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诸神黄昏
第309章 原来是她

“是你?”阿蒙沉声问道。

“是我。”那女子淡淡答道。

看她出场,就能猜到来者是一位神灵,而看她闭着眼睛的样子,阿蒙就猜到她是奥林匹斯神系的公平与正义之神忒弥斯。但这些并不足以让阿蒙惊讶甚至有些失态,这位女神的样子很美,虽不似海伦那么娇媚,却也显得艳丽端庄,阿蒙居然认出她来了——很久之前在人间见过!

奥林匹斯神系的公平与正义女神忒弥斯,不是如今的十二位主神之一。但忒弥斯的地位并不比阿波罗、雅伦娜、阿芙洛狄忒等人低。在神话传说中,她是除了赫拉之外,众神之父宙斯的第二位妻子。

在人间的神话传说里,忒弥斯于天国诸神中的座位就在宙斯旁边,她是众神分歧的裁决者。人间的神话与天国的实际情况当然不太一样,人们只是按照自己所能理解的方式去解构演绎。但正因为有这样的神话流传在人间,那么曾发生过的某些事情可能不会令宙斯高兴,却又不能说阿蒙什么。

实际上,忒弥斯的地位是因为她的身份。宙斯击败了原创世神乌诺斯,以融合的方式开创了自己的奥林匹斯天国,而奥林匹斯大部分神灵仍在。忒弥斯就是众神之战前古老神灵的代表,这些神灵是众神之战中的中立者,仍拥有强大的实力。

宙斯取得了所谓“众神之神”的成就,而古老的公平与正义之神忒弥斯也希望求证更高的成就,她曾经以灵魂新生的方式去人间,在异国的神域中以一位凡人的身份去拥有更新的见知。那时的她出生在埃居梦飞思郊外,是一位农庄主的女儿,名字叫忒弥斯绯。

阿蒙当年第一次遇到她,是在梦飞思城一家豪华的妓院中,那时的忒弥斯绯艳名远扬,号称梦飞思之花。她沦落风尘,是为了给受陷害含冤而逝的父亲报仇,当时身为大将军的阿蒙借此事大闹梦飞思,为忒弥斯绯报了仇,并且将她赎出妓院带走了。

后来忒弥斯绯与阿蒙的门徒约翰成为了一对爱侣,也得到了本源力量的指引,再后来在撒冷城与亚述帝国巨人军团的大战中,约翰不幸阵亡。忒弥斯绯尽管知道救不了约翰,但她还是冲进了敌阵,也阵亡在战场上。

忒弥斯绯阵亡的时候,阿蒙并不在现场,而是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疗伤,那时他刚刚成为神灵。如果阿蒙在场的话,可能会发现什么也可能不会发现,因为当时他的境界实际上比忒弥斯绯还差的很远。

但如果阿蒙当时在奥林匹斯天国的话,就会清楚的获知,公平与正义女神忒弥斯经过一番人间修炼又回到了天国。忒弥斯绯与忒弥斯,名字的发音只差了一个音节后缀,也算是个玄妙的巧合。

等阿蒙亲眼见到这位神灵时,触动了灵魂中的印记,将她认了出来。他很惊讶,心情也有些激动,又沉声问道:“既然是你,为何不睁开眼睛看我?”

忒弥斯仍然闭着眼睛,语气平静的答道:“闭目并非失明,我只是不想看见争执者的面貌与身份,不为私心而动摇立场,不受诱惑、不畏强势。在我作为仲裁者的时候,向来皆是如此。”

神灵的外在显像就是她的内在心境,忒弥斯已经表明了态度,海伦请她来做仲裁,而她不问争执者是谁。阿蒙点了点头道:“我相信你的裁决一定会是公平的,那么就请听我处罚梅丹佐的建议吧。”

忒弥斯面无表情道:“你说。”

阿蒙一指梅丹佐和海伦,朝忒弥斯说道:“既然仲裁者是你,我就不用解释事情的经过了。我只是想问海伦姑娘,她是以什么身份来请求我和亚里士多德给她一个公道?”

