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诸神黄昏
第321章 日落德尔菲

阿蒙点头道:“多谢提醒,我只会砍下安东尼奥的一根手指,没打算要更多。”

主审官缓缓开口道:“那么本庭裁决,你可以砍下他一根手指。”

安东尼奥也高声赞道:“忒弥斯!尊敬的主审官大人,您就是象征着公平与正义的忒弥斯来到人间!”

在主审官做出裁决的同时,大厅中有几位神灵以及十几位神使就已经悄然为安东尼奥祈福,施展的是空间移转屏蔽术。也就是说安东尼奥所在的空间已经化为一体,就算阿蒙挥刀砍在他的手指上,也等于是击中了整个空间。如果力量足够强大,可以将这个空间打成碎片,但却不能单独砍下他一根手指。

这种手段是有限制的,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任何异常,但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了,正因为安东尼奥是一位九级神使,诸神才可以这么做。梅丹佐在一旁暗道:“太过分了,这简直是在给您下套呢!可惜没把加百列的秩序之刃带来,用那把斧子说不定能行。”

察觉到这个情况,阿蒙皱眉道:“如果今天我不砍呢?”

主审官没说话,旁边有一位祭司却说道:“法庭已经做出裁决,需要当场执行,你如果拒绝执行则是藐视法庭,将受到惩罚,被驱逐出奥林匹斯诸神光辉照耀的地方。假如你砍了,却不仅是砍下一根手指,也是违背了法庭的裁决,而且伤害了一位大祭司,将受到更严厉的惩罚。”

说话的人是混迹在大厅中的雅伦娜,而阿蒙仿佛无动于衷,看着安东尼奥道:“你的生命不属于我,你死了,灵魂要么自行散去、要么去奥林匹斯的冥府。”

众人不解其意,安东尼奥向着阿蒙竖起了一根手指道:“阿蒙,你来到这里是要挑战奥林匹斯诸神吗?想砍下我的手指,只有最强大的神灵才能做到!”

如果阿蒙展示了神灵的手段,就自然违反了当初与宙斯的约定,他和宙斯的合作就此终止,还未必能伤得了安东尼奥。假如他砍了的话,便意味着正式与诸神决裂,可能立刻就要面临一场冲突。假如他不砍的话,只会被当作普通人驱逐出去,永远不能再回奥林匹斯神域。

安东尼奥翘着嘴角满脸嘲笑之色,神情仿佛在说——手指就在这里,你有种来砍啊?然而转瞬间这笑容就凝固了,他竖起的那根手指也不见了!

他的手指刚刚伸出来,阿蒙就从原地消失突然出现在面前,抽出一把寒光闪闪的猎刀,二话不说“嗖”的一刀挥过,干脆利索的把这根手指给剁了。手指打着旋飞了出去,恰好落在了忒弥斯手持的审判天平的一端。

阿蒙用的并不是神奇的秩序之刃,而是一把普通的猎刀,连把不到一尺长,它不是战场上的武器,而是野外打猎用来剥皮切肉的家伙,当年都克镇的铁匠以精铁打造,既锋利又坚韧,很耐磨损还不容易折断。阿蒙当初离开都克镇时,达斯提镇长将这把刀送给了他。这么多年过去了,阿蒙见过无数神兵利器,很多神器都赐予了门徒,这把刀却一直留着。

阿蒙只砍下了一根手指,安东尼奥的伤口没有流一滴血,一片金光牢牢的锁住了安东尼奥所在的空间,血肉筋骨都凝炼一体。这样的手段施展开,安东尼奥当然没命了!

