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诸神黄昏
第324章 魔盒再次打开

普罗米修斯的故事,很多地方倒很像是阿蒙的经历,因此阿蒙对那出戏是深有感触。故事的结局是普罗米修斯被宙斯下令锁在高加索山上,整整渡过了世间十三代人的时光,后来被过路的大力士解救。但宙斯仍要求普罗米修斯戴着一个铁环,上面锁着高加索山上的一块石头,象征着他仍被宙斯禁锢,让众神之父挽回一点颜面而已。

戏剧自然会有人间的各种演绎加工,细节不可能都有对照。但阿蒙也没想到今天看见的毕达哥拉斯手臂上竟然戴着这样一个铁环,一瞬间就想起了普罗米修斯的故事。

毕达哥拉斯一招手,不置可否道:“还是坐下说话吧!……我打碎了锁链,得到了世界。在这里,我就是毕达哥拉斯。”

他的声音中竟然也带着类似“仙家妙语声闻”的手段,这是阿蒙在见过句芒之后,又一次遇见有人施展这样的“神通”。这位贤者并没有否认自己的来历,很坦然的告诉阿蒙事情的经过,想当年他的确就是那位叫普罗米修斯的神灵。

普罗米修斯与宙斯发生冲突,并不是在众神之战前,而是宙斯成为天国之主后。在奥林匹斯所有古老的神灵中,除了原创世神乌诺斯之外,普罗米修斯是最有希望成为另一位创世神的神灵,如果是那样的话,按照古老神系的传统,他将脱离神系开创另一个神系。

但是普罗米修斯没有那么做,就像阿蒙曾经见证过阿努与安拉一样,普罗米修斯也见证了创世神乌诺斯的成就,他也不想成为那样的神灵、开创那样的神系,而是另有所求。恰在这个时候,宙斯发起了众神之战,融合了乌诺斯的神国,开创了奥林匹斯天国。

普罗米修斯与宙斯的冲突随之爆发,就像曾经的阿努纳启众神之战结束后,马尔都克与恩里尔的冲突也随之爆发。普罗米修斯在这场冲突中失败、被宙斯禁锢,后来又挣脱锁链而去。脱困的普罗米修斯去过人间很多地方,游历过天枢大陆也到过埃居。

除此之外,普罗米修斯的足迹走的更远,他还远去过昆仑与天竺。阿蒙曾遇见过的句芒与真水就来自昆仑,而天竺是无量光传法之地。

从某种意义上讲,普罗米修斯便是句芒所说的以本尊法身重入轮回,他以这种方式挣脱了宙斯的锁缚,在人间一共经历了十三世、在各地经历求证,这一世宏愿达成又回到希顿半岛,身份便是毕达哥拉斯。

假如毕达哥拉斯没有唤醒过往的一切灵魂印迹,就是一个新生的凡人,宙斯也不能与他说什么。但毕达哥拉斯这样出现在奥林匹斯神域,说不清楚他是神灵还是凡人,于是宙斯又找到了他。两人之间有一场新的谈判,结果宙斯允许毕达哥拉斯建立这个庄园,而奥林匹斯诸神与众神使不得进入这里。

这相当于在奥林匹斯神域中,有另一个不同的世界,而今天另一位天国之主阿蒙闯入了这里。

听见这番话,阿蒙意识到面前的毕达哥拉斯拥有凡人的血肉之躯,却带着神灵的灵魂印迹与修炼见知,竟是以前没有遇见过的一种存在。这是普罗米修斯在世间所求证,他追求的应该也是天国之主、金仙、菩萨之类的境界。

阿蒙有些不解的问道:“毕达哥拉斯先生,您当初与宙斯的分歧是什么?您既然不愿意成为另一位创世神,也没有脱离奥林匹斯神系,因为什么与宙斯产生了冲突?”

毕达哥拉斯笑着答道:“我与宙斯的分歧,和你与宙斯的分歧其实是一样的。所区别的是,我是奥林匹斯的神灵,而你不是。”

妙语声闻中,毕达哥拉斯解释了当年与宙斯起冲突的缘由,就是戏剧中那个“火种”的故事。奥林匹斯神系后起于九联神系与阿努纳启神系,尽管宙斯超越了创世神的成就求证了天国之主,但有的传统仍然保留,而且与其它神系做出了约定,就是将成为神灵的秘密掌握在众神手中。

本源力量的指引在人间并不公开,哪怕那些代表神灵的神殿祭司们也不曾了解。但这并不意味着不会出现新的神灵,神灵们会在人间挑选合适的人,指引本源的力量让他们成为神使。而另一方面,人间也涌现过不世出的天才,并没有接受神灵的指引、自行领悟本源的力量超脱永生,比如马尔都克与阿蒙。

马尔都克超脱永生后加入了阿努纳启神系,却最终脱离神系开创了自在天世界。而阿蒙则融合了阿努纳启神国与九联神国,开创了自己的天使之国。

普罗米修斯与宙斯发生分歧,就是在马尔都克超脱永生后不久。他认为应该将本源力量的秘密公诸于世,至少应该让在人间代表神灵的祭司们知晓。这也意味着凡人踏上超脱永生的道路,不仅是被动的接受指引,也成为一种主动的向往追求。

