅出乎赫尔墨斯与阿芙洛狄忒的预料,也完全令奥林匹斯诸神没想到,宙斯刚刚离开,他竟然就动手斩杀了奥林匹斯神系的神灵!

其实在小屋中阿蒙已经把话说清楚,他对宙斯亲口道:“我不介意这是谁的神域,也不与你做出这种约定。假如我在你的神域中斩杀了奥林匹斯的神灵或神使,自会承担后果,你也只需决定自己想怎样?”

此话出口,就意味着阿蒙如果撞上了赫尔墨斯是绝对不会放过的。而赫尔墨斯还傻乎乎的留在高空张望,宙斯离开的时候一定也发现他了,却没有提醒这个倒霉蛋赶紧闪,难道是故意为之吗?这个答案也只有宙斯自己才清楚了。

这一切瞬间就惊动了奥林匹斯天国中的神灵,阿蒙犯了神系之间的大忌,身为另一个神系的天国之主,竟然在奥林匹斯神域中斩杀神灵。而神系之间的战争通常都是在人间进行,比如马尔都克的大光明神系与宙斯的奥林匹斯神系有过大规模的长期冲突,却不是神灵本尊法身直接动手。

阿蒙这么做,打破了自古以来神系之间默守的规则,奥林匹斯诸神再也不能保持沉默,更何况有很多神灵本就想对付他。阿蒙刚刚化为金光激射而去,很多神灵纷纷出现在方才的战场。宙斯脸色铁青站在诸神中间,而那道彩虹仍然挂在长空,阿蒙留下的声音在诸神灵魂中回荡——

“看呐,我把战弓挂上云端,标志着与大地立约。当我脚踏云朵挂出彩虹,便立下我和你、还有大地上一切生灵的誓约。愿那滔滔洪水不复来,每当云端上飞落彩虹,请记住我与芸芸众生永世不移的誓约……”

诸神皆神情凝重,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他们仿佛有一种无声的默契,并没分散开去围追堵截阿蒙,而是聚集在云端上列阵,缓缓向着希顿外海飞去。

奥林匹斯神系的十二位主神,除了不能出现在阿蒙面前的阿波罗、殒落的赫尔墨斯、已被打入轮回的阿芙洛狄忒,其余九位都来了,古老神灵的代表、诸神纷争的裁决者忒弥斯也来了。

奥林匹斯众神并没有全体出动,天国中还有很多神灵只享受永恒的生命,只要不是整个神系的存亡受到威胁,他们是无心理会的。就算如此,奥林匹斯诸天神也出动了超过一半,几十位神灵在云端上带着一股强大的、无可比拟的威压,天地之间一片肃然。

天枢大陆各神系之间虽有过冲突,但还从未发生过这种情况。

阿蒙走的虽快,却不是在逃遁,因为他并没有返回天国,而是赶到外海与众天使汇合。奥林匹斯神系众神来了一半,但天使之国的众天使几乎是倾巢而出,除了留守天堂与地狱的埃雷彼与内尔伽勒,其余天使全来了,就连那些千年来从未现身人间的原九联与阿努纳启神系的古老神灵们也不例外。

阿蒙是天国之主,如果他殒落,众天使所安享的永恒天国将不复存在,人间的信众就算超脱永生,也只会迷失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失去指引,这个神系也就不存在了。所以阿蒙的处境关系到天使之国的存亡,众天使不论是怎么想的,此刻全都降临了人间。

加百列手持秩序之刃、拉斐尔握着天堂号角、沙利耶手持封印之眼、乌利尔挥起长鞭、摩西紧握铁枝法杖、米迦勒已将七风战车炼制成一柄十字长剑、西莉娅则手握一支羽毛状的长刀、穆芸手握着长春藤法杖……谣里奥、云梦、泗水等天使皆变化出强悍的原身。

梅丹佐背后展开了三十六只火翼,面色苍白,站在天使队伍的正前方。他是众门徒之长,超脱永生进入天国后也是众天使之长,虽然在最终的考验中伤的不轻,但此时还是来了。看他的样子倒没留下什么伤痕,但形神之损短时间内不可能恢复,张开火翼也只是虚张声势,此刻并没有一战之力。

