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卷:新约
第325章 三生万物

阿蒙问道:“哪两种情况?”

毕达哥拉斯答道:“第一是我的门徒中有人超脱永生、进入了奥林匹斯天国,在这种情况下,宙斯将是被动的,我可以自行决定何时返回天国开创我的世界,一切结果未知。第二是宙斯求证了更高的境界、主动提出要求,也意味着他认可了我的誓愿,那么我也将返回奥林匹斯天国,将我的世界融合其中。”

阿蒙不禁又点头道:“若是后一种情况,看似宙斯占了上风,其实你也赢了。因为奥林匹斯天国终于将超脱永生的道路公诸于世,便是你当年的宏愿,这化形天劫真是玄妙难言!而宙斯也没输,他将奥林匹斯天国演化为一方仙界,成为真正的众神之神。……毕达哥拉斯先生,您既然远游过昆仑、天竺各地,有何独特的证悟呢?”

阿蒙这是在请教,态度显得相当的谦逊。毕达哥拉斯曾经是柏拉图的老师,那么更是阿蒙的师长,就连阿蒙最尊敬的贤者亚里士多德都曾经在柏拉图门下学习。

毕达哥拉斯在阿蒙面前倒也没什么保留,坦然答道:“世人眼中,我最重要的成就是数学。但是这里的人都应该明白,我只是在教授他们该如何看待世界。万物有其本源与变化的规律,因此才能去创造世界。我曾听太上说过‘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阿蒙有些惊讶的插问都:“您曾经见过太上?”

毕达哥拉斯略带惋惜的叹了口气:“我没有见过他,很遗憾与这位先贤是擦肩而过。但我读过他在昆仑留下的长生诀。虽然与我所修炼的本源力量是另一种体系的指引,但也通往超脱的永生,太长称之为长生。我曾发愿要做的事情,远方的贤者早已做过了,而且做到了。

按太上之言,一是万物之母,世上一切智慧与存在的发端;二是对立与否定、是一体两面,是事物变化的规律;三是纷呈万物的面目与形式,就像我们所看到的世界。从此我思考的更多,以数来描述这个世界,在这里教授门徒。”

阿蒙笑道:“您还告诉门徒灵魂可以不朽、可以转生,您说的是转生而不是新生,请问这有什么不同吗?”

毕达哥拉斯答道:“转生是未得超脱的灵魂轮回,而新生是神灵的选择,因为神灵可以再入人间轮转修炼,这两种情况看似一样,我只是用了不同的称呼以示区别。其实超脱者的灵魂是不可转生的,如果神灵殒落,那便是不复存在。”

阿蒙微微一皱眉,思忖道:“我一向没有注意到这种区别,也曾经思考生灵逝去后是否会有灵魂的新生?今天您则向我明确,对于凡人而言那不是新生而是转生。”

毕达哥拉斯:“这是在渡过生生不息考验时,对所经历的一切看法不同,你可以将那些看成世上无数生灵的经历,也可以当成自己的灵魂曾有的经历。……阿蒙先生,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你能看到他们的前生后世吗?”

毕达哥拉斯抬起了一只手指向帘外,视线穿过帘子和门户,指向门外站着的两位门徒。阿蒙忽有所感,想起了在玫瑰园中与句芒问论时的一个细节。当时他也谈到了前生后世的问题,而句芒抬手指着温迪悄然答道:“她就是她前生的后世、后世的前生,但她知道吗?所谓前生后世众人皆可见、无须神通法眼,含义便是如此。”

阿蒙并没有回答毕达哥拉斯的提问,而是突然问道:“难道您也见过无量光?”

毕达哥拉斯:“我没有见过无量光本人,但我听过他的弟子念诵经文。”

阿蒙一笑:“原来如此,难怪您会在庄园中宣讲灵魂不朽与转生之说。但您宣讲的信念,是在解说永生的神灵与转生中的凡人,这与无量光的指引不同,倒是与本源力量的修炼相合。”

毕达哥拉斯也笑道:“我本就是奥林匹斯神系的神灵,只是在借鉴、印证,融入自己的体系而已。”

阿蒙点了点头道:“我曾有幸见过无量光人间显相,也与他的座下弟子有过交流。毕达哥拉斯先生,您还从无量光那里学到了什么?”

毕达哥拉斯微笑答道:“戒律。”

有人称呼毕达哥拉斯建立的团体为毕达哥拉斯学派,也有人认为毕达哥拉斯庄园像一个神秘的僧侣团体,就是因为这里的人们要遵守很多奇怪的规定。这是团体的纪律,比如说不要吃豆子、不要把锅的印迹留在炉灰上等等。

毕达哥拉斯在妙语声闻中对阿蒙做出了解释,这些戒律有的大有深意,却难以对刚加入团体的门徒解释清楚,于是就做出了纪律的约束。无量光传法、弟子也须受戒,就如各神使加入神系的誓言。有些戒律的含义是多层的,弟子们并不能彻底明白。

