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诸神黄昏
第307章 美女与野兽

洛斯兽不仅力量强大,而且成年的洛斯兽往往还有一种天生的技能,咆哮声能使人灵魂震撼、神智恍惚。就连一般的大武士碰到了也不敢一对一正面硬拼,像海伦这样的并没有太多实战经验的五级武士,就更不可能是对手了,幸亏梅丹佐及时制止了怪兽的攻击。

咆哮声传来,亚历山大觉得全身一阵阵发软,几乎快失去知觉。梅丹佐的命运之匙适时展开金光笼罩住洛斯兽,隔绝了这种灵魂冲击,亚历山大这才回过神来,发现海伦伏在他的怀中瑟瑟发抖,赶紧轻轻拍着她的后背道:“你不用害怕,没事了!”

海伦也感觉到那震撼灵魂的冲击消失了,在亚历山大的胸前抬起头来,嘴唇微微有些发白,忍不住扭头去看那边的战况,随即惊呼道:“天呐,原来你们是如此厉害的武士!”

只见梅丹佐挥舞金梭,威风无比、炫目至极,将那只硕大的洛斯兽逼得连连后退,想逃却又无路可逃。左冲右突间树木折断沙石横飞,可是飞沙走石却波及不到金光的笼罩之外。这只洛斯兽虽然厉害,但梅丹佐想收拾它也很轻松,可这位神使故意把场面打的这么激烈。

他没事还爱抖威风神气活现呢,此时在小王子与海伦姑娘面前,怎能错过大出风头的好机会?那只洛斯兽也算是倒了霉,成了送上门来配合梅丹佐施展种种华丽手段的冤大头,命运之匙金光漫射,将激战中的梅丹佐衬托的似天神般威武。

而亚历山大不无遗憾的对海伦说了实话:“我不是武士,梅丹佐是保护我出来行游的。你不必担心,梅丹佐的本事非常大,小小的怪兽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见梅丹佐那么威风英武,亚历山大心中也很羡慕,但他很快就有了另一种美妙的感觉。海伦虽然扭头看着那边的激战,但双手仍抱着他的腰没有松开,动人的温香在怀,亚历山大的心跳的特别快。

是与怪兽激战的梅丹佐潇洒呢、还是怀抱美人的亚历山大舒服呢?这谁也说不清。

激斗中的梅丹佐抽空还不忘回头看一眼,发现海伦躲在亚历山大的怀中,却用一双美目盯着自己,意识到这个场面可能吓到姑娘了。于是他不再纠缠下去,轻喝一声,金光化为绳索捆住了洛斯兽,然后一道金色的神文印在了洛斯兽硕大的头颅中央消失不见,这只正在左冲右突的怪兽立刻就老实了。

梅丹佐又不知从何处取出一根半透明的黄色细绳,拴住了这只洛斯兽的鼻子,牵着它走出已经一片狼藉的密林。刚才还凶悍无比的洛斯兽,此刻乖巧的就像一只宠物狗。亚历山大有些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海伦,很关切的问了一句:“您没受伤吧?”

梅丹佐摇头道:“一只洛斯兽而已,怎么可能伤得了我?”

海伦却很不放心,走过去上上下下打量着梅丹佐,又伸手捏了捏他的胳膊确认真的没有受伤,这才拍着胸口赞叹道:“您真是一位了不得的英雄,比传说中的那些英雄还要强大!……我要向你们道歉,是我建议走这条路进入马其顿的,还说能保护你们。假如你们真的只是读书人,我恐怕就把你们给害了,幸亏……”

亚历山大打断她的话道:“这怎么能怪你呢?此地出现成年的洛斯兽,是意外中的意外。……还记得马其顿使团的故事吗?梅丹佐就是当初救助使团的两位英雄之一,只是他很谦逊低调,没有说出自己的名字。”

梅丹佐谦逊低调?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他还是第一次得到这种评价。他与亚历山大在雅伦同盟所属的城邦中微服私行,自然不会暴露身份,这也算是一种低调吧。而海伦则以崇拜的目光看着梅丹佐道:“您竟然如此了不起!”