众天使在云端上列阵,缓缓的飞过大洋,来到了希顿半岛的外海,在神域的分界线不远的地方停住。天使们展开了洁白的羽翼,连在一起就像一朵云,又像从天际走来的羊群。

一道金光飞来,阿蒙的身形停在了众天使之前,全身上下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金光,那是众神之泪的光芒。众天使行礼,阿蒙没有开口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把命运之匙交还给梅丹佐,在云端上转过身来静静的等待。

大海上荡起了浪花,波涛涌起却没有海浪之声。时间没过多久,奥林匹斯诸神也到了,远远的停在云端,遥遥与众天使对峙。两位天国之主又一次见面了,宙斯望着阿蒙,目光深沉无比,他并没有问阿蒙为何要斩杀赫尔墨斯、将阿芙洛狄忒打入人间无影无踪?

神灵心念通透,事情的前因后果其实心里都明白。阿蒙既然拒绝了宙斯的要求,碰见了赫尔墨斯与阿芙洛狄忒自然就不会留情。且不说伊索之事,他们召集众神使企图伏击阿蒙、逼迫阿蒙立约,难道阿蒙只杀那些执行命令的手下、不会杀指使手下的神灵吗?

宙斯叹息着开口了:“阿蒙,我昨天刚刚说过,你若挑起神灵之间的直接冲突、在奥林匹斯神域中斩杀神灵,就算你是天国之主,也要面对奥林匹斯诸神的挑战,不可回避!”

阿蒙答道:“我昨天也说过,我所为自会承担后果,你只需决定自己怎么做。”

宙斯抬手举起雷霆杖道:“看看你身后的众天使,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并非是因你的指引而超脱永生,只是依附了你的天国。难道要因为你的个人行为,将他们也无辜的卷入神系大战,导致殒落的命运吗?”

天枢大陆各神系之间的冲突发生过不止一次,最终都是通过立约解决,直接卷入所有神灵的大战从没有发生过。而各神系内部的众神之战,参与者也只是与直接冲突有关的神灵,其余神灵也是不会参战的。

超脱永生本已是难得的奇迹,安享永恒的生命是大幸运,如果神灵之间总是爆发直接的冲突,那么也不可能有神系的存在,众神在漫长的岁月中早就殒落的差不多了,还谈什么超脱永生?其实大部分天使也都不愿意发生这种冲突,今天阿蒙的行为可能关系到神系的存亡,他们不得不来。

而宙斯身边的众神虽然也来了,但也各有想法,已经超脱永生者谁也不愿意莫明其妙的殒落,一旦展开混战,是绝大多数神灵与天使所不愿看到的结果。阿蒙回头看了一眼,目光从九联神系的古老天神舒、芙、盖勃、努特等人身上扫过,他们自从超脱永生后就一直留在九联神国,千年以来从未在人间出现。

阿蒙又看了看珀兰罗丝与舒布拉,她们是进入天国不久的天使,是那么的善良而美丽,在超脱永生之前,几乎从未与人争斗过。阿蒙也在心中暗暗叹息,又转过身道:“宙斯,若谈神灵之间的冲突,在我的天国中我是唯一的神。我并不想挑起所有神灵的混战,神灵与凡人一样都需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有些事,他们从未做过。”

宙斯沉声道:“你就是要以这种方式立约吗?”

阿蒙点头道:“是的,我不仅与你立约,也与你身后的众神立约,更与世间的凡人立约。我留下我的指引,并不在乎那些城邦的神殿和所谓的神域,圣灵就在心中、圣殿也在心中,神域随着心灵而迁徙。信奉你的城邦国度,或许能发动大军摧毁我的神殿,而我所指引的信念,会随着心灵中的圣殿遍布你所谓的神域!”

宙斯沉默了片刻,又开口道:“事情既然发生了,无论如何总要解决,你不想挑起天国众神灵与天使的混战,难道要独自面对挑战吗?”

阿蒙微微一笑:“你们可以推选一位战斗力最强的神灵来挑战我,了结今天的事。无论结果如何,便是全新的立约开始。”

宙斯一皱眉:“那你想让哪一位天使代表天使之国出战呢?”

阿蒙的灵魂中同时听见了很多声音,加百列等人皆欲出战,而身负重伤的梅丹佐则露出遗憾与不甘的神情。他仍然微笑道:“我已经说过,我是唯一的神,我做的事情自然由我来面对,我将亲自出战。宙斯,你想派出哪位神灵?这样的事,一定要是自觉自愿!”

