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诸神黄昏
第315章 青春之泉

句芒又拿起了桌上那两根细木棍,伸手夹了一块肉慢悠悠的说道:“当然有啊。我如今所修是太上所传之道,在金仙极致之上是三生万物、太上忘情之境,如你我之成就尚可言,然太上忘情已不可言。”

一直没说话的穆芸有些惊叹的插问道:“已无成就可言?那你所见到的太上是什么样的人?”

句芒答道:“太上不可见,我也不知是否见过他。此大觉大罗之境,你若真能遇见,或你不知他是谁、或他不知你是谁、或他不知己是谁、或你亦不知己是何人,总之玄之又玄。”

穆芸直眨眼:“那岂不是等于不能见到吗?”

真水在一旁细声细气的插话道:“不可见并非不能见,只是一切皆有可能。阿蒙就有此福缘,他见过无量光。当时无量光想指引他,但阿蒙没走,狮子王却跟着文殊菩萨跑了。”

阿蒙回想起当日情景,若有所悟道:“我有幸见过无量光,其境界已在金仙极致之上。那么带走狮子王的文殊师利,其成就也是你所说的类金仙之属吗?”

句芒点了点头道:“文殊师利大菩萨,也可说类金仙之属,但发愿所求证不同。其实你福缘深厚,为我平生仅见。你与无量光擦肩而过,却犹能开创天国。无量光当初西来,可能为了大愿地藏的求证,遇见你则是妙不可言,而大愿地藏后来就是在你面前求证菩萨。你问超越众神之神是何境界,与其问我,不如问真水。她已求证金仙,而我尚在真仙物化之境。”

阿蒙又吃了一惊,穿透玫瑰园空间结界的人是句芒、破了他法术的人是句芒、接了加百列秩序之刃一击的是句芒,坐在酒席上侃侃而谈的还是句芒,所以他的注意力一直都放在这那个小男孩身上,现在才知道小女娃真水的成就居然更高,竟已求证金仙,论境界并不在他与宙斯之下,这倒是个意外啊!

真水两只小手捧着杯子,正津津有味的喝着花蜜呢,见阿蒙望向她,抬起头似全无心机的说道:“似太上、无量光者,证入大罗、大觉之境,说是说不清的,空谈也没有用。只要你还坐在这里和我们谈这些,你就不可能得证;只要你还在人间颁布神谕,你也不可能得证。

不要问我应该怎样去求证,我不知道,就算知道也说不出来。但我能告诉你,它与修炼有关亦无关,须有大宏愿方可。此等大宏愿能否实现,并不取决于你的修炼多么精进、法力多么高深,此等大机缘恐需人间与诸天之事应劫,不是仙家能自己说了算的。”

阿蒙似乎听明白了,但又仿佛更糊涂了,苦笑着又问了一个自己能问清楚的问题:“方才句芒先生说菩萨也是类金仙之属,请问菩萨也能像我这样于无中生有开创天国吗?”

真水眨了眨大眼睛答道:“金仙境界不是无中生有,而是化虚为实;菩萨境界也非无中生有,按他们的话说应是空中生相,虚并非是无,空也非是无。你的天国就在你的灵魂中随修炼成形,直至历化形天劫有成就可将它展现,不是吗?”

句芒在旁边一指阿蒙,也朝真水道:“阿蒙历化形天劫实在凶险,他融合阿努纳启神国与九联神国,只要出一丝差错便将立时陨落、神形不在,而他自己却浑然未觉、就这么过来了。这也是阿努与安拉之功,若非那两位创世神发愿助阿蒙历劫,他也成功不了,真是莫大的福缘!”

阿蒙听明白句芒的意思了,他所称的化形天劫,就是求证天国之主的考验,伊西丝当初就是在这种考验中陨落的。阿蒙并没有什么后怕之意,只是笑了笑道:“这便是开创者的处境,我当时并不知晓,回头才能明了。我如今又在想一件事,我若想最终完成誓愿,会不会在更大的考验中殒落呢?”

穆芸抓住他的手道:“你在胡说什么啊!”

然而句芒却淡淡道:“殒落本身就是求证的结果之一!所求便是所愿,在你没有成为神灵之前就应该明白。若成为神灵之后反倒心念踌躇,那也不可能再有真正的大宏愿。没有就没有呗,你现在这样也不错。”

阿蒙又笑了,将句芒的杯子填满,自己也喝了一杯酒,仿佛是自言自语道:“在我的门徒中尚无人拥有天国之主成就前,我不会那样做。因为我与安拉或阿努一样,向众天使承诺了天国。我的誓愿若能成为真正的大宏愿,正如真水所说,并不完全取决于我。但假如有一天我完成了誓愿,不知会是怎样的情形?”

真水说道:“太上忘情并非无情,超脱于鬼修也非不再是鬼修,你可能会成为诸天仙家中最大的鬼修。尽管你已超脱,但你这样的神灵所诞生的根基如此。……这种事情我说不清楚,句芒哥哥,你善推演之道,假如真如阿蒙所说,他能完成大宏愿,又会怎样呢?”

