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诸神黄昏
第319章 曾经的基督

法庭上的秩序顿时有些乱了,有人在大喊:“伊索这是藐视法庭、藐视神灵!处死他,必须处死他!”法官敲了半天桌子才让大家肃静下来,这时德尔菲使者安东尼奥说道:“法官大人,米都利的诸位公民们,就像当年雅伦城邦处罚苏格拉底一样,伊索既然这样选择,那就赐他一杯毒酒!”

泰勒斯发出了一声叹息,法庭上的情景仿佛是历史重演,很多年前曾在雅伦城中发生过类似的一幕。亚里士多德的老师叫柏拉图,柏拉图的老师是雅伦着名的贤者苏格拉底,苏格拉底曾经在雅伦城邦的法庭上被指控,罪名与今天的伊索是一样的——“宣扬新的神灵,毒害与腐化年轻人。”

尽管苏格拉底进行了申辩,但当时的雅伦城邦法庭还是宣布了他的罪状:在神灵面前,苏格拉底是一个作恶者、一个怪异的人,他窥探天上地下的秘密,却不分是非的去教导别人。

法庭判决苏格拉底有罪,但他可以向法庭提出另一种惩罚来代替入狱。结果苏格拉底提出的惩罚是缴纳三十个银币的罚金,如此藐视的态度激怒了法庭,最终他被判处了死刑。当时包括他的学生柏拉图在内,很多人都愿意为苏格拉底提供担保,但苏格拉底却无意承认自己有罪而让步,自己选择了被处死的命运。

当年苏格拉底就是饮下了一杯毒酒,显然伊索与德尔菲的使者安东尼奥都清楚这个着名的典故,所以当伊索的话说出来之后,安东尼奥当庭大喊要赐他一杯毒酒。

伊索的堂弟与三个侄子痛哭流涕,雷德·阿克曼向法官大喊道:“不,不要这样,我愿意替我的堂兄支付本城邦有史以来最重的一笔罚金!”

法官却摇头道:“这样的要求只能由伊索·阿克曼先生自己提出,伊索·阿克曼,你坚持刚才所说的话吗?”

又有人在大喊:“处死他,处死他!”

伊索面不改色的点头道:“是的,我坚持。”

法官终于说道:“那样的话,本城邦法庭只能判你死刑。为何要这么选择?你本可以不必死!”

伊索答道:“法官大人,我可以再讲个故事吗……”

还是一只狼和一只羊的故事,狼在追赶羊,羊逃进了神殿。狼在神殿外大喊:“你快出来,否则会被祭司当作祭品献给神灵。”羊在神殿中答道:“我害怕的并不是死亡,宁愿献给神灵,也不愿意被你吞食。”

这是伊索所讲的最后一个故事,随后他被赐予了一杯毒酒。

这也是苏格拉底曾经的命运,就连指控都是一样的,但伊索与苏格拉底的行为却不同。苏格拉底只是在质疑神灵存在的方式,而伊索“宣扬新的神灵、毒害与腐化年轻人”这个罪名却是坐实了。

伊索本是米都利最有钱的商人之一,尽管他不信奉这里的神灵,但也没有得罪过谁。守护神赫尔墨斯本人与城邦大祭司都曾找过他,最终也是无计可施。但他出使圣地德尔菲带回黄金的举动,却激怒了米都利人们。他们并不是因为痛恨伊索的为人,而是害怕诸神降罪,而圣地德尔菲的使者来到这里,认定伊索就是神谕中的罪人。

安东尼奥的指控要了伊索的命,这位圣地使者在行刑时说道:“我以众神的名义,剥夺伊索的生命,带走这个罪恶的灵魂。神谕已经做出了指引,他就是那个亵渎与冒犯众神的人,今天在此接受应有的惩罚。”