话音未落,阿蒙的灵魂中就听见了很多天使的声音:“我的神,天国是您的灵魂世界,你不可以出战!”

阿蒙在灵魂中向着所有的天使答道:“请不要劝阻我,这是神的声音,我不会像赫尔墨斯或阿芙洛狄忒那样,让他们所指引的神使出面,而自己却躲在云端。也请你们放心,无论是胜是败,我承诺不会殒落,我的天国仍将永恒。”

然后他问宙斯道:“奥林匹斯的天国之主、众神之父,难道你不亲自出战吗?”

宙斯还没答话,忒弥斯突然开口道:“宙斯不可出战,他如果殒落,奥林匹斯天国将崩塌、超脱永生者将失去指引,造物主成就以下者也将迷失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神系不复存在,这样的结果将引发神灵与众天使愤怒与绝望的混战。其实阿蒙如果殒落,结果也是一样的,就算对面的很多天使会自行散去、但他的门徒们也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仍然会发生一场卷入无辜的大混战。”

她的话众天使听不见,却传遍了奥林匹斯诸神的灵魂中。宙斯看着阿蒙面无表情的答道:“我有我的承诺与责任,不会与你决战。”

阿蒙又笑了:“我知道是为什么,想当年阿努纳启的众神之战,阿努没有参与任何一方。而九联神系的主神多次更迭,安拉也没有参与纷争,原因是一样的。但在这个场合,我想当众问你一句话,而你不需要的回答。”

宙斯皱眉道:“你想问什么?”

阿蒙在云端上朗声道:“因为在德尔菲发生的事情,才会有今日的一战立约。那些被我斩落的神使,与我本无仇怨,也不想接受殒落的命运。可是那些想对付我的神灵不愿意直接出战,而是驱使他们布阵伏击。

那些人已是半神、渡过了生生不息的考验,我斩落他们的时候心中有数,他们可以不去奥林匹斯的冥府,而是直接选择转生。拥有这种成就,转生的生灵是能够唤回这一世的灵魂印迹的,再无需神灵的指引,也可以掌握本源力量的秘密。

虽然曾经那一世的幸遇已不复,通过重重考验困难无比,但也未尝不可能超越永生。他们所了解的超脱永生的道路,得自奥林匹斯神系的指引,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可以进入奥林匹斯天国。因为他们了解这种指引、能够做出这种选择。

但有一点,那些殒落的神使转生之后,在灵魂中唤醒了本源力量的记忆,在人间的时候,他们还愿意接受原先的神灵指引、成为他们的神使吗?有些人可能会,但有些人不会了!再当他们超脱永生之后,如果知道还有别的选择,还愿意成为奥林匹斯的神灵吗?”

阿蒙的话问完了,并不需要宙斯的回答,与其是说给对面的众神听的,还不如说是给身后的天使们以及人间的神使们听的。渡过生生不息的考验、将本源的力量修炼到尽头,就算被斩落,也可能会拥有一种机会。那就是转生的生灵可能会唤醒前一世的灵魂印迹,了解本源力量的秘密。

假如那些在德尔菲殒落的神使转生之后,唤醒灵魂印迹的已经是全新的生灵,他们已不再受前世的誓言束缚。如果重新修炼、渡过生生不息的考验,那么前世的经历已不能动摇此世的信念了。假如让他们重新选择的话,他们还会愿意成为原先的神灵所指引的神使吗?

他们若在世间了解到不同的指引、有幸超脱永生的话,还会愿意成为奥林匹斯天国的神灵吗?如果没有别的选择,又不想迷失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他们可能会这样做。但若可以接受另一种指引呢?

众神一片沉默,不能让阿蒙再说下去了,必须指派一名神灵出战。宙斯用眼角的余光瞄了雅伦娜一眼,因为雅伦娜也是奥林匹斯神系的女战神,可这位智慧女神却低头无语。阿蒙就在对面呢,宙斯说他必须承担后果、接迎奥林匹斯神灵的挑战,人家站出来了,但奥林匹斯众神总不能无人出头吧?

这一战可不是什么斗法切磋,出战的神灵可能会被阿蒙斩落。赫拉一挺身正欲上前,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束缚在原地,灵魂中听见宙斯暗道:“你不是阿蒙的对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