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诸神黄昏
第310章 暗算

在人间成就之高如歌烈者,也没有再次超脱永生;既幸运又不幸如贝斯特者只差了一步;至于忒弥斯绯得到了阿蒙的指引,也算是人生少有的幸运了,但她这一生距离超脱永生还差的很远。

但这种印证并不妨碍神灵原有的成就,这一生结束后,他们仍会恢复神灵的身份,而且还拥有了更多的见知,阿尔忒弥斯恰恰是在这个过程中突破了造物主的成就。

假设真有一种情况发生,神灵以灵魂新生的方式来到人间成为凡人,这一世又取得了超脱永生的成就,结果会怎样呢?世上并不会出现另一位神灵,他仍会回到不生不灭的永恒中恢复原先的身份,能融合这一世所获得的所有法力,各个方面都会比以前更为强大。

据阿蒙所知,宙斯在超脱永生之后,曾经不止一次的以新生的方式回到人间。宙斯不在神国中享受永恒的生命,却不断的经受人生考验,因此也留下了太多的传说故事。宙斯一次又一次的来到人间,当那凡人的生命结束后,一次又一次的回到神国。

直到有一次,宙斯以一个新生凡人的身份又取得了超脱永生的成就,就是在这种大机缘下,求证了所谓“众神之神”的境界。

如今的宙斯、马尔都克、阿蒙都取得了类似的成就,但是每个人走到这一步的机缘不尽相同。在宙斯取得如此成就之后,又斩下化身成为基巴达国王对抗波兹的入侵,这是更玄妙的手段,阿蒙也从未尝试过。

忒弥斯身为忒弥斯绯这一世,虽然没有突破更高的成就,但也是这位女神重要的经历与积累。以忒弥斯的身份还要去那样历练,她显然是希望也拥有像宙斯或阿蒙如今的成就,可能在当年众神之战爆发时就有这个愿望了,这也成了她和宙斯、阿蒙之间难解的缘法。

她告诉阿蒙也要去寻找约翰灵魂的新生,并不是单纯的要抢夺门徒,还有另一种玄妙的含义。终于将前因后果琢磨明白,阿蒙只能苦笑而已,因为他的誓愿并不是成为目前这样的神灵,否则他也不会来到希顿半岛、答应与宙斯合作、受到奥林匹斯诸神的敌视与骚扰。

……

阿蒙站在院子里发愣的时候,奥林匹斯天国中有两位神灵正在说话。阿波罗对雅伦娜道:“智慧女神,这就是你给爱神出的点子吗?忒弥斯说得对,我看这不是什么妙计,反而像一出闹剧!”

雅伦娜反问道:“以阿芙洛狄忒的手段去人间诱惑两个男人,竟然会搞成这个样子,你不觉得很意外吗?换一种情况的话,那两个男人必然会反目成仇。”

阿波罗冷哼一声道:“换一种情况?可你应该知道阿蒙在那里,而梅丹佐与亚历山大都不是简单的角色。宙斯为何会看中亚历山大去实现他的愿望,为何又去找阿蒙合作?阿芙洛狄忒这次去人间,除了丢神灵的脸,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这就是阿蒙的厉害之处,你当时看不出来、事后才会明白,否则我又怎能输给他?”

雅伦娜却笑了:“不必着急,这只是一个开始,你输给了他,并不意味着我也会输给他。这样的事情并非没有作用,人的感受总是在潜移默化中积累,当阿蒙连续带来一件、两件、三件麻烦之后,矛盾总会爆发的。”

这时阿芙洛狄忒已经回到了奥林匹斯天国,恰好出现在雅伦娜的身边,听见这句话立刻追问道:“智慧女神,你还有后续的计划吗?”

雅伦娜点头道:“是的,我还有计划。阿芙洛狄忒,你这次没有运用自己最擅长的手段、没有让那两个男人爱上你。或许他们在尚未发现你的身份时愿意去爱你,但并没有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爱上了你、愿意为这爱情做出选择。”

阿芙洛狄忒皱眉道:“雅伦娜,你应该清楚,身为爱神所不能回答的问题,恰恰就是——什么是爱情?”

雅伦娜又点头道:“是啊,我很清楚。那么阿努纳启神系曾经的青春与爱之女神穆芸也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对吗?”

阿芙洛狄忒一怔:“这和她有什么关系?”

雅伦娜带着自信的微笑道:“先别问与她有什么关系,你先回答自己为何没有使用最擅长的手段,无论是对亚历山大还是梅丹佐,你都没有射出那一箭。”

阿芙洛狄忒皱眉道:“不是你告诉我的吗,就以一个姑娘的身份去人间。”

雅伦娜:“是的,你做的没错,只是还不够好。如今海伦已经不在了,但你仍是奥林匹斯神系的爱神,我来告诉你该怎么做。”

