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诸神黄昏
第320章 只要一根手指

阿蒙坦然答道:“神使也好、祭司也罢,我是来控告安东尼奥的,先上了法庭再说。”

梅丹佐又说道:“奥林匹斯诸神可能会直接降临人间,出现在德尔菲祭司法庭中。”

阿蒙冷冷笑道:“他们不来才怪呢!做了这么多事情,不就是想逼我翻脸吗?但有一位神灵,他却来不了!”

阿蒙说的那一位来不了的神灵自然是指阿波罗,他与阿波罗有过约定,无论他来到哪里,阿波罗都要退避。可滑稽的是,今年的德尔菲神谕偏偏就是阿波罗神殿颁布的,而德尔菲祭司法庭的审判场所,就在阿波罗神殿大厅中。

德尔菲是由各大神殿组成的圣地,他们的法庭与普通的城邦法庭不一样,由各神殿的主事祭司组成,主要裁决重大的神权事务,一通常并不理会各城邦的民间纠纷。但是阿蒙提出的指控关系到德尔菲神谕的真伪,民间的城邦法庭裁决不了,所以才会来到这里。

德尔菲地势险要,但自古以来进献的人们在山中凿建了一条可容两辆马车错行的大道,穿行其中风光异常优美,美景中还带着难以形容的神圣气息,真不愧是希顿半岛的圣地。阿蒙远远的就看见了半山腰上错落分布的神殿,当他们进入德尔菲的地界时,早有一批祭司等在路口。

有人上前问道:“你们是阿蒙与梅丹佐吗?”

阿蒙并没有像希顿半岛各处来到这里的人们那样行礼,只是坐在马车上点头道:“是的,我们就是阿蒙与梅丹佐,请问德尔菲祭司法庭已经准备好了吗?”

有一名拿着权杖的祭司道:“已经准备好等待开庭,根据德尔菲的礼仪,非神殿祭司不能乘坐车马,从这里开始你们需要步行。”

阿蒙跳下车朝梅丹佐一招手道:“下马,走!”

……

德尔菲阿波罗神殿大厅,由各神殿祭司组成的法庭已经准备好,这个法庭没有座位,陪审员们站在两侧,中间的主审法官是来自忒弥斯神殿的一位女祭司,她就是曾经接受了伊索黄金献祭的人。

但是今天这位女祭司却用一条黑布蒙住了双眼,手中拿着一盏小巧的天平,有一把锋利的长剑就放在脚下。阿蒙看见她的时候就认了出来,她就是奥林匹斯神系公平与正义女神忒弥斯本人,只是以那位女祭司的面貌出现而已。

这场审判,阿蒙名义上在控诉德尔菲的使者安东尼奥,实际上针对的是阿波罗等奥林匹斯诸神,除了这位女神,恐怕没有别人更适合充当裁决者的角色了。阿蒙注意到忒弥斯拿的天平,竟曾出自他之手!

此物最早是九联神系冥神奥西里斯打造的一件神器,是奥西里斯冥府的中枢,后来阿蒙带着阿尔忒弥斯攻占了奥西里斯的冥府,奥西里斯离去,而此物被阿蒙重新炼制命名为审判天平。审判天平被阿尔忒弥斯做为“战利品”拿走了,说是要转送给奥林匹斯诸神中一位与阿蒙有关的女神,原来她是送给了忒弥斯。

直到阿蒙在马其顿亲眼见到公平与正义女神忒弥斯,才明白这位女神曾经与自己有着怎样的关系。按照仙家句芒的解说,忒弥斯曾以本尊法身重入轮回,来到人间成为梦飞思之花,后来成为他的门徒约翰的爱侣,同时也算是阿蒙的门徒,这对情侣却不幸在战场上双双阵亡。

此刻的忒弥斯不仅闭着眼睛,而且特意用一块黑布蒙住了双眼,表明了她的态度,不会理会控辩双方的身份。既然忒弥斯出现在这里,奥林匹斯神系中其他的神灵未尝不会混在法庭中旁观,而阿蒙也没有理会。