假如众神没有为安东尼奥施展空间移转屏蔽术,这位神使还可以活着,失去一根手指不至于送命。阿蒙是神灵,形神中融合着奇异的金光,以这金光凝炼安东尼奥所在的空间,用一把普通的猎刀划开空间把手指给剁了。

“主审官大人,我已经砍下了这根手指,多谢您今天公正的裁决!”阿蒙很淡定的说了最后一句话,带着梅丹佐转身走出了神殿大门。神殿中的很多人都在倒吸冷气,看着安东尼奥凝固在那里的尸体,不少人露出了忿然之色。

雅伦娜的声音又说道:“阿蒙违背了他与众神之父的约定,当众施展了神灵才拥有的手段,奥林匹斯神域不应再容忍他的存在!”

忒弥斯仍然蒙着双眼,淡淡的说道:“这是私仇,诸神只要愿意付出代价,可以自行决定怎么做。阿蒙不再是众神之父的合作者,宙斯也不能以神系的名义阻止。”

……

阿蒙走出了德尔菲的阿波罗神殿,梅丹佐跟在后面悄然道:“我的神,我们还能离开德尔菲吗?”

阿蒙悄然答道:“当然能离开,这里是众神神殿所在,谁动手也不希望在自己家里,假如有人想围攻我们,必然是在德尔菲之外、我们离开的路上。”

梅丹佐有些担忧的说道:“我的神,您可以一步踏入虚空,赶紧走吧,犯不着和这些人拼命,让我来对付!”

阿蒙苦笑道:“我走不了,无数神术气息已将我锁定,我无法直接脱离。他们根本没想针对你,就是冲我来的。”

梅丹佐瞪大眼睛道:“还真想动手啊,需不需要召唤天国中的众天使?谁怕谁呀!”

阿蒙摇头道:“只要我不剁下那一刀杀了安东尼奥,就可以不起冲突,但我已经那么做了,自然会有这个结果。这与众天使无关,也不是两个神系之间的大战,如果有神灵想报复,我已经在等待,你跟着我就行。”

两人边说边走,速度不快也不慢,一点都没有想逃跑的意思,反而像是在散步看风景。早在阿蒙未成为神灵之前,就亲眼见证过玛利亚展开毁灭风暴重创了当时的九联神系的主神塞特。神灵假如避而不见,凡人无法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找到他,但神灵如果来到人间,处于被侦测神术感应锁定的状态,是没有办法一步踏入虚空的。

要么脱离这种侦测锁定,要么就与对手战斗,而阿蒙却什么都没做。假如他以最快的速度冲天而起飞走的话,这里的大部分神使未必能追得上,但此处是奥林匹斯神域,诸神想截住他也很容易,所以阿蒙干脆走的不紧不慢。

走着走着,梅丹佐突然不解的问道:“我的神,您这不是在下山,而是在上山啊!”

阿蒙并没有往山下来时的路上走,而是转身穿过各座神殿,向着德尔菲所在这座山的主峰走去,脚下渐渐的已经没有了路,前方是野花杂草、密林山石。阿蒙淡淡答道:“我们身处奥林匹斯神域的腹地,往哪个方向走都一样。”

梅丹佐又说道:“可是如果我们往山下的平原走,奥林匹斯诸神动手也多有顾忌,现在往深山主峰上走,不是摆明了让人可肆无忌惮的袭击吗?……哦,我明白了!您就是给那些想动手的人一个机会,既然已经决裂,索性痛快了断。”

阿蒙笑了笑道:“既然迟早有冲突,干脆就在此地解决吧,何必千日防贼?……而且你应该了解那些神灵,历尽千辛万苦享有超脱永生的成就、拥有真正永恒的生命,是不会轻易冒陨落的风险的,他们主要是驱使手下的神使合力袭击。”

梅丹佐也叹了口气道:“别说是神灵,就是绝大多数已通过生生不息考验的九级神使,也不会轻易生死相拼,而是习惯像神灵一样以约定的方式解决争斗。但神使接受神灵的指引,有誓言在身,有时候是不得不出手的。”

阿蒙也叹息道:“誓言也是一种责任、一种背负,可能百年无事,但有事时也需要面对后果。如果他们真的围攻我,我绝不会手软,就像对待安东尼奥一样。”