雅伦娜又对阿芙洛狄忒密语了一番,至于出了什么主意,世人与其他的神灵就不得而知了。

……

海伦离去之后,亚历山大也明白自己是遇上了爱与美之神,他自问言行并没有开罪这位神灵,虽然已知道阿芙洛狄忒的来意,但这位年轻的王子回想往事也不禁有些莫名惆怅。

在海伦离开之前,他因为王国事务繁忙,与梅丹佐的见面时间就已经渐渐变少了,经常是梅丹佐一个人去海伦那里,海伦走后,他们见面的次数更是不多。

这天亚历山大陪同父王从郊外的军营回来,腓力二世突然提醒道:“我的孩子,最近你一直陪在我身边帮助处理国家大事,已经很久没有去看望老师了吧?眼下很多事情已经有了头绪,该干什么就让官员们去办吧。

这段时间没别的事,你还是多去老师那里求教吧,等将来真正挑起重担的时候,就没这么多闲暇了。你的妹妹快要出嫁了,马其顿王国正在筹办她的婚礼。我邀请了很多客人带着他们美丽的女儿来参加,有各邦国的公主,到时候你可以在其中挑选自己心爱的姑娘。”

亚历山大问道:“妹妹的婚礼,你邀请了各国的公主来参加,是特意为我做的安排吗?”

腓力二世答道:“是的,你已经二十岁了,身为王国的继承人,也必须考虑婚事了。但我不会勉强你的,选择谁,要看你自己喜欢。”

进城之后,腓力二世的车驾回王宫,而亚历山大直接赶往亚里士多德的府宅。这位王子自从上次微服出行后有了一个习惯,喜欢身着便装走过大街小巷。普通民众认不出他来,亚里士多德府上的仆役们和他都很熟,进出也用不着通报。

亚历山大在三名便装护卫的陪同下,步行前往亚里士多德家,一路上还在想着父亲刚才说的话。他有一个妹妹比他小两岁,将在几个月后出嫁,娶这位公主的人是原土亚其王国最重要的一位大领主,这是一桩典型的政治联姻。

土亚其王国在马其顿东北,与原哈梯王国隔着一条海峡相望。波兹帝国灭了哈梯之后、进攻希顿之前,吞并了土亚其王国建立了土亚其行省。后来波兹大军被击退,土亚其行省脱离了波兹的统治。它的一部分领土被马其顿趁机占据,其他的大部分领土形成了大大小小各领主割据的局面,始终没有恢复原先的土亚其王国。

通过这桩政治联姻的安排,也能看出腓力二世的打算。基巴达已不足虑,雅伦同盟只剩下最后几个城邦还在负隅顽抗,希顿半岛的统一形势已不可逆转。腓力二世又在筹备进攻波兹帝国的计划,首先就要整合原土亚其王国的疆域,尽量取得当地最多势力的支持,最好能不战而下。

亚历山大的妹妹还没有见过自己的未婚夫,但这场婚事已经定下来了,她不嫁也得嫁。亚历山大又想到了自己,父亲对他的态度要宽容的多,将邀请各邦国的贵客带着他们美丽的女儿来参加婚礼,让亚历山大在这些公主中挑选心上人。

然而他真的有选择吗?就那么在婚礼上匆匆扫视,能找到心爱的人吗?但以亚历山大的身份,腓力二世所做的已经是最宽容的安排。

他究竟会看上什么样的姑娘呢,难道还能比得上海伦?心里这么想着,已来到亚里士多德府门前。亚历山大停下脚步一抬头,恰好迎面看见一位姑娘,他的心就似被一支无形的箭射中,就这么定在那里,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那姑娘穿着一件纯白底细棉布长裙,印染着靛青色的条纹,虽是平民的服色,却恰到好处的勾勒出娇美的身材。她站在春风里,秀发与裙裾轻轻飘扬,容颜似明媚的阳光,仿佛能消散心中的一切阴霾,眼眸又似星空下的清泉,温柔中带着神秘。

也许不能说她比海伦更美,但亚历山大的感觉却是完全不一样。当初看见海伦,他非常惊艳,心中赞叹世上怎会有这样娇媚的女人!而此刻看见这位姑娘,仿佛有一种埋藏在灵魂深处、久远的、连自己都不知道的记忆被唤醒了,那是一种渴望的气息。

假如是在妹妹的婚礼上看见这位姑娘,只是这么一眼,亚历山大也会毫不犹豫的对父王说:“就是她,我想选她!”

这算是一见钟情吗?那么所谓的“情”又是什么呢?亚历山大甚至根本就不认识她,不清楚她来自哪里、脾气是温柔还是暴躁、为人是善良还是邪恶?就是这么一瞬间的感觉或者说是感应,他的灵魂被触动了,就像被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整个身心也随之共鸣。

亚历山大却不清楚,在远处人们无法发现的所在,阿芙洛狄忒手中拿着一张透明的弓,射出了一支无形的箭。就在亚历山大抬头看见那姑娘的同时,阿芙洛狄忒的箭射中了他。

那姑娘与亚历山大要去的是同一个地方,她正朝着守门人说道:“麻烦你通禀一声,我叫尹南娜,求见阿蒙先生。”

门房赶紧答道:“请您稍等,我这就进去禀报。”

恰在这时,姑娘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转身朝着亚历山大望了过来,她的目光在这一瞬间变得很凌厉,仿佛能穿透人心。但亚历山大却觉得她的眼眸是那么美,美得简直动人心魄。

