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诸神黄昏
第305章 太美了

阿芙洛狄忒眨了眨眼睛又说道:“一拳打中鼻子、再一拳打中肚子、然后伸手去扯头发,这都是什么招数啊?阿蒙毕竟是神灵,也是懂礼仪的人,假如对手是女人,他总不能也这样吧?”

雅伦娜反问道:“就算他换一种手法,你就能挡得住吗?”

远处的公平与正义女神忒弥斯突然插话道:“想知道答案的话,你可以自己试试去挑战他。但是阿芙洛狄忒,我要提醒你——那可不是谈情说爱,而是动手相斗,不要搞错了状况。”

阿芙洛狄忒又叹了一口气:“打打杀杀真无趣,我还是喜欢谈情说爱,我又不是阿波罗,我有我的手段。”

雅伦娜提醒道:“阿波罗被阿蒙看准了弱点,否则也不会输的这么惨。在我们的阵营中,战斗力最强的阿波罗已经不能再参与这件事了。阿芙洛狄忒,你不要高估自己的魅力,阿蒙这种神灵,你诱惑不了他。就算你能诱惑他、发生了什么,你以为阿尔忒弥斯能放过你吗?”

奥林匹斯神系众神共守誓言,不可以互相直接动手,但并不代表不会有冲突。如果阿芙洛狄忒惹恼了阿尔忒弥斯,那位狩猎女神将自己的神弓交给强大的神使,设下陷阱暗算阿芙洛狄忒一下,爱与美之神恐怕也吃不消。

阿芙洛狄忒带着惋惜的神色又说道:“阿蒙这样的神灵、这样的男人,对我而言是一种诱惑也是一种挑战,若与他谈情说爱,应该是成就与享受。但我多谢你的提醒,智慧女神的话总不会是错的,我不会直接去面对阿蒙,那又该怎么做呢?”

雅伦娜想了想:“想击败一个人,未必需要用拳头,每个人的弱点都是不一样的。想战胜一个人,也未必需要直接与他作战。阿芙洛狄忒,如果你真想驱逐阿蒙的话,我倒有个建议,正能发挥你所长……”

接下来的话是别人听不见的,也不知智慧女神给阿芙洛狄忒出了怎样的主意。

……

梅丹佐跟随阿蒙下了山,马其顿郊外的官道上行人车马来往,阿蒙不再唱歌,背手施施然前行。梅丹佐忍不住悄声问道:“我的神,您真是太神奇了!怎么恰好就开采出一枚众神之泪呢?这世上还活着的工匠中,您恐怕是唯一开采出这种神石的人,居然一连开采出了两枚!”

阿蒙微微一笑:“我哪有那么幸运,今天只不过打开了几百枚矿核而已,如果这样就能开采出一枚众神之泪,那也未免太夸张了!别忘了我手中本就有一枚众神之泪,玛利亚留给我的。我将所有的神器都赐予门徒,唯独只留下了它跟随我出入天国。”

梅丹佐突然反应过来,在灵魂中轻呼道:“原来是这样啊,难怪呢!”

阿蒙最后打开的那枚矿核是“假”的,却被这位出色的工匠大师打造的跟真的一样,他将自己的那枚众神之泪放在里面。当阿波罗分神说话的时候,阿蒙顺势取出这枚矿核,自己制造了一个意外,于是阿波罗倒霉了。

别看阿蒙平时一点都不喜欢玩心眼耍花样,但并不代表他不会,若是谁想欺负他这种“老实人”的话,那可真是搞错对象了!就这一枚矿核的埋伏,手段那是相当的漂亮。

等到两人走进马其顿城门的时候,梅丹佐又问道:“我的神,您会不会真的又能开采出一枚众神之泪?亚历山大应该给了您不少矿核。”

阿蒙很平静的答道:“未尝没有这种可能,但那也不是我的众神之泪,是亚历山大的。开采出的所有神石不论是什么品种,我都会交给马其顿王国,每枚神石拿一枚金币的报酬。”

……

马其顿王国顺利占领希顿圣地德尔菲,腓力二世留下德尔菲军团的一个千人队在圣地驻守,率大军胜利回师。回师途中他又“顺便”绕了一圈,征服了德尔菲附近的多座城邦。马其顿此番征服与历史上各城邦结盟不太一样,并不是以盟主的身份,而是直接将这些城邦纳入了马其顿的版图。

这些城邦的公民大会仍然保留,平时决定城邦的内部事务,但城邦需服从马其顿的统一治理,文字、律法、赋税、度量衡都一致。此时希顿半岛上已形成三强鼎立之势,北方的马其顿王国与南方的基巴达同盟、雅伦同盟分庭抗礼,而雅伦同盟已成为最弱的一方。

雅伦与基巴达终于感到了恐慌,于是不再互相攻击,派使者协商建立新的同盟,企图共同对抗马其顿,但为时已晚。

马其顿王国拥有了更广大的疆域和更多的人口,国力更为强盛,可以征集更多的受过训练的武士,也能在强壮的普通人中招募更多的战士。腓力二世回师之后,将原德尔菲军团的精锐一分为三,在这批骨干的基础上又组建了两支新军团。