句芒摇了摇头道:“此事无法推演,莫不如观人间而直言。阿蒙,你的神像将倾颓,被你的信徒践踏;自称信奉你的人将互相为敌、互指对方为邪知邪信。这不取决于那时的你,而取决于诞生你这位神灵的人间土壤。你所指引的道路通往天国,但杯水万象、在人性所见,世人之争罪亦如是,我无法多言。”

这两个小孩说话真直接,一点都没留面子。阿蒙苦笑道:“信我者未必能入天堂,依我行者方可入天堂。”说完这句话,阿蒙一度沉默了,句芒与真水能答的问题都答了,不能答的也回答不了。阿蒙又在思考将来与奥林匹斯神系之间不可避免的冲突,心间恍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阿蒙不说话了,穆芸却趁机问道:“既然阿蒙誓愿所求证是说不清的,但我所求证,应该能说的清吧?”

真水笑眯眯的反问道:“你想求证什么呀?”

穆芸:“我这样的天使安享永恒天国,本没什么愿心,只是早年我身为阿努纳启神系的青春与爱之神,一直想拥有自己的造物主世界。后来我成为了天使,仍然想成为一名大天使,这与造物主境界类似又有所不同,在你们看来,又将怎样实现愿望呢?”

加百列突然插话提醒道:“穆芸,这样的问题,你应该问阿蒙。”

穆芸一笑:“是啊,我的神已经给予指引,而我只是想问问这两位远方的朋友对此有什么看法,阿蒙不也问了他的问题吗?……咦,你们为何这么看着我,很奇怪吗?”

只见句芒和真水都放下了的杯子,用一种不解的眼光望着穆芸。真水推了句芒一下道:“句芒哥哥,你远比我更善论道,就告诉她吧。”

句芒一摊小手:“有什么好告诉的?我非造物主亦非大天使,若谈真仙化物,她已有真仙物化之境。福缘与修为皆足,只在一念之间,是她自己没反应过来啊!难道己身饮水,还需问人冷暖吗?”

穆芸听的一头雾水,她认准了真水看上去比句芒好说话,于是又说道:“真水仙家,你们究竟在论什么?听你们的意思,难道我一念之间就可以成为大天使吗?”

真水眨着眼睛又反问道:“你的成就已类真仙物化之境,难道还要问我吗?”

句芒有点看不下去了,主动一指温迪问道:“这位姐姐,你今年多大了?”

温迪很是乖巧温顺,知道自己插不上话,就一直坐在旁边听着,没想到还有她什么事。句芒这一问真把她问的愣住了,温迪想了半天才答道:“我忘了。”

她确实是忘了,这几十年来,温迪一直无忧无虑生活在玫瑰园中不知人间岁月,她也不清楚过了多长时间。她并不是超脱永生的神灵,但青春长驻形容未衰。这么神奇的事情,是怎样发生的呢?其中最关键的原因,并不是阿蒙的神术。

句芒又看着穆芸说道:“你在神殿中求证力量,曾借助阿蒙恢复撒冷城的神域,阿蒙又在埃居各大神殿立了你的神像,使你能够汲取灵魂的力量,若论法力修为早已足够。但身为青春与爱之神,你当年发愿的本意是什么、在人间的象征又是什么?你未在神殿中求证、而在玫瑰园中已求证,请问温迪之神迹从何而来?”

句芒的话什么意思?温迪这些年不知岁月、永驻青春不仅是阿蒙的功劳,更主要是因为穆芸这座玫瑰园的神奇。穆芸建造了这座玫瑰园,有四时不谢的鲜花、远离人间的烦恼,并有神奇的力量在无声无息间为温迪祈福。

这座神宫包含着建造者的愿望,穆芸的玫瑰园竟如此神奇!温迪的性情纯良、心念明净,她没有唤醒本源的力量,却在无声无息中接受了这种祈福,仿佛是一种洗髓换骨的效果,尽管她仍然是个凡人。青春与爱之女神所求证的,不正是这样的一个世界吗?看见了今天的温迪,就说明穆芸已经做到了。

问题再回到刚才那个比喻,有人能作一幅神奇的画、可以去游历画中山河,但仙家追求的是落笔的技法而非画作本身。现在这幅画与画中人都有了,就是玫瑰园中的温迪,那么创造这个奇迹的穆芸,自然也拥有了类似真仙物化之境。

穆芸为什么自己没意识到?这位古老的神灵还停留在造物主的困惑中。她在天国中也开辟了一个玫瑰园,但是天国中的天使皆永享青春,看不出任何变化之妙。而且大天使成就并不是依附天国自行开辟一个封闭的世界,这是阿蒙所给予的新指引,与原阿努纳启神国不同。

穆芸已经可以成为一位大天使,但她若想真正拥有大天使成就,还需要这最后的自我醒悟。

穆芸悄悄掐了身边的阿蒙一把,在灵魂中暗道:“我的神——你这个坏小子!为什么不点醒我?”

