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诸神黄昏
第306章 三人行

姑娘正在山中赶路,荒郊野外迎面看见两个大男人傻傻的盯着她,脸上露出了警惕之色,放下肩上的包袱站定脚步,脆生生的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天呐,她的声音太美了,传入耳中连灵魂都会发出美妙的共鸣,全身觉得奇异莫名的酥软!她解下包袱的动作、说话时的样子、看过来的眼神,都是那么的楚楚动人。

亚历山大还在发愣,梅丹佐倒是反应过来了,轻轻咳嗽一声道:“姑娘,你不要害怕,我们不是坏人,只是路过这里而已。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怎么会孤身走到这荒郊野外来?”

那姑娘见面前的两位男子并不凶恶,而且都很年轻英俊,梅丹佐说话也很和气,于是答道:“我来自塞浦路斯城邦,曾在阿芙洛狄忒的神庙中祈求神谕,上哪里去寻找到我心目中的英雄?神灵的声音告诉我应该去马其顿,马其顿王国即将一统希顿半岛,那里也将是当世英雄汇聚之地。”

梅丹佐微微一皱眉,又问道:“我是想问,您怎会孤身一人走这样荒凉的山野呢?这里并不太平,还发生过马其顿使团的遇袭事件。对于您这么美丽的姑娘来说,实在是太危险了。”

姑娘突然笑了,伸手从包袱里抽出一把寒光闪闪的短剑,带着淡淡的剑芒比划了几下,神情似是炫耀又似是警告,微微翘起嘴角道:“我不怕,能保护自己!”

梅丹佐又吃了一惊,这么娇美的姑娘竟是一位五级武士,一般的蟊贼确实不是她的对手,就算斩翻十个八个壮汉也不在话下,难怪敢孤身走山路。姑娘的身手也解释了她为何会去“寻找心目中的英雄”,女人将武技练到这个程度相当罕见,又是这么漂亮的姑娘,身边的追求者一定众多,她也应该会向往传奇中的英雄人物。

梅丹佐说话时一直在用侦测神术暗中窥探这位姑娘,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她就是一位标准的五级武士。姑娘挥剑的时候,娇媚中又透露出一种英武、刚劲中却仍含着柔美,梅丹佐觉得自己的心都跟着颤了颤,简直太美了、她的魅力无法形容。

“太好了!我们也要去马其顿,正可结伴同行。……姑娘,你叫什么名字?”亚历山大直到现在才回过神来开口,神情还是有些傻傻的。

姑娘扑哧一笑,似春风里的百花绽放,她答道:“我叫海伦,你们呢?”

“亚历山大。”、“梅丹佐。”两人几乎同时回答。亚历山大这个名字并不少见,意思是“非凡的男子汉”,而梅丹佐这个名字,在希顿半岛几乎没人听说过。

姑娘将短剑收回了包袱,仍然笑着说道:“你们不是坏人就好,刚才我还以为遇到山贼了。既然是顺道,那就结伴而行吧,看你们的样子像读书人,假如真的遇到坏人,说不定我还能保护你们。”

梅丹佐和亚历山大用得着她保护吗?但两个大男人却同声称谢。海伦说着话又要把包袱背在肩上,梅丹佐与亚历山大一左一右同时伸手道:“姑娘,你一个女孩子家背这么大的包袱太沉了,让我来帮忙吧。”

海伦是一名五级武士,别说背一个包袱,就算把他们俩都抗在肩膀上赶路也没问题。但这么娇美的女子背着那么大的包袱,而两边的男人却空着手,看着的确不太合适。梅丹佐与亚历山大同时抓住了包袱的一角,姑娘笑了笑松开包袱道:“那就谢谢你们了!”