梅丹佐又说道:“我的神,他们谁也不是您的对手,可就算您是天国之主,那些九级神使也有可能在人间伤害到您。……就算他们伤害不了您,您如果出手斩杀过重,也有受创或殒落的风险,如今我已很清楚那‘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是什么。”

阿蒙答道:“我将避免殒落的可能,因为我一旦殒落,天国便不复存在,这有违我的承诺。但我也不惜受重创,只会在最危急的时刻脱离战场。其实斩杀一个人有很多种手段,力量可能会惊天动地,也可能只是轻轻一击,我自会有分寸的。”

两人说话间继续往山上走,天色已近黄昏,一阵清凉的晚风吹来,草木悉索作响,越往高处走地势越复杂,回头看视野也就越开阔,阿蒙突然抬头道:“这夕阳真美,梅丹佐,你有多久没有好好欣赏夕阳了?”

梅丹佐一怔:“听您这么一说,还真的有很多年没有好好欣赏过了。”

阿蒙:“那就好好看看这德尔菲的黄昏落日,多美的风景啊,且将心神融入其中,在此时此刻你若能做到的话,会有新的证悟。”

梅丹佐不说话了,跟在阿蒙身后欣赏着落日风景,他们穿过密林与起伏的山脊,沿途经过了好几处适合伏击的地方,阿蒙神情未变,梅丹佐也只是在看夕阳,竟然就这么一路走上山顶。此时太阳已经渐渐的沉入在远方的地平线,梅丹佐舒舒服服的张开双臂,看着天边的金辉道:“我的神,这感觉真是好极了!”

阿蒙突然一伸手:“把命运之匙给我。”

在落日的金辉下,梅丹佐取出那支金梭交给阿蒙道:“我的神,他们要动手了吗?”他却没有问将武器交给阿蒙之后自己该怎么办?

阿蒙手持命运之匙道:“这一路上有人盯着我们呢,也许是没等到合适的时间和地点吧。梅丹佐,你还记得当年吗?我们也曾有过类似的经历。”

梅丹佐挺起胸,不知不觉中自有一股豪迈之气升腾勃发,他笑着答道:“您是说当年我们俩千里突袭、深入敌营后方生擒了哈梯国王吗?”

想当年阿蒙还是埃居安·拉军团的军团长,公开的身份是一名大武士,而梅丹佐是他的亲卫队长,他们深入哈梯大军的后方,在强敌环伺之中生擒哈梯国王路西尔。如今也是他们两个人,竟然深入了奥林匹斯的人间圣地德尔菲。

阿蒙淡然道:“待会儿如果动手的话,你一定要记住,尽全力跟随在我身后不得脱离,还记得亲卫队长的职责吗?”

在战阵之中,如果主帅亲自上阵冲杀,那么亲卫需要紧紧跟随,护住侧翼与背后抵挡流矢与偷袭。梅丹佐点头道:“我明白了!”

阿蒙微微一笑:“梅丹佐,迄今为止,你现在的样子最拉风!已不亚于当年的吉尔伽美什,更不会输给阿波罗。”

两人又在山顶上站了一会儿,看着落日完全消失,阿蒙一招手道:“看来他们不想在这里动手,我们走我们的路吧。”

阿蒙领着梅丹佐又向山的另一边走去,梅丹佐好奇的问道:“我的神,您好像知道要去什么地方,难道来过这里吗?”

阿蒙答道:“我没有来过,但有一个地方早就听说过,既然闲来无事,那就去看看。还记得刚才在法庭上,那位书记官说了什么吗?”

梅丹佐突然反应过来道:“毕达哥拉斯庄园!书记官在法庭上提到过这个地方,伊索也曾经说过!”

