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诸神黄昏
第304章 多情的爱与美之神

阿波罗责问阿蒙,而阿蒙低着头继续开矿好像没听见,梅丹佐却插嘴反唇相讥。阿波罗扭头喝道:“有你什么事?”

面对阿波罗威风凛凛的呵斥,梅丹佐退后一步耸肩道:“确实没我什么事。”

阿波罗虽在震怒之中但也很清醒,发出的攻击依旧犀利,并没有给阿蒙可趁之机。可当他扭头呵斥梅丹佐的时候,却有一丝分神,这位奥林匹斯天国中最高傲的神灵,确实无法承受如此羞辱。

激战中的阿波罗尽管扭头呵斥梅丹佐,但阿蒙的一举一动仍然在他严密的攻击监控之下,不用看就知道一切细节。琴声风暴虽然有一丝闪乱破绽,但阿蒙的动作并没有任何变化,仍然挥起矿锤敲了下去,发出“叮”的一声轻响。

就在这一瞬间,战斗场面突然发生了意外的变化。这一枚矿核打开,阿蒙身前应该出现一枚新的神石,在神灵的关注下,这一切细节都不会错的。然而却有一件事超出了阿波罗的感应之外——石台上没有神石!紧接着又有第二个变化——阿蒙突然消失了!

就算是两个普通人之间的打架,最怕的也是出现意料之外的状况,比如一方踢出一脚,而另一方根本没想到对手会踢过来,当然来不及做好应对的准备。

琴声中有破绽、音律瞬间一乱,阿蒙就找到机会了,这一记矿锤敲下发出的冲击力尤其之强,就连阿波罗下一个拨弦动作都不由自主的僵滞了一下。更要命的意外是那枚新开采出的神石,它竟然闪着淡淡的金光,是一枚极其罕见的众神之泪!

众神之泪是天成的神器,世上的东西,不能直接被带到不生不灭的永恒中,除非炼化为能与心神相融的神器。众神之泪则无需炼化,只要能掌握它的妙用,自然就可将之与形神融为一体。阿蒙应该是世上最了解这种神器的神灵,他的形神之中就炼化了一枚众神之泪。

在矿核被打开的一瞬间,这一枚神石就已经与阿蒙的形神相融。这可能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变化,却超出了阿波罗的感应之外,矿核被打开,敲击声干扰了音律,却没有一枚神石出现。

梅丹佐亲眼看见了这一幕,不禁发出一声惊呼!众神之泪出现的时候,阿蒙手中的矿锤就消失了,右手一握,那枚众神之泪化为了一只金色的拳套,他的全身同时被一层淡淡的金辉包裹。等阿波罗转头望去,阿蒙已经不在那块石头后面,一只闪着金光的拳头迎面打到!

开采出众神之泪是个意外,激斗的战场中突然出现一件原本不属于这里的东西,但无论出不出现这个意外,阿蒙都会抓住破绽反击的。阿波罗暴怒之中呵斥梅丹佐,琴声有瞬间的破绽,阿蒙的敲击扰滞了他的音律,众神之泪的出现则对两位神灵都是另一种考验。

阿蒙的反应比阿波罗快,他几乎没有受到影响,而且很自然的顺手利用了这个“意外”,就像手上本就有这样一只拳套,金光穿透漫卷琴声,那百尺距离仿佛成了不存在的空间,他的从巨石后消失,一拳直接打到阿波罗面前。

战场中那最后一块巨石在琴声中突然消散,阿波罗的攻击并未停止,但阿蒙已经趁势穿过了琴声风暴的包围。只听“砰”的一声,脚下的山崖都微微一震,阿蒙这一拳结结实实打在阿波罗俊美的鼻梁上!