比如无量光让弟子不杀生、积累世间功德,这不仅是行善,到了最终的考验来临时,不论是超脱永生还是在轮回中转生,人们才会明白其另一层含义。超脱永生时面临“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离世时进入“中阴光明境”,灵魂都会受到自己这一生所为的反射。

也有些戒律看似并无实质的意义,只是一些无聊的规定而已,却并非无用,甚至很有用。加入这个团体需要“心灵的净化”,然而人们很难看清自己的心灵,又何谈去净化呢?这时往往需要借助一些外在的形式,融入到日常的言行举止中。

阿蒙想起了自己以阿罗诃的身份通过摩西与撒冷人立下的十戒,用意大抵也是如此。他向毕达哥拉斯的灵魂中印入一段信息,讲述了自己感悟,并且回答了对有关问题的理解。他不能只是单纯的请教,今天的见面也是一种互相的交流。

阿蒙又开口道:“您让门徒们认识万物的规律与联系,并用数来表达,但它是不可穷尽的。”

毕达哥拉斯解释道:“人们不可能超越自身的见知以及所处时代,这将是历代人所积累的传承。人们可以认知这个世界,但并不代表他们已经掌握了世界。我们往往自以为是世界的主人,其实不过是欲望的奴隶,哪怕达到了人间欲望的尽头,却仍旧受此束缚。

创世神的处境不就是如此吗?所以我不愿望成为一位创世神,你和宙斯也一样,而安拉和阿努会选择离去。神灵尚且如此,何况凡人?一代又一代的人睁开眼睛认知这个世界,很多人自以为他们掌握的才是真理,企图去蒙蔽世人的眼睛。你我在人间所指引的信众也是如此,他们有可能只是自以为在信奉你。”

听毕达哥拉斯如是说,阿蒙也露出了苦笑,又突然抬头穿过帘子向门外看去。有人来了,马格思在门外说道:“这位先生,你不能进去,毕达哥拉斯老师正在与客人谈话。”

那人答道:“我是宙斯。”

恩克斯说道:“我正想问你叫什么名字呢,毕达哥拉斯老师已经叮嘱,会有人来拜访。请稍等,我为你通报,看看老师方不方便见你。”

这时毕达哥拉斯高声道:“让宙斯进来吧,我们已经在等他。”

两位门徒打开了门,朝宙斯道:“你可以进去了。”

宙斯大踏步进了屋子,挑帘来到了桌旁。毕达哥拉斯不动声色的招手道:“众神之父,你来了?请坐吧。”

这张桌旁有三张凳子,阿蒙与毕达哥拉斯一左一右的坐着,中间的凳子恰好是留给宙斯的。宙斯怒气冲冲的坐下,毫不客气的朝阿蒙道:“你在奥林匹斯神域的圣地德尔菲,竟如此大开杀戒!就算是为了一个凡人伊索报仇,在圣殿中当众杀了安东尼奥也足够了!你这样做,置奥林匹斯众神于何地?”

阿蒙不紧不慢的答道:“宙斯,你不必如此愤怒。山中的混战,确实是我先动手的,但我若不动手,就会陷入神术大阵包围中。他们深夜布阵伏袭,难道你还想要我束手就擒吗?”

宙斯:“你身为天国之主,也应该清楚神灵之间解决问题的方式。你在德尔菲神殿中的行为,已经违反了与我合作的条件。众神命神使们在路上拦住你,无非是想与你订下新的约定,可你根本就没有选择谈判,而是直接出手杀人!”

阿蒙冷笑道:“他们想与我订立新约,无非是因我尚有谈判的资格。假如我无此能力,你觉得那些神使会对我手软吗?你之所以会发怒,是因为我的反应出乎众神的预料。我身为天国之主,竟然敢这样出手作战。那些神使虽是凡人,但他们直接威胁与挑战我,我当然可以将其斩落。就算那些幕后的神灵,遇见我也是一样的结果!”

宙斯怒喝道:“但这里是奥林匹斯神域的圣地!”

根据各神系之间古老的约定,神灵通常不可以直接向凡人出手,除非凡人直接挑战与冒犯了神灵。而神灵也不可以擅自进入别的神系神域,除非获得许可或受到邀请。想当初阿蒙悄然来到希顿半岛,只是以一位普通赶车人的身份,而宙斯找到了他趁机谈了合作的条件。

而如今阿蒙在神殿中当众斩杀神使,不仅意味着他与宙斯的合作中止,也激怒了奥林匹斯诸神。那么他来到这里便是不受欢迎的人物,诸神派出神使拦路,意味着天使之国与奥林匹斯天国之间将订立新约,可阿蒙直接格杀了众神使。

毕达哥拉斯突然插话道:“宙斯,我要提醒你,阿努纳启神系与九联神系已不在!”

