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诸神黄昏
第316章 仙家问论

但真水毕竟是金仙,她说话很直接,也不像句芒那样有提问的限制,想答就答、不想答就不答,阿蒙有些疑问还是得问她,于是又笑着说道:“句芒先生,你且在玫瑰园中慢慢寻找花草。……真水仙家,你有金仙境界,我想请问化身之妙,不知能否指点?”

有一种手段阿蒙从未试过,马尔都克曾化身为大流士,而宙斯也曾来到人间成为基巴达国王列奥尼,这其中究竟有何巧妙?

面前的两个孩子是两位仙家的心念所化,很显然与大流士或列尼奥的情况不同。其实这样的手段是一种奇异的分念化形术,别说是阿蒙,就连穆芸都可以尝试,只是通过不同的方式而已。但是像大流士那种化身,阿蒙应该能斩出来,穆芸却不可能。

也就是说,面前两个小孩中真水有此境界、句芒无此境界,阿蒙当然要问真水。然而真水却摇头道:“我从未斩化身历世,无所印证。”她回绝了阿蒙的问题,她有这个本事但是从来不用这种手段,所以没什么好告诉阿蒙的。

句芒反而主动说到:“阿蒙,你已证天国之主、类金仙之属,自可斩化身历世,就看发愿为何。”他的话语中带着仙家妙语声闻,非常详尽的回答了阿蒙的提问。

句芒并没有直接解释大流士与列尼奥是怎么回事,而是介绍了他所知的金仙历世化身——

发愿历化形天劫成就金仙,成就至此,已无上师法决可传授。比如阿蒙现在的门徒,阿蒙还能告诉他们本源的力量该怎么一步步修炼,但是到了天国之主的境界,就没有具体修炼方法可直接传授了,一切都要靠自己的见知与感悟,指引者也只能随缘点化而已。阿蒙如此,宙斯也如此。

对于这一点,阿蒙的体会倒是一直很深,因为他本人就是一位开创者。他的指引者是尼采,而尼采并非神灵,只是一位八级魔法师。阿蒙在人间的游历也是学习,从某种意义上讲,亚里士多德或伊索也是他的老师。

但这些老师不会直接教他神灵的修炼,一切还要靠阿蒙自己去思考见证。那么金仙斩化身历世,也是一种很重要的修炼手段。它并不是人们通常理解的变换一个分身行走人间,它有着各种缘法,且与动念发愿有关。

坐在句芒眼前的阿蒙本人,可称为本尊法身。金仙本尊法身留在不生不灭永恒的世界中,而斩出化身来到人间行事,或完成某种心愿、或积累某种功德、或了断某种因果。

至于这化身在人间是什么身份、拥有什么样的能力,要看金仙的发愿是什么。愿望完成或某种修炼圆满之后,金仙可以把化身收回;也有可能化身在人间做的事情失败了;或者化身被斩灭前功尽弃。当金仙以化身历世时,本尊法身若来到人间,则会与化身合而为一,这时候人们见到的也是那位仙家本人。

听到这里阿蒙大概明白了,大流士就是马尔都克的历世化身,但他见到大流士的时候,马尔都克的本尊法身降临人间,当时和他在酒馆里喝酒的人其实也是马尔都克。至于基巴达国王列尼奥,并非是宙斯斩出的历世化身,按句芒的解释——那是仙家本尊法身重入轮回。

阿蒙又问道:“何谓仙家本尊法身重入轮回?”

句芒皱眉道:“你又不是没见过,你那只猫、帮助过你的阿努,还有那个正义女神忒弥斯不都这么做过吗?而他们皆无金仙成就。其实仙家只要发愿,都可以这样做,就看你想干什么了。但拥有金仙成就之后,就没必要一定以本尊法身重入轮回,通常情况下斩出历世化身便可以。”

所谓重入轮回,就是指已超脱永生者,选择以灵魂新生的方式,又回到人间以普通生灵的身份,重新度过生命的历程。由于来到人间的目的不同,灵魂中留下的印迹指引不同。仙家妙语声闻中,句芒又介绍了仙家本尊法身重入轮回的三种情况——

第一种就是重入轮回走一遭,当这一世生命结束之后,仙家归天复位。阿蒙见到的薛定谔、忒弥斯绯、歌烈、列奥尼都是这种情况。

第二种情况很特殊,仙家发的是宏愿之誓,如果没有实现誓愿,便会世世轮转。一世生命结束之后,又会以灵魂新生的方式成为另一个生灵,直至心愿完成。仙家做出这种选择也是一种大考验,因为有永堕轮回之忧。

已经超脱永生者,若无必要,很少会这么做。而另一方面,若无真仙物化之境,仙家也无法用这种方式重入轮回。

第三种情况非常罕见,是发愿重新修证,拥有灵台化转之功的金仙才能做到。它不仅是重入轮回世世轮转,而且是成为凡人一切重新开始。假如有幸再度超脱永生,也不会归天复位,而是成为另一位仙家。

金仙发愿重修离去之时,他所开辟的金仙世界也会随之消失,等于是放弃了已有的一切,彻底从头开始。如果有幸达成所愿,当他再次求证相当于金仙成就的时候,会恢复以前的仙家见知,同时拥有两种成就的印证,但他的身份已经变了。

句芒之所以知道这些,因为他听说过曾有金仙成了菩萨,也有菩萨成了金仙,至于他们为何会有这样的决定,只能问仙家本人。

这第三种情况听上去绝对难以理解,但阿蒙竟完全能理解,而且解清了他的一个疑问。阿蒙终于彻底明白——阿努与安拉哪里去了?这两位创世神就是发愿重新修证啊!