忒弥斯朝海伦道:“这位姑娘,请你自己回答。”

海伦答道:“站在这里的我,就是从远方来到马其顿的普通女子,也是接受亚历山大王子邀请而来。”

阿蒙轻轻地抚了抚手背道:“这就好办了!据我所知,王子殿下曾祝福过你与梅丹佐,你当然可以接受也可以不接受这种祝福,这只是王子殿下的态度。你也曾对梅丹佐说过,他就是你心目中的英雄;而梅丹佐也对我说过,海伦这样的姑娘就似是他的梦中情人。所以现在,我对梅丹佐的处罚就是——让他正式娶你。”

梅丹佐腿一软,好悬没坐地上。若海伦就是海伦,阿蒙的建议当然毫无问题,梅丹佐也不会不愿意。但现在明知海伦是不怀好意,欲离间阿蒙与马其顿王国的关系,而她的身份是奥林匹斯神系的爱与美之神,梅丹佐还要娶她的话,那么就有点自己找死的意思了。

一旁的亚里士多德表情有些古怪,这位敦厚的长者很想笑,但还是尽量忍住了,连连点头道:“对呀!我们怎能总将事情往坏处想,只要海伦姑娘愿意的话,这是最好的结局啊!”

梅丹佐赶紧插话道:“先生,我……”

阿蒙断喝一声道:“你什么你?现在是裁决该怎么处罚你,你就老实听着吧!”

海伦又插话道:“这个建议当然可以,但是……”

阿蒙又挥手打断她的话道:“海伦姑娘,你不要着急,我的话还没说完,我的建议一定会对你很公平的。梅丹佐是一位贵族、一位高贵的武士,他的身份在马其顿王国也得到了认可。如果让他正式娶你,我会向国王腓力二世请求,也赐予你贵族身份与名衔封号。”

亚历山大赶紧点头道:“没、没问题,这事就包在我身上!”

这位年轻的王子非常聪慧,见到忒弥斯以那种方式走进院子,就隐约猜出了海伦与忒弥斯的身份。海伦曾说她来自塞浦路斯城邦,阿芙洛狄忒就是塞浦路斯的守护神,如此美丽的姑娘很有可能就是爱与美之神本人。

忒弥斯从虚空中突然出现一步迈入院门,应该就是一位神灵,而且十有八九就是传说中的公平与正义女神。海伦能请来这位女神做仲裁者,也等于暴露了她自己的身份。亚历山大意识到这是一场神灵间的争执,老老实实站在旁边大气都没喘,此时才小心翼翼的插话。

阿芙洛狄忒也没有想到阿蒙会这么决定,直接把门徒给“卖”了。他可真有胆子,让自己的神使去娶奥林匹斯神系的爱与美之神,就不怕开罪整个奥林匹斯神系吗?这个建议本身虽没什么不对,但是阿芙洛狄忒没料到阿蒙真会提出来。

海伦眨了眨眼睛道:“谢谢阿蒙先生,谢谢王子殿下。我来到马其顿,就是为了寻找心目中的英雄,昨天的事情也有我的责任,我愿意嫁给梅丹佐。但梅丹佐如果娶了我,他将永远留在马其顿,成为马其顿的臣民、拥有此地的信仰。”

她这是在故意刁难——梅丹佐如果娶了海伦就得是希顿人,而且要信奉希顿人的神灵。

阿蒙却笑着摇头道:“善良的姑娘啊,你错了!梅丹佐是巴伦的武士、埃居的将军、撒冷城的英雄、马其顿的贵客。无论以什么地方的风俗或律令,娶妻就是娶妻。你嫁给了他,就要以妻子的身份去侍奉他,你要操持家务为他生儿育女,未得丈夫的允许你不得外出离开城邦。因为你刚才已经回答了我的问题,你的身份不是别人就是海伦姑娘。……亚里士多德先生,您是这里最渊博的学者,我说的对还是不对?”

