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诸神黄昏
第303章 对蒙弹琴

离马其顿以北几十里,险峻的山中,悬崖绝壁之上有一片相对平缓的开阔地,林间的空地上几乎寸草不生,只有一片奇形怪状的巨石。阿波罗挑战阿蒙的决斗战场就在这里,梅丹佐也跟随两位神灵来到此处。

这一路上梅丹佐都在心里犯嘀咕,他并不认为阿波罗能够战胜阿蒙,但也在盘算阿蒙击败阿波罗究竟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从阿波罗的气势就能看出来,这位神灵强大而自信,并且绝对的骄傲。

自信也是一种资本,有强大的力量为后盾。在奥林匹斯神系如今的十二位主神中,阿波罗的战斗力仅次于宙斯,在当年的众神之战中他也是立功最多的。若论神灵所取得的成就,阿波罗比阿蒙还差一些,类似造物主的巅峰。

奥林匹斯天国与其它神系的神国不同,神灵所求证的成就也稍有差异,像阿波罗这样的神灵也可以依附于天国开创属于自己的世界,而且这个世界是展开的。这并不是阿波罗的成就更高,而是因为天国之主宙斯的境界更高。

但是这样的“造物主世界”并不会改变天国的面貌,也不会被别的神灵所触动,只是奥林匹斯天国中一处独立的风景。在阿蒙的天使之国中,也有天使拥有造物主的成就,比如原阿努纳启神系中的智慧之神埃阿,也曾拥有自己的造物主世界。

当阿蒙融合阿努纳启神国之后,埃阿成为一位大天使,他的造物主世界也完全与天国融为一体,这与众天使加入天国所立下的誓言有关,也显示了阿蒙的更高成就。

以境界来类比,阿波罗已经相当于造物主的巅峰,而且他是以战斗力强大着称的神灵,其成神的岁月比阿蒙要久远的多,也有更雄厚的积累,若纯粹比拼法力的话,阿蒙未必在他之上。阿波罗答应阿蒙以人间武士的身份决斗,其实对他更有利。

若是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阿蒙可能拥有更玄妙的手段,就算法力不如,也可以用别的方法扬长避短。但是在人间,神灵的手段会受到限制,因为这不是他们所创造的世界。

这一战对于阿蒙来说就更难了,所以阿波罗显得自信满满。梅丹佐看着阿波罗的样子,在心里自言自语道:“像武士那样决斗?比拳头的话你可找错人了!你以为自己是恩启都那样的武士通过考验成为的神灵吗?别跟阿蒙打架,等动手的时候会吓你一跳的!”

一边这么想,梅丹佐又悄然问阿蒙道:“您把强大的武器都给门徒了,需不需要把命运之匙拿去用一下?”

阿蒙微笑道:“用不着,我离开撒冷城的时候,带了一件最顺手的家伙。一会儿动手的时候,你拿着命运之匙站在旁边掠阵,防止惊扰外界。若有人企图暗算的话,你也及时示警。”

梅丹佐:“没人敢躲在旁边暗算,众神的眼睛都盯着呢,但我也会小心的。”

来到决斗场所,两位神灵相距百尺站定,此地果然险恶,高崖之上只有风声呼啸,两人之间矗立着一片怪异的巨石,就连飞鸟的踪影都看不见。梅丹佐手持命运之匙,退到了空地外的山林边。

阿波罗的白袍在风中飘扬,他伸手理了理肩头的衣服,姿态十分潇洒。随着他的动作,呼啸的风突然间停了下来,山崖上一片寂静,他抬眼望着阿蒙道:“准备好了吗?你可以出手了。”

傻子都知道,正面对抗谁先出手谁就能占据优势,阿波罗展示了强大的自信,让阿蒙先动手。阿蒙却笑着摇了摇头:“阿波罗,你搞错了一件事,是你挑战我而不是我挑战你,你若不想动手的话,就认输吧!”