其实创世神也拥有灵台化转之功,成就也达到了句芒所谓的“类金仙之属”,只是走错了一步而已。阿努与安拉在阿蒙的帮助下,得以抛弃神国,以灵魂新生的方式回到人间,正在世世轮转中重新修证。他们本不必这样做,但还是做出了这个选择。

至于他们能否达成誓愿、若能达成誓愿又会成为怎样的神灵?谁也说不清!阿蒙也许永远都不会再见到他们;也可能会有一天,另一位天国之主,或者是金仙、菩萨,来到阿蒙面前说道:“我就是当初的阿努。”

听完这番话,阿蒙离席行礼道:“句芒先生,多谢你今日的指点,我有太多的问题终于豁然开朗!”

句芒也抱拳还礼道:“不必如此客气,你的成就在我之上,只是未曾闻仙家之道,如今旁观印证自然能参透关节。而我也不是这里的神灵,得知你的经历,也令我获益匪浅。”

句芒说话倒是很公平,别看他解答了阿蒙这么多问题,但是阿蒙在开口提问之前,就已经把自己见证的经历几乎全部告诉了句芒和真水,不必让句芒再一句句的问他。

接着句芒又摆了摆手道:“你若再问更深,我便不能答。其实我方才所答,有些非我所印证,只是曾经见过、有所了解,今日之问论就到此为止吧。”

真水放下杯子道:“句芒哥哥,我们要走了吗?”

句芒站起身道:“这酒已经喝了一整天,该散席了。”

阿蒙挽留道:“偌大一座玫瑰园,奇花异草无数,何必着急走呢?你可以慢慢寻找,在这里多住几天也好啊。”

句芒摇了摇头:“我已经搜遍了,想带走一株瑞草。”他一招手,刚才袖中丝光化成的小蜜蜂又变成一只飞鸟的样子,扑扇着翅膀飞了回来,口中叼着一株草。这只带着银色丝光的小鸟飞入句芒的袖中不见,那株草被句芒拿在了手里。

真水在一旁高兴的拍手道:“这是凤翎结!竟然在这里找到了。”

只见此草已经结果,果实比葡萄稍大、呈明黄色一共七枚,在瑞草顶端一溜排开,细长的果茎呈扇面形分布,远处看很像孔雀头上的翎毛。

句芒也笑道:“这株凤翎结刚好结果成熟,正合适带回去。”说着话手一挥,将新寻到的瑞草收到了银丝羽袖中。

穆芸见阿蒙的意思分明是想挽留这两个小孩,看见了句芒的羽袖,于是灵机一动道:“句芒先生,您的袖子被切出了一道口子,不是说要加百列赔吗?不妨在这里做客多玩玩、多逛逛,等把袖子缝好再走。”

这倒是个好借口,不料话音刚落,她的灵魂中就听到了阿蒙的声音:“别提那只袖子了,加百列赔不了,我们也补不了。”

阿蒙看的真切,句芒身着的银丝袍可不是普通的衣服,甚至不是普通的神器,而是与句芒这位仙家的形神凝炼一体,有点像与阿蒙神形相融的众神之泪。阿蒙当初通过“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时,无意间将一枚众神之泪与自己的形神奇异的熔炼一体,可以显现出那淡淡的金色泪光。句芒穿的袍子虽不知来历,但观其玄妙类似。

袍袖上切出了一道口子,世间恐怕没有什么材料能够织补,哪怕将一种丝线炼制成神器也不行。只有一缕心念化为句芒的那位仙家本人,在收回这缕心念之后重新凝炼形神,才能弥合这一丝缺口。那银丝羽袖与仙家形神一体,就是大神通境界的显化,这叫加百列怎么赔呢?

句芒走时没有再提这茬,阿蒙也提醒穆芸不要再说了。穆芸知趣的住嘴了,加百列却不知趣的站起身来道:“句芒先生,是我出手鲁莽、弄坏了你的袍袖,愿为你修复如初。”

穆芸赶紧一推加百列的肩膀道:“你是个武士,又没拿过针线,哪里会这种活计?我看不如邀句芒先生常来做客,好好款待便是。”

句芒已经领着真水向外走了,回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加百列道:“你有这心意就好,我不计较了。”

刚才在酒席上说话的时候,这个小孩侃侃而谈与大人没什么两样,看上去很好玩,但临走时最后这一笑,分明又是一个五、六岁小娃娃的神情语气。

阿蒙突然在灵魂中说道:“句芒先生,我还有最后一问,你究竟是怎么摸进玫瑰园的?”