亚历山大看梅丹佐已经抓住了包袱,稍一愣神就把手松开了,梅丹佐则扛起大包,三人结伴继续赶路。梅丹佐还没忘了刚才的事情,在路上又讲起了当初亚里士多德的使团的经历,但由于海伦在场,他没有再提自己的名字,就像在讲别人的故事。

海伦也很感兴趣,还不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旅途从此时开始变得是那么的美丽而快乐。这天他们走出了山野,晚上来到集镇上投宿,以往都是梅丹佐去找店家的,而今天亚历山大主动跑在前面,找了一家最好的客栈要了最好的三间房。

就在两个月前,这位王子连住店结账都不会呢,而今天却抢着把事情都办好了。这天吃完晚饭天就黑了,三人各自回房休息,海伦的房间在中间,亚历山大与梅丹佐则住在两边。不知为何,亚历山大却有些睡不着,总是凝神听着隔壁的动静,仿佛能感觉到海伦的声息。

梅丹佐正在端坐冥想,忽然听见了隔壁的动静,海伦悄悄走出了房门下楼了。这么晚了,她要干什么呢?她的动作很轻悄,亚历山大没有唤醒血脉的力量并不是一名武士,当然更不是一名神术师,他是听不见的,而梅丹佐却能听的清清楚楚。

时间不大,海伦又上楼了,手里好像还端着东西,听脚步声竟然来到了梅丹佐的房前,门缝里透进来隐约的灯光。梅丹佐赶紧起身下床,这时听见了轻轻的敲门声,他打开门,只见海伦端着一个盘子和一盏灯,有些羞怯的小声说道:“你今天晚上几乎都没有吃东西,一定是饿了,我来给你送些吃的。”

这姑娘可真细心,梅丹佐晚饭时确实没怎么吃东西,一直在眉飞色舞的讲故事来着,海伦和亚历山大听的都很开心。但海伦却注意到了这个细节,晚上再将美食送到房间,真的是好温馨的关怀。

第二天继续赶路,离开米都利城邦进入奥林托斯城邦,原先这一路上都是梅丹佐向亚历山大讲解各种见闻。但是今天亚历山大却显得很是活跃开朗,主动讲起故事来,介绍马其顿王国的军团操演以及行军打仗的种种轶闻。这本是男人的话题,可海伦身为一名五级武士也很感兴趣,不时娇滴滴的发问,并发出各种赞叹,令亚历山大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到了下午再度投宿,吃饭的时候,梅丹佐刚开始又没怎么吃东西,身为九级神使,其实吃不吃都无所谓。但海伦很温柔的提醒道:“你昨天晚上就没怎么吃东西,今天可别再饿着了,别光顾着说话,快吃!”

梅丹佐想不吃都不好意思了,只得一边喝汤一边往嘴里塞面饼,心中暗道今天晚上用不着海伦来送宵夜了。饭后海伦去外面转了一圈才回来,等她回房休息之后,知觉敏锐的梅丹佐没有听见她房间里有什么异常的动静。可是亚历山大却听见了海伦的开门声与脚步声,竟然是来到了他的门前。

亚历山大赶紧下床,未等有敲门声就打开了房门。海伦站在门前手里拿着一件新袍子,往后退了一步道:“我还没敲门呢,你怎么突然开门了?”

亚历山大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听见你的声音了,对不起,没吓着你吧?……咦,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哦,我失礼了,快请进来说话吧。”

海伦走进了房间,亚历山大点灯请她坐下,这位也算见过各种大场面的小王子不知为何竟显得有些局促不安,搓着手说道:“房间有点乱、东西也很简陋,你将就着坐。”

海伦忍不住扑哧笑道:“你干嘛与我这么客气?这是客栈的房间,又不是你家的房间!”

亚历山大挠了挠后脑勺嘿嘿笑道:“你说的也是哦!”

海伦将手里的袍子递给亚历山大道:“你的衣服破了,把这件新的换上,旧的给我拿去补好。到马其顿的路还挺长,你不能总穿着破袍子赶路。”

在外面游历两个多月,亚历山大随身带的东西很简单,现在穿的这件袍子已经破了。他和梅丹佐根本没在意这些细节,以普通人的身份出来玩,袍子破了有什么要紧的?可是细心的海伦却注意到了,对亚历山大很是关心,刚才吃完饭特意到镇上买了一件新袍子,恰好合亚历山大的身材。

亚历山大赶紧摆手道:“大男人衣服磨破了有什么关系,怎好意思让你给我买新衣服?”