初次来到希顿半岛各城邦的人,可能会感到疑惑,苏格拉底那样的贤者当年为何会被处死?因为这里的讨论风气看似相当开放,人们在神殿广场上仿佛能随意谈论各种话题,显得相当的自由,剧场里的剧目也用种种方式在编排着神灵。

可是另一方面,人们将编排神灵视作他们的自由,他们自有权利决定怎样看待他们的神灵,却不能容忍伊索这样的行为。伊索的罪过并不是编排奥林匹斯诸神,而是无视他们的神,否认这种信奉的意义,并宣扬了另一种信念。这不仅是奥林匹斯诸神所不愿看见的,也是所谓自由开放的希顿城邦所不能接受的。

将伊索推向悲剧命运的是两则神谕,但判决与处死伊索的却是这里的人们。

根据这位长者的遗言,他遗体被火化,灰烬撒入大海。但是安东尼奥并没有立刻离开米都利,他以圣地使者的身份,又给了米都利城邦一个向神灵献祭的机会。商人们将伊索带回来的黄金又献了出去,委托圣地使者奉献给德尔菲各神殿。但是伊索的堂弟以及三个侄子收回了伊索那一份黄金,并没有再献给奥林匹斯诸神。

安东尼奥完成了任务,找到并处死了神谕中指出的罪人,又接受了一大笔进献的黄金,得意满的正准备志离开米都利。但是这一天,米都利城中却来了两个外乡人,一名驾着马车的年轻男子和另一名威风凛凛的骑士,他们进了米都利直奔城邦法庭。

很多人都认出他们来了,就是当年护送伊索返回家乡的阿蒙与梅丹佐。当初这里的人们并没有听说过阿蒙的名字,如今五年过去了,伊索在这里讲了那么多阿蒙的往事,这个名字在米都利年轻人当中几乎已经成为传奇。

阿蒙是来提出控告的,按照城邦的规定,他请了一位当地公民、受人尊敬的贤者泰勒斯写了诉状,控告的对象竟是圣地德尔菲派来的使者安东尼奥。这件事在米都利城中引起了极大的轰动,身为外乡人,这种控诉米都利法庭未必会受理,但是法庭给了阿蒙一个机会,让他接受众人的质询,以决定他是否能够提出控诉。

德尔菲使者安东尼奥本不必出席这样的质询,但为了神灵的荣耀,他还是去了,要当面听听阿蒙究竟想控诉他什么?如果法庭裁决阿蒙提出的控诉是无理的要求,这个外乡来的年轻人也将受到米都利城邦的惩罚。

在法庭上,法官问道:“外乡来的年轻人,我们都知道你曾经是伊索的车夫,帮他管理过农庄,伊索待你非常宽厚。现在你曾经的东家去世了,你感到悲痛可以理解,但这并不能成为你提出控诉的理由。你必须证明安东尼奥大人伤害了你本人的利益,你才有资格提出控诉。”

阿蒙答道:“伊索欠我一件东西,至今没有偿还。如果是这个人的控告害死了无辜的伊索,让我无法收回本属于我的东西,我是否有权利控告他、向他提出赔偿的要求呢?”

法官不解的说道:“伊索的全部遗产已经由阿克曼家族继承,如果他欠你什么,你应该去找雷德·阿克曼伊索偿还,而不是来控告安东尼奥大人。”

阿蒙摇头道:“伊索欠我的东西不是钱,而是一个奴隶的身份和一根手指。我不可能让别人代替伊索成为我的奴隶,也不可能让无辜者砍下一根手指替伊索偿还。是这个人以神灵的名义剥夺了伊索的生命,如果伊索是清白的,那么就应该由他来负这个责任。”

法庭顿时又乱了,难道伊索是阿蒙的奴隶、还欠这个车夫一根手指?人们不敢相信,纷纷惊讶的询问身边的人。这时有人想起了伊索曾讲述过的往事,低声告诉身边的人们,消息在窃窃私语中传开。这个年轻人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那么就表明了他的身份——当年的埃居大将军阿蒙!