阿蒙与梅丹佐走进大厅,主审官就说道:“我叫鲍西娅,是此次德尔菲特别法庭的主审官。”

鲍西娅是德尔菲忒弥斯神殿中那名女祭司的名字,其实她蒙着眼睛又手拿审判天平的样子,就已经表明她是公平与正义女神,但她既然以鲍西娅的身份出现在这里,那就自称鲍西娅而并非女神。就像阿蒙在米都利城邦法庭所做的事情,人人都猜出了他是阿蒙神,但阿蒙并未以神灵自居。

忒弥斯的开场白简单明了,一句多余的废话都没有,审判就这样开始了,而安东尼奥已经到庭,与阿蒙一左一右就站在大厅的两侧。阿蒙向着主审官以及诸位审判员行礼,忒弥斯开门见山道:“阿蒙,你想控告安东尼奥伪称神谕吗?可是这里的人都能证明,今年的德尔菲神谕中确实有那样的内容,安东尼奥没有撒谎。”

阿蒙点头道:“我也听说了德尔菲神谕的内容,我只想知道,安东尼奥凭什么认定神谕中所说的人就是伊索?如果他没有确凿的证据,那便是谋杀!如果神谕中所说的人就是伊索,那么我想问问降下神谕的神灵,他凭什么那么认为?”

安东尼奥答道:“我是根据伊索的行为做出了这样的判断,所有城邦的使者都将他们的献礼进献给各大神殿,只有伊索将黄金带回了米都利。我追着这条线索去了米都利,正巧发现他受到人们的责骂,我又调查了他以前的行止,发现他确实是一个亵渎与冒犯神灵的人。”

阿蒙针锋相对道:“我也调查过伊索以前的行止,甚至清晰他一生的所作所为,他并不信奉奥林匹斯诸神,也从未主动向城邦神殿献祭,这是事实。但他没有否认城邦民众的信仰,虽然拒绝过神灵的要挟与诱惑,但这绝构不成亵渎与冒犯,这也是事实。”

安东尼奥反问道:“阿蒙,德尔菲神谕所说的那个人是某城邦的使者,你说除了伊索,还会有谁呢?你认为这不是亵渎或冒犯,但这里的神灵也许不这么认为。”

这时法庭的书记官开口道:“我提醒控辩双方,你们在争论一个法庭无法裁决的问题。今年德尔菲神谕中提到的那个人究竟是谁,只有颁布神谕的神灵本人才清楚。为了更公正的裁决,我建议原告就在这里向神灵祷告,请求神谕做出回答。”

今天的法庭真热闹,书记官也是此地的一名祭司,但是他一开口,阿蒙就认出此人其实是阿尔忒弥斯装扮的。阿蒙扭头问书记官道:“我应该怎样向神灵祷告?”

书记官答道:“与所有来到神殿中祈求神谕的人一样,你应该向着神像伏地行礼,双手、胸口、额头都要贴在地面上,亲吻神殿中的砖石。”

阿蒙又问主审官:“一定要这样做吗?”

主审官面无表情的答道:“请求神谕时必须这么做,这是德尔菲的礼仪。”

阿蒙身后的梅丹佐眉梢一竖正要发怒,却在灵魂中被阿蒙喝止。只听这位天国之主说道:“好吧,我先请求神谕做出解释,如果神灵不能做出回答的话,那还是要请求法庭做出裁决。……主审官大人,请您往旁边让让。”

主审官知趣的闪到了一旁,阿蒙走到大厅中央向着远处神坛上的阿波罗神像跪了下来。他的双膝一触地,就听见咔嚓一声响,阿波罗神像的双腿竟然裂开了。阿蒙没理会这惊人的变故,依旧伏地行礼,双手、前额和胸口都触碰到地上,向着阿波罗神像亲吻着地面的砖石。

