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诸神黄昏
第311章 柏拉图的洞穴

阿蒙嘿嘿笑的很憨厚:“你来到这里,我当然欢迎。……可制造这个谣言的人看的很准啊,就算你明知道它是谣言,但还是会来的,有人算准了你会来!”

尹南娜的神色已经缓和,又以撒娇的语气道:“你高兴就好。”

阿蒙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搂过来道:“我当然很开心,不过嘛,我倒想请教一个问题,你刚才提到的‘爱神之箭’究竟是怎么回事?”

尹南娜答道:“我本来也不明白究竟,想必只是一种称呼而已,但是刚才已经明白了。你也应该有所感应,有人就在门外中了一箭,那其实是一种动心的感觉。”

阿蒙点头道:“是的,我感应到了,有人在暗中向亚历山大施法,我出门与他打招呼的时候,他的心神全在你的身上。你曾经是青春与爱之神,有些手段应该比我更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爱神可以让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是否也能办到?”

尹南娜苦笑道:“身为爱神,或青春与爱之天使,所无法回答的问题恰恰就是——什么是爱情?我曾经在神殿中听见无数的祷告,人们祈求神灵赐福让另一个人爱上他。但我从未用过这种手段,除了一次例外。”

阿蒙追问道:“哪一次,是对狮子王还是恩启都?”

尹南娜娇滴滴的给了他一巴掌:“你胡说什么啊!那人当时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小子,刚刚走出深山来到外面的世界,一点都不像现在那么精明。我说我是一位牧羊女奴,他居然就信了,还陪着我去找走失的羊羔,却不知那只羊羔就是他自己。”

阿蒙笑了:“哦,原来你说的是我啊,难道你也射了我一箭吗?”

尹南娜含嗔道:“如果那就叫‘爱神之箭’的话,我怀疑那一箭是不是射到膝盖上了?你一点反应都没有!”

阿蒙憨笑道:“谁说的?我有反应,很动心!”接着又语气一缓道:“可是不太对劲啊,我刚才见到的亚历山大,显然与当时的我不太一样!”

穆芸解释道:“人和人是不一样的,谁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那时正在修炼自行摸索的一体两面的力量,恰在渡过了‘魔鬼的诱惑’这道考验,没有受到我的影响,否则你也不会帮我赢了与恩里尔的赌约,我当时很清楚!……但亚历山大不是你啊,现在你应该明白了,为何爱神不能回答什么是爱情,因为它是连神灵都无法决定的,那‘爱神之箭’也可能与爱情无关。”

阿蒙摇了摇头道:“我还是不明白。”

穆芸眯起眼睛道:“你能否告诉我,一个人为何会爱上另一个人?这所谓的爱又是什么?它是原因还是结果?有没有必然?有没有应该与不应该、可能与不可能?”

阿蒙眨了眨眼睛:“这个嘛……我回答不了。”

穆芸伸手指在阿蒙胸口点了一下:“如果连你都回答不了,那就没人能回答。”

阿蒙:“我们还是说刚才那一箭吧,你就站在亚历山大的旁边,感应的应该比我清楚。”

穆芸:“我已经解释了,那是一种动心的感觉,恰好在他看见我的时候。它能唤醒内心中的渴望与灵魂追求的共鸣,身心有奇特的感受,觉得那就是自己想要的。就似在灵魂中留下了烙印,使他恋恋不忘。亚历山大只是一个凡人,他心中可能恰好在思考这样的问题,被这一箭印入了灵魂。”

阿蒙又眨了眨眼睛:“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你还不如简单的说——他爱上你了。”

尹南娜又露出了苦笑:“更确切的说——他是看上我了!那种动心的感觉已与灵魂的渴望相融,那一箭成功了。”

阿蒙微微一皱眉:“那是暗算吗?如果是神术的效果,同样可以用神术去消除。”

穆芸却摇了摇头道:“你就算用最高明的祈福神术,也不会让他不再想念,因为这是他自发的感应,虽然由外界因素引起,但灵魂已受触动。情感是属于他自己的,你为他祈福,也不能让他不梦见我。”

阿蒙想了想:“那只有一个办法了。”

穆芸明白阿蒙在说什么,开口提醒道:“灵魂的印迹不可磨灭,但记忆可以封印。可是封印一段记忆,那是神灵才拥有的手段。你如果在这里对亚历山大使用这种手段,就违反了你与宙斯的约定。……怎么,你不高兴了?其实这种手段并不是无条件就能够成功,也要看对象是否能激起他的爱慕。”

阿蒙又赔笑道:“这也证明了你足够有魅力,我怎会不高兴呢?但这是一个圈套,有人设计好的、针对我的圈套,就是利用你的到来。”

说话的同时,阿蒙将一段信息印入穆芸的灵魂,解释了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穆芸也瞬间了解到自己是中计了,皱眉道:“搞这种小动作,无非是想在亚历山大的心灵中留下一个阴影,每次见到你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这件事,感到遗憾、暗自叹息。尽管他仍然敬重你,不会说不该说的话,但总是不由自主的想到这些,恐怕也不是什么高兴的事情。这就是情感的微妙之处,反复去撬动一个小小的缝隙,日积月累便能制造更大的裂痕。”

阿蒙追问道:“又是阿芙洛狄忒的手段,她怎么总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做同样的文章?”

