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新约
第326章 倒霉蛋一个半

宙斯盯着阿蒙道:“你激怒了奥林匹斯诸神,我们已经结束了合作。如果你想建立这样的新约,奥林匹斯神系扩张之时,会吞并你的神域、摧毁你的神殿。世人对阿蒙神的崇拜可能将不复存在,你愿意承受这样的后果吗?”

阿蒙笑了笑:“宙斯,我知道你的计划,这个计划是我们合作实施的。而如今情况虽然变了,但计划还是在进行中,你觉得亚历山大会在人间那么做吗?”

宙斯冷哼道:“亚历山大也许不会这样,但他不会是永远的大帝。统治天枢大陆的既然先有波兹后有马其顿,当然还会有新的帝国取而代之。我已在人间印证了这种手段,自然可以重来一次,而你在人间的神域一旦被吞并、信仰传承完全消失,想要恢复便几乎不可能。看看今天的荷鲁斯吧,他的处境也许就是明天你的处境。”

阿蒙一皱眉:“宙斯,你说出这样一番话来,难道是想向我宣战?”

宙斯摇了摇头:“你格杀众神使的时候,就已经在宣战,而我是来与你做最后的谈判。人间的战争由世人决定,神灵几乎不可能亲自降临战场。我今天来就是想告诉你,你与你的天使之国等待接受这种命运吧,它将成为不生不灭的永恒中一个孤岛。”

阿蒙沉声道:“没有听见我刚才说的话吗?我做我的指引、你做你的指引,让世人们自己去选择,这既是我与天上的神灵做出的约定,也是与世人约定,并不继承阿努纳启神系与九联神系古老的承诺。”

宙斯:“从现在开始,你不可以在我的神域中,斩杀奥林匹斯的神灵与神使。”

阿蒙却摇头道:“我不介意这是谁的神域,也不与你做出这种约定。假如我在你的神域中斩杀了奥林匹斯的神灵或神使,自会承担后果,你只需决定自己想怎样。”

宙斯:“那便是神灵之间的直接冲突,你考虑过这种后果吗?就算你是天国之主,也必须要面对奥林匹斯诸神的挑战,不可回避!”

阿蒙不动声色道:“如果是神灵之间的冲突,我当然不可回避,因为在我的天国中,我是唯一的神,我将亲自面对。我不与你延续旧的约定,奥林匹斯的诸神要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你尽管实现你在人间的计划,哪怕我的所有神殿都被摧毁,我也在所不惜。你想求证的是类金仙极致,而我的愿望是超脱鬼修之法,你我各有所求。”

说话间,阿蒙将他与句芒问论的情形以信息神术同时印入了毕达哥拉斯与宙斯的灵魂。神灵之间虽有冲突,但这种冲突并不妨碍坦然的交流。毕达哥拉斯耸肩道:“宙斯,你已说服不了阿蒙。”

宙斯一言不发,站起身来拂袖而去,他与阿蒙的谈判破裂了,阿蒙不愿意遵守旧的神系之间关于神域的传统约定,他本人甚至要抛弃神域的概念。奥林匹斯诸神中有人如果再碰上阿蒙的话,恐怕会被他斩落,这是曾经的所作所为决定的。一旦阿蒙这么做了,便要面临神灵之间的直接挑战,后果难以预料。

毕达哥拉斯叹息道:“阿蒙,你将是一位不同的神灵。你想超脱诞生你这位神灵的根基与土壤,恐怕不容易。就算你成功了,人间的信众恐怕仍然生活在那种精神源流中。”

阿蒙站起身来向毕达哥拉斯行了一礼:“先生,我明白这些,但我的誓愿如此。”

……

宙斯离开毕达哥拉斯庄园,面带怒容一步踏入虚空返回了奥林匹斯天国,追着阿蒙而来的众神使不知何时已悄然退去,并没有停留在毕达哥拉斯庄园之外窥探。高空之上原本有六位神灵,此时有四位已经离开,只剩下阿芙洛狄忒与赫尔墨斯还在那里张望。

