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诸神黄昏
第312章 银丝羽衣

听闻阿蒙要离开,梅丹佐失声道:“这样的话,您不是让某些人得逞了?他们的目的就是逼您离开!”

阿蒙仰望天空答道:“当人们自以为实现了目的,往往最终却发现那并非是如愿以偿。他们不清楚我为何而来,既然付出那么多努力想让我离开,那就让他们自以为得逞吧。请好好想想我为何离开、他们又得到了什么?”

……

奥林匹斯天国中,众神之父宙斯在震怒中质问诸神:“谁能告诉我,腓力二世为何会遇刺?”

众神的使者赫尔墨斯上前一步答道:“自古帝王不得善终者众多,腓力二世有此遭遇难道很奇怪吗?一位以征伐为誓愿的帝王,一生中不遇到很多次刺杀才是怪事,所区别的就是刺杀行动能否成功。”

宙斯怒意不减道:“他若是在战场上受伤或者阵亡,倒也没什么。但是能让一位国王的侍卫队长在婚礼上行刺,不要告诉我这样的事情没有神灵在幕后唆使!你们谁能解释为何要这样做?”

阿波罗上前答道:“我的父神,请您息怒。腓力二世是马其顿的国王,在亚历山大的帮助下,他大举征服希顿半岛其他的邦国,并不是以结盟的形式,而是直接吞并入马其顿、使之信奉马其顿的主神。这是他的人间功业,但诸神失去了独立的神域,这种行为也等于以凡人的身份挑战神灵,神灵也可以报复腓力二世父子。”

宙斯取出了雷霆杖,指着阿波罗等神灵道:“不要忘了你们的承诺,并不阻止马其顿王国统一希顿半岛,在反击波兹帝国时取回你们失去的利益。既然大家已经做出了约定,怎么还会有人干出这种事情呢?”

阿波罗解释道:“诸神没有违反约定,也愿意看见马其顿王国统一希顿并向外扩张,但支持马其顿王国并不是代表支持腓力二世,神灵仍然可以惩罚他的冒犯。其实我们都知道您与阿蒙的安排,您所眷顾的人不是腓力二世而是亚历山大。

腓力二世不可能完成您的愿望,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亚历山大的功业而铺垫。腓力二世铺垫的越完美,亚历山大就能取得更大的成功。如今亚历山大已经应该走上前台,他越早掌控马其顿,您的计划就越容易实现,所以您不必指责什么。”

宙斯又望着阿芙洛狄忒说道:“既然如此,你又如何解释射向亚历山大的爱神之箭呢?”

阿芙洛狄忒退后半步答道:“刚才阿波罗已经说过了,神灵自可以报复腓力二世父子,但由于众神的约定,我那一箭并没有伤害他,只是让他为一个不该爱的人动心,这无损于您的计划。我只是在针对阿蒙,奥林匹斯众神的约定不包括阿蒙,他不是这里的神灵。”

就在这时,宙斯听见了阿蒙的声音——

“宙斯,请你转告那位智慧之神雅伦娜,算她狠!我且让她得逞,今天便会离开希顿半岛。在这里的时候,我并没有违反我们之间的约定,在奥林匹斯神域中从未以神灵的身份行事。我选择了一个邦国、帮助你完成统一神域的计划,如今我们仍是合作者,我随时可以回来。

如果有一天我回到奥林匹斯的神域中,却不再以今天的方式,那便是我们之间的合作终止。在奥林匹斯天国中,有那么一批神灵希望与我决裂。请你告诉他们,我的来意与去意都与他们无关,只是在完成自己的求证。若是继续如此,那将是奥林匹斯的黄昏。诸神的行为,你也有责任。”

说完这番话,阿蒙的声音便消失了。宙斯仍然手持雷霆杖,余怒未消道:“你们得逞了,阿蒙离开了!我想问清楚,你们为何要逼迫他离开,前前后后做了这么多事情?”

这时,赫拉将手放在宙斯的肩头上劝道:“天国之主,请你收起武器,不要再这么愤怒。众神与你做出了约定,却未必代表他们肯原谅阿蒙,我认为这么做也是为你好。”

宙斯缓缓收起了雷霆杖,扭头道:“原来是你在幕后支持?难怪他们会有这么大的胆子!这么做是为我好?想尽办法让阿蒙不再与我合作,你们有什么道理呢?”

雅伦娜走上前道:“我的父神,其实我明白您的目的。您是想求证更高的成就,因此与阿蒙合作,印证马尔都克曾经的尝试,您所追求的境界是能融合另一个与奥林匹斯一样的天国。腓力二世一死,亚历山大亲自掌控了马其顿王国,历史的车轮不可阻挡,马其顿大军将横扫天枢大陆、也将征服埃居。

阿蒙的神域将融入奥林匹斯的神域,人间的印证无非如此。如果您届时取得不了誓愿中的成就,那么就说明这种尝试并不可行。而无论如何,您迟早要与阿蒙冲突,或者他迟早要与您为敌。阿蒙若仍留在马其顿,亲自指引亚历山大完成这样的功业,那么这是他的的求证还是您的求证,那席卷大陆的是阿蒙的神域还是奥林匹斯的神域?我的父神,历史已经展开,他应该退出舞台,所以赫拉才会说这是为您好。”

宙斯眯起了眼睛:“可是我与阿蒙的合作并未终止,他只是暂时离开。”

雅伦娜笑了笑:“您不必违背与他的约定,我自有办法让他自己退出与您的合作。”

这时阿瑞斯悄然问赫尔墨斯道:“你是在人间走动最多的神灵,能不能告诉我,我们为何要将阿蒙踢出去呢?”