其实对于人间的信众来说,就算知道凡人可以超脱永生,但踏上这条道路的希望也是渺茫之渺茫。他们首先要被唤醒本源的力量,一步步经历考验修炼到人间境界的尽头,绝大多数人第一步就不可能成功。有幸踏上这条道路的人,也须有老师的指点,最好的老师当然还是神灵。

虽然这种转变表面上并不大,但其性质却不同,超脱永生不再是只属于神灵掌握的秘密。其最重要的意义在于两点,第一是宣布凡人可以成为神灵,第二是不管这种可能性是多么渺茫,也在人间留下了希望。

《普罗米修斯》这出戏剧里关于潘多拉的故事,魔盒里飞出的那些灾难,象征着人性中不得超脱的一面。而在盒子的最底层还留下了一件东西,就是“希望”。

宙斯与普罗米修斯的冲突由此诞生,宙斯认为,指引谁得到超脱永生的秘密是众神的权力,凡人只有得到神灵的认可才有资格获得这种指引。普罗米修斯则认为,众神并不会失去这个权力,能够自行探索本源力量并超脱永生的人少之又少,凡人还是需要神灵的指引,但应该让他们了解这个事实、拥有这个希望,在得到指引时才会更加感激神灵。

而宙斯则坚持,神灵不需要这种感激,指引谁是神灵的权力,这是自古以来的誓言决定的。凡人只有做出了自己的贡献,证明了他有这样的潜质,才会有幸得到神灵的指引。

在人间传说中,潘多拉魔盒被关上了,最底层的那件东西没有飞出来,便暗示着普罗米修斯在这场冲突中失败。而所谓普罗米修斯被宙斯的锁链所束缚,其实是象征他不得完成自己的誓愿,必须继续遵守奥林匹斯神系的誓言。

当时普罗米修斯曾说了这么一句话:“众神之父、天国之主,尽管你坚持你的意愿,但人们仍会自行探索本源的力量。这条道路本就存在,也许你与众神掌握了秘密,但道路并不属于你。你等着,还会有这样的神灵出现,来到你面前!”

而后来普罗米修斯脱困的机缘,恰恰就是因为这个预言的应验。

宙斯斩化身历世,曾在人间留下一个儿子,名叫赫剌克勒斯。宙斯之妻赫拉很不喜欢赫剌克勒斯,因此赫剌克勒斯并没有得到本源力量的指引成为神使。但他的资质过人,很像曾经的天枢大陆第一武士恩启都,也成为了一名无敌的九级大武士,竟然将这样一条道路走到了尽头,迎来了最终的考验。

赫剌克勒斯比恩启都幸运,他通过考验成为了神灵。就在赫剌克勒斯进入奥林匹斯天国之时,普罗米修斯预言印证,他的誓愿成为真正的宏愿,于是脱困而去,本尊法身经历十三世轮回,最终在这里成为毕达哥拉斯,并建立了这样一个庄园。

听到这里,阿蒙才知道除了他和马尔都克之外,这千年以来还有另一个人在没有得到神灵指引的情况下迎来了最终的考验。但赫剌克勒斯的情况有所不同,他一直信奉奥林匹斯诸神,超脱永生之后,并没有迷失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而是直接来到了奥林匹斯天国。

赫剌克勒斯这位神灵的出现,印证了普罗米修斯的话,只要有希望和信念,人们也可以得到天国的指引。正因为如此,宙斯束缚不了他,普罗米修斯迎来了“历劫”的机缘。

阿蒙很感兴趣的又问道:“毕达哥拉斯先生,本尊法身重入轮回,我曾听过一位来自昆仑的仙家详尽解说。求证天国之主、类金仙之属,须历化形天劫,我当初在不知不觉中幸运的通过。而您所说的历劫,应该就是化形天劫。您以本尊法身重入轮回,此刻我见到的您,已经唤醒神灵的灵魂印迹,那么应该已经历劫成功,怎么还是凡人的血肉之身呢?”

毕达哥拉斯似笑非笑道:“当初的我若想成为创世神,就已经是创世神;现在的我若想成为天国之主,便能开创天国成为天国之主。但人们能做到的事情,未必一定会去做,我与宙斯之间有约定,并不打算脱离奥林匹斯神系。所以我现在是否返回天国,不仅取决于我,还取决于宙斯。我们之间究竟谁胜谁负,还是个未知数呢!”