阿尔忒弥斯扮成德尔菲法庭的书记官,在法庭上曾说了一句话,表面上是在指责阿蒙心肠太硬,但未尝不是一种提醒。她特意提道,翻过德尔菲所在的山地主峰,另一座山脚下有一座毕达哥拉斯庄园。在那样的场合,这位女神是不会随便乱说话的,必然是在提醒阿蒙什么,所以阿蒙离开阿波罗神殿之后,就是往毕达哥拉斯庄园的方向走。

毕达哥拉斯是一位神秘的贤者,伊索也曾提到过这个人。据说他非常富有却率领弟子建立了一个团体,集体过着苦行的生活,地点就在毕达哥拉斯庄园。还有人说他是一位非常高明的医生、大神术师,甚至有人传说他见过神灵、通晓神灵的秘密。

伊索当年不小心触碰了神石,于是讲述了毕达哥拉斯的故事,在希欧老爷面前留下了自己的手指。事后阿蒙曾问伊索是否真的见过毕达哥拉斯?伊索回答他真的见过这位贤者,在年纪很小的时候。如此推算的话,毕达哥拉斯的年纪至少该在百岁左右了,难道他还活着吗,仍然住在毕达哥拉斯庄园中?

阿蒙听说消息,当然有兴趣寻访毕达哥拉斯庄园,就算在如今这种处境下,他仍然没有改变决定。

阿蒙与梅丹佐走下一座山峰,地势渐低又缓缓高起,迎面是另一座山。前方是一片隆起的坡地,两边是嶙峋的怪石,掩映在苍茫的密林之间。这时天已经黑了,星星眨着眼睛出现在天幕上,梅丹佐说道:“伊索最爱仰望星空,这星空也很美!”

阿蒙轻轻叹息道:“夜色好安宁,连虫儿也不再鸣叫。”

话音未落异变陡生,阿蒙挥起命运之匙,全身都散发出耀眼的金光,向着前方的高坡上飞冲而去。而梅丹佐仿佛不见了,只听砰的一声,他化为一片燃烧的火翼,紧紧跟随在阿蒙身后。

火翼刚刚展开的时候是三十二只,但阿蒙冲到山坡上时,又化出了另外四只。看上去,就像阿蒙手持命运之匙,在三十六只火翼的环护下发起全速冲击。

这两人说话说的好好的,夜色也是一片安宁祥和,却毫无征兆的就动手了。周围有埋伏,总共有二十四名神使布下了一座神术大阵,刚要发动阵法的那一瞬间,阿蒙却冲了出来。紧接着高坡下光华乱射、火焰升腾、霹雳阵阵,就连空间都仿佛被撕成了碎片。

阿蒙本是被偷袭者,而此刻却成了偷袭者。在高坡上面对阿蒙的冲击方向,突然跳出来一位神使,挥舞着怪异的弧形法杖发出一声大吼,身形向后飞退企图避开阿蒙的攻击。

但是他已经避不开了,命运之匙发出的攻击只能抵挡却无法移转化解,这位神使发出的巨吼带着冲击灵魂的力量,全身的骨骼都在卡卡作响,显示出他是一只强悍的洛斯兽。面对阿蒙的近身攻击,他想变化出原形格斗,但已经来不及了。

阿蒙的护身金光在巨吼声中微微颤了颤,命运之匙的梭尖轻轻点中这位神使的眉心,吼声戛然而止!这一击便将之格杀当场。

周围这么多神使,阿蒙怎么偏偏第一个对他出手?也只能怪这位神使自己,因为他的气息阿蒙很熟悉。他是阿芙洛狄忒所指引的神使,也是阿芙洛狄忒的召唤兽。阿芙洛狄忒曾以海伦的身份来到人间诱惑亚历山大与梅丹佐,山中遇险时碰见的那只洛斯兽便是他。

当时这只洛斯兽隐瞒了实力,故意让梅丹佐抓住了。后来阿蒙看出了他的来历,什么话都没说就将他放回了深山,可今天这只洛斯兽又出现在这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