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诸神黄昏
第317章 天国之路

按天枢大陆各神系历来的传统,只有已超脱永生的神灵才能在人间指引神使,而只有成为这样的神使才有机会超脱永生。但阿蒙却做出了改变,留下了另一种指引方式。人间的信众不论是否是神使的身份,只要守护阿蒙留下的信念,将本源力量修炼到尽头、通过最终的考验也自然能进入天国,而在天国接引他们的天使将是米迦勒与拉斐尔。

这种改变当初是从撒冷城开始的,撒冷城的祭司们自称魔法师,他们修炼的并不是单纯的神术,首先所唤醒的是本源的力量,只是根据各人的特点在修炼中有所侧重而已。

在伊甸园宣讲完毕的这一天,阿蒙以埃居主神的身份降下了最后的神谕,向埃居各神殿的祭司公布了本源力量的秘密。从这一天开始,通往神灵的道路,不再由各神系垄断。

得到这个秘密能唤醒本源力量的人,可能未必信奉阿蒙,他们其中绝大多数人,也根本获得不了大成就,最终超脱永生者更是少之又少。但阿蒙考虑的并不是这个问题,他只是留下指引而已。真正遵从指引、依阿蒙的约定而行者,不论机会有多渺茫,但是通往天国的道路已经摆在面前。

而另一方面,唤醒本源的力量并不容易,就算是阿蒙本人也无法为温迪唤醒。世间的人们若无大成就机缘,可能还是会分别唤醒血脉或神术的力量,与传统武士或神术师没什么两样,这是阿蒙也改变不了的。

安排好这一切,阿蒙又下了一道命令,天国的众天使中,若有人也能求证天国之主的成就,将命名为天使长。然后他就进入伊甸园中的那个大山洞里潜修了。

这个山洞在一处独立的高山绝壁间,通过云海、虹桥与伊甸园其他的地方相连。当年都克平原洪水暴发时,薛定谔指引冥府之舟带着阿蒙第一次来到这里,发现了贝尔与葱霓留下的遗迹,得到了一体两面力量的秘诀。

这里可以说是阿蒙求证道路的起点,如今的天国之主又回到大山洞中独自潜修。

若没有意外的状况发生,谁也不知道阿蒙会在这里潜修多久?几年、几十年、几百年、甚至上千年都有可能,直至他的天国中有第一名天使长出现。而到那时,阿蒙必须求证真正的众神之神境界。可是一切并未如阿蒙所愿,事实上他只在山洞中呆了三年而已,就突然离开了。

离开伊甸园的阿蒙,没有出现在人间也没有出现在天国,而是现身于天堂之中。很多世人可能分不清天国与天堂的区别,以为它们是同一个地方,其实不然。天堂与地狱都是阿蒙所开创的冥府,信众逝后的亡灵被接引的归宿之地。

只是阿蒙用了一种映射的手段,巧妙的将天国的景象映射在天堂中,使那些进入天堂的灵魂能看见天国,仿佛也身处其中。但他们仍然只是人间逝后的灵魂,并未进入不生不灭的永恒超脱永生。

守护天堂与地狱的两位天使目前是埃雷彼与内尔迦勒,他们也是原阿努纳启神系的冥神。然而这一次阿蒙却亲自在天堂中迎接一位灵魂,因为逝者是伊索。

阿蒙在天堂中见到的伊索并不是一位老者,倒很像当年在叙亚沙漠中第一次看见他的样子。灵魂来到天堂所呈现的是最年轻英俊、容光焕发的形容,并且弥补了生前的一切遗憾。假如是一个瘸子,此时他的腿已完好如初,假如是一个瞎子,此时能睁开眼睛见到光明。

阿蒙微笑着说道:“老朋友,你来早了。”

伊索走上前去行礼道:“我的神,我也该来见您了!不知如何形容我的感激,本以为从容面对生命的尽头仿佛很悲壮,不料来到这里,却是您在迎接我!”

阿蒙的语气微微一沉,略带责怨的说道:“你为何不向我祷告呼唤,我可以去救你。”

伊索却笑着说道:“我的信念很明确,所做的一切都是信念中的选择,无需向神灵祈求什么。直到我被处死的那一刻,我才向我的神祈祷,然后就见到了您,这一生已没有遗憾。”

阿蒙轻轻摇了摇头道:“来到天堂的结局当然不是遗憾,但你离开人间的遭遇却是遗憾。你是我的朋友,最尊敬的长者之一,无论如何我不应该坐视那样的事情发生。可这段时间因为特殊的原因,我并没有关注人间的一切,直到听见你临终的祷告,才清楚发生了什么。……伊索,欢迎你来到天堂!而我将去米都利,去取回我应该取回的东西。你的灵魂可以留在这里,也可以自己选择是否去人间新生。”

伊索问道:“我的神,您要以阿蒙的身份再去希顿半岛吗?”

