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诸神黄昏
第322章 不留行

假如只有他一个人,做好准备、全力以赴面对阿蒙的攻击,阿蒙虽然也能杀了他,但绝对不会就像现在这样只是轻轻一击而已。这只洛斯兽显然做梦都没想到,二十四名神使布阵,以强大的神术展开几乎是毁灭式的攻击,阿蒙却冲了出来、到了他的眼前。

刚刚还在合力运转神术阵呢,他仓促间跳起来想抵挡阿蒙的近身刺杀,已然是来不及了。

一击得手,阿蒙没有任何停留,就像一道金色的流星带着一片火翼尾羽,身形折转向侧后方飞射而去。神使们的攻击随即就到了,无数光华斩在他刚才格杀洛斯兽的地方,那只洛斯兽顷刻间尸骨无存。

阿蒙虽然溜的快,但如此多的大范围神术攻击还是波及到他了。梅丹佐化为的火翼飞卷,拨开了这些攻击的余波。

密林间突然土石横飞,又有一条人影窜了出来,手中的法器发出一道光华向阿蒙迎面斩来,同时施展了气元素护铠术。这名神使的反应已经足够快了,而且是攻守兼备。但不论对方是进是退,阿蒙飞射的速度没有丝毫改变,左手上出现了一只金色的拳套,一拳将斩来的光华击碎,右手的命运之匙径直刺了出去。

气元素护铠未及成形,命运之匙就已穿过正在变得粘稠的空气,锋利的梭尖轻轻的刺入了他的胸口,带着轻微的旋转和震颤。这一瞬间仿佛抽干了这名神使所有的力量,他的身形委顿倒地。

第二名被格杀的神使尸体还没有完全倒下,阿蒙又化为一道金光向后反射,已经来到另一侧的密林中,几乎不给周围埋伏的神使任何反应的机会,谁也不知道这位天国之主下一个刺杀目标会是谁。

几根粗大的树木连根折断飞起,又有一名神使的身形露了出来。此人是一名力战型的神使,身材魁梧至极,他站在原地没动,右手拿出了一面巨大的盾牌,左手也举起了一柄沉重的战斧。对付这种人,在一定距离之外以强大神术攻击是最有效的,冲上去刺杀也许不是明智的选择。

阿蒙化为的金光带着火翼一个转折,惨叫声却在二十步之外响起,他根本没有向这名神使发起攻击,而是诡异的改变飞击路线、格杀了离得最近的另一名神使。而那名身形魁梧的力战型神使也同样殒命,十几道大范围无差别的高阶攻击神术同时落在这个地方,阿蒙闪开了,他却被轰杀当场。

神使们熟悉的战斗从来不是这样的,神灵之间的斗法更不会如此。阿蒙几乎没有使用神术,他全部的法力几乎都化为了护体金光,冲开一切阻挡、承受各种攻击,力量也几乎全用在速度上,专寻攻击环绕的薄弱之处近身突袭,而且只集中攻击一点,碰上谁算谁倒霉。

神使之间的战斗通常是各展手段、互相比拼法力与境界,攻击很强大但都留有进退的余地,不敌的一方往往会适时认输做出约定,再不济还可以设法逃跑,至于逃得掉逃不掉是另一回事,至少还可以选择。而神灵之间的战斗则更不可能离得很近,像阿波罗与阿蒙决斗时那样拨响琴弦,发出玄妙而神奇的攻击是最常见的。

阿蒙的战法完全打破了常规,面对二十多名神使的合力攻击,他并不还手,只将法力化成金光防护,并以绝对的速度闪避,梅丹佐化为的火翼则帮他抵挡不明方向的突然偷袭。阿蒙一次只针对一个目标飞击,到了命运之匙能直接刺中的距离才出手。

九级神使虽然强大无比,或许精通各种变化、能承受与化解各种能量冲击,但相对神灵而言,他们毕竟还是血肉之躯。阿蒙看上去只把命运之匙当成战场上一支普通的骑枪使用,格杀对手只是一刺,梭尖带着奇异的震颤仿佛是都克镇的矿工技艺,但绝对不会多用一分力。

他防守与闪避二十多个人的进攻,只攻击一个人,只要能闪得开、防得住、冲得过去,那么面对他的那名神使是很难抵挡这位天国之主的。阿蒙完全不是在与他们斗法,只是单纯的刺杀,如此手段是没有任何进退余地的,就是想投降认输也根本来不及。

阿蒙刺杀第一名和第二名神使,都是出其不意,实际上是他先动的手,接下来神术大阵才发动。周围的神使们顿时有点乱了,既然神术大阵没有把阿蒙困在原地,锁定攻击的威力显然不够,于是展开了大范围无差别的神术攻击,虽然也波及到快速移动的阿蒙,但却把第三名神使给轰杀了,误伤了自己人。

阿蒙却趁此机会又格杀了第四名神使,眨眼功夫,埋伏的二十四人中就已殒命了四个,其余神使才刚刚反应过来。

就见山林间一片光华耀眼,似夜色里陡然冒出来二十个发光的大蘑菇,因为不知道阿蒙下一个刺杀目标是谁,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给自己加了防护,擅长神术者召唤了各种护罩与护盾,擅长炼器者变化出各种强悍的铠甲,肉身强大的妖类则直接化出了原形、仍不忘召唤各种元素护身。