每一支新军团都是由亚历山大出面组建,负责具体的训练操演,当一支新军团基本成形之后,再组建另一支军团,还是调任亚历山大为首任军团长。若是换一个人充当这个角色,可能是为他人做嫁衣,亲手组建军团、训练将士,形成战斗力之后再交出去。

可是对于亚历山大来说却不存在这个问题,腓力二世的用意很明显,将来庞大的马其顿军队都会服从亚历山大的指挥与掌控,因为它们就是经这位王子之手组建的,在战斗中成长起来的将领也都是亚历山大当初培养的嫡系。

很多人又在预测,马其顿占领德尔菲以及周边城邦之后,会不会顺势向雅伦复仇?但腓力二世的举动又出乎了大家的预料,半年后他再度出征,挥军南下攻打基巴达同盟。

基巴达是希顿半岛上尚能与马其顿对抗的主要力量,腓力二世看的很准,雅伦的主要力量是海军,而基巴达的主要力量是陆军。若沿海岸线进攻雅伦,基巴达的陆军可以救援,但从陆上进攻基巴达同盟,雅伦的海军却帮不上忙。

这一战刚开始很激烈,基巴达战士骁勇善战,面对马其顿方阵配合两翼骑兵的进攻,打了几场硬仗。但基巴达战士的数量本来就不多,连续消耗之下渐渐抵挡不住,战势一旦转折,马其顿大军的进攻便成摧枯拉朽之势。

腓力二世先攻打基巴达,有很现实的考虑,因为基巴达同盟并不是一个利益共同体,只要打败了强大的基巴达军团,这个同盟中的其他城邦则可不战而下。

基巴达同盟是依靠基巴达战士强大的武力维持的,实际上是基巴达人征服与奴役其它城邦的一种同盟。基巴达人的残暴统治与压榨掠夺,早就引起了同盟内部其他城邦的反抗情绪,基巴达军团一败,各城邦几乎都是主动欢迎马其顿大军的到来。

马其顿大军一直打到了基巴达城下,已无退路的基巴达人誓死保卫自己的城邦、坚持血战到底。如果强攻基巴达城的话,势必伤亡惨重,还可能被雅伦人偷袭。腓力二世做了个决定——对基巴达的进攻到此为止,留下基巴达城邦,让他们自生自灭吧!

基巴达城邦公民不事生产,完全以军事征服为目的而训练,靠征服与奴役其它城邦而生存。如今基巴达战士折损了大部分,所征服的领地也全部失去,只剩下了他们自己的城邦。如果逼得太急,基巴达人在覆灭的威胁下会血战到底,这对马其顿也没什么好处。

马其顿王国已经达到了战略目的,瓦解了基巴达同盟,基巴达城邦就关起门来自生自灭好了。马其顿已经占领了希顿半岛三分之二的疆域,小小的一座基巴达孤城对其再也构成不了威胁,残存的基巴达战士或许还有守城血战的勇气,但再也无力发起反攻了。

瓦解基巴达同盟,只留下一座孤城基巴达,腓力二世顺势调转大军攻打雅伦。这一战与攻打基巴达不同,雅伦同盟是由经商贸易结合起来的利益共同体,腓力二世是以复仇者的身份而非解放者的身份出现的,因此对方的各城邦联合应战。马其顿大军需要一步步蚕食,而不能一战而定。

腓力二世先沿海岸线攻占了一个港口城邦,切断了雅伦同盟一条重要的海上补给线,然后避开雅伦海军又从内陆迂回,一个城邦一个城邦的占领。马其顿越战越强,雅伦同盟越战越弱,最后只剩下了几个重要的城邦,依托彼此之间的交通联系以及海军支援苦苦支撑。

腓力二世并没有急于求成,新占领的疆域需要巩固消化,马其顿统一整个希顿半岛的形势已不可逆转,他还要为下一个战略目标做准备、组建更强大的马其顿军队。

腓力二世领军征战,胜利的消息不断传来,而留在王都中监国的亚历山大在众臣的辅佐下,将日常军政事务也处理的很好。他在新的疆域中募集兵源又组建了两支兵团,这次他没有再连续担任军团长了,而是把组建与操演新军的任务交给了亲信手下。

年轻的亚历山大先后担任过三个军团的军团长,他提拔起来的亲信又组建了另外两支军团。这位王子很快又迎来了监国以来最重要的一件事,那就是每年一度的德尔菲神谕大典。如今腓力二世领军在外征战,将由亚历山大代表马其顿王国主持这次大典。

今年的德尔菲神谕仍然将由阿波罗神殿发布,主祭的地点在德尔菲的阿波罗神殿。

历史的改变有一个过程,虽然马其顿已经占领了圣地德尔菲,但毕竟是新入主不久,很多事情还需要得到当地祭司集团的支持,因此没有立刻下令改变德尔菲神谕的形式,仍由阿波罗神殿发布。

等到将来马其顿王国完全控制住形势,而德尔菲传统的祭司集团也不再有力量反对时,估计这段历史才会发生真正的变革。还不到二十岁的亚历山大要主持如此重大的仪式,而且是整个希顿半岛上最隆重的典礼,他非常兴奋。