阿蒙点头道:“是的,我要去惩罚陷害你的人。用我的方式,这也是我与奥林匹斯诸神的了断。我与梅丹佐送你回到家乡,是为了满足你安享晚年的愿望,却没想到你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会有这样的遭遇。梅丹佐如果还在希顿,也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可惜他随亚历山大出征了。马其顿大军刚刚穿过叙亚沙漠,就是你我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伊索行礼答道:“天堂虽好,却不是真正的超脱,我来此已经见到了您,仍然愿意选择灵魂的新生。不过在我离去之前,倒是希望看见您在希顿做的事情。”

阿蒙点了点头道:“那你且在天堂等着,别着急,我还要迎接另一位老朋友的到来。”

阿蒙所说的“另一位老朋友”是一位意气风发的武士,正是曾经的海岬城主罗德·迪克。看见罗德·迪克也来到了天堂,伊索迎上去笑着说道:“城主大人,听说您已有大武士的成就,似乎来得有点早啊!”

罗德·迪克也笑道:“论年纪我也不小了,在人间的享受也不少了,你能来,为何我不能啊?”说着话他也走上前去,向阿蒙行礼。

伊索又打趣道:“我听说一位大成就者可以拒绝冥府的接引,自行选择离去,您怎么还是来了?难道就那么有把握不会下地狱吗?”

罗德·迪克反问道:“伊索,我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吗,你就那么希望我下地狱?实际上我这一生受万民称颂,只是有点遗憾而已。”

阿蒙问道:“罗德·迪克,你一出生就是海岬城主继承人、尊荣无以复加,后来拥有了大武士的成就、令世人羡慕,又身居埃居宰相之职多年、掌握的实权甚至超过了法老,还有什么遗憾呢?”

罗德·迪克答道:“就算是这样,我还不是到天堂来见您了?来到这里很不容易啊,我不是直接到达您的面前,而是从地狱穿过来的。就在我临终之前,您刚刚降下神谕颁布了本源力量的秘密,我想去修证,但这一生已经来不及了,难道不是遗憾吗?”

阿蒙笑了:“至少你在生命结束之前,知道了这条道路,也不算太遗憾了。其实以你的根基,就算一开始我就指引你本源的力量,最终也不过勉强获得大成就而已。通过生生不息的考验已经无望,更不用说经历最终的考验超脱永生了,还不如好好地去做你的城主和宰相。但伊索说的也对,你并非阵亡在战场上,那么确实是来的有点早啊。”

罗德·迪克叹了一口气:“日理万机,忧心国事啊!我的神,难道您还不清楚吗?亚历山大带着马其顿大军渡过海峡,已经吞并原哈梯王国,马上就要逼近埃居了。”

阿蒙的神情看不出是喜是忧:“你还有什么消息要告诉我?”

罗德·迪克说道:“还用我特意告诉您吗?灵魂来到冥府,您自然就能获悉一切,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阿蒙又笑了:“是啊,你应该清楚,在这里叹息是毫无意义的。来到天堂,我自然就会知道波兹大军已经退出了都克平原,大卫建立了撒冷国,而梅丹佐给你送去了一封信,转告了亚历山大的承诺,他来到埃居将自称阿蒙之子,是这样的吗?”

罗德·迪克苦笑道:“您既然一念之间什么都知道了,还问我做什么?亚历山大将自称阿蒙之子,将来到埃居向您献祭,并重修伊西丝神殿。我的神啊,您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个儿子,和谁生的啊?”

伊索在又插话道:“罗德·迪克,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么说话了,小心神灵把你丢回地狱去。”

罗德·迪克呵呵笑道:“其实我来到天堂,只是为了向神灵献出我这一生的灵魂印记,见到神灵我就心满意足了。我也将选择灵魂的新生,但还想在天堂等着看亚历山大是否能够实现承诺。”

这时埃雷彼天使走过来向阿蒙行礼道:“我的神,地狱那边也来不少您的老朋友。”

阿蒙一摆手:“那就让他们好生待着吧!天堂与地狱并非灵魂最终的归宿,只是前往新生的驿站,所区别只在于是否得到解脱。……伊索,罗德,你们能在这里见面也是有缘啊,慢慢聊吧,我且去人间了。”

罗德·迪克的灵魂来到天堂,是因为寿终正寝,而伊索却不是正常死亡,他是被米都利城邦法庭下令处死的。这一出悲剧竟然与代表奥林匹斯诸神意志的德尔菲神谕有关,也有神灵在幕后指使,这激起了阿蒙的怒意。

雅伦娜等奥林匹斯诸神,还没有放弃找他的麻烦,一定要逼他主动终止与宙斯的合作、宣告彻底的决裂。雅伦娜与阿波罗等人若直接面对阿蒙的话,谁也不是对手,但阿蒙只要在人间就有人间的弱点,他们已经用过许多手段了,先后卷入了梅丹佐、穆芸、腓力二世,都是与阿蒙有关的人。

当阿蒙离开希顿半岛之后,奥林匹斯诸神还没有罢休,这次被牵扯的竟是阿蒙最尊敬的长者伊索。伊索的遭遇也不能完全说是无辜,事情还要从头说起。

……

腓力二世遇刺之后,亚历山大成为马其顿国王。梅丹佐有一次不小心说走了嘴,这位年轻的国王也隐约猜到,自己的父王遇刺竟然与雅伦娜这位神灵有关,他惩罚不了雅伦娜,却可以惩罚雅伦同盟。

