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诸神黄昏
第313章 当席制庖

此时穆芸已经赶到,恰好出现在加百列的身边,见此情景也是深为震撼。但她随即露出了笑容,上前一步朝着两个孩子笑道:“且慢动怒,请问你们是哪来的神灵?”

小男孩看见穆芸现身,先是愣了愣,仍然鼓着腮帮子道:“我们非鬼神之属,于山野采药误入此地,见花丛中有人中邪,好意出手解救。却突然跳出来这个人,一言不发便祭出法器,这又是哪家的道理?”

那小女娃悄悄扯了扯他的袖子道:“句芒哥哥,情况有点不对劲啊?这分明是人家的洞天福地,那姑娘并无修为法力,却似经洗髓换骨、形容不衰。她虽然中了法术,但好像并不是害她。”

穆芸仍然笑着说道:“这里是我的玫瑰园,你们连一声招呼都不打就闯了进来,还擅自破了神术,难免会被误认为是入侵的妖魔。就算是客人上门,也不能不和主人打声招呼,而且一进门就捣乱。加百列刚才出手,是以为你们要伤害温迪。”

穆芸见这两个小孩手段高明很不好对付,而且来历与来意不明,便笑脸相迎先稳住了再说,避免起意外的冲突。

小男孩见她说话和善,笑起来也很好看,于是也在胸前一抱肉乎乎的小拳头,看样子像是在行礼,朗声答道:“我们来自昆仑,于高山苦寒之地采取雪菊。方才伸手折枝,倏然见繁花似锦,身边却不见真水,方知进入洞天福地。于是回头将真水拉了进来,又恰好看见这个姑娘在花丛中唱歌。……我们无心擅闯,这位姑娘中邪看来也另有原因,这恐怕是个误会。原来这是你的洞府,请问您是哪位仙家?”

他口中说的“真水”,应该就是那个小女娃的名字,他们自称来自一个叫昆仑的地方。而穆芸听的是一头雾水,但好歹明白他的意思了,小男孩将玫瑰园称为洞天福地,穆芸既然是这里的主人,那么此处就是她的仙家洞府。而这两个小孩分明就是神灵,却自称并非鬼神之属,又称穆芸为仙家。

这时加百列灵魂中听见了阿蒙的声音:“收起武器、勿起冲突,这两位神灵并无恶意。”穆芸的灵魂中也听见了阿蒙的声音:“这两个小孩来历特殊,对我可能很重要,尽量请他们留下作客。”

随着声音,阿蒙出现在温迪的身边。温迪看见阿蒙才回过神来,抓住他的袖子道:“刚才怎么回事,你突然不见了?那两个小孩好可爱呀,可千万别伤着他们。”

阿蒙柔声道:“刚才有点急事,我去处理了一下。放心吧,那两个孩子是玫瑰园里的客人,尹南娜会好好款待的。”

那个叫句芒的小男孩看见阿蒙出现却吃了一惊,伸手拉住真水向后退了两步,脸上露出警惕之色道:“又来一位仙家?今天真是误闯仙山!擅入此地又破了法术,是我们不对,但刚才那一斧也未免太凶了!我们并无恶意也并非有意,若不欢迎,告辞便是!”

加百列已经收起了斧子,上前躬身道:“二位神灵,你们来的太蹊跷,无论是谁都难免误会。刚才出手如有得罪,请不要介意。”

那叫真水的小女娃一撅嘴道:“不是告诉你们了吗,我们非鬼神之属,干嘛总这么称呼人家?”

穆芸已经笑嘻嘻的走了过来:“这只是尊称而已,就像你们刚才称呼我为仙家。玫瑰园很少来客人,今天真是难得,既然刚才是一场误会,就不必再计较了。我这里有四时不谢之奇花异草,还有人间美酒佳肴。如果你们喜欢,就在这里好好玩,姐姐非常高兴能款待二位远方来客。”

真水又一皱眉头,看着穆芸道:“你多大了,要我叫你姐姐?”