亚历山大的宫廷教师亚里士多德当然要随行,教授这位年轻的王子典礼上各种必须的礼仪。而梅丹佐也去了,是亚历山大央求他一起去的。这段时间亚历山大与梅丹佐的关系更加密切,梅丹佐经常陪同他视察军队、操演战阵,在郊游打猎中讲授各种见闻。

这么重要的典礼,还要邀请王国中重要的人物参加,有些人不论去不去,亚历山大必须得请,以示一种礼节上的重视。阿蒙也收到了亚历山大以私人身份的邀请,请他去德尔菲大典上观礼,阿蒙很礼貌的拒绝了。

阿蒙拒绝亚历山大的原因很简单,如果他真去了,那么由马其顿王国所主持的第一次德尔菲神谕大典就该泡汤了。阿蒙在决斗中赢了阿波罗,他若是到了德尔菲,那么阿波罗寄托在神像上的一切化身感应都要退避,也就不可能再降下神谕了。除非祭司撒谎伪造神谕,否则这场典礼就会成为笑话,而神谕是否真的出现,在场的大神术师是有感应的。

阿蒙却同意梅丹佐陪同亚历山大一起去,马其顿刚刚兴兵征服很多城邦,局面还没有完全稳定。那么复杂的场面,有梅丹佐在,阿蒙才能放心亚历山大的安全。

年轻的亚历山大代表父王,率领德尔菲军团精锐战士组成的卫队,在梅丹佐、亚里士多德以及群臣的陪同下来到圣地德尔菲,依次接见了各城邦派来参加典礼的代表,然后主持了这场盛大的仪式。

阿波罗代表奥林匹斯诸神降下了神谕,赐福这位年轻的王子,并同时赐福所有的希顿人,将在马其顿的率领下成为一个强大的国度。马其顿的荣耀到达了顶点,而代表这荣耀的亚历山大更是风光无限,他仿佛也成了能与历史传说中各种英雄相比肩的人物。

少年人的心态总是贪玩,在典礼结束之后,好不容易出来一趟的亚历山大不想那么快就回去。腓力二世不在,如今的马其顿群臣也没人能管得了他。他命亚里士多德带领马其顿使团以及卫队先回去,自己则乔装做平民的打扮,与梅丹佐一起到各地城邦去开开眼界。

亚里士多德想劝又没法劝,因为他曾经对亚历山大说过,身为君主不能只在王宫中处理政务,最好要以民众的身份去体会、去思考,才能清楚很多事该如何决策。如今亚历山大真要这么做,他又觉得很头痛,最担心小王子的安全,还好有梅丹佐在,于是只能仔细叮嘱了梅丹佐一番。

带着小规模的卫队意义不大,还容易暴露亚历山大的身份,既然是微服私行,就不可能率领大军跟随,由梅丹佐这样一位强大的神使保护是最好不过的。梅丹佐带着亚历山大到民间城邦去游历,他们的打扮就像希顿半岛上常见的行游贤者。

亚历山大对一切都很好奇,他甚至连住店都不会,什么事都要梅丹佐教他,其实人间随便一位“老师”都可以教授这位小王子这些,但亚历山大此刻却觉得梅丹佐真是见多识广,对他多姿多彩的经历十分羡慕。

亚历山大在外面逛了两个多月,要不是梅丹佐劝他早点回去,他还得多玩一段时间。这位王子虽然玩心重,但还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听说腓力二世即将还朝,他立刻决定返回马其顿城邦。

当时亚历山大与梅丹佐正在米都利,听说了阿蒙相助马其顿使团的经历,于是央求梅丹佐带他将那条路再走一遍。梅丹佐将亚历山大带到了当初使团遇袭的山中,眉飞色舞的讲解了事情的经过,亚历山大赞叹不已,恨不得自己也是擒拿刺客的英雄。

就在两人谈笑间,有一个人出现在远处隘口,沿着山路婷婷袅袅的走了过来。她背着一个很大的包袱,与娇弱的身材很不相称,看上去惹人生怜。

梅丹佐与亚历山大发现有人走过来,还是一位独行的姑娘,同时止住说笑扭头望了过去,竟都有那么片刻的出神,仿佛有一种窒息的感觉——这姑娘太美了!

她看上去大约十八九岁,穿着一件浅绿色的纱裙,可能是因为赶路的缘故,鼻尖和额头上都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她的小臂露在裙子外面,皮肤白皙而柔嫩就似神灵完美的杰作。她的眼眸清澈而柔和,带着深沉而迷人的光泽,瀑布般的长发呈橘红色,微微卷曲披散在浑圆优美的双肩与白皙的胸脯上。

透过衣裙可以看出她的胸脯饱满、腰肢柔韧、双腿修长,无一处不体现出女性的至美。世上怎会有这么美丽的姑娘?亚历山大几乎说不出话来,只是傻傻的盯着姑娘看。而梅丹佐不是没见过美女,连女神他都见过不少,但此刻也有前所未遇的惊艳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