阿波罗英俊的脸庞上微现一丝怒容,端起竖琴伸手一拨,只听“铮”的一声响,一片肃杀之气席卷而来。空地上那些怪石在光影笼罩下扭曲、蠕动,并没有化为碎片,却无声无息的软化泻落,竟像水流般消失。

空地外的梅丹佐吃了一惊,难怪阿波罗这么拽,出手确实惊人!拨动琴弦所激发出的法力伴随着世间最高明的神术。仍然是元素神术,并不超越人间的神术师所能使用的手段,但却是所有元素神术的综合,能操控环境中的一切力量。

假如面对琴声的人是梅丹佐,他只有挥出命运之匙护住自己的身形,周围的一切都会被阿波罗所击碎,根本就没有施展神术再还手的余地。空地上的怪石被荡漾的声波卷散,又像被一只无形的巨手瞬间抹平,琴声冲击已来到阿蒙眼前。

阿蒙面前还有最后一块巨石,顶部平坦,大约有齐腰高,就像一张桌子或是砧台。阿蒙伸出一只手按在了石面上,这块巨石仿佛与他的形神融为了一体,那荡漾的冲击就在此处散去,阿蒙安然无恙。

第一击被无声无息的化解,阿波罗眯起了眼睛,手指不停的拨弦,一道道攻击连绵不断,伴随着悠扬的琴声向阿蒙袭去。这琴弦声并不密集,带着美妙的旋律,阿波罗的姿势很是优雅,但手中发出的攻击却一波强似一波。

梅丹佐在一旁看的暗暗心惊,阿波罗一出手就占了先机,看似好整以暇的弹琴,但已将阿蒙所有的还击路线全部封死。阿蒙的处境成了以法力硬抗,不破了这琴声甚至没法还手。这对阿蒙来说是最不利的,阿波罗虽然自负但也知道该用什么手段对付阿蒙。

梅丹佐心里有点着急了,阿蒙与阿波罗决斗,最不应该是站着不动单纯以法力硬抗。阿蒙毕竟成为神灵的时间很短,这是他最弱的一环。就算他强大的法力持久绵长、不在阿波罗之下,可是阿波罗借助神奇的竖琴对付赤手空拳的阿蒙,阿蒙即使能坚持到最后,其结果也是两败俱伤啊!

就在梅丹佐眉头紧锁的时候,阿蒙也动了,他的动作太出乎预料了。只见这位神灵左手一抓,凭空掏出一块椭圆形的卵石,正是从神石矿中开采出的矿核,右手一挥,抽出了一柄大锤。

这锤不是什么神兵利器,就是都克镇矿工自古以来使用的矿锤,马革钢锻造的锤头略显粗犷,却坚硬而厚重,木柄非常有韧性,被阿蒙的法力灌注,隐约散发出淡淡的金光。这柄矿锤是阿蒙离开撒冷城时带走的,也是他在新建的自家小院中亲手加工的。

矿锤和矿核都放在一枚空间法器中,此时被取了出来。梅丹佐知道这矿锤的来历,却不清楚那些矿核阿蒙是几时带在身边的?阿蒙将矿核放在了巨石上,挥锤敲了下去。这个动作在他少年时也不知做过多少次,已是娴熟无比,但此刻能毫不受干扰的完成,也显示了强大的法力。

在阿波罗的琴声笼罩下,周围的一切都处于混沌之中,各种元素仿佛都被打碎融合、能随着阿波罗的琴声任意变化。只要阿蒙露出一丝破绽,阿波罗就可以随心所欲的操控各种攻击。在这片战场中,唯一保持完好不受波及的只有阿蒙与他身前的这块巨石。

矿锤落下,只听“叮”的一声响,这响声不大却带着细碎的嗡鸣回音久久不绝,穿透了阿波罗的琴声笼罩。那沉重的矿锤在阿蒙手中就像一根轻飘飘的羽毛,那块比生铁还要坚硬的矿核表面出现了无数道细碎的裂纹。裂纹交错延展变得密密麻麻,然后化为灰白色的粉末泻落。

矿核碎成粉末向周围散开,从巨石上泻落,随即消失在琴音风暴里,巨石上只留下了一枚无色透明的神石。

远处的阿波罗眯着的眼睛突然睁开了,脸上又露出一丝愠色。阿蒙挥动矿锤发出的那一击,正好敲在他拨动琴弦之后,声音不大却很有穿透力,扰乱了琴声韵律之美。阿蒙想干什么?阿波罗弹他的琴、阿蒙开他的矿吗?没见过有谁会这么决斗,人间的武士也不可能这样啊!