传说中,阿蒙是来到人间的神灵啊!他怎么会成为伊索的车夫,竟然又来到了米都利!可是阿蒙在法庭上并没有自称神灵,他只是来指控安东尼奥。

法官也听见了人们的议论,他的额头上已经出汗了,但为了维持法庭的威严,又不能多说什么,总觉得屁股下面这张椅子怎么坐怎么难受。他清了清嗓子,用有些沙哑微带颤抖的声音说道:“外乡人,我要提醒你,你如果不能提供证据,就你在法庭上的言行,将会受到米都利城邦的惩罚。”

阿蒙从怀中取出了一枚大地之瞳道:“证据就在这里,你请一位懂中阶信息神术的祭司来,当众演示里面记录的信息,让众人自行判断真假。这枚神石,就做为我交给米都利城邦法庭的诉讼费。”

很快来了一名祭司,拿过那枚大地之瞳、施展神术演示了两段光影信息,那是很多年前的景像了,也不知阿蒙用了什么手段将它们记录在大地之瞳中予以重现。光影中的伊索还非常年轻,第一段场景发生在埃居海岬城邦的一家商铺中,身为奴隶的伊索不小心用手触碰了神石,将被惩砍下一根手指。

但是机智的伊索向老爷希欧讲述了毕达哥拉斯的故事,于是希欧将这根手指记在了账上,表示伊索欠他一根手指。第二段场景发生在埃居梦飞思城,是阿蒙向希欧买下了伊索,伊索成为了阿蒙的奴隶,那么他曾经的“负债”就成了欠阿蒙的。

光影中的事情发生在几十年前,而阿蒙就是如今站在法庭中的年轻人,容颜几乎没有变化。这段信息演示出来,法庭上当即鸦雀无声,人们连大气都不敢喘,大家已经知道阿蒙是谁了——他是来自埃居的主神,就站在米都利的法庭上!

阿蒙却没有理会众人是什么反应,他淡淡的问道:“法官大人,请问我有没有资格为了伊索之死,控告导致这件事情发生的人?”

法官咽了口唾沫,哑着嗓子答道:“你有提出控诉的资格,但这并不代表你就能够胜诉,请问你想指控安东尼奥大人什么?”

阿蒙:“我的诉状上写的清楚,我要控告他伪造神谕,滥用神灵之名陷害无辜!”

安东尼奥在一旁喊道:“无耻的谎言!参加过德尔菲神谕大典的人们都清楚神谕的内容,有一位城邦的使者亵渎与冒犯了神灵,我来到米都利,只是为了找出与惩罚这个人。”

阿蒙冷冷的反问道:“安东尼奥,神谕是否说出了伊索的名字?在法庭上指控伊索的人是你,认定伊索亵渎与冒犯神灵的人也是你。我想问法官大人,如果不是他利用德尔菲神谕来控诉伊索,伊索会被处死吗?伊索之死给我带来了无法挽回的损失,难道我不应该要求他赔偿吗?”

法官擦了擦汗道:“这样的控诉,米都利城邦法庭无法裁决。只有神灵才能成为证人,本法庭没有资格请求神灵做证。”

阿蒙:“尊敬的法官,请问哪里才能裁决?”

法官虽然还坐在椅子上,但看他的样子几乎都想跪下来求阿蒙了,哑声说道:“您控告的是圣地德尔菲诸神殿的使者,提出的控诉是他伪造神谕滥杀无辜,这只有颁布德尔菲神谕的神殿才能裁决。”

阿蒙转过身,平静的望着安东尼奥说道:“听说你明天就要回德尔菲?这样正好,敢不敢与我一起去德尔菲神殿,让德尔菲的祭司法庭接受我的指控,并进行裁决?”