海伦微微一撅嘴,语气含嗔道:“这两天的房钱和饭钱,不都是你帮我付的吗,我给你买件衣服也是应该的,要不然给你钱?……快把旧袍子换下来,一个大男人,自然也不会缝衣服。”

亚历山大当然不会缝衣服,他穿的衣服就算不小心弄破了,也是直接扔给奴仆再换新的。今天收了一件并不值钱的普通袍子,亚历山大却很兴奋,海伦走后,他在床上抱着袍子浮想联翩,以至于一夜都没睡好。

闲话少述,三人继续结伴赶路,亚历山大觉得这是有生以来最幸福愉快的一段旅程。海伦是世上最美丽温柔、最善解人意的姑娘,无形中带着一种难以形容也难以抗拒的魅力,她是那么的可爱,不知不觉中已经俘获了两个男人的心。

亚历山大贵为马其顿王子,而梅丹佐的身份更不用说,他们不可能没有见过世上的美人儿,但这个海伦绝对不一样。这两人此时还不清楚,其实身边的姑娘,就是奥林匹斯神系的爱与美之神阿芙洛狄忒亲自来到人间。

海伦并没有撒谎,因为阿芙洛狄忒就是塞浦路斯城邦的守护神,而她要去马其顿,也确实是为了寻找“英雄”。

离开奥林托斯城邦,再往北行就是马其顿王国的边境了。奥林托斯城邦目前还属于雅伦同盟,与马其顿王国处于交战状态,边境的道路是封锁的。

这一天已经离边境不远了,海伦主动说道:“前面有军队封锁,处于交战状态,我们是过不去的。”

梅丹佐饶有兴致的问道:“海伦、一路保护我们的女英雄,你有什么主意吗?”

海伦答道:“我们从人迹罕至的深山里绕过去,避开关卡直接进入马其顿。听说山里有怪兽出没,但你们不用害怕,我会保护你们的!”

亚历山大与梅丹佐对望了一眼,同时点头道:“好主意!简直太感谢你了,否则我们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三人离开大路进入了山区,走入崎岖的羊肠小道,向着人迹罕至的密林深野中走去。陪着这样一位姑娘去探险兼游山玩水,也是人生乐事,反正并没有耽误行程,亚历山大与梅丹佐也乐得如此。

这一带的山地与马其顿东境深入土亚其王国的一条大山脉相连,听说偶尔会有怪兽出没,但它已经离山脉的边缘不远,没听说有什么过于凶狠的野兽,一位五级武士完全能够应付得了。两个男人也想看看海伦拔剑斗猛兽的英姿,那一定比世上最美的歌舞还要动人,他们甚至希望真有怪兽出现了。

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中午三人在山中一条溪流旁取水生火野炊,亚历山大不太会做饭,而梅丹佐也乐得享受,看着海伦的芊芊素手烤制美味。就在这时,密林里突然传出一声低沉的闷吼,就连他们脚下的土地都在微微发颤。

海伦“蹭”的跳了起来,扔下手中的食物、抓起包裹、拔出短剑,低喝一声道:“你们守在火堆旁千万别离开,有怪兽,我去对付!”说完话挥剑冲向了密林,短剑发出光芒向着前方斩去。

一声仿佛是金铁交击的轰鸣传出,海伦的剑斩在树丛中伸出的一只尖角上。那支尖角奋力往上一挑,一股庞然的力量将海伦挑飞了,短剑也脱手不知飞往何处。海伦于空中尽量控制身形落在小溪旁,站立不稳向后便倒,却被一双臂膀稳稳的抱住,她恰好倒在了亚历山大的怀里。

而密林中的怪兽显然被海伦那一击给激怒了,只见碗口粗的树木被连根拔起向周围卷飞,它怒吼着想冲过来。但梅丹佐已经拔出命运之匙冲了上去,金光闪烁之间将它逼的节节后退。

他们遇到的竟然是一只罕见的成年洛斯兽,长着似牛一般的硕大头颅,有着一对巨大的锐利弯角,还可以像人一样直立而起,力大无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