然而阿蒙却没理会阿波罗有什么反应,不紧不慢的又掏出一枚矿核,挥起矿锤又敲了下去。碎末泻落卷入到琴声风暴中,阿蒙身前的石台上又多了一枚神石。别说阿波罗感到惊讶,就连梅丹佐也张大嘴半天没反应过来——神灵之间的决斗,还带这么玩的?

阿波罗意识到阿蒙这是要用敲击之声破坏他的琴声韵律,随即收摄心神闭上了眼睛,也不理会阿蒙在干什么,仍然按照自己的曲调拨响琴弦,不受干扰的弹奏出美妙的旋律,却夹杂着凌厉的杀意攻击。只要破了阿蒙的护身法力,他就赢了,空地上最后那块石头,无论如何是要击碎的!

琴声悠扬,似这世上最美妙的乐曲,而且阿波罗拨弦的节奏变了,在两个音节之间,阿蒙不可能每次都能从容的挥动矿锤。

这番看上去很滑稽却暗含凶险的“决斗”又进行了一会儿,阿波罗突然反应过来,阿蒙并没有刻意用矿锤敲击来破坏他的音律,刚才只是巧合。看阿蒙的样子根本就没管阿波罗在弹什么,就是自己在那里开采神石,按照自己的节奏。

一锤又一锤敲击下去,一枚又一枚神石被开采出来,阿蒙就像一位世间最出色的、不知疲倦的矿工,已经开采出上百枚神石,摆满了面前的巨石。他一挥衣袖,将这些神石收起,又掏出矿核继续敲。

都克镇的矿工技艺很奇特,同时包含着体术与神术的技巧,在大陆别的地方,从矿核里取出神石一般都是低阶神术师的工作,阿波罗今天也算开了一回眼界。但他很是莫明其妙,阿蒙如此施法好像是在对抗他的琴声攻击,但又好像与琴声攻击无关,而且看阿蒙源源不断取出矿核的动作,这位神灵身上到底带了多少矿核啊,想敲到什么时候?

阿波罗很纳闷,还有人比他更沉不住气,只听梅丹佐终于问道:“阿蒙,您哪来这么多矿核?”阿蒙曾经特意吩咐过梅丹佐,在奥林匹斯神域中有他人在场时,不要称呼自己为阿蒙神,梅丹佐倒是记得很清楚。

只听阿蒙不紧不慢的答道:“前一阵子,我找亚历山大帮一个忙,让他帮我搜集一批矿核,由我来取出神石。但我也不是白干,这就是一份工作,我每取出一枚神石交给他,马其顿王国支付我一枚金币的报酬。如果我学艺不精损毁了矿核,每枚矿核则要赔偿三十枚银币。”

阿蒙说的是实话,他前一阵子确实找过亚历山大,要这位王子帮这样一个“小忙”,谈的报酬也很公道,绝对是童叟无欺。亚历山大可不敢怠慢,把它当作一件国家大事来办,派人四处搜集矿核交给阿蒙,阿蒙则都放在了随身携带的空间法器中。

梅丹佐闻言怔了怔,随即眼神一亮,意识到了什么,笑嘻嘻的问道:“阿蒙啊,您这是想挣点钱花吗?”

阿蒙老老实实点头答道:“是啊,我们也该挣点钱了。在马其顿王国已经住了一年多,房钱、饭钱都没给呢,虽然亚里士多德先生不计较,但我们怎好意思总是白吃白住呢?”

梅丹佐也连连点头道:“是啊,我也疏忽了,世间的凡人行事理应如此,做客自有做客的规矩,哪有一住这么长时间的客人?不能用尽主人的好意,把别人的客气当自己的福气,还是应该付房钱和饭钱的。”

梅丹佐跟随阿蒙最久,很了解这位神灵的脾气,此时已经反应过来阿蒙想干什么了,故意顺着话搭讪,聊的还挺热闹。他们这一说话不要紧,差点把阿波罗的鼻子都气歪了!