赫尔墨斯答道:“如果阿蒙和宙斯继续合作下去,只是他们得到各自想要的,而对我们都没有好处。”

话为何会这么说?腓力二世统一希顿半岛侵犯了诸神的利益,引发了一场神使大战。后来众神达成了新的约定一致对外,通过向天枢大陆扩张奥林匹斯神域,来弥补希顿半岛的损失。奥林匹斯神系所开拓的新神域越广大,众神所获的利益也越多,但是有一位外来的神灵阿蒙插在中间。

亚历山大就曾经承诺,他即使到达埃居也会向阿蒙献祭、并重修伊西丝神殿,这可不是奥林匹斯诸神愿意看见的。宙斯的目的也许是为了求证更高的境界,而诸神之所以达成妥协,是为了在扩张中追求更大的利益。但假如他们让阿蒙继续与宙斯合作下去,除了宙斯之外最大的获利者恐怕会成为阿蒙。

所以诸神想要破坏这种合作,有些神灵甚至不愿意让宙斯达成所愿。按照宙斯的最佳预期,将来他若能求证誓愿,以奥林匹斯天国融合阿蒙的天使之国,那么也等于阿蒙用另一种方式加入了奥林匹斯神系。那么这对于原有的各大主神而言,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

阿蒙会成为奥林匹斯神系中、除宙斯之外最重要的神灵,阿波罗等人谁也不是对手,神域扩张所得的利益恐怕只会被阿蒙和宙斯所瓜分。所以雅伦娜等人一再设计,企图将阿蒙踢出去,还得到了赫拉的幕后支持。逼走阿蒙只是完成了第一步,要想真正的让阿蒙出局,恐怕还得另有计划。

而宙斯听了雅伦娜的话,眯起眼睛不再发怒,谁也不清楚这位奥林匹斯天国之主在想些什么?

……

人间的马其顿王国,阿蒙正在向亚里士多德道别。此番万里迢迢的来到希顿半岛求证,并与宙斯合作策划了一个人间最大胆的计划,虽然被奥林匹斯诸神逼走,但阿蒙也有很大的收获。最重要的启发并不是来自神灵,而是两位凡人——伊索与亚里士多德。在他们的言行中,阿蒙有了很多新的领悟。

临行之前,阿蒙对梅丹佐道:“我要离开这里返回天国,你尚未超脱永生,还是先回伊甸园吧。”

梅丹佐却摇头道:“不,我想留下来,就留在马其顿。”

阿蒙微微一皱眉:“你要一个人留下来?不再有我的庇护,身为另一神系的神使,独自留在奥林匹斯的神域中。你明知诸神带着敌意的目光正在注视这里,只要一不小心你可能就会有灭顶之灾,为何要冒这种凶险?”

梅丹佐答道:“我来到这里,也有我的求证。我帮助亚历山大设计军阵、操演大军,教给了他我所能教授的一切,而他也向我承诺,将来会帮助与允许大卫建立撒冷国,并到你的神殿中献祭、重修伊西丝神殿。既然如此,我就会一直帮助他,直到见证他实现诺言,也等于见证了我所求。我的神,请求您允许我留下来。”

阿蒙第一次对这位门徒露出了赞许的神色,微笑着说道:“好的,我允许你留下来。人间修炼的尽头不是那么容易达到的。既然你做出了决定,这就是你的机缘。就算有陨落的凶险,你也要去面对。我祝福你,梅丹佐,我将在天国等你。”

阿蒙说完话便转身走出院门,院里的人看见他走出去,院外的人却没看见他走出来。这位神灵仿佛消失在虚空里,空气中甚至没留下一丝涟漪,下一瞬间阿蒙出现在天国。

由于在奥林匹斯神域中,阿蒙不能以神灵的身份行事、不可施展神灵的手段,而且那里也不是他的神域,有些正在发生的事情他并不了解。留守天国的诸天使,在海鸥的带领下迎接阿蒙的回归,然而阿蒙神却突然眉头一皱,一转身又消失了。

阿蒙神刚刚回到天国,转身又去了人间,因为发生了一件谁也没想到的事情,穆芸和加百列也因此已经赶回了玫瑰园。

……

玫瑰园,原是阿努纳启神系中青春与爱之女神穆芸在人间的神宫,神灵本人也时常来到这里,但是它主要是为了供神使们居住与修炼的场所。

神宫有神术大阵拢护,与外界的空间相隔绝,几乎相当于另一个世界。普通人就算来到此处,也不会发现神宫的踪迹。居住在神宫中的神使,自然知道如何开启门户出入,如果是其他的人哪怕是神灵,未得允许也是进不来的,除非是强攻。

但是强行击破神宫的守护大阵与空间分界,代价也是相当大的,而且守住一座神宫要比攻破它容易得多。因此对于众神使而言,这是一个宁静祥和的世界。

当大光明神系的扩张,将神域延伸到整个天枢大陆之后,阿努纳启神系的神域已经损失殆尽,但众神的神宫还在。后来阿蒙融合了阿努纳启神国与九联神国,众神成为天使,他们在人间的神宫也成了天使的乐园,只有受到指引的人才能进来,穆芸的玫瑰园便是其中之一。

可今天却发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连神灵都觉得意外——玫瑰园中居然进“贼”了!