穆芸抓住了阿蒙的手:“你得小心,这手段一点都不无聊!虽然只是小麻烦而已,可是微小的麻烦一次又一次的积累,就能放大出尚未看见的裂痕,那是人性固有的弱点。阿芙洛狄忒身为爱神,她能使用的当然就是这一类的手段,而我怀疑背后还有人指点她,算计的很高明。

阿波罗不是你的对手,想直接和你较量的话,他们可能谁都不是对手,却利用了与你有关的人,包括梅丹佐、亚历山大、现在又牵扯了我。神灵只要在人间就有弱点,如果你和身边的一切都不发生关系,那你又何必存在呢?所以他们正是从这里下手,想达成自己的目的。”

穆芸不愧是已超脱永生的天使、曾经的青春与爱之神,她虽然被人算计,等回过味来却将这件事看的很透彻。背后指点阿芙洛狄忒的是智慧女神雅伦娜,而穆芸将雅伦娜的计划说穿了,并且预言今后还会有麻烦。

阿蒙点了点头道:“其实薛定谔已经提醒了我,将会发生什么。这也是我来到这里求证所须面临的考验,看上去仅仅是一些无聊的麻烦,但神灵的手段往往事后才能明白。我也要感谢你今天来到这里,虽然这是奥林匹斯诸神算计的结果,但你也提醒了我。”

穆芸又说道:“连我都被算计了,留在这里也尴尬,我还是走吧。你既然明白了对方的用意,那一切都要注意。”

阿蒙笑道:“你也不必这么着急,既然来了,明天再走不迟,我陪你好好逛逛马其顿。”

……

第二天,尹南娜悄然离开了马其顿,并没有在奥林匹斯神域中多做停留,接下来的两个月风平浪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关于这件事,亚历山大没有对任何人提起,他知道什么话不该说、什么事情不该多想。可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总是忍不住想起尹南娜的样子,感到无奈与遗憾。这位年轻的王子莫名体验到失恋的滋味,这一切都是因为阿蒙吗?其实他很清楚这与阿蒙毫无关系。

……

腓力二世的女儿、亚历山大的妹妹的婚礼终于举行了,由于新郎、新娘的身份特殊,婚礼的地点选在马其顿王国的边境。那里原先是土亚其王国的疆域,在希波战争之被后马其顿占领。

腓力二世与亚历山大都出席了这场婚礼,亚历山大已经做了决定,将在婚礼上选一位将来对马其顿王国最有帮助的公主为妻。他将这个决定告诉了父亲,腓力二世非常高兴——这孩子真懂事啊!

阿蒙却有点不放心,特意叮嘱梅丹佐陪着亚历山大一起去。腓力二世安排的这场联姻,目的是为了控制与吞并土亚其,一定会有人不愿意看见。想当初阿蒙刺杀辛纳赫大帝,也是在一场婚礼上,无论会不会出现意外,还是有备无患为好。

阿蒙有所防备,但意外还是发生了。就在举行婚礼的当天黄昏,有神术师乘飞梭赶回王都报信——腓力二世遇刺身亡!

凶手刺杀了国王,在同伙的接应下逃走。当他逃往边境时被追上、在拒捕中战死,因此刺杀国王的动机永远成谜。腓力二世一死,假如各地生变,马其顿王国将立即面临内乱。

腓力二世一生征战无数,他死的却太突然了,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幸亏他生前已经做好了各种安排,亚历山大牢牢地掌控了王国的军队。梅丹佐当机立断护送亚历山大返回王都,让王子殿下主持大局并尽快即位,将局面稳定下来。

出了这件事,阿蒙当然要问梅丹佐——他既然在场,为什么还能让刺客得手?而梅丹佐也很无奈,他当时正跟随着亚历山大与一群花枝招展的公主们说话呢,刺客突然就动手了。

这位刺客行刺,是任何人都防备不了的,他是一名八级武士,身份竟是贴身保护腓力二世的侍卫队长!行刺发生后,人们议论纷纷做出了各种猜测,但没有人能说清楚刺客为何要那么做?