决斗场上,阿波罗取出竖琴拨弦弹奏,美妙的旋律、动听的乐曲,饱含着澎湃的法力与无限的杀机。他的姿态是多么的优雅,带着无可比拟的强大气度,阿蒙在他面前根本连看都不够看的!可是阿蒙的应对让阿波罗差点吐血,原来这位神灵根本就没把决斗当回事,而是在那里开采矿核挣钱。

阿蒙一边干活还一边聊天,聊天也不耽误工作,完全就没把阿波罗放在眼里,甚至就当这位正出手攻击的神灵根本不存在!阿波罗的姿态再优雅、琴声再动听、攻击再强大,此刻却仿佛变的毫无意义,正与他“决斗”的阿蒙连眼皮都没抬,这位神灵完全成了一位在那里自娱自乐的小丑!

其实从两位神灵的战斗场面来看,阿波罗抢得先机完全占了上风,阿蒙只是在被动的抵抗。就这么斗到最后,无论胜负的结果如何,只要阿蒙破不了阿波罗的琴声,双方都将付出巨大的代价。可是阿蒙却一点都不“认真”,一边聊天一边开采神石。

神灵需要挣钱吗?就算阿蒙以一个凡人的身份想赚笔食宿费,也没有必要在这种时候吧?阿波罗很强大、因此很自信,正因为很自信、所以他骄傲。如此高傲的神灵,并不畏惧强大的挑战,最无法忍受的恰恰就是这种蔑视的羞辱!

如果不是开采神石,矿工是最低贱的工种之一,通常都是由那些受鞭笞的奴隶从事。而阿波罗的琴声是多么的高雅神妙,哪怕是人间的帝王也难得一闻。阿蒙怎么可以这样面对他的挑战?简直太无耻、太坏了!这种态度和举动击中了阿波罗高傲的软肋。

阿波罗生气了,后果很严重!他的琴声陡然变急,不再是那么舒缓妙曼,就像有万千条金蛇在琴弦上狂舞。洁白细腻如大理石般的手指拨在琴弦上,散射出一道道耀眼的光芒,这些光芒凝聚着穿透时空的大法力纷纷射向阿蒙,却在那张石台前被击散。

阿蒙身前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屏障,恰好笼罩住他工作的石台。但阿波罗的琴声中还包含着一股穿透灵魂的力量,不是任何有形的神术能够阻挡的,必须以更强大的灵魂去对抗。此时开采出的神石又放满了巨石的表面,阿蒙挥袖收了起来,取出另一枚矿核挥锤击落。

只听“噗”的一声闷响,矿核碎成了好几片,并没有神石出现。天国之主阿蒙,如今天枢大陆上境界最高的神灵之一,使用他自幼最娴熟的技艺,竟然失手损毁了矿核!这简直是无法想像的事情,但是在阿波罗强大的攻击下,阿蒙这次也没有控制好矿锤。

此时就看出阿波罗的法力深厚、手段玄妙,绝对是阿蒙前所未遇的劲敌!就连梅丹佐也不由自主发出一声惊呼。阿蒙长叹一口气,停下动作抬头看着阿波罗道:“你果然厉害,让我赔了三十枚银币!”

阿波罗手指一颤,差点没把那张神器竖琴的琴弦拨断,如此惊天动地、众神都要为之赞叹的手段,在阿蒙口中竟然只值三十个银币!他终于忍不住开口喝道:“阿蒙,武士之间的决斗不论是胜是败,也要尊重你的对手,你怎可如此无礼?”

阿蒙没有回答,又掏出一枚矿核准备继续敲,战场外的梅丹佐适时接过话头喝道:“阿波罗,你这人好生无礼!我不知道你以前是干什么的,可能是个演奏家吧,琴弹确实很好。而阿蒙从小就是矿工,开采神石是家传的手艺,他的矿工技艺可不比你的琴技差!”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