发生在德尔菲郊外的激战,这两位神灵手下的神使损失最多,那十二名被阿蒙格杀的神使中,有九名是他们所指引。为什么会这样呢?一方面原因,是这两位神灵在排挤与逼迫阿蒙这件事中出力最多,阿芙洛狄忒甚至以一位普通姑娘海伦的身份亲自到了人间挑拨,后来还以爱神之箭射中了亚历山大。而降下神谕指派伊索为米都利城邦的使者到德尔菲献祭,就是赫尔墨斯干的。

另一方面,他们所派出的神使也是战斗力相对偏弱的,而阿蒙的近身刺杀当然是寻找阵线最薄弱之处下手。也不能怪这些神使战斗力不够强大,因为指引他们的神灵本就不特别擅长于战斗。虽然也拥有造物主的成就,但赫尔墨斯与阿芙洛狄忒是如今奥林匹斯十二主神中战斗力最弱的两位。

他们与阿蒙结怨却最深,而且这种结怨是单方面导致的,阿蒙从未主动招惹过这两位神灵。尤其是赫尔墨斯,阿蒙尚在米都利城邦管理农庄的时候,这位神灵就进过伊索的店铺,问神像的价格语带试探。伊索明知他的身份,当然不会上他的套,但也没有把他当做神灵看待。(注:参阅本书290章、平凡的世界。)

后来伊索在神殿广场上对人们讲故事的时候,赫尔墨斯又出现了,他向伊索提出了一个要求:“尽管你心目中有你的神,但不能与其他人一样到神殿中向赫尔墨斯献祭吗?哪怕不贡献你的财物,仅仅是参加仪式而已。那样的话,你会更受欢迎。”伊索却讲了一个“狼来了”的故事,聪明的拒绝了赫尔墨斯,且让这位神灵无话可说。(注:参阅本书318章、狼来了。)

赫尔墨斯身为米都利城邦的守护神,为什么会盯上伊索,最终导致与阿蒙结下如此的仇怨呢?倒不完全是因为伊索不信奉他这位守护神。米都利城中贪婪、自私、狡诈、表面信奉神灵、内心中却充满罪恶、亵渎与冒犯神灵的人多了,赫尔墨斯不会不清楚世情,何必与一位善良可亲的老者计较?

其实伊索一回到米都利,就在无声无息中与赫尔墨斯打了一次交道,埋下了日后发芽的种子。

伊索刚回到米都利时,他的堂弟雷德·阿克曼以为这位陌生人是为了谋夺家产而来,时隔六十年,雷德上次见到伊索时还只是个十来岁的孩子,确实也无法认定这位老者的身份,于是伊索请求城邦公民会议进行裁决。

那次裁决现场有一个仪式,在两名祭司的主持下,泰勒斯代表城邦民众向神灵祷告、祈求神谕的降临。赫尔墨斯则降下了神谕——“米都利的民众们,你们面前的这位老者从异域归来,那里并未接受神灵的光辉照耀,神灵不会证明他的身份,需要他自证。”

赫尔墨斯应该知道伊索是谁,却拒绝为伊索证明身份,将裁决权交给了城邦公民会议。他这么做也不能说不对,并且没有一字虚言。但在伊索这位凡人看来,守护神如此表态,他既不信奉这位神灵,也就没什么关系了。

而伊索自证身份最重要的手段,就是叫人翻开了老宅门前最下面一阶台阶的石板,石板背面刻着赫尔墨斯的权杖。这是米都利的一种建筑风俗,建造宅院时在一个隐秘的地方留下守护神的象征。在古老的传说中,如果泄露了这个秘密被恶魔获悉,将会失去守护神的守护。

这样的秘密只有阿克曼家族的继承人才会清楚,伊索当众把石板掀开了,众人对他的身份便再无疑虑。其实以伊索之睿智,他完全能用别的手段来证明自己的身份,可他偏偏用了这样一种方式,也可以看作是对赫尔墨斯神谕无声的回应。(注:参阅本书289章、最接近神灵的人。)