梅丹佐摆了摆手,很“谦虚”的说道:“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不必夸我。……海伦小姐,很抱歉刚才让你受到了惊吓,我让这只洛斯兽向你赔罪。山路难行,就让这只洛斯兽驮着你进入马其顿好了。”

两天后,三人走出了深山,出现在马其顿境内的平原上。两位英俊的男子带着一位如此美丽的姑娘,那姑娘没有骑马也没有坐车,竟然骑着一只洛斯兽!梅丹佐牵着洛斯兽虽然一言不发,但无形中也是威风凛凛,想低调都不可能。

这几人的出现很快就惊动了当地的驻军以及地方官员,有一支巡逻军队快马赶来。海伦远远地看见,不无担忧的说道:“碰到巡逻的军队盘问,我们该怎么解释?”

亚历山大微微一笑:“你不用解释什么,好好坐着就是。”

赶来的士兵们刚刚看清这三人的样子,就听为首的军官一声号令,大家纷纷下马跪地行礼。海伦在那名军官的行礼问候中,才知道原来亚历山大就是马其顿王子。她也赶紧跳下洛斯兽,向着亚历山大行礼道:“殿下,请您恕罪,我并不知道您的身份,这一路多有失礼!”

亚历山大亲手扶起她道:“姑娘,我本就是微服私行,你没有任何失礼的地方,事情恰恰相反,这是我有生以来最幸福的一段旅行,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现在你已经清楚我的身份,希望今后你还能与以前一样不要那么拘束,快上洛斯兽吧,我们继续赶路。”

既然已经被认了出来,还带着如此惹人注目的美女与野兽,亚历山大当然不可能再微服私行了,他在各地官员的接待以及地方驻军的护送下返回了王都。

……

马其顿的民众最近谈论最多的两件事,一是国王腓力二世胜利回师,举行了盛大的庆祝仪式,并率众向宙斯献祭、感谢众神赐福于马其顿。另一件事就是亚历山大王子微服私访归来,竟然牵着一只凶悍的洛斯兽,并带回了世间最美丽的姑娘,这也成了神灵赐福予马其顿的象征!

海伦来到马其顿,完全可以住在王宫里或驿馆中,可她却说道:“我有积蓄也有手艺,不仅能保护自己还能养活自己,就在马其顿城中租一个院子住下。”

亚历山大并没有勉强,在他的帮助下,海伦一进城就租到了一处很好的院落住了下来。亚历山大又派了侍女和奴仆去照顾她的生活起居,这次海伦并没有拒绝王子殿下的好意。接下来的日子,梅丹佐仍然经常与亚历山大一起出行,两人没事的时候,总喜欢往海伦那里跑。

腓力二世归来之后,重新整编与训练新的军队,处理各种军政事务。亚历山大是他最重要的助手,因此也很忙,空闲的时间并不多。于是梅丹佐一个人去找海伦的时间越来越多,有一段时间几乎天天泡在那里。他也没别的事,就喜欢听海伦说话,看着她的一颦一笑,就差没住到她家里了。

至于梅丹佐抓来的那只洛斯兽,亚历山大特意下令修建了一个坚固而舒适的牢笼豢养。能够生擒这样强大的怪兽可不容易,亚历山大有一个大胆而离奇的想法,他想尝试着驯服这种怪兽,在作战时也许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但洛斯兽几乎是不可驯服的,它当初肯那么老实的驮着海伦走路,只是因为被梅丹佐强大的力量束缚。眼看尝试难以成功,亚历山大又另辟蹊径,请来国中各位擅长召唤神术的大神术师,企图与这只强大的怪兽定立灵魂契约,但也没有成功。

于是亚历山大又求到梅丹佐这里,梅丹佐一时技痒,也想在海伦面前炫耀,于是带着海伦一起去驯服那只洛斯兽,但他施展召唤神术企图订立灵魂契约还是没有成功。在阿蒙的门徒中,西莉娅·若水最精通召唤神术,而梅丹佐并不擅长此道。

在海伦面前丢了一回人,梅丹佐也不气馁,他又求到了阿蒙那里。阿蒙当然早就清楚事情的经过,却一直没有过问,等到梅丹佐来求,他才出手。结果却令人很惊讶,就连阿蒙也失败了,没有与那只洛斯兽成功订立灵魂契约。

