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诸神黄昏
第318章 狼来了

在阿蒙走后,伊索一直在米都利过着安逸的晚年生活,他和着名的贤者泰勒斯是好朋友,也经常到神殿广场上与人聊天。他的年纪大了,也没什么别的事,就喜欢讲故事。他去过天枢大陆各地、经历过太多的事情,将自己这一辈子的见闻简单讲几段,那也是相当的精彩。

很多年轻人与孩子们尤其喜欢听伊索讲故事,渐渐的,在神殿广场上讲故事的伊索成了米都利的一道风景线。伊索向人们讲述在各地的见闻还有种种传说,故事的主角并不是他自己,回顾经历的时候当然经常会提到阿蒙。从埃居到都克平原包括原天枢大陆各国,阿蒙都留下了很多传说。

一个走出深山的少年,最终却成为人间的传奇,这样的经历非常让世间其他的少年人神往。人们不禁又想起伊索曾经的车夫也叫阿蒙,也许就是这位老者给起的名字,象征着对过往岁月的怀念,此时还没人意识到其实那位阿蒙神曾经就生活在米都利。

伊索的故事不知不觉中影响了很多人,甚至有些年轻人开始崇拜起阿蒙来,这引起了另一些人尤其是米都利的祭司们的不满。在神殿广场上与人交流,不可避免的要被问到有关神灵以及信仰的问题,在希顿各城邦中,谈话的风气是相当开放的。

有人注意到,伊索虽然很有钱,但从未到神殿主动向神灵献祭,也不参加城邦的祭神典礼活动。有人于是就问他:“伊索,你究竟信不信奉神灵?”伊索答道:“我心中有我的神。”有人又问道:“那你为何从不到神殿中献祭?”伊索反问道:“听了我的故事,你还不明白我的神在何处吗?”

聪明人当然听明白了,伊索并没有直接说出对诸神不敬的话来,但他心中的神并不在广场上的神殿里。于是有人刻意疏远了他,但还是有人愿意听他讲故事。伊索的口才极佳,他说的故事既富有趣味又蕴含道理,而且他的见闻仿佛是无穷无尽的。

终于有一天,有一个年轻人从神殿中走了出来,来到了伊索的面前。伊索竟然认识他,曾经在自家的商铺里见过,就是曾经指着神像问价的过路人。阿蒙曾提醒过伊索,此人就是来到人间的赫尔墨斯。

赫尔墨斯向伊索说道:“这位老者,我能向你提出一个请求吗?”

伊索笑呵呵的点头答道:“年轻人,你请说吧。”

赫尔墨斯:“这里是米都利的神殿广场,这座城邦的守护神是赫尔墨斯,当别人问你是否信奉神灵的时候,你是否应该给赫尔墨斯足够的尊敬呢?”

伊索笑着答道:“我并没有回答我不信赫尔墨斯或奥林匹斯诸神的存在,年轻人,当我看见你的时候,我相信他们是存在的。但人们所问的‘信’并非是相信,而是心中真正的信奉与追随。恰恰是因为在神殿广场上、在神灵目光下,我无法欺骗自己。我没有否定人们对赫尔墨斯的信奉,也没有直接回答我的信奉,就已经是对诸神的尊敬。”

赫尔墨斯盯着伊索道:“你就不能答应一个要求吗,当人们再问你的时候,你回答他们你信奉诸神。尽管你心目中有你的神,但不能与其他人一样到神殿中向赫尔墨斯献祭吗?哪怕你不贡献你财物,仅仅是参加仪式行礼而已。那样的话,你会更受欢迎。”

伊索没有直接回答赫尔墨斯的问题,而是给他讲了一个“狼来了”的故事。

有个山上放羊的小孩,闲的无聊大喊有狼,山下的大人们赶上山打狼却发现被骗。过了几天,这小孩又大喊有狼,人们赶上山又发现被骗。又过了几天,狼真的来了,小孩大喊有狼,却无人上山来救。

故事很短,几句话就说完了,然后伊索笑眯眯的看着赫尔墨斯问道:“狼来了吗?”

赫尔墨斯一言未发,板着脸走回了神殿,拿伊索也没办法。他其实是要求伊索假意装作信奉他,但伊索却反问他这种伪饰的信奉与献祭又有何意义?如果世人皆如此,迟早会失去真正的信奉,神坛上的神灵也将不复存在。伊索讲的道理很明白,赫尔墨斯既然身为神灵,就无法再与他纠缠这个问题。

又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天伊索在广场上对一群年轻人讲述当年在都克平原创建撒冷城的往事,米都利神殿的大祭司走了过来。众人皆行礼散去,伊索也起身行礼道:“尊贵的大人,您有什么事吗?”

大祭司说道:“我聆听到众神使者的声音,说你是米都利城中最有口才的人,为何不将这才华用来赞美诸神呢?你讲了那么多的故事,我却没有听过你对众神的赞美。我们这座城邦的守护神象征了城邦的荣耀,你为什么不多讲一讲他的传说?”