这番话玄妙非常,很难确切的表述。可以勉强打个比方,假如有个宅子售价两枚神石,阿蒙完全可以把它买下来,但他未必要这样做。他没必要通过这种方式来证明自己可以成为一座宅子的主人,但如果不买下来,他便不是那座宅子的主人。

至于普罗米修斯与宙斯之间谁胜谁负,确实还是一个未知的变数。假如毕达哥拉斯返回神国恢复普罗米修斯的身份,并开创属于自己的天国,宙斯的奥林匹斯天国是否能够将之融合呢?如果能,则说明宙斯已经求证了真正的众神之神境界。可宙斯仍在求证之中,他尚无把握能做到,但又必须要迈出这一步才能完成最终的求证。

阿蒙也似笑非笑道:“您说的不错,其实我们在很多方面很相似,只是超脱永生的经历不同。”

他的话中也带着妙语声闻,他们超脱永生的经历确实不同,普罗米修斯是得到古老的奥林匹斯神系指引,而阿蒙是自行探索出本源的力量并将其修炼到尽头,其难度不可同日而语。但两人的誓愿有一点是相同的,普罗米修斯曾经想做的事情阿蒙已做了。

阿蒙最后一次以埃居主神的身份降下神谕,对向他献祭的各大神殿祭司们公开了本源的力量。虽然唤醒这种力量很不容易、修炼到尽头更是难上加难,想要获得成就,绝大多数人还是需要天使的指引。但阿蒙毕竟告诉了人们一个事实,人性中包含着神性,凡人也可以超脱永生,成为传说中神灵那样的存在。对于信奉阿蒙的人来说,便是成为天国中的天使,这是天枢大陆上的古老神系从未做过的事情。

毕达哥拉斯闻言道:“其实我也正在做同样的事情,只是以不同的方式而已。我不是以神灵的名义,而是以毕达哥拉斯的身份,我建立这个庄园、成立这个团体,便是这种尝试。”

毕达哥拉斯成立这个特殊的团体,成员都必须经过考察、通过考验。他告诉门徒,灵魂可以不朽,凡人也可以永生。我们所看到的万事万物,既在不断地生灭变化当中,也存在着不生不灭的不朽内涵,生灭变化的只是存在方式的转变,永恒就在其中。

所以人们才可以去创造,而创造身边的事物也就是在创造灵魂中世界,比如将泥土烧成砖石、播种收获粮食、在琴弦上弹出乐曲。正是因为这种创造,人们才能去认识世界、认识万事万物背后永恒的存在。

阿蒙微微一怔,反问道:“您所告诉门徒的,不仅包含着本源力量的源流,还包含着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开创天国的原则,可见您已拥有天国之主的境界。我只是有些好奇,距离德尔菲这么近的地方有这么一座庄园,宙斯为何会允许它的存在,又为何与您达成新的妥协?”

毕达哥拉斯抬起左臂,挽起袖子指着胳膊上那个铁环道:“你看见这个了吗?当我唤醒灵魂印迹完成宏愿的时候,便戴上了它,就像你在人间听到的那些传说一样。它象征着我曾经的愿望和来历。只要我愿意,随时可以开创天国,但我还是奥林匹斯神系的神灵。我答应了宙斯,可以让他尝试融合我的天国,那时奥林匹斯神系的天国,将拥有全新的内涵。”

阿蒙点头道:“原来如此,你确实有资格与他谈判!但我仍然很好奇,假如他真的融合你所开创的天国,按照昆仑仙家的说法,宙斯的世界便可称一方仙界,那么奥林匹斯天国中将有一个类似毕达哥拉斯庄园的地方。你是怎么说服他的?他为何会愿意拥有这样的一方仙界?”

阿蒙的话可能令人难以理解,能够融合另一个天国,使自己开创的灵魂世界包含更广,确立不可动摇的众神之神地位,宙斯还有什么不愿意的呢?

主要原因还在于宙斯与普罗米修斯曾经的分歧,融合另一个天国,并不是凡人所理解的、简单的吞并,而是灵魂印迹与修行见知的包容。在信念上有分歧则不可能做到,但毕达哥拉斯并没有让步的意思。所以宙斯想要融合普罗米修斯所开创的天国,也必须接受这一点、认可毕达哥拉斯的做法,在人间公开超脱永生的道路。

毕达哥拉斯笑着答道:“我与宙斯走遍了各地,我向不同的人们问了同一个问题,有太多的人答不上来,最后还是宙斯给出了答案。”

阿蒙很感兴趣的追问道:“什么问题?”

毕达哥拉斯不动声色的道:“这世上有什么样的东西,我把它给了你,而我自己并未失去?”

阿蒙不禁呵呵笑出了声:“世界上有的东西很宝贵,一旦赋予了别人便不再属于你,比如财富或权力。也有的东西很难得,比如出色的天赋、娇美的容颜,它只属于你自己却不能赠与别人。但你从别人那里学习知识、接受传承,教授你的人却不会因此失去这种知识。其实脚下的道路与世界的真相,它并不属于你,属于你的只是对此的认知。”

毕达哥拉斯也呵呵笑道:“是的,答案就是如此,当宙斯自己答出这个问题时,就与我做出了新的约定,我建立了这个庄园、进行我的尝试。我们商定了两种情况,无论哪一情况出现,我将返回奥林匹斯天国恢复普罗米修斯的身份。到了那时,宙斯将要融合我开创的天国,也可能是我融合他的奥林匹斯天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