句芒亦在灵魂中悄然答道:“我自有独门修炼之法,非弟子不传,是我弟子无此福缘根器者也难传,你想原样效仿可不容易,但参透其玄理并不难。阿蒙,我且问你,你当初是怎么进入奥林匹斯神域的?看似两回事、但其理相通。”

阿蒙怔了怔,似在回味句芒的话,而两个小孩已经走出了玫瑰园。

……

句芒与真水离开了玫瑰园,在亚述高原上人烟杳然之地随风而行。真水突然说道:“句芒哥哥,你如此与他答论、展示物化玄妙,若换一个人,恐早已挫锐解纷、和光同尘,被你引入仙家之道了。但那阿蒙仅是问论而已,并未被你染化啊。”

句芒答道:“那个阿蒙问论之前先发一念,将他的求证经历全然向我展现,看似礼节周全,但用意也是想指引你我啊。展现他的天国、便是指引我进入他的天国,真是直截了当!可叹者道不同,他未曾知仙家之超然。”

真水又说道:“他的指引当然无法让你动念,但此人心念的确坚韧非常。想当初他尚未度过天刑,仅地仙成就而已,无量光路过有点化之意,狮子王闻佛法而去,阿蒙却不为所动。到了后来,当时同席的蝎子王甚至被他引入了天国。句芒哥哥,你与人论道向有化润之妙,但却对他无用。”

句芒咧了咧嘴角道:“那倒也未必,只是我今日境界未足。至于无量光如何,非我所能说,他路遇阿蒙的究竟,恐尚属未知。而太上忘情化润之妙,亦是玄之又玄。”

……

句芒与真水走后,阿蒙收起了大帐,花丛旁、溪流边的草坡上,多了那座安放好的青春之泉,象征着两位仙家曾经来过。温迪蹲下身子,手抚那精美的高脚水晶盘赞叹不已,还鞠了一捧泉水品尝。

阿蒙则望着两位仙家消失的方向恍然有所思,过了良久才说道:“穆芸,我心中有所悟,将潜修一段时间。……加百列,你且回天国。虽然昨日之事是个误会,但你有守护天使之责。挥秩序之刃对句芒发出的那一击,就事论事,你并无过错。”

阿蒙的话说的明白,句芒误闯玫瑰园是个意外,而加百列身为守护天使,往后再遇到这种情况,该出手还是得出手。

加百列行礼返回天国,穆芸又问道:“你要潜修,难道不去天国吗?”

阿蒙答道:“我不打算去天国,而是去伊甸园中的山洞,那是我的根基所在、探索本源力量的道路起点。没想到能有这番奇遇,说起来还要多谢雅伦娜与那些将我逼出奥林匹斯神域的诸神,他们自以为得逞,反而帮了我一个大忙。不然的话,我可能会错过那两位仙家,也不会有今日所得。”

不知雅伦娜等神灵听见阿蒙此刻的话,会不会被气得吐血?假如阿蒙还在马其顿,以凡人的身份留在奥林匹斯神域中,他未必能够察觉玫瑰园中发生的事情。句芒与真水只是误入,不会有真正的大冲突,穆芸等人自能解决麻烦,只是阿蒙错过了这一次问道的好机会,而自己却浑然不觉。雅伦娜设计将阿蒙逼走,反而恰好是帮了他。

阿蒙离开玫瑰园,又到了伊甸园中,摩西等神使前来行礼拜见,如今伊甸园中的神使已不仅是阿蒙亲自指引的诸门徒。这些年来,天国中天使们也在世间指引了新的神使,其中有几位就是来自撒冷城。他们得到天使的指引后才清楚,一直以来所信奉的阿罗诃与阿蒙是同一位神灵。

阿蒙如今还是埃居的主神,原九联神宫如今也成众天使在人间的乐园,这些年也指引了一批新的神使。阿蒙下令,他的门徒、原先各神系的神使、众天使又指引的新神使,只要是尚未超脱永生者,全部到伊甸园中听他宣讲。

这是阿蒙唯一一次在人间公开布道,半个月后,所有神使从各地赶来会齐,在摩西的率领下于伊甸园中听阿蒙讲法三日。三日后阿蒙讲法完毕,伊甸园中发生了一个壮观的“奇迹”。

他的亲传门徒摩西、乔治、姚里奥、云梦、拉斐尔、乌利尔、西莉娅几乎同时迎来了“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成功通过考验进入天国,成为超脱永生的天使。而穆芸的精灵侍女舒布拉、原九联神系甲虫神凯布里,也通过考验进入天国。

这是一次不可思议的巧合,但它的发生也不无道理。这些人无论是阿蒙亲自指引,还是来自原先的各神系,其本源力量的修炼积累早已足够,只需勘破人间道路尽头。阿蒙召集众神使讲法三日,恰是他们迈出最后一步的机缘。

阿蒙亲自指引的门徒中,除了已经身亡的约翰与亚伯、背叛阿蒙的该隐,如今只有一个梅丹佐尚未超脱永生,还留在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的身边。阿蒙隐约知道梅丹佐会在什么时候迎来考验,但他也没把握梅丹佐能否成功通过考验?

梅丹佐跟随阿蒙的时间最久,也是众门徒之长,却将是最后一个迎来考验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