阿蒙拜了下去,神坛上的神像也迎面轰然倒下,在地上摔的四分五裂,看样子竟象是对着阿蒙扑地还礼。神殿中发生这样的事情,要放在平时一定会炸锅的,但此刻只引起了一阵轻微的骚动,随即就恢复了平静。神殿中的祭司们果然大部分都是各神灵指引的神使,其中还有神灵混杂其间,及时喝止了人们的慌乱。

阿蒙所至之处,阿波罗皆须退避,这是两位神灵之间的约定。阿蒙既然来到了德尔菲的阿波罗神殿,那么阿波罗就不可能降下神谕。阿蒙向着阿波罗神像伏地行礼,这一拜把神像给拜倒了,虽然出乎凡人的预料,但神灵却应该明白是怎么回事。

既然德尔菲神谕把阿蒙招惹来了,那么阿蒙也犯不着给阿波罗留面子。他行礼完毕站起身来拍了拍袍子,很淡定的走回原先的位置,一指那崩落神坛的神像道:“主审官大人,很显然,颁布德尔菲神谕的神灵已经拒绝回答。这位安东尼奥先生恐怕要自己回答了,不论他采用什么手段,都必须提供伊索冒犯与亵渎神灵的证据。”

安东尼奥的脸色难看无比,他是阿波罗指引的神使,而此刻阿波罗的神像就倒在了神殿里,算是这位神灵把他给抛出来独自面对阿蒙的质问,他只得答道:“做为米都利城邦的使者,伊索并没有把全部黄金进献给各大神殿,而是带了回去。”

阿蒙说道:“谁都知道伊索并不信奉奥林匹斯诸神,这不是处死他的理由。伊索来到德尔菲,是因为赫尔墨斯的神谕,赫尔墨斯要他将黄金进献给愿意进献又值得进献的神殿,他在德尔菲待了十天,只看到了那么一位值得让他进献的祭司。他既没有违反神谕,也没有违背自己的信念。”

安东尼奥喝道:“但他却激怒了德尔菲所有的祭司!”

阿蒙阴沉着脸点头道:“是的,这是事实,也是问题的关键。你是代表德尔菲的使者,为了泄愤而剥夺了他的生命。而我做为伊索的主人,前来要求你偿还我失去的东西。”

主审官开口提醒道:“阿蒙,你只是一个外乡人,无权改变米都利法庭的裁决。”

阿蒙答道:“但我有权索要我应得的赔偿,安东尼奥指控伊索,在这里却证明不了提出指控的理由,甚至神灵也拒绝做出回答。就是这位安东尼奥大人在米都利法庭上宣称‘我以众神的名义,剥夺伊索的生命,带走这个罪恶的灵魂。神谕已经做出了指引,他就是那个亵渎与冒犯众神的人,今天在此接受应有的惩罚。’那么现在,他需要为自己的言行付出代价。”

书记官问道:“阿蒙,你希望安东尼奥付出什么代价呢?你向他提出的要求,不能超出自己的损失。而且法庭上的人都很清楚,安东尼奥并没有带走伊索的灵魂。”

阿蒙又说道:“伊索是我的奴隶,我释放了他,这不仅是我的仁慈,也是他应得的报答。可是安东尼奥夺走了他的生命,我需要他代替伊索来赔偿我。”

这时又有一名祭司说道:“这不是问题,我们这里有的是奴隶。你失去了一名奴隶,我们可以赔偿你两名甚至是十名,整个圣地德尔菲的奴隶,你都可以随意挑选。”

阿蒙却摇头道:“多谢您的慷慨,但世上的人价值是不一样的,伊索这样的奴隶施展出他的能力之后,可以在一无所有的都克平原上建立一个城邦国度,你们德尔菲所有的奴隶,在我眼中都比不上他,我不需要这种赔偿。”

安东尼奥问道:“阿蒙,你究竟想让我赔偿你什么?”