在阿蒙的目光注视下,安东尼奥也觉得自己的前心和后背都汗透了,但他却不能说不,因为诸神算计伊索的目的就是为了引出阿蒙。安东尼奥不仅是一名祭司,他还有另一个身份——阿波罗所指引的一位九级神使。

安东尼奥也感到非常惊讶,阿蒙有胆子来米都利也就罢了,竟然还敢去德尔菲!德尔菲是什么地方?那是奥林匹斯神系在人间的圣地,也是众神使守护之地!阿蒙去那儿提出控诉岂不是羊入狼群?

安东尼奥硬着头皮当众答道:“只要你有胆子来德尔菲,就准备好面对选择的后果,我愿意在德尔菲法庭与你见面!”

他说话的时候也在心里直犯嘀咕,阿蒙已经又一次来到奥林匹斯神域,并在城邦法庭上当众指控他。可守护这座城邦的神灵赫尔墨斯却一言不发,也不出来露个面,而伊索之事最早就是赫尔墨斯的神谕导致的。

可惜安东尼奥哪里清楚,赫尔墨斯不是不想露面而是不敢露面,阿蒙看似平静其实已怒极。赫尔墨斯真敢露头的话,阿蒙就敢宰了他。没有奥林匹斯天国以及诸神撑腰,赫尔墨斯一个人可不敢惹这样的麻烦。

看着阿蒙带着梅丹佐走出了法庭,法官长出一口气,身子几乎瘫软到椅子上,虽然阿蒙自始至终都没有宣称自己是来自异域的神灵,但这位法官紧张的差点失声,好不容易将这尊神给送走了,但愿他千万别再来找麻烦,但愿德尔菲诸神殿能够解决这件事。

阿蒙走出法庭,跟在他身后的梅丹佐突然转身说了一句:“米都利的人们,你们是否会感到庆幸?因为神灵没有降罪于你们。你们跟着安东尼奥一起控告伊索,真的是因为他亵渎了神灵、侵犯了你们的利益吗,还是在害怕神灵的降罪?我不清楚你们平时做过多少冒犯神灵的事情,为何会感到恐惧呢?”

梅丹佐临走前的这句话吓的很多人直哆嗦,当天晚上回家就病倒了一批。第二天一大早,米都利的民众们就涌向了城邦神殿纷纷祈求神灵护佑,并祈求诸神能够在德尔菲“解决”掉阿蒙,千万别再来找他们的麻烦。

阿蒙驾着马车就像普通的赶路人,而梅丹佐骑着马就像是这辆马车的护卫,但是马车却是空的,没有人坐车也没有运送任何货物。他们就跟随在安东尼奥运送黄金的车队后面,一路前行来到奥林匹斯神系的人间圣地德尔菲。

在路上,梅丹佐悄然道:“我的神,您这是要到德尔菲找奥林匹斯诸神算账吗?”

阿蒙反问道:“难道不应该吗?”

梅丹佐:“伊索出事的时候,我跟随马其顿大军出征在外,很遗憾未能救他。”

阿蒙摇了摇头:“他有自救的机会,但他还是选择了被处死。”

梅丹佐又提醒道:“您真要是在德尔菲动手的话,就我们两个人恐怕有些势单力孤,要不要把天使们都叫来?”

阿蒙又摇头道:“如果我这么做,就是发动两个神系之间的直接战争,卷入了太多不该卷入的人。别忘了我们是因为什么事情而来,那么就解决这件事。是你和我将伊索送回的家乡,是我与宙斯做出了合作的约定,就让我们两个人来处理吧。”

到了圣地德尔菲所在的山地脚下,阿蒙特意停住了马车休息,让安东尼奥先回去。安东尼奥上山时,灵魂中听见了阿蒙的声音:“你回德尔菲准备好一切,我给你一天的时间,后天中午,德尔菲祭司法庭见。”

阿蒙的来到引起了德尔菲诸神殿的震动,他上山的时候,梅丹佐在后面提醒道:“我的神啊,这里的人们都用带着敌意的目光在注视着我们,在这些祭司们中间混着几十位神使,我曾经见过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