这些神使们等于暴露了身形,神术大阵也乱了,防护的同时当然不忘进攻,各种杂乱无章的攻击神术以及刀剑光芒纷纷向着金光与火翼席卷而去。阿蒙击杀第四名神使后,身形没有任何停留,金光贴地向着高坡的另一端飞射而去,所过之处土石翻卷,竟将地面犁出了一条深沟。

阿蒙穿过了两道火墙合卷之间的空隙,护体金光承受了几道硬生生的能量爆发的擦击,背后的火翼拨开了飞斩而来的几道剑芒,身形突然从深沟中冲起,一拳打碎了一道土元素坚墙,带着金色拳套的拳头去势不减直接打在了一柄弯刀上。

那柄弯刀脱手,迎面的神使踉跄后退,阿蒙右手的命运之匙又刺了出去,空中光华闪烁,有无数道细丝缠住了金梭。阿蒙的手腕一顿,这些幻化出的细丝纷纷绷断,命运之匙仍轻轻点中了对手的眉心。他将几乎全部的力量用来破开对方的防护,真正杀人时只是这一刺。

第五名被杀的神使手段了得,他幻化细丝缠住了命运之匙,阿蒙的手腕顿了顿,虽然只是一瞬,但也足够围攻的其他神使做出反应了。呼啸的光芒斩来,就像无数道霹雳集中在半山,阿蒙终于第一次要正面对抗众神使的合击。

他一转身,三十六只火翼都旋到了身后,奋力一挥命运之匙化为一道金色的光雾,炸裂声似乎震动了天际。满天的星光都在发颤,光幕被击得粉碎,然而惨叫声又在百步之外响起。阿蒙硬接了众神使一击,身形又化为金色遁光,趁着各种能量激散、感应一片混沌之际,格杀了不远处的另一名神使。

也不知道阿蒙受没受伤,他的防护能力强悍的变态,而攻击虽犀利无比却绝不分散,没有一丝多余的力量。这些神使的手段都强大无比,全力一击甚至能将一座山摧毁,但这样的手法看似强大,从某种意义上讲却是一种浪费。

轰平一座山要耗费把山轰平的力量,但真正杀一个人只需要一击而已,轰山的力量只是多余,只看有没有本事恰到好处的刺出那一击。如果没有把握的话,还是轰山更稳妥,强大的神使们更习惯的便是这种手段,可阿蒙偏偏不这么玩。

令众神使胆颤心惊的是,阿蒙明知自己被围攻了,却没有突围的打算,而是在人丛中来回刺杀。梅丹佐化为的火翼除了拨挡各种攻击的余波之外,主要就是为阿蒙指引攻击线路。

一连倒下了六名神使,阿蒙突然出现在第七名神使身前,命运之匙刺出的时候终于遇到了一点麻烦。只听“叮”的一声轻响,空中突然出现了一块巨石化为了粉末,梭尖刺在一面只有两尺长的银色盾牌上,这面盾牌也随之碎裂。持盾的神使发出一声闷哼飞跌出去,虽然受了伤,但他毕竟挡住了阿蒙一击。

阿蒙却没有追上前去发出第二击,身形化为一道金光呈一道弧线绕丛林边缘飞走,闪避接踵而来的狂风暴雨般的袭击,那名神使终于拣了一条命。

高空之上,有六位神灵隐匿身形、面色阴沉的看着这一幕,目光中差点喷出火来。指引一名神使渡过生生不息的考验获得本源力量的九级成就,哪有那么容易啊?阿蒙问都没问一句,几乎是一枪一个格杀当场,神使们布下的神术大阵也被破,再也无力合击。假如继续各自混战下去,阿蒙一发狠恐怕会杀的一个不剩。

假如这些神灵亲自参战的话,也许阿蒙未必是对手,要么落荒而逃、要么当场认输做出某种约定。他们本来打的就是这个主意,派众神使困住阿蒙,力战之后再亲自动手迫使阿蒙认输,结果现在却不好动手了。

按阿蒙这种打法,如果这六位神灵加入战团,也必然会殒落一、两位,至于是谁“走运”,那就要看阿蒙首先盯上谁了。阿蒙全力防守,集中一点出击,丝毫不留退路的手段,就算这六位神灵合力出战,首先面对阿蒙冲击的神灵也要倒霉。

他们是奥林匹斯神系十二位主神中的六位,皆拥有造物主成就,谁也不愿意莫明其妙殒落在这里,所以都没有率先加入战团。眼见众神使已乱,神灵们暗中下令,放弃布阵不要分散合围,集中在两个方向合力攻击,不要让阿蒙有机会各个击破。

命令一下,众神使们立刻就动了,迅速聚拢在高坡下左右两个方向,仓促之间的移动也影响出手攻击,阿蒙寻住破绽又格杀了其中三人。这时众神使已经汇拢成两队,列成了战阵形成了右夹攻之势,阿蒙已经没有机会游斗刺杀了。

众神使汇拢列阵之后,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无数攻击从左右两侧向着那道金光飞射而去,无论阿蒙攻击哪个方向,都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这时那道金光带着火翼贴着高坡飞射而起,向山顶疾驰而去——他居然逃了!