这位贤者点明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天枢大陆各古老神系之间确实有过约定,但是阿蒙以天使之国融合了阿努纳启神国与九联神国,建立了一个全新的神系,众天使所接受的是新的指引。这个神系与奥林匹斯天国之间,并没有继承原先的约定。

阿蒙与宙斯做过唯一的约定,就是先前的合作。而目前这种合作已经中止,理论上阿蒙在这里并不受什么誓言与承诺的束缚,只需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承担后果而已。

奥林匹斯诸神命神使们在德尔菲郊外设下埋伏,就是想逼迫阿蒙这位天国之主订立新约,结果阿蒙并不买账,一路杀进了毕达哥拉斯庄园。现在宙斯来了,这两位天国之主需要好好谈谈,是遵守古老的神系之间的传统,还是做出全新的承诺?

宙斯沉声道:“阿蒙,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阿蒙淡然道:“我并没有离开这里,而是拜访毕达哥拉斯先生,就是在等你来。我只想问一件事,你明知道雅伦娜等人的所作所为是在破坏你我之间的合作,为何还要默许呢?”

宙斯没有回答,毕达哥拉斯却提醒道:“阿蒙啊,因为你做了我当年想做的事情,让宙斯没得选择。”

这位贤者真是一语道破天机!阿蒙离开马其顿之后,以埃居主神的身份降下神谕,告知各神殿祭司本源力量的秘密,让人们了解到世上存在超脱永生的道路,这便是当年的普罗米修斯想做的事情。

宙斯当初与阿蒙谈合作的原因,主要是因为阿蒙也是一位天国之主。通过奥林匹斯神域的扩张,宙斯想印证更高的境界,成为真正的众神之神。而最终完成印证的标志,便是能够融合另一个天国。其实他有两个选择,神系内的普罗米修斯与神系外的阿蒙。

宙斯若有把握,可以随时向毕达哥拉斯提出要求,让他回到天国恢复普罗米修斯的身份,尝试融合另一个天国、成就一方仙界,这是宙斯的选择之一。宙斯也可以通过奥林匹斯神域的扩张,最终在人间吞并与融合阿蒙的神域,若阿蒙的天使之国还想在人间指引信徒,就必须去找宙斯谈判,那么宙斯也可以趁机向阿蒙提出要求,这是选择之二。

宙斯与普罗米修斯之间存在冲突,他更愿意与阿蒙合作,因为宙斯并不甘心放弃神灵所掌控的秘密、告诉凡人超脱永生的道路。可是阿蒙离开马其顿之后颁布了最新的神谕,宙斯便没有选择的余地了。无论是普罗米修斯还是阿蒙,对他而言都一样。他必须真正的允许那“火种”传播到人间,才能融合他们的天国。

宙斯与普罗米修斯之间,只是奥林匹斯神系内部矛盾,毕达哥拉斯庄园的出现,便意味着他们可以达成新的妥协。但阿蒙颁布神谕之后,他与宙斯的矛盾就成了两个神系之间的冲突,而且几乎不可调和。

有一种秘密,只有在大家共同保守的时候,彼此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一旦被一方公开,那么另一方的处境就会变的很被动。比如阿蒙告诉信徒,凡人可以超脱永生来到他的天国,而宙斯却没有这么做,世人们是更愿意信奉宙斯还是阿蒙?这个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假如其它的条件不变,阿蒙会在人间获得越来越多的信众。虽然信奉阿蒙的人并不一定会比信奉宙斯的人更幸运,绝大多数超脱永生者还是需要神灵直接指引,但对于神力源泉之领域的争夺,阿蒙将拥有绝对的吸引力,甚至会以另一种方式入侵。

米都利城中伊索的出现,便是这种苗头。所以众神以陷害伊索为契机,引来阿蒙的报复,趁此机会解除了他与宙斯的合作关系。而宙斯明知如此,还是默认了诸神的做法,说明他也不想再与阿蒙合作。

阿蒙的存在,已威胁到奥林匹斯天国诸神的利益。想对付阿蒙有两种手段,一是在人间消灭这个神系的传承,二是逼迫阿蒙做出神系之间新的约定。

这时宙斯说了一句实话:“阿蒙,你在这里,对我已经无用了。”

是的,融合阿蒙的天使之国,已经不必是宙斯的另一种选择。神系内部的普罗米修斯已经拥有天国之主的境界,宙斯想获得成就一方仙界的机缘,修炼到了地步随时可以印证。那么他与阿蒙之间既然结束了合作关系,面临的问题就是两个神系的谈判。

阿蒙坐得稳稳的反问道:“宙斯,你要与我动手吗?”

宙斯又现出了怒容:“你我都是天国之主,是不能轻易动手的,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你在德尔菲的所作所为,已经令我很惊讶。”

尽管宙斯比阿蒙更强大,但他也没有绝对的把握一定能战胜阿蒙。看阿蒙今天与那些神使动手的情景,简直是丝毫不留余地。天国之主不同于一般的神灵,如果殒落的话,他所开创的天国便不复存在。这样的神灵即使想动手,一般也不会以本尊法身亲自涉险。

阿蒙一摊双手:“既然如此,我做我的指引、你做你的指引,让世人们自己去选择,这便是你我之间的约定。我不仅在与诸神约定,也是在与世人约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