事后,梅丹佐私下问阿蒙道:“以您的手段,也无法降服那只洛斯兽吗?我和它动过手,它并不算很强大,也就相当于一位八级武士。”

阿蒙解释道:“使用召唤神术订立灵魂契约,不论是威逼还是诱惑、指引或者劝说,都需要这只灵兽自己自愿才行,否则你就算杀了它,也不能成功订立灵魂契约。”

梅丹佐更加不解道:“一只牢笼中的洛斯兽,没有任何理由拒绝您这样一位强大的神灵。您甚至不需要威逼它,别忘了您也是一位亡灵神术大师,应该知道有什么办法能让它自愿做出决定。”

阿蒙摇头道:“我没有任何办法,叫亚历山大不用再尝试了,谁都不会有办法的。”

梅丹佐愣住了:“怎么会这样呢?”

阿蒙不紧不慢的又解释道:“召唤神术有一个特点,灵魂契约是排他的。如果一只灵兽已经与一位主人订立了灵魂契约,只要这个契约还在,别人就算本事再大,也无法与它订立同样的契约。”

梅丹佐吃了一惊道:“您的意思是……那其实是一只受人驱使的召唤兽!可是那么多擅长召唤神术的大神术师,居然都没有发现?”

阿蒙点了点头道:“是的,手段非常巧妙,奥林匹斯神系的召唤神术的确有过人之处,否则也不可能任由你们将这只洛斯兽带回王都。说实话,连我都没有察觉,只是在尝试了各种手段都失败之后,才得出的结论。”

梅丹佐紧锁眉头道:“如果那是一只召唤兽,那么它的出现绝不是偶然。”

阿蒙似笑非笑的看着梅丹佐,意味深长的说道:“美女与野兽,都不是偶然。梅丹佐,不要告诉我——到现在你还没有察觉出问题!”

梅丹佐缩了缩脑袋,却笑而不言。

……

阿芙洛狄忒化名为海伦来到人间,以一位普通女子的身份住在马其顿城中,就算她的手段高明能瞒得了梅丹佐,恐怕也骗不过阿蒙的眼睛。但她没有流露出任何恶意,所作所为都是那么自然而然,更没有以神灵的身份行事。身在奥林匹斯神域中的外来神灵阿蒙,自然也不能去干涉什么。

像她这么美丽的姑娘又是独身一人,无论在哪里都会吸引众多的追求者,就连那些王公贵族恐怕也会纷纷登门表达仰慕或索求欢好。但是在马其顿没有这个情况,甚至没人敢去骚扰海伦。这当时然是因为亚历山大的关系,谁敢得罪这位王国的继承人呢?于是,梅丹佐成了唯一的“骚扰者”。

有一天,海伦带着侍女去宙斯神殿中祷告,她向着神像喃喃自语道:“我的父神,我来到马其顿寻找心目中的英雄,渴望征服与被征服。可我现在却不知如何是好,因为同时有两位出色的英雄打动了我的心。”

不知道宙斯有没有听见这番话,反正在神殿中值守的祭司是听见了,消息很快就传到了王宫里亚历山大的耳中。就是在这天,阿蒙突然找到亚里士多德说道:“先生,希望您能帮一个忙,我想求见国王陛下。”

来马其顿快两年了,阿蒙还是第一次主动求见腓力二世,亚里士多德立刻进宫禀报。腓力二世尽管事务繁忙,但也立刻做出了安排,就在当天晚上单独召见了阿蒙。他邀请阿蒙吃晚饭,只有两个人在场的私宴。

也不知这位神灵在私宴上和国王陛下都谈了些什么,反正时间不是太长,而且任何其他人包括神灵都无法听见。晚饭后阿蒙就离开了宴会厅,却没有立刻就走,而是单独留在隔壁的一间小厅里,腓力二世则命人将亚历山大叫了进来。

一见面,腓力二世就开门见山的说道:“我的孩子,听说你与梅丹佐带着一位美丽的姑娘回到马其顿,你们都很喜欢她,而她也并未拒绝你们同时的好感。这就有一个问题了,将得到姑娘的人是谁?姑娘本人的态度既然决定不了,就需要你们两个男人来决定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