这话说的真逗,超脱永生之后不记人间岁月,而神灵的相貌便是心境之外在显像,所以神灵之间是不算年纪的,看真水的样子别说叫穆芸姐姐,叫阿姨也行啊!偏偏她还皱着小鼻子说的很认真,穆芸只得笑着答道:“那你就叫我尹南娜吧。”

这时温迪也走上前去伸出双手,和颜悦色道:“我叫温迪,就住在这里。小弟弟、小妹妹,欢迎你们到玫瑰园来玩。”

句芒眉头一皱似有点不太情愿,但并没有躲闪,他的胳膊连同神奇的羽袖竟被温迪这个凡人一把抓住。温迪也握住了真水的手,拉着两个孩子向这边走来。句芒小声的问真水:“我们要在这里玩吗?”

真水答道:“既然来了,就看看呗!这里很漂亮,我们不是来寻找奇花异草的吗?也许有我们想找还没找到的。”

阿蒙没有在远处山下的宫殿中待客,他一招手,花丛边、小溪旁的草坡上出现了一顶漂亮的大帐,帐中已经摆好了桌椅和美酒。自从在沙漠中邂逅狮子王之后,阿蒙一直都有如此待客的习惯,主要是招待一些身份特殊的大成就者。

两个小孩对阿蒙的手段见怪不怪,走进大帐大大方方的坐下,神情就像两个小大人一般,既可爱又好玩。穆芸看着几乎忍不住想伸手摸摸句芒的脑袋,但没有真的这么做,她心里很清楚这小孩可不简单,成就不在她之下。

精灵侍女舒布拉尚在伊甸园,但玫瑰园中还有别的神使,大家闻讯都赶了过来。阿蒙却挥手让众神使散去,亲自给句芒斟酒,到了真水面前,这小女娃直摇头道:“我不喝酒。”

她扎着两根斜冲天的小辫子,摇头的时候辫梢乱晃很有意思。温迪给真水的杯子里倒了一种淡玫瑰色透明的饮料,真水吸了吸鼻子道:“这是用瑞草刺玫花蜜调出来的吗?”

温迪答道:“是山脚下一种野花的蜜,我不知道它叫瑞草刺玫花,是我亲手调的,好喝吗?”

真水抿了一小口,只觉丝丝甜香沁透周身,不由得点头赞道:“此蜜可治内损之伤、辅助炉鼎恢复,另有舒活神气运转之效,真是好东西。而且它的物性纯净、不参杂扰,如果是你亲手调的,姐姐是个好人。”

她居然叫温迪姐姐,而且说她是个好人。穆芸忍不住掩口笑道:“温迪是好人,我们就不是好人了?”

这句话当然是在开玩笑,然而句芒却很认真的答道:“除了她,你们都不是人。”

满桌都笑了,在座的除了温迪之外,确实都不算“人”,阿蒙、加百列、穆芸皆已超脱永生、是另一种存在,而句芒和真水当然也不必提。

句芒说完话举杯饮酒,这小孩喝酒的样子倒是吓了阿蒙一小跳。阿蒙拿出的自然是天枢大陆最好的美酒,然而这小孩的姿势简直是在往嘴里倒而不是品,咕咚一口,一大杯就没有了。

阿蒙问道:“句芒先生,这酒如何?”

句芒微微一皱眉头,大模大样的说:“应该还不错吧,但不是我习惯的口味。”

加百列与穆芸都微微变色,这小孩好大的口气!真水将自己的杯子递过去道:“句芒哥哥,你不喜欢喝酒的话,就尝尝这个,很好喝的!”