太突然了,阿波罗想躲已经躲不开了。阿蒙一直在那里老老实实的敲矿核,看架式就像要敲到明天,一边敲一边还在与梅丹佐聊天,仿佛已经忘记了这场决斗。高傲的阿波罗觉得被羞辱,呵斥阿蒙却得不到回应,又忍不住去呵斥梅丹佐,结果阿蒙就在这一瞬间还击了。

阿蒙会把他的鼻子打出血吗?当然不能,神灵是另一种存在,只会受形神损伤,而不会像凡人那样血肉横飞。急切之间的阿波罗只能运转法力硬抗这一击,同时施展空间神术企图后退,但他还是慢了。

阿蒙这一拳能把这座山都给轰塌半边,而阿波罗真是强悍,阿蒙也只是把他的鼻子打歪了而已。阿波罗刚才差点没被气歪的鼻子,这下是真正的被打歪了。神灵的形神损伤也有外在之显像,比如阿蒙曾经见到的荷鲁斯就曾断了一只手臂,这是荷鲁斯当时的心境。

阿波罗却没有歪着鼻子的心境,这一拳将他伤的不轻,随即法力一转,鼻子又变直了、恢复了俊美的容颜。但就是这么短暂的心念转折,阿波罗又没有躲过阿蒙的第二拳。阿蒙的左手没有拳套,却带着淡淡的金光笼罩,原地蹬步躬身挥出,打向阿波罗的肚子。

这哪里是神灵的决斗,简直就是市井中的斗殴嘛!阿波罗用手中的竖琴挡住了阿蒙的拳头,只听一片弦音崩响,就连远处的梅丹佐都取出命运之匙运法力护在身前。十三根琴弦全部绷断,阿蒙拳头上的金光也同时碎散,但这一拳仍然打在阿波罗的肚子上。

那张竖琴是一件神器,琴弦崩断并没有损毁,断弦自续还可以缠住阿蒙的手腕,而阿蒙已经把拳头收回去了。这一拳破了阿波罗正要施展的空间神术,他想闪又没闪开,这位神灵弯腰呈一只大虾米状被阿蒙打得飞了出去,头往前低、长发飞扬。

可是阿蒙丝毫没有缓手的意思,纵身前扑伸出戴着拳套的右手去抓阿波罗的头发。神灵打架有像女人撒泼那样扯头发的吗?还真有,比如现在的阿蒙,别说阿波罗没想到,就连在天国中观战的众神也是目瞪口呆!

阿蒙有言在先,他并不是以神灵的身份来到这里,就是像凡人那样接受挑战。可是人间高贵的武士决斗,一般都是取出武器刀来剑往,显得非常有气势和尊严,哪有像阿蒙这样干的?

但阿蒙小时候在都克镇与其他孩子打架,就是这么打的,而在真正的战场上,就算是一位大将军落马陷入敌阵,对方的普通士兵包围上来,如果手中没有武器,也只能这么挥拳格击。除非是恩启都那样的武士,一拳挥出无人能近身,否则这样的场面是再正常不过。战阵之中生死于毫发之间,头发有什么不能扯的?

刚才已经被阿蒙一拳把鼻子打歪了,再让阿蒙把头发扯下来,那么真是丢人丢到家了,阿波罗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阿蒙得手。他在后飞中狂吼一声,尽量一缩脖子,挥拳打向阿蒙的胸膛。

阿蒙的左拳迎了上去,两位神灵的拳头碰撞在一起,没有发出声音,爆发出一种湮灭的力量。远处手持命运之匙的梅丹佐,不由自主的腿一软单膝跪地。两位神灵的拳头像矿核一样碎了,手臂也在空气中消失,身形被这股爆发的力量隔开。

这一拳是两败俱伤,阿蒙没有抓住阿波罗的头发,却扯落了他头上戴的那顶桂冠。阿蒙受伤,一只拳头连着手臂碎散,但反应没有丝毫受影响,右手扯住桂冠随即一抖,拳套消失与桂冠融合,桂枝散开化成了带着金光的藤蔓,延伸洒落将阿波罗的身形捆的结结实实。

普通的绳索和藤蔓根本捆不住神灵,阿波罗用一个变形神术就可以挣脱。但桂枝化作的藤蔓上缠绕着金光,阿蒙以大法力同时施展了两种神术:在穆芸那里学来的“缠情藤网”与他一直都很擅长的“伊西丝之禁锢”。

阿波罗无法再施展任何变化,力量也被瞬间禁锢。阿蒙将捆成一团的阿波罗重重的一摔,这次没有施展神力,但也摔的地上烟尘四起,决斗结束。

再看阿蒙右手上的拳套已经不见,刚才消散的左臂渐渐恢复如初,但从手腕到肩膀的衣服都已经没了。而阿波罗被结结实实的捆住,摔在地上动弹不得,头上的花冠没了,那张竖琴也落在尘土之中,脸上的表情简直羞愤欲死。

阿蒙可不管阿波罗到底有多丢人,背手看着他不紧不慢的说道:“你是打架呢还是吵架呢?别忘了我们在决斗!……已经结束了、你输了,还有什么话要说?”