伊索一摊双手:“大人,您是知道的,我很小就离开了这里,年迈时才回到家乡,我讲的是我在各地的见闻,但我并没有听说过太多赫尔墨斯的传说。”

大祭司和颜悦色的笑道:“这没有关系,以你的口才能讲述那么多精彩的传说,何不用赫尔墨斯以及诸神之名?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技巧,也是神灵的期望。”

伊索也笑道:“那我就对您讲一个有关诸神的故事吧。”

众神之父宙斯有一日突发奇想,想选择世上最美丽的鸟类为百鸟之王。乌鸦知道自己的样子难看,于是趁着众鸟在水边梳洗之时,偷偷捡取它们落在水边最美丽的羽毛插在自己的身上。等宙斯来了,百鸟列队相迎,却发现乌鸦是最美丽的。众鸟生气了,纷纷取回了属于自己的羽毛,而乌鸦还是乌鸦。

伊索的故事讲完了,大祭司听了之后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走进了神殿。不久之后,米都利城邦被马其顿征服,处于马其顿王国的统治之下,但还保留了原先的城邦神殿以及公民大会,以处理城邦的内部事务。

紧接着希顿半岛上一年一度的德尔菲神谕大典即将到来,米都利城邦对这次大典很重视,商户们交了一大笔赋税,做为对德尔菲诸神殿的献礼,其中伊索出的钱最多。并非是伊索信奉奥林匹斯诸神,而因为这是城邦的法令,商户必须缴纳这笔税金,如今的伊索已是米都利城中最富有的商人。

用于献礼的税金收齐了,需要派使者送到德尔菲进献给各神殿。按照惯例,将由神殿祭司招集贵族以及公民代表推选使者,并在本城邦神殿中先向守护神献祭。今年的献祭仪式多了一个内容,按照马其顿王国的法令,要先祭众神之父宙斯,然后再祭城邦守护神。

就在这个时候,赫尔墨斯降下了神谕,指派米都利城邦最能言善辩的伊索去德尔菲,并由这位聪明的使者决定米都利城邦的黄金献给哪一位神灵、哪一座神殿,一定要是他所认为值得进献的神灵。

德尔菲是奥林匹斯神系在人间的圣地,拥有大大小小很多座神殿,除了如今的十二位主神之外,那些古老的神灵在此地也有神殿。很久之前,这里最重要的神殿是忒弥斯神殿,而如今拥有主要地位的是阿波罗神殿,它在德尔菲诸神殿中也是最宏伟壮观的。

不久的将来,马其顿王国还要在德尔菲修建一座更宏伟的主神殿,打破历史的惯例,不再单独供奉某一位神灵,而是以众神之父宙斯为主,奥林匹斯诸神陪祭。

今年的德尔菲神谕仍然将由阿波罗神殿颁布,伊索带去的黄金,自然应该是献给阿波罗神殿的最多,其余大大小小的神殿,多多少少也要雨露均沾不能遗漏,以示对诸神的尊敬、谁也不要得罪。因为德尔菲的祭司们在某种意义上是一个利益整体,象征着希顿半岛上的神权地位。不能因为重视一位神灵而忽视其他的神灵,否则会得罪整个德尔菲祭司集团。

但神灵在人间的地位不同,各城邦难免会有些势利,一般情况下对每一座神殿都会献祭,但会根据城邦的利益需求决定多少的分配,一位聪明的使者,知道怎样将有限的礼物发挥最大的作用。这一次有神谕指派伊索为使者,并给了伊索自主决定的权力。

伊索率领米都利城邦使团,带着一大笔黄金来到德尔菲,他在德尔菲待了十几天,每天都到各神殿门口去看献祭的人群还有各位祭司的行止,却一直没有把黄金献出去。就在大典举行的前一天,在通往半山一片古老神殿的路上,有一块滚落的山石挡住了半条山路——这里已经年久失修。

石头很大,人们经过时都需要绕着走,伊索就坐在不远处看着。黄昏后他终于站了起来,这时有一位女祭司从山下走来,这个女人的力气不小,费了半天劲把石头挪开了,又找来碎石将路面上的坑填平,这时候天已经黑了,伊索看着她走进了忒弥斯神殿。

第二天,伊索带着满满一盘黄金来到了忒弥斯神殿,找到那位女祭司道:“这是我代表米都利城邦献给神殿的礼物,它足以重修通往这里的山路。”

女祭司皱眉道:“善良而慷慨的人啊,你应该先说进献给神灵。”

伊索笑道:“它是进献给神灵所在的神殿,但使用它的人却是神殿中的祭司。”

女祭司又说道:“可是那条路,并不只通往这座神殿。”

伊索将黄金放在神坛上,向着女祭司行礼道:“可是我只看见了您。”

第二天,德尔菲神谕大典正式举行,做为城邦委派的使者,伊索也参加了这次大典并向神灵行礼献祭。所谓献祭有双重含义,一是按照仪式行礼,二是献上供奉给神殿的礼物,而伊索只是参加典礼而已,并没有把黄金送上。

就是这一年的德尔菲神谕,阿波罗降下神谕宣称,在各城邦的使者中,有人亵渎与冒犯了神灵,将受到众神的惩罚。德尔菲众祭司将派出使者,找出这个人,并对他提出正式的指控。当祭司宣布这个消息时,大典上是一片哗然,人们都在议论那位亵渎神灵将要遭受惩罚的使者是谁?