句芒并没有接杯子,阿蒙察觉到他以类似侦测神术的手段扫了一眼,然后答道:“瑞草刺玫花蜜虽然不错,但想有益炉鼎、助神气运转,其实采花露为最佳。丹方所谓‘瑞玫蜜’并非是蜜,而是凝露精华。温迪,你既然能用此物待客,我们也不好意思白喝,回头我给你瑞玫蜜的丹方,你可以照方采制。”

穆芸赶紧说道:“温迪采制的这种花蜜,这里的神使都爱喝,确实有助于修炼。我在玫瑰园种植这种花已经很久了,汲取此花气息的精华大有助益,这是神灵的手段,却没想过另用手段去凝练成物。”

句芒答道:“仙家手段,善假外物未必成丹。但成丹可携亦可赠予他人,你早该这么想了。”

阿蒙越听越是好奇,面前这两位“神灵”对他而言简直就像一个未知的世界。他又给句芒斟了一杯酒道:“加百列刚才与您有冲突,你不计较就好。我看你的手段高超,在此也多谢你没有出手还击,否则恐怕会伤着她。”

不料句芒却放下酒杯道:“我根本不会伤她,我只是一缕心念所化之身,虽有大神通境界,却无大法力随身。她那一击伤不了我,只是手中神器奇特,切开了我的羽袖,但我也不能把她怎样。”

真水也捧着杯子道:“你们刚才确实是误会了,句芒哥哥根本不会伤害温迪,他从不伤天下有灵众生,只是当时看见温迪的样子,误以为……”

阿蒙及时咳嗽一声,打断了真水的话,他这声咳嗽也带着神术信息印入灵魂,解释了温迪的身份以及他施展神术的用意。两个小孩随即就反应过来,句芒看着阿蒙咧嘴笑道:“原来是你干的,却不是在害人。我自以为是在帮人,却差点好心坏了好事。”

阿蒙已经仔细打量过这两个小孩,气息自然不是凡人,却又看不透是怎样一种存在。若论神灵的境界,这两个孩子并不比他更高,却恰恰属于他尚不了解的范畴。

阿蒙也沉得住气,并不急于刨根问底,而是岔开话题道:“刚才的事情,二位就不必点破了,无论如何你们是好意,我也表示感谢。……我应该称你们为‘仙家’才对,想必那是你们的自称,我从未在天枢大陆见过你们这样的仙家,请问是来自‘自在天世界’吗?”

真水眉头一皱,晃着小辫答道:“不是不是,我们怎么可能来自那里!你看我们像‘他化自在天魔’吗?”

句芒也放下杯子反问道:“你认识波旬?”

阿蒙微微一愣,马尔都克另名波旬,这在天枢大陆上还是个秘密,没想到这小孩却直接叫出了波旬的名字。他苦笑着答道:“岂止是认识,我还和他打过不少交道呢。”

句芒又说道:“那是个很有意思的人,极有蛊惑之功,和他打交道可得小心。”

阿蒙点头附合道:“多谢提醒,我一直很小心!请问你们来自无量光的灵山佛国吗?”除了波旬的自在天世界,阿蒙所知的另一种指引便来自无量光,至于灵山佛国,他听大愿地藏和文森特卜都提起过。

这回轮到句芒微微吃惊道:“你还见过无量光?”

阿蒙答道:“有过一面之缘。”说话的同时,以信息神术将他见到无量光的情形同时印入了句芒和真水的灵魂。

真水张着小嘴,以羡慕的语气道:“原来你见过无量光于世间显像,真是好福缘!我们没有见过他,也非佛国灵山弟子,无量光已证入不可见,成就尚在金仙极至之上。”

阿蒙一皱眉:“能请教二位的来历吗?”

真水笑眯眯的答道:“我们就是句芒和真水啊!”