如果是普通人家的院子,贼可能会不走正门而是翻墙进去。但那里是人间的神宫、天使的乐园啊!有空间神术大阵分隔,又在亚述高原上人迹罕至的荒凉之处,怎么能让人摸进去呢?既然是“贼”,当然不可能按正常的方式开启门户进去,即使是神灵发现了这座神宫想强行进入,也要攻破守护法阵才行。

可这么离奇的事情就发生了,就有那么一个人,在众神使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摸进了玫瑰园。他不仅自己进去了,还手牵手又带进去一个同伴。如果用人间的院落比喻,这两个人当然不是从大门进去的,也不是翻墙进去的,竟然是穿墙进去的!而且他们一进去就闯祸了。

他们在玫瑰园中遇到的第一个人是原巴伦圣女温迪。温迪当时正在花丛中唱歌,其中一人看见温迪就对另一个人说:“这个大姑娘挺漂亮的,怎么就中邪了呢?”

另一人则瞪大眼睛道:“既然我们遇到了,就帮她一把。”说着话随手一弹指,温迪就“醒”了过来。

温迪中的也许是世上最高明的信息神术,那是阿蒙留在她灵魂中的幻象,但对温迪来说却是无比真实的经历。阿蒙无法为温迪唤醒本源的力量,神灵也不能让所遇到的人都拥有大成就,这一生温迪只能是凡人。所以阿蒙在上次离开玫瑰园的时候便施展了一种神术,让温迪一直以为他还在这里陪伴着她,这些年来过着幸福的生活。

温迪正在花丛中唱歌给阿蒙听,却听到一声响指,阿蒙突然消失不见了,玫瑰园还是玫瑰园,眼前却出现了两个奇怪的人。她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并不是因为这俩个人的样子可怕,而是阿蒙的突然消失、陌生人的莫名出现让温迪大惊失色,这惊呼声惊动了神灵。

穆芸女神正在天国中,她是第一个发现状况的,当时吓了一大跳。世上还有什么贼能够摸进玫瑰园?一定是未知妖魔或异域神灵的入侵!

加百列是第二个发现状况的,但她的速度比穆芸更快,第一个从天国赶到了玫瑰园中。加百列身为守护天使,怎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她直接出现在温迪的身前,察觉入侵者刚刚破了阿蒙的神术,挥出秩序之刃随即劈了过去。

温迪在她身后惊呼道:“加百列——住手!”她为何要阻止加百列的攻击?因为秩序之刃发出的银色弧光斩向的是一个小孩,也就是那位莫名穿透玫瑰园的空间屏障、破了阿蒙神术的人。

加百列身经百战,妖魔怪兽已经见过很多,从不为敌人的外表所迷惑。但温迪看见那个小孩,却无论如何也不忍心让加百列伤害他。

那是个小男孩,脸色白里透红、长的粉嘟嘟的,看样子顶多只有五、六岁,发型很特别,在天枢大陆上就没见过,剃光了头发只在头顶到前额留下了桃形的一撮。他穿着一件仿佛是银丝织成的小袍子,袖口很宽几乎垂地,系着一根金色的腰带。小孩的模样煞是可爱,温迪看见了几乎想抱起来亲一口。然而加百列一现身,紧接着就一斧子劈了过去。

小男孩破了阿蒙的神术,正朝身边另一个小女娃嘻嘻笑。那小女娃就是他的同伴,看上去更小、更可爱,只有四、五岁的样子,穿着大红大绿的对襟小袄,粉嫩的小脸蛋仿佛吹弹可破,一双大眼睛明净无比。

冷不丁加百列现身,一斧子劈了过来,秩序之刃有切割空间的力量,任何有形的东西都无法阻挡。小男孩吓了一跳,蹦起来大叫道:“哎呀,好凶啊!”

他挥衣袖化作一团丝光,把自己和小女娃都罩了进去。秩序之刃的弧光斩过虚空,两个小孩的身形又露了出来,全身上下毫发无损。加百列吃了一惊——好高明的手段,他是哪来的神灵?

小男孩却低头提起袖口看了一眼,嘴一撇表情就像快哭了,然后抬头一指加百列道:“你这女子,凶恶太甚!为何一言不发就出手伤人?快赔我袖子!……本事不错呀,竟然能切开我的羽袖?”再看那小孩的袍袖上,已被划出一道细细的口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