刚刚列阵站定的众神使又接到了新的命令——追!

众神使汇拢成三角形的冲阵,随着阿蒙急追而去。以他们的速度想追上阿蒙可不容易,但阿蒙此时也无法全力逃遁。虽然冲出了包围圈,但是实际上也是减轻了众神使的压力,他们可以从容的施展种种手段干扰阿蒙。

空气变得粘稠、山石仿佛在蠕动、身体变得更沉重、空间距离在拉长、速度莫名变得迟缓,这一切便是阿蒙的感受。九级神使完全有力量在人间与神灵做战,而阿蒙的护体金光冲破了这一切阻碍,仍然向着山顶奔去。

后面追击的神使必须保持速度才能追上,这下就分出快慢了,整齐的阵形无形间拉开了间隙。正在飞遁的阿蒙突然折转身形急射回来,追在最前面的那名神使猝不及防,挥舞一柄重剑向阿蒙劈去。阿蒙的拳头打在重剑上轰然有声,而命运之匙无声无息的刺出已穿胸而过。

一击得手,阿蒙化为金色流星反射而出继续飞逃,无数道光华趁此机会袭来,有的神使已经将手中的法器飞斩而出。金光背后的火翼飞卷,在飞退中挡住这些法器的飞斩,梅丹佐的力量承受不住,而他所化为的火翼上此时已笼罩了一层金色的光膜。

继续追,阿蒙已冲上了山顶,却又一次突然反弹般飞射而下,冒着迎面的各种攻击又格杀了追在最前面的那名神使。他这哪里是逃跑啊,分明是想借飞速行动的机会返身刺杀。他见众神使列阵站定了方位,没有突袭得手的机会,于是选择飞遁而去,而众神使又不得不追。

这一追,就不能像站定列阵那样彼此呼应,稍有破绽就给了阿蒙反刺之机。当众神使冲上山顶的时候,一道金光射回,阿蒙再一次格杀了追在最面前的神使。众神使终于找到了合力出手的良机,十几道光华结结实实的斩在阿蒙的护身金光上,阿蒙的身形也打着旋飞向了山下。

这位神灵累了吗、受伤了吗?没有人清楚,而众神使已经不敢再追了,追在最前面的人连续三次被阿蒙刺杀,这实在太恐怖了!从半山腰伏击失败到一路追上山顶,其实还不到半顿饭的功夫,二十四名神使已经被阿蒙刺杀了十二名、重创了一名。

剩下的十一名神使就算列阵全力出击,恐怕也不能再把阿蒙怎么样了,阿蒙已经杀了那十二个,难道还杀不了这十一个吗?虽然奉命追击不能停下,可是谁也不敢奋勇争先,只能排成阵式丝毫不乱的向山下推进。

这么追的话,阿蒙岂不是早跑了?号称奥林匹斯神系女神战的雅伦娜终于现身了,阿波罗不能来,却把自己的战车给了雅伦娜。雅伦娜坐在战车中出现在高空,向着阿蒙喝道:“这是奥林匹斯神域的圣地,你又能逃往何处?你也是天国之主,何必大开杀戒?今日召集众神使留你去路,只不过是想与你做出约定,你何必如此不留余地呢?”

阿蒙落向山腰密林中,身形还在空中飞遁,雅伦娜刚一说话,就见一道金光飞射而出刺向天空。阿蒙终于展开了强大的攻击,他在半空飞遁时取出了一张弓,将命运之匙当作箭射了出去,这一击带着毁灭的气息,漫天的星光也瞬间黯淡。

雅伦娜吓了一跳,阿蒙根本没理会她说什么,她一现身命运之匙就到了,而且带着强大的神力,根本不是刚才刺杀神使时轻轻一击的手段。只听砰的一声,金光射中了战车,半天光华乱闪,雅伦娜催动战车急速飞离并未纠缠。

她可不敢一个人跟阿蒙单挑,而是选择在第一时间退避,而阿蒙也未与雅伦娜纠缠,击退这位女战神便收回了命运之匙,其他观战的五位神灵也没有找到偷袭的机会,但这一瞬间他们都取出了武器现身高空。

可他们并没有出手,而是同时脸色一变向着远处闪开。只见阿蒙的身形落入山林中,背后的三十六只火翼却飞向了半空,盘旋舒卷中隐约现出了梅丹佐的身形。而在高空之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灰色漩涡,仿佛从无穷远处撕裂了一个缺口,一道黑色的闪电带着无数的分叉无声无息劈击而下,绕住了火翼护身的梅丹佐。

这是“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凡人超脱永生所迎来的最终考验,谁也无法帮助梅丹佐,却恰恰发生在这个时候!如果梅丹佐在此殒落,阿蒙也只能瞪眼看着。但他若通过考验,将直接离开这里被接引入天使之国,雅伦娜等众神也没有任何办法阻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