然而令亚历山大失望的是,姑娘的目光从他身上扫过,随即望向了不知名的远方,深蹙秀眉似有怒意。她生气的样子也是那么迷人,她到底在看什么呢?亚历山大不禁也顺着她的视线转过头去,可远处什么都没有,那是连飞鸟踪迹都不见的半空。

亚历山大当然发现不了什么,阿芙洛狄忒暗中射出那支奇异的箭,尹南娜却是能感应到的。看亚历山大的样子,她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如果说还有谁对阿芙洛狄忒的这种手段最了解,当然就是阿努纳启神系曾经的青春与爱之神穆芸。

亚历山大没有什么发现,又转回视线看那位姑娘,门房刚刚进门去通报,却看见阿蒙亲自走出了大门,朝着姑娘张开双臂道:“尹南娜,你怎么来了?”

门房还没有来得及通报,阿蒙就亲自迎了出来。只见尹南娜走上台阶,很自然的投入阿蒙的怀抱中,双手搂住他的腰道:“我是来看你的,难道不可以吗?我清楚你在这里的身份,所以像个普通人一样来通报求见,没有打扰你的好事吧?”

阿蒙搂着姑娘的香肩呵呵笑道:“我听见你的脚步声就迎了出来,快进去说话吧!”他当然也看见了门外的亚历山大,揽着姑娘的腰转身走进大门,又扭头说了一句:“王子殿下,您今天也有时间过来了?梅丹佐出门了,亚里士多德先生就在书房中。”

亚历山大忍不住问了一句:“阿蒙先生,这位姑娘……?”

阿蒙一笑:“她叫尹南娜,是特意到马其顿王国来找我的。”说完话,阿蒙搂着尹南娜进去了,却把亚历山大晾在了门外。

惆怅,莫名的惆怅又袭上心头,亚历山大无法形容自己是什么感受?纯粹从理智的角度,这惆怅的感觉很可笑,他只看了姑娘一眼而已,却在灵魂中留下了那么深的印象,身心都受到无法形容的冲击。但他也看到了姑娘和阿蒙那么亲热的举动,她与阿蒙的关系自然不必再去猜疑。

身后随从小声问道:“殿下,我们进去吧,您不是来看望老师的吗?”

亚历山大兴致索然的答道:“我今天突然有点不舒服,想回去了。”接着转身就要走。

这时梅丹佐恰好从外面走来,正欲和亚历山大打招呼。亚历山大上前一步抓住他的袖子道:“你来得正好,我有事问你!”

梅丹佐有些奇怪的问道:“什么事啊?干嘛这么紧张?”

亚历山大:“尹南娜是谁?我刚才看见一位姑娘,自称尹南娜,来找阿蒙先生。”

梅丹佐也吃了一惊:“什么!她来了吗?这下有热闹了!多谢你提醒,我今天还是躲远点吧。”

亚历山大追问道:“怎么了?你认识她吗?她到底是什么人?”

梅丹佐没有开口,声音却在亚历山大的灵魂中响起:“殿下,您没有听说过埃居的神话吗?那个尹南娜,就是如今埃居传说中的主神阿蒙之妻穆特,也是原先天枢大陆的神灵穆芸。”

亚历山大哦了一声,神情形容不出的古怪。梅丹佐好奇的反问道:“殿下,你这是怎么了?”

亚历山大赶紧摆手道:“没,没什么。我就是有点累了,想快点回去休息。”

亚历山大走了,搞的梅丹佐有些莫名其妙。而在阿蒙独居的小院中,尹南娜的脸色却不算太好看,正朝阿蒙娇叱道:“你问我为什么要来?这里虽是奥林匹斯神域,但也是人间的国度,我以普通人的身份为何不能来?我不清楚这里发生的事情,关心你而已。”

阿蒙只是赔笑道:“你到底都听说什么了?”

尹南娜伸手在阿蒙的腰间掐了一把,答道:“你来到这里来,肯定会见阿尔忒弥斯,这就算了,你们曾经是故交。那天我在天国中听见了你的歌声,赞美青春与爱之神,我本以为你是唱给我听的。可是后来我却听说了一个故事。

希顿人信奉的青春与爱之神阿芙洛狄忒,以爱神之箭射中了阿蒙,阿蒙为她放声歌唱。爱神化为一位美丽的姑娘海伦来到人间,阿蒙发誓要将她带回天使之国,却惹怒了宙斯,如今两位天国之主因此要对决。听到这样的故事,我能不担心你的安危吗,不该立刻赶来吗?”

阿蒙仍然赔笑道:“尹南娜,你明知那是谣言。只是无聊的人们在编排神灵的故事,难道你会相信吗?”

尹南娜一瞪眼:“我当然不会相信!就算你能把阿芙洛狄忒给勾搭走了,那也是你的本事!宙斯不会因为这样的事与另一位天国之主对决。再说了,她哪有那么容易脱离神系加入天使之国?无非是与你有私情而已!所以这是谣传。但我来看你不行吗?难道你不欢迎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