阿波罗低吼道:“你,你,你……”

阿蒙皱眉反问道:“我什么我?”

阿波罗喊道:“高贵的神灵决斗,你竟然用这种卑鄙的手法!”

阿蒙一撇嘴露出了冷笑:“那只是你自以为的高贵,我的手段卑鄙吗?哪一击不是光明正大?你向我挑战,难道还能要求我按你希望的方式出手吗?”

是啊,阿蒙的手段虽然让人目瞪口呆,但绝对算不上卑鄙,而且很坦荡。阿波罗弹琴,他敲矿核,用的都是最擅长的技艺。阿蒙一边敲矿核一边和梅丹佐聊天,阿波罗的攻击使他有一丝分神,损毁了一枚矿核。

然而阿蒙也让阿波罗分神了,激怒中竟然也扭头去找梅丹佐“聊天”,两位神灵都和梅丹佐说话了,谁也没占谁的便宜啊?石台上出现了一枚众神之泪,阿波罗的反应明显比阿蒙慢了,但他有竖琴,阿蒙也当然也能用别的神器。

琴声韵律出现了破绽,让阿蒙冲出了包围,谁又规定打架不能用拳头呢?难道非得是操控神器、以大法力施展各种炫目的神术,显得华丽而威严吗?阿波罗成为神灵太久了,就算在他没有成为神灵之前,也从未像阿蒙这样动手,可是阿蒙偏偏不吃这一套!

阿波罗又羞又怒,却说不出话来。阿蒙没有再理会这位神灵,转身朝梅丹佐道:“决斗结束了,我们回去吧,也许还能赶得上晚饭。”

阿蒙一招手,一道金光飞回手心又化为众神之泪。缠在阿波罗身上的桂枝消失了,又恢复成花冠的模样落在那张竖琴的旁边,阿波罗看似毫发无损的躺在尘土中。阿蒙却没有回头多看一眼,带着梅丹佐走下了山崖。

阿波罗满面愧色的站起身来,拣起了花冠与竖琴,他几乎不敢抬头,因为天国诸神都在看着呢。他也是以战斗力强大而着称的神灵,怎么今天会碰见阿蒙这样的对手,而且还是他自己送上门的!

山路上传来了悠扬的歌声,那是阿蒙在吟唱一首赞美诗,赞美的是青春与爱之神。歌声在风中回荡稍显苍凉,然而曲调婉转带着天然的音韵之美。——这位神灵除了会敲矿核,也并非不通音律。

奥林匹斯天国中,有一位美丽的女神微微一蹙秀眉:“阿蒙唱的这首歌……难道是在赞美我吗?”——说话者是青春与爱之神,也是奥林匹斯神系的美神阿芙洛狄忒。

远处的阿尔忒弥斯冷冷的说道:“阿芙洛狄忒,你就别臭美了!那首歌确实是在赞美青春与爱之神,但不是你,而是原先阿努纳启神系的青春与爱之神穆芸。阿蒙是都克镇的矿工出身,穆芸曾经是都克镇的守护神。那首歌,是都克镇的矿工们向守护神献祭时经常唱的。”

阿蒙所唱的是人间的歌声,山外的人听不见。然而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他所开创的“天使之国”里,这歌声却若隐若现。穆芸站在天国的玫瑰园中,眼角含笑但表情却有点不太好形容,小声自言自语道:“我的神——你这个臭小子!越来越坏也越来越可爱了。阿波罗真没有自知之明,他哪是你的对手?”

而在奥林匹斯天国中,阿芙洛狄忒被阿尔忒弥斯抢白,却故意装作没听见,又朝身边的另一位女神道:“雅伦娜,阿蒙这样的神灵我从未见过,他与阿波罗决斗,刚开始根本没有决斗的样子,却突然出手打歪了阿波罗的鼻子,简直就像市井中的流氓斗殴。阿波罗已经败了,而你是智慧之神也是女战神,若换成你出手的话,有没有把握赢他?”

雅伦娜容颜端庄,身材稍显丰腴却修长健美,她皱着眉头答道:“若是正面作战,我也挡不住阿蒙的拳头。像这样与他格击,是个愚蠢的选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