这不是废话吗,阿蒙认识句芒和真水是谁啊?真水的话语中却自然带着类似信息神术的妙用,却不是像信息神术那样直接印入灵魂,而是能闻者自能得知,解释了他们的来历。

其实这两个小孩刚才说话时,一直带着这种奇异的“神通”,否则身为凡人的温迪也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讲什么。因为他们说的是天枢大陆之外的另一种语言,却能与阿蒙等人自如交谈。

他们来自遥远的东方、一个名叫昆仑的地方。但阿蒙所看见的却不是这两位“神灵”本人,而是那两位神灵于定坐中发愿、一缕心念化成的显像之身。阿蒙并未得知那两位“神灵”的名字,但面前的小孩却自有其名,分别叫句芒与真水。

其实若论成就,此时的阿蒙应在那两位神灵之上,但境界的巧妙却不同。句芒和真水似神灵而非神灵,有着大神通境界,却无大法力随行。难怪刚才阿蒙没看透他们是怎样一种存在?阿蒙不禁又想起了文森特卜曾与他讨论过的“神通”以及“神灵之眼”。

文森特卜是天枢大陆人,显然很了解这里的神灵。但这两个小孩并不了解,他们来到这里只是偶然,追寻着高山的脉络采取奇花异草的种子,一不小心走的太远了,竟跑到了亚述高原之上。

阿蒙不禁又问道:“那么请问,我究竟是在与谁说话?”

真水笑眯眯的一指温迪:“她刚才在花丛中,又在对谁唱歌?”

阿蒙也笑了,不再继续纠缠这个问题,又问道:“刚才尹南娜称呼你们为神灵,你们却很不高兴,自称并非鬼神之属,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他在自然而然的交谈中提出了最关心的问题,灵魂中隐约觉得这个问题很重要,似乎是解开他探索求证的关键所在,非常迫切的希望这两个小孩能够解说清楚。不料句芒却放下杯子,一摊双手道:“观你之境界,类金仙之属,应在我之上。”

他又提到了一个词——金仙,声音中自然而然伴随着解释,能理解的人便能接受,听不懂的人却不可听闻,形容的就是阿尔忒弥斯所谓“众神之神”的成就。

能以灵魂印迹和修炼见知于不生不灭的永恒中开创一个世界、接引超脱永生的门徒来到,并可与众天使或众神共享,使之不断成长变得更加多姿多彩。而且神灵本人形神不受此世界所束缚,可以自由来往出入,得大逍遥。

但是句芒所说的“金仙”,所求证的誓愿与阿蒙还有所不同,金仙也与天枢大陆上所谓神系之主或天国之主的概念有很大的区别,只是境界上的类似,所以他说的是“类金仙之属”。

真水却在一旁道:“句芒哥哥,你就与他论论也无妨。佛门有善财童子五十三参,亦求法于外道。他虽非同道之人、成就也比你高,但也可问道于你嘛。”

穆芸倒是很机灵,虽然没完全明白他们在谈什么,但也听懂了大概,知道阿蒙的用意。这些问题三言两语可说不清,得人家愿意回答才行,她立刻起身道:“不着急,既然是来做客,先开席再说。……这里既有酒和蜜,再尝尝我与阿蒙亲手做的美食。”

句芒一挥衣袖道:“说的也对,先吃饭!”

穆芸与阿蒙相视一笑,就在桌上开始调制美食,阿蒙做的是烤肉与浓汤,穆芸取出一块石板烙面饼。这是天枢大陆很常见的食物,但在他们的手中做出来却是世间无上的美味,就连帝王也难得享受,当年的薛定谔可是最喜欢阿蒙的手艺。

诱人的香气飘荡在半空里,让人一闻到就忍耐不住想流口水,在如此风光灵秀之地,亲眼看着神灵调制人间难见的美食,就算还没吃到嘴,已经是人生一大享受了。

句芒小声道:“看上去味道不错嘛。”

真水却一皱小鼻子:“看他们并非野民,怎么在席上当面制庖?仙家虽无甚讲究,但这也非人间待客之道呀。”

句芒微微摇头道:“当席制庖、进食无箸,确非待客之道。他们虽已得道,毕竟是化外之人,就餐如行路野炊。但用心殷勤、割方席正,你就不要太计较了。”

真水摆了摆小手道:“我没有计较,就是有点好奇而已。”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