阿蒙:“十枚神石和一根手指,十枚神石是当初我从希欧那里买下伊索的价钱,并非是伊索本人所值,但我并不想为难与敲诈你。至于那一根手指是象征着伊索的才华与创造,也是他欠我的,有账可查,你不能拒绝这个要求。”

安东尼奥:“你要砍下谁的手指?”

阿蒙:“当然是你本人的手指,不是别人以神灵之名剥夺了伊索的生命,而是你。”

主审官说道:“阿蒙,为何不显示你的仁慈呢?你可以提出更加温和的要求,令大家都觉得满意。也许你可以要求将米都利进献的黄金全部做为对你的赔偿,我想本法庭也可以认同这种裁决。”

阿蒙摇头道:“那些黄金对我没用,只对德尔菲的祭司们有用,那就让他们留着好了。我只要十枚神石与安东尼奥的一根手指!”

主审官又提醒道:“你的身份,本法庭很清楚。你也应该清楚伊索的生命即将到达尽头,无论会不会被米都利的法庭处死,他都不会活到明年。”

阿蒙又摇头道:“这与他是否应该被处死无关,哪怕是在生命的最后一秒喝下那杯毒酒,安东尼奥也是凶手。”

主审官:“这样做,对你并没有好处。”

阿蒙:“这场诉讼本身也对我没有好处,我不是为了好处而来。”

主审官:“你为何这么冷酷呢?接受比毫无用处的一根手指更多的赔偿,难道不是更好吗?”

阿蒙反问道:“安东尼奥在米都利的法庭上,对伊索何尝有过仁慈?尊敬的主审官大人,你愿意被毒蛇咬两次吗?你听说过农夫与蛇的故事吗?这个故事就是伊索讲的,对不应该纵容的人,我无所谓原谅。”

主审官又提醒道:“你现在对安东尼奥没有一点慈悲之心,在将来,又怎能指望诸神对你慈悲?”

阿蒙答道:“主审官大人,这与你无关!安东尼奥对待伊索没有一点慈悲之心,此刻又怎能指望我对他慈悲?他是羊群中一头替罪的羊,早就应该想到这个结果,您为何不去指责那放牧羊群的人?”

书记官突然说道:“阿蒙,翻过德尔菲所在的山地主峰,另一座山脚下有一座毕达哥拉斯庄园。那里的主人毕达哥拉斯曾说过,灵魂可以转生,新生虽不知自己的来历,但灵魂深处却带着转生的印迹。你前世难道是一头凶狠的豺狼,来到此处终于亮出獠牙?”

主审官也叹息道:“狠心的人啊,世上还有什么东西比你的心灵更坚硬呢?无论哪种神兵利器,都不如你的仇恨更锋利,难道什么样的恳求都不能打动你吗?”

阿蒙:“狼来了的故事,是伊索曾说过的。在这个法庭上,不论话说的多么婉转动听,都不可能打动我。主审官大人,请问您可不可以做出裁决?我将十枚神石献给这座神殿,但那根手指,我一定要砍下来!”

主审官看着安东尼奥道:“本法庭将做出裁决,请问你还有什么话说吗?”

安东尼奥答道:“我相信法庭的裁决一定是公正的,我请求众神的赐福。”

这座大厅里站了不止一位神灵,假如他们暗中都赐福于安东尼奥,阿蒙想砍下他一根手指可不容易。而主审官则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做出裁决,安东尼奥确实没有证据能证明伊索就是神谕中所说的那个人,他对伊索提出的控诉造成了阿蒙先生的损失,应该赔偿。”

梅丹佐高声赞道:“忒弥斯!尊敬的主审官大人,您就是象征着公平与正义的忒弥斯!”

这句话倒不是当众揭穿特弥斯的身份,而是希顿半岛的人们对法官的最高赞誉,但梅丹佐在这种场合说出来,多少显得有些滑稽。化名鲍西娅的忒弥斯本人却冷冷的又说道:“阿蒙,我还要提醒你,安东尼奥只欠你一根手指,你不能索取更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