继位不久,亚历山大就率大军向亚伦同盟发起了猛烈的进攻。雅伦同盟虽已势单力孤,但这一战将决定着各城邦的存亡,所以也集中了最大的力量进行抵抗。亚历山大攻破了抵抗最顽强的底比斯城,将城邦中向来反对马其顿的三万公民全部卖为奴隶,并将这座城邦付之一炬,只留下了宙斯神殿和一位他所尊敬的吟游诗人的住所。

如此铁腕的手段,给了雅伦同盟其余城邦相当大的震慑。当亚历山大的军队接着南下时,各城邦几乎是毫无抵抗的望风而降,以免遭受同样的灾难。亚历山大顺利的消灭了雅伦同盟,希顿半岛上的城邦分治时代宣告结束。

波兹帝国听说腓力二世遇刺,一度松了一口气,以为希顿半岛上最大的威胁被除掉了,结果继位的亚历山大其雄才大略更胜其父。统一希顿半岛的第二年,亚历山大便已经组建了前所未有的庞大军队,渡过海岬进攻波兹帝国的三个行省,也是原哈梯王国的属地。

此时的波兹帝国已经不再是大流士的时代景象,虽然国土广大但内乱频繁、国势日益衰颓。如今的波兹大帝是大流士三世,在他统治下的波兹帝国,远没有居鲁士或是大流士时代那么安定宽容。国内各部族之间的冲突时有发生,被占领区的人们一直在酝酿着挣脱波兹人的奴役。

波兹帝国依靠武力镇压,维持着脆弱的统治,一旦遇到外界更强大的武力攻击,这个大帝国随随即土崩瓦解。

亚历山大总共发动了八个军团,包括骑兵五千人、以马其顿长枪方阵为主力的步兵三万多人,渡过海岬进攻。马其顿大军以解放者自居,得到了当地原哈梯民众的纷纷响应,一路直入势如破竹,最终与波兹大帝大流士三世率领的大军进行了决战。

马其顿人以骑兵包抄两翼、长枪方阵稳步推进,波兹人大败。大流士三世在乱军之中逃走,马其顿大军一直追到了幼底河西岸,彻底占领了原哈梯王国的疆域。

随着波兹人退回幼底河西岸,都克平原暂时形成了统治力量的真空,大卫·所罗门治下的撒冷城及所属城邦趁机宣布独立,成立撒冷国。其时亚历山大已号称马其顿大帝,听说消息并没有阻止大卫·所罗门,反而派使者册封了他一个撒冷王的称号,算是完成了他对梅丹佐的第一个承诺。

败走的大流士三世派出使者向亚历山大乞和,表示愿意割让幼底河以西的土地给马其顿,并偿付一大笔战争赔款。可是亚历山大拒绝了和谈的,他要求波兹人无条件投降。

但亚历山大并没有急于进攻波兹帝国腹地,大军经过休整之后,又沿海岸线南下,穿过叙亚沙漠直扑埃居。在到达埃居之前,亚历山大还请梅丹佐给罗德·迪克送去了一封信,至于这封信的内容阿蒙已经知道了。

马其顿帝国的扩张,当然是宙斯的计划之中,也一直受到他的神谕指引。但亚历山大对梅丹佐以及埃居主神的承诺,却不是雅伦娜等奥林匹斯诸神所愿见。

亚历山大带着梅丹佐领军在外征战,但是希顿圣地德尔菲每年一度的神谕大典仍要举行。这是马其顿占领德尔菲以来的第四次大典,而按照亚历山大的计划,等他下一次率大军顺利回师时,便要改革德尔菲神谕的传统,结束各神殿单独林立的历史,并建造一座供奉众神之父宙斯的主神殿,安置诸神在主神殿中陪祭,德尔菲神谕将由这座主神殿统一颁布。

但亚力山大还没有来得及回国办这件事,今年的德尔菲神谕仍是由阿波罗神殿颁布,各城邦将派代表献祭,而代表米都利城邦使者就是伊索。

向诸神献祭,祭礼放在神坛之上。但神灵不会拿走那些那象征性的祭礼,他们接受的只是世人的祷告与赞颂。各城邦献祭的东西是给神殿的,由祭司们享用,包括大量的牲畜、奴隶、贵重的器皿,其中最实惠的当然是一大笔钱财了。

已经商为主业、向来富庶的米都利城邦准备的“献礼”是一大笔黄金,由城邦向米都利商人们筹集,派使者代表城邦到德尔菲进献给圣地德尔菲的各座神殿。

信奉阿蒙的伊索,怎么会成为米都利的使者,代表城邦向奥林匹斯诸神献祭呢?这与米都利守护神赫尔墨斯的神谕的有关。神谕给了伊索一种看似两难的选择,身为米都利的公民,他必须履行自己的职责,但是面对奥林匹斯诸神时,他又该如何坚守自己的信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