亚里士多德微笑道:“无论哪个国家的风俗和律令都是这样,马其顿也不例外,这就是人间的俗事嘛。但是阿蒙先生,你还没有把话说完,请继续吧。梅丹佐是你的门徒,现在你是以主持公道的角度作出的决定,还需要表明你的态度。”

阿蒙点头道:“对,如果海伦决定嫁给梅丹佐,就要遵从丈夫的信仰、尊敬丈夫的长辈。而我也要公平的对待她,将她视为我的门徒。……这位闭目的仲裁者,请你做出裁决,这样的决定是否公平?”

海伦一挥手道:“慢着!”

阿蒙微微一皱眉:“你难道想反对吗?”

海伦:“是的,我反对!这应该征求我的同意。”

阿蒙笑了:“是的,是应该征求你的同意,我们不能逼你嫁给梅丹佐。这只是解决这件事的建议,让你请来的仲裁者裁决它是否公平。如果你拒绝,那是因你的善良而不再追究梅丹佐的责任。至于事情的前因后果,我想你与这位仲裁者都是心知肚明。”

这时候,忒弥斯突然把眼睛睁开了。一直在偷偷打量她的梅丹佐惊讶的问道:“我们的仲裁者,你为何睁开了眼睛?”

忒弥斯答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就意味着不必再做出裁决。阿蒙的建议是公平的,却使我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所以不得不睁开眼睛。”

海伦与梅丹佐,男未娶女未嫁,互相之间都有好感,不论这好感是真的还是故意装出来的,总之表面上没有破绽。梅丹佐在海伦房中留宿,并不是破门而入闯进去的,海伦之前的一系列行为,都意味着她接受了这位英雄。

若是以凡人的角度,阿蒙让梅丹佐正式娶了海伦,并请求马其顿王国赐予海伦贵族的身份,不论让谁来裁决都很公平。海伦可以答应,也有权拒绝,而实际上海伦刚才已经答应了,却趁机刁难阿蒙。但阿蒙也够狠,直接按照人间的风俗,要像对待门徒一样对待海伦。

如果海伦就是海伦,阿蒙提出的条件毫无问题,但阿芙洛狄忒该怎么办呢,难道要脱离奥林匹斯神系加入天使之国?她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赶紧从人间消失。

忒弥斯为何不想做出裁决?阿蒙的建议在人间是公平的,但事实上对于梅丹佐却不公平,因为海伦身份的是神灵,可以随时消失回归奥林匹斯天国。

海伦转身问道:“忒弥斯,你难道不再做出裁决了吗?”

忒弥斯也直截了当的开口:“阿芙洛狄忒,这是一场闹剧,你这么做自以为聪明其实很愚蠢。你以神灵的身份戏弄梅丹佐,本身就是不公平的。昨天夜里的事情,身为凡人的海伦并不存在。你走吧,离开这里,这是我睁开眼睛做出的建议。”

两位女神互相叫出名字、揭穿了身份,亚历山大赶紧跪了下去,亚里士多德也起身行礼。梅丹佐一脸古怪的表情,也不知是想哭还是想笑。阿蒙站在原地未动,只是静静的看着。

阿芙洛狄忒瞪了忒弥斯一眼,却不好说什么,一跺脚消失了。忒弥斯也没再说什么,转身又走向了院门,就似她来时一样。

阿蒙在她身后喊道:“好不容易见面,我终于认出你来,难道不多聊一会儿吗?”

忒弥斯站住了,没有回头只淡淡的答道:“阿蒙,梦飞思之花并不清楚自己的来历,那只是我的一段修炼经历。我该感谢你,但她死了,一切也就结束了,忒弥斯绯已经用生命做出了报答。我只想提醒你一件事——你还记得他吗,你可曾寻找他?”