……

亚历山大回到王都后再没有见过阿蒙,这位年轻的国王怀着丧父之痛,还要在突变中掌控这个王国。宙斯已降下神谕祝福这位新国王,亚历山大在回到马其顿的当天就宣布继位。

他还需要举行一个正式的即位大典,在祭司的主持下向神灵献祭祈福,接受群臣与百姓的祝贺,才能成为合法的新国君。所以亚历山大最近要处理的事情很多,根本没有时间再到亚里士多德这里来。

亚里士多德也是诸事繁忙,一连很多天都住在王宫里,负责诸多为腓力二世发丧以及亚历山大即位的礼仪事务。阿蒙仍然住在亚里士多德府上,仿佛成了一个被遗忘的、无所事事的闲人。

就在腓力二世遇刺之后,马其顿各地又出现了一种流言,竟然是关于阿蒙的。当年的阿蒙有一个凶名赫赫的绰号——帝王杀手!凡是与阿蒙见过面、有过密切接触的帝王,无一得善终,几乎都是在很短时间内死于非命。

有人在议论腓力二世之死时又提到了阿蒙,宣称腓力二世之所以离奇遇刺,就是因为阿蒙的魔咒。传播这个流言的很多人以前根本就不知道阿蒙是谁,甚至从未听说过阿蒙的名字,但是因为腓力二世的遇刺,阿蒙当年的故事迅速在马其顿一带流传开来。

据说有这样一位来自异国的邪恶的神灵,悄然进入了马其顿、见到了腓力二世,于是就有了这个悲剧的发生。

议论这件事的人们没有见过阿蒙,绝大多数人也不知道阿蒙就住在亚里士多德府中。这样的流言听上去是无稽之谈,知情者都很清楚腓力二世之死与阿蒙无关,也没人在阿蒙面前提起,但阿蒙怎么可能不清楚这些呢?

阿蒙只能苦笑,原来自己也有了魔咒,就如当年穆芸女神那着名的“爱情魔咒”一样,令人无奈。他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在静静的等待,等待有人当面与他提起。

就在举行新国王即位大典的前一天,连续繁忙多日的亚里士多德终于回府了,他特意来见阿蒙,是梅丹佐陪着他一起来的。梅丹佐的神情多少有些尴尬与愤懑,但亚里士多德的神色很坦然,只是带着一丝疲倦与遗憾。

梅丹佐告诉了阿蒙,最近马其顿王国在流传什么样的谣言,最后咬牙切齿道:“也不知是谁刻意制造出这种谣言,就是想逼你离开马其顿、让亚历山大不再见您或是恨您。但制造谣言的人并没有得逞,因为亚历山大没有相信,他仍然邀请您去大典上观礼。”

阿蒙叹息道:“梅丹佐,你不必生气。这也不能完全算是谣言,人们相信他们所见的事实,而曾经所发生过的事情确实是这样的。那些帝王的不幸,各有其不幸的原因,人们却归咎于我。”

亚里士多德也叹息道:“我的老师柏拉图在讲授认识论的时候,曾说过一个故事。有一群囚徒自幼就住在一个洞穴里,全身都被绑着不能动也不能回头,只能看着洞穴的后壁。在他们的身后有一个火堆,火堆和囚徒之间又有人举着各种各样的玩偶做出动作,时而交谈、时而无声。

囚徒们只能看到投射在洞壁上的影像,这就是他们所能见到的世界。他们会将这些影像当做真实,将洞穴的回声当做影像的话语,人们只能理解他们所能看见的东西,认识难以超出见知之外。假如有一个囚徒挣脱了桎梏,转过身来走出洞穴,他才能发现那些影像的来源。”

阿蒙苦笑道:“先生,多谢您为我开解!这就是我所谓的‘帝王杀手’魔咒的来源吗?您也是在暗示超脱永生的含义吗?其实我心里明白,我就像那个挣脱桎梏的囚徒。”

亚里士多德又解释道:“我知道这些话不必对你说,我只是将柏拉图老师的故事告诉了亚历山大,以回答王国中关于你的传言。于是亚历山大仍然决定——邀请您在大典上观礼。”

梅丹佐在一旁竖起大拇指道:“这孩子有胆识,也真有种!”

阿蒙一摆手:“你们还没把话说完呢,接着说吧。”

亚里士多德也苦笑道:“但是群臣反对,那些忠心耿耿追随亚历山大的将军们,甚至拔出宝剑死谏,劝阻他永远不要再见你。”

亚里士多德终于说出了问题的死结,就算亚历山大本人不在乎这个传言,但别人却会在乎,对这位新国王越是忠心的臣子,越要阻止亚历山大见到阿蒙。那些愿意为亚历山大效命的人,甚至不惜誓死劝阻。这是他们对亚历山大的忠诚,亚历山大也不便斥责。

阿蒙答道:“我明白了,亚历山大为了表明他的态度,邀请我参加典礼。而忠心的臣仆们为了新国王的安危,绝对不会允许他再见我。看上去这是个难题,国王的权威和臣民的忠心谁更重要?但这个难题很好解决,只要我拒绝邀请,谁都不必为难。”

亚里士多德点了点头:“事情就是这样的,其实也不必我来说什么,你自会做出这个决定。但我还是要亲口告诉你一切,这是我的责任。”

梅丹佐忿然道:“我一定要追查谣言的源头!看看是谁散布的?”

阿蒙却摇了摇头,仰面望天道:“不必去追查了,我知道是谁。这些人并没有编造什么,只是告诉了人们曾经发生的某些事,让大家看见了洞穴上的影子。……亚里士多德先生,是您把我带到了马其顿,我不想让您为难。这就请您去转告亚历山大陛下,我不会去参加大典,而且在他正式即位之前,就会离开马其顿,永远不再见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