后来伊索重修故宅,阿蒙以仆从的身份雇工匠修葺,还特意问了伊索,按照米都利城邦的传统,是否要另寻隐秘的位置留下守护神的象征?伊索却说不必,只是将那块刻着赫尔墨斯权杖的石板原地放置而已。

这个不引人注意的细节,赫尔墨斯是一清二楚。伊索这么做,对城邦守护神是一种无声的藐视,也等于在告诉赫尔墨斯,他无需城邦守护神的守护。那块被掀开又原样放回去的石板,就似凡人对神灵的嘲笑,在赫尔墨斯看来也是一种亵渎与冒犯,却让他无话可说,所以才有了后来的事情。

今天,眼见阿蒙一路格杀神使冲进了毕达哥拉斯庄园,然后宙斯也去了,这样的冲突只有两位天国之主亲自对话才能解决,其他的神灵便离开了。但赫尔墨斯与阿芙洛狄忒却没走,想亲眼看看究竟会发生什么?阿蒙说不定会与宙斯动手,因为刚才他已经杀了那么多神使,如果是那样的话,阿蒙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如今他们已经与这位强大的神灵结怨太深,尽管是他们自己的行为造成的,但也不希望阿蒙能平安离去。所以他们留在这里观望毕达哥拉斯庄园的动静,却看见宙斯怒气冲冲的离开。

赫尔墨斯皱眉对阿芙洛狄忒道:“不知众神之父与阿蒙做了怎样的约定?为何离去时面带怒意?”

阿芙洛狄忒也皱眉道:“阿蒙那个家伙很不好打交道,你看他刚才下手多狠,一点都没有与我们谈判的意思。众神之父去了,也不可能与他谈的很愉快。”

赫尔墨斯:“但两个神系之间必须订立新约,阿蒙与宙斯的合作已经中止,需要谈两个神系之间的事情,估计达成的约定令宙斯很不愉快吧。”

阿芙洛狄忒:“今天算是便宜阿蒙了,他居然知道毕达哥拉斯庄园,跑到那里去等宙斯来谈判。是阿尔忒弥斯告诉他的,难怪他一言不发格杀了那么多神使,原来早知道可以脱身的地方。他不与我们谈,就等着宙斯来,格杀神使是在向我们示威呢!”

赫尔墨斯:“我们已经留不住他了,宙斯走了,他为何还不走?在毕达哥拉斯庄园中,他尽可一步踏入虚空返回他的天国,而我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宙斯允许他这么离开,一定是达成了新的协定!……快看,他出来了。”

此时天边已露出了微白,漫天的星光渐渐黯淡,黎明即将到来,阿蒙走出了那间小屋,高空上的赫尔墨斯与阿芙洛狄忒随即就发现了。但宙斯已经先走了,显然是允许阿蒙从容离去,这两位神灵就算心有不甘但也只能瞪眼看着。

然而阿蒙并没有一步踏入虚空,随即化为一道金光直冲天际。等赫尔墨斯反应过来的时候,命运之匙已直刺而至。换一种情况,赫尔墨斯也不至于让阿蒙如此偷袭得手,但他做梦也想不到阿蒙在这种情况下还不走,甚至直接冲上天空来刺杀他。正是因为这种大意,他刚才与阿芙洛狄忒谈话时,暴露了在空中隐藏的位置被阿蒙发觉。

赫尔墨斯毕竟也拥有造物主的成就,惊骇之下已经祭出了法杖。空中出现了一株参天大树,树上有两条绿色的巨蛇一左一右向着阿蒙扑击而去,而他本人却不见了。赫尔墨斯可不是那些被阿蒙格杀的神使,他并非血肉之躯,虽然命运之匙的攻击无法闪避,但他却幻化法杖挡住了这一击,并在灵魂中召唤阿芙洛狄忒——快动手,阿蒙疯了!