阿蒙叹息道:“约翰吗?我曾在约翰和忒弥斯绯的墓前起誓,假如他们的灵魂在人间新生,我将继续指引他们。现在看来,忒弥斯绯的灵魂并没有在人间新生,至于约翰,我很抱歉的说,我还没有找到那个人。”

忒弥斯冷笑道:“还没有吗?你恐怕早已把他忘了吧?你可曾寻找过他?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我会找到那个人,给他另一种指引。这也是我当初返回奥林匹斯天国时立下的誓愿。”

阿蒙还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听忒弥斯的意思,她想指引约翰的灵魂新生之人进入奥林匹斯天国,这个誓愿完全可以理解。但阿蒙也曾在约翰的墓前有过同样的誓愿,看来会与她有所冲突了。忒弥斯的语气对阿蒙有一丝责怨,因为伊甸园中的所有门徒,只有约翰意外身亡。

神灵在人间指引神使,也需要被指引者自愿,假如那灵魂新生之人更愿接受忒弥斯的指引,阿蒙倒也不好干涉什么。可她这么做恐怕会有麻烦,宙斯也许不会高兴,毕竟在传说中忒弥斯是宙斯的第二位妻子。

再仔细琢磨忒弥斯的语气,竟然隐含着与阿蒙或宙斯斗法的意思。她也想求证更高的境界,去指引那新生之人就包含着这种用意,或者说是一种方式。阿蒙一转念间想到这么多,而忒弥斯已经走出院门消失不见。

……

阿蒙望着忒弥斯消失的地方,一时出神了。梅丹佐、亚历山大、亚里士多德等人走出院子,他也没打招呼,只在心中思考一个问题——梦飞思之花忒弥斯绯那一世,忒弥斯究竟求证了什么?

忒弥斯绯不是忒弥斯的化身,就是这位神灵本人,以灵魂新生的方式成为一个普通的生灵。阿蒙没有做过这种事情,而当年的阿尔忒弥斯与阿努都曾经这么做过,分别成为了薛定谔与歌烈。

阿努是为了求证超越创世神的境界,若说失败,阿努的确没有突破更高的成就,但他至少明白了自己走错了道路。

阿尔忒弥斯的求证是成功的,她想求证造物主的境界,等薛定谔消失之后,回到天国的阿尔忒弥斯便拥有了造物主的成就。薛定谔曾被困在一只猫的身体里数百年之久不得解脱,最终还是阿蒙帮助了她。

至于忒弥斯的情况又完全不同,公平与正义女神早已拥有造物主的巅峰成就。在奥林匹斯神系的众神之战前,她的神殿掌握了德尔菲神谕的发布权。后来宙斯融合了奥林匹斯天国,忒弥斯也想求证更高的境界,身为忒弥斯绯来到人间,就是她修炼经历的一部分,却很难说这段经历是成功还是失败。

忒弥斯绯死后,公平与正义女神回到了奥林匹斯天国,她并没有突破更高的成就,但是在人间的这一世经历并非没有收获。无论是对于神灵还是凡人而言,有价值的经历本身就是一种财富。忒弥斯抛弃了神灵既有的成见,以纯净的灵魂新生为一个人,重新见证异域中的一切,并有幸得到了另一种指引,她已经相当幸运。

有一个古老的命题,贤者们经常在广场上向众人发问——幸运是否可以复制?换一个身份换一个处境,人们是否还能取得同样的成功?

这句话对于神灵而言,还有着别样的含义。任何神灵取得超脱永生的成就,本身就是人间难得的大幸运,有很多际遇是不可能重现的。假如神灵抛去神灵的身份,就像凡人一样再来一次,能否取得同样的成功呢?这是个巨大的疑问,答案是——几乎不可能!

打个比方,阿蒙曾亲手开采出一枚众神之泪,那是都克镇历代绝大多数工匠一辈子都不可能遇到的事情,他遇到了是他的幸运。但阿蒙还想开采出第二枚众神之泪,其概率小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