大典结束之后,伊索起程返回米都利,他献给那位女祭司的满满一盘黄金只是献礼的一小部分,其它绝大部分黄金又原封不动带了回去,这个举动自然激怒了德尔菲的祭司们。使团中的随行人员也非常不安,但神谕给了伊索决定的权力,他们也不好干涉。

将献给诸神的黄金又带回了城邦,这是米都利有史以来从未发生过的事情,人们听说消息之后忧心忡忡,伊索这么做同时得罪了诸神与圣地德尔菲的祭司们,弄不好会给城邦带来灾难。伊索在城邦神殿中接受了贵族议会以及公民代表的质询,要他对自己的行为做出解释。

伊索则解释道:“我并没有违背神谕,就是在这座神殿中,神谕给了我权力做出选择,将黄金进献给我认为值得进献的神灵与神殿。我早就回答过,我有我的神灵,在这里我不想说出他的名字。我也忠于我的职责,身为米都利的使者到了德尔菲,用了十天的时间,只发现了一名真正需要这笔献祭的祭司,至于剩下的黄金,我带回了城邦。它是米都利的商人们所筹集的,既然没有进献,应该还给商人们。”

人们情绪沸腾了,就连那些拿出黄金的商人们,发现自己献出的黄金被伊索退了回来,也感到惶恐与愤怒。在他们看来,这等于失去了向神灵祈福的机会,或者是神灵拒绝了他们祈求。这一切都是伊索造成的,他们纷纷咒骂伊索,并联名向城邦法庭提出控诉,要求严惩伊索!

还有旁观者自作聪明的认为,伊索带回黄金是因为贪婪与自私,将黄金退回商人们是为了收买人心,因为这些商人中出钱最多的就是伊索本人。

伊索则辩解道:“你们因为信仰之名要控诉我,却不知守护信念需要付出的代价。这里的神谕给了我做出选择的权力,而我做出的选择符合我的信念,你们的指责便是我付出的代价。神谕做出了这种安排,控诉我的人却是你们。”

恰在这时,圣地德尔菲派出的使者来到米都利,他看见了这个场景,认定德尔菲神谕中所指出的那个亵渎神灵的人就是伊索,当众对他提出了控诉。在这种情况下,伊索再怎么辩解都没用了,他被送上了城邦法庭接受审判。

审判自有审判的程序,来自德尔菲的这名使者名叫安东尼奥。德尔菲神谕并没有说出伊索的名字,安东尼奥想指控他,要向世人证明伊索就是那个人。

于是安东尼奥在米都利调查了伊索的诸多往事,对他提出了正式的指控——宣扬新的神灵,毒害与腐化年轻一代。

如果这个罪名成立,再结合伊索德尔菲大典上的表现,那么确定无疑,伊索就将成为神谕中亵渎与冒犯众神的人。主持这次审判的法官是泰勒斯的朋友,他在做出判决之前,允许伊索自我辩护。

伊索并没有解释自己的所作所为,却在法庭上又讲了一个故事,关于一只狼和一只羊。狼在上游、羊在下游,他们在同一条河流中喝水,狼却指责羊弄脏了它所喝的水。无论那只羊怎么解释,狼还是吃掉了那只羊。因为它的目的并不是与羊讨论谁弄脏了谁的水,就是想吃掉这只羊。

有人疑惑不解,有人被伊索的态度所激怒,咒骂他藐视法庭。法官却听明白了伊索的意思,皱着眉头问道:“你这是不再为自己辩护了吗?”

伊索点头道:“我已经做了辩护,并没有违反神谕。”

法官有些惋惜的说道:“你并没有违反守护神的神谕,守护神给了你权力让你选择,你便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但你的选择激怒了人们,需要付出代价,没有违反那则神谕并非代表你无罪,我将判你有罪。”

泰勒斯当众建议道:“按照城邦法令,伊索可以选择向神灵致歉,并向城邦缴纳一笔钱为自己赎罪。他的行为并没有触犯这里的人们实质的利益,如果有的话就请站出来,否则,法庭应该给伊索这种选择的机会。”

法官问道:“米都利的商人们,伊索带回了你们所缴纳的黄金,但并没有贪为己有,也没有剥夺你们向神灵献祭的权利,德尔菲的使者就在这里,你们可以把自己的黄金再献给这位使者带回圣地。如果有人认为我说的话不对,可以站出来。”

没人站出来,法官则对伊索道:“我给你一个选择,你可以出一笔钱献给神殿赎罪。”

伊索笑了:“那好吧,我出三十个银币。”

所有人都愣住了,米都利城中最富有的商人伊索,为了给自己赎罪,竟然只出了三十个银币!法官皱着眉头问道:“为什么只有这么点钱?”

伊索笑道:“因为它只值这么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