阿蒙悄然答道:“这种自我醒悟,其实不必我再多说一句,等温迪离开玫瑰园进入天堂之时,你的求证自然圆满。没想到今天却来了这两个孩子,如此点醒了你,倒也是缘分。”

就在说话间,穆芸以及整座玫瑰园所散发出的气息,悄然发生了难以形容的改变,就在一念之间,她已是从天国来到人间的一位大天使。穆芸开心的笑道:“二位远方的客人,我该怎么感谢你们呢?听说你们是来寻找奇花异草的,我的玫瑰园中有不少,你们看中什么都可以采走。只要有本事,哪怕把这座玫瑰园搬走都行!”

真水也开心的笑了,摇着小手道:“我们只是一缕心念所化,有大神通境界,却无仙家大法力,可没本事把这洞天福地搬回昆仑去。”

句芒却眉头一皱道:“你是认真的吗?”

穆芸点头道:“当然是认真的。”

句芒又扭头问真水道:“你喜欢这里吗?”

真水也点了点头:“当然喜欢了。”

句芒又朝穆芸道:“我搬不走玫瑰园,但也要谢谢你的好意!作为答谢,我就向你演示一下仙家化物的玄妙手段。”

说着话,句芒突然朝着穆芸伸手一抓,似是发出了某种攻击,但穆芸与阿蒙都坐着没动。这位大天使以及整座玫瑰园所包含的奇异气息,仿佛都被句芒抓在了手中,竟凝结成一件奇异之物。

它有半人高,似以通体纯净透明的水晶打磨而成,中间细长,两端呈弧形展开,下方是底座,上方则像一个盛水的盘状,整体就像一支毫无杂质、异常精美的高脚水晶盘。

句芒将它放在了身边的地上,笼罩玫瑰园的神术大阵、玫瑰园所在的空间,穆芸开辟玫瑰园所包含的祈愿,竟然天衣无缝的与这支高脚水晶盘融合在一起。以侦测神术扫过这个水晶盘,就相当于扫过整座玫瑰园。

水晶盘放置之后,其中竟凝结了一盘清水,句芒指着这盘清水道:“这就是真仙化物,它包含玫瑰园的灵枢精华。心灵纯净之人能感受到这种祈福,才能看见它,而饮用它可驻青春。”

穆芸惊呼道:“这也太神奇了吧!你不是一缕心念所化、并无仙家大法力随身吗?又是怎么做到的呢?”

句芒却摇头道:“这对于你又有什么神奇可言呢?它不是我的成就,而是你的成就,我只是化虚为实,凝炼此地灵枢为此物而已。这盘中的青春之泉,并非我的法力所化,而是玫瑰园的祈福显相,有这座神奇的玫瑰园,我身处其中才能凝炼出青春之泉。而这位温迪姑娘并没有像这样饮用过它,不也是青春长驻吗?”

穆芸赞叹道:“青春之泉,好名字!我说的神奇不是这泉,而是你的手啊!”

真水在一旁笑眯眯的说道:“句芒哥哥的手善捉风尾、摄世间万法,你才知道厉害吗?每位仙家的修为是不一样的,句芒哥哥虽未求证金仙,但此手段独一无二。你也不必感到太神奇,只是用另一种方式展现你的成就。”

加百列眯起了眼睛,突然插话道:“句芒,这座青春之泉放在别处,也能有同样的神效吗?”

句芒摇了摇头:“不能,此非我之功而是穆芸之功,我演化的只是手段而已。”

加百列又问道:“那要怎样才可以呢?”

句芒想了想答道:“拥有不亚于穆芸的成就,了解它的神奇,另寻洞天福地,施法汇聚灵枢而安置,心念纯净之人可见青春之泉,那就等于再造一座玫瑰园了。如果仅仅只是此物,那它不过是个漂亮的盘子而已。”

然后他又扭头问真水道:“喜欢这青春之泉吗?我们可以把它带走。”

真水却摇头道:“多漂亮的东西,就放在这里吧。我们把它拿走,就不是青春之泉了,而且青春之泉对你我也没用处。”她说的倒是大实话,这青春之泉听上去神奇,但对于已渡过生生不息考验的神使没什么用,对于超脱永生者更没用处,而安置它的要求又那么高,离开了玫瑰园只是一个高脚水晶盘而已。

句芒一摆手:“那就暂且留在这里吧。”

温迪拍手道:“谢谢你们,放了这么漂亮的泉水在这里。”

句芒一笑:“不必谢我,它本来就在这里,你也等于饮用过它,我只是让你看见了这样一件东西。与其谢我不如谢穆芸,它象征着这位大天使的求证。”

穆芸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你如此演示,我更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了。”

句芒答道:“你刚才不是说了,能让我随意采取花草吗?我现在就去找找有何所需。”他一挥衣袖,银丝光芒化成了两只小蜜蜂的样子,嗡嗡嗡飞进了花丛中。

阿蒙越看越觉得有意思,真水成就更高,看上去也更好说话,而句芒尚未证金仙却显得很拽。其实这两个孩子之中,更好打交道的是句芒,手段更妙的也是句芒,修为特异之处并不完全在于成就境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