阿芙洛狄忒见阿蒙突然冲到近前袭击赫尔墨斯,骇然间抽出腰带向阿蒙挥了过去。腰带在空中化为七彩虹光,带着魅惑灵魂的力量缠绕着卷向阿蒙的身形,她同时也向后飞退,召唤赫尔墨斯赶紧逃离。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命运之匙刺中了参天大树,这株大树化为碧光炸裂,又恢复成一根权杖的模样从云端跌落。那两条巨蛇刚刚缠绕住阿蒙的身体,而阿蒙浑身的金光就像一层无形的护罩,在巨蛇缠绕中发出卡卡的响声。随着大树炸裂、神术被破,两条巨蛇也随之消失。

赫尔墨斯却没有来得及收回权杖,阿蒙出手太利索了,他的身形在炸裂的碧光中踉跄后退,而命运之匙则激射出无数金光将他缠绕。金光中发出耀眼的霹雳,巨响伴随着天地震动,赫尔墨斯瞬间灰飞烟灭——这位仓促应战的神灵就此殒落。

也许不能怪阿蒙太狠、太强,是赫尔墨斯自己太大意了,而且他并不擅长战斗,却与阿蒙结怨最深。阿蒙就是因伊索之死而来,而伊索之死可以说是赫尔墨斯一手造成的。阿蒙既然已经出手,不会只格杀那些受驱使的半神。

神灵的身即是心,与凡人是不同的存在,阿蒙不能以命运之匙像普通骑枪一样去刺杀赫尔墨斯,这次动用的是强大的手段。阿蒙不是没有斩落过造物主,塞特就曾殒落在阿蒙之手,真论生死相斗的手段,赫尔墨斯比塞特还差了一大截呢。

阿蒙斩落赫尔墨斯,而阿芙洛狄忒的袭击刚刚展开。七彩虹光环绕,他只觉得一阵阵奇香袭入了灵魂。此香已不能用人间的香味或香息来形容,对于神灵而言也是一种无上的享受,仿佛灵魂中最深的欲望被唤醒又得到了满足,沉迷于这种状态中甚至什么也不愿意想、什么都不愿意做,那是天上人间最销魂的感受。

阿芙洛狄忒在这种情况下发出的当然是她最强大、最擅长的攻击,虽然没有什么伤害性,却是绝佳的配合手段。假如赫尔墨斯能够趁机发起反击,七彩虹光环绕下的阿蒙一定会很被动,可惜赫尔墨斯此时已经殒落了。

若是阿芙洛狄忒的手段能完全魅惑阿蒙的灵魂,她本人也可以再发起极具伤害性的攻击。可惜阿蒙也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只在一个呼吸之间,身心处于极度销魂感受中的阿蒙低喝一声,一只金色的拳头穿过了七彩虹光打向阿芙洛狄忒的前胸。

阿芙洛狄忒已经看见赫尔墨斯殒落,当然不敢与阿蒙力战,只盼望七彩虹光能够缠绕一段时间好借机逃走,她的身形已经飞退而去。拳头消失了,紧接着就在阿芙洛狄忒飞走的方向上空又出现一只金色的巨手。巨手狠狠的一抄,把阿芙洛狄忒娇美的身躯握在了掌中。

漫天的七彩虹光不见了,阿蒙化为一个金色的巨人站在云端,左手攥住了阿芙洛狄忒,另一只手举起命运之匙对准了她。

阿芙洛狄忒被握在阿蒙的手心,全身散发出迷人的光芒,这光芒在震颤娇鸣,仿佛随时就要被阿蒙的五指捏碎。眼看命运之匙已经对准自己,阿芙洛狄忒突然发出一声长吟,她的腰带又回到了身上,紧接着七彩虹光在阿蒙的指间爆射,腰带连同衣裙都化为一股澎湃的法力激散而开。

金色的大手一抖、竟松开了一丝缝隙,阿芙洛狄忒赤裸的娇躯化为一道彩虹向天边射去。阿蒙并没有追,金色的巨人又变成平常的模样,他凭空取出了一张弓,以命运之匙为箭“嗖”的射出,正中逃遁的阿芙洛狄忒。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