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诸神黄昏
第302章 太帅了

如果说马尔都克化身大流士建立波兹帝国的过程,就是他开创自在天世界的印证;那么宙斯欲借马其顿的崛起统一希顿半岛,并对外扩张征服整个天枢大陆的过程,就是他求证更高境界成就的探索,阿蒙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环节。

奥林匹斯天国的神域,与阿蒙的“天使之国”的神域迟早要发生碰撞,届时阿蒙若还想在人间立足、拥有神力源泉之领域,可能会有两个结果:一是在不可避免的正面冲突中殒落,二是他的神域以某种方式融入奥林匹斯神域共存。

换而言之,如果阿蒙在冲突中落败,又要实现他的承诺、在人间留下信念的指引,那么可能会以一位天国之主的身份加入奥林匹斯神系,让宙斯将他的“天使之国”融入“奥林匹斯天国”,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尝试。

阿蒙是奥林匹斯神系之外的神灵,宙斯无论成功与失败,至少都不会引起奥林匹斯天国的崩塌与分裂。这一切所发生的过程,便是宙斯求证更高境界的道路,等到他可以去尝试的那一天,便是最难得的机缘到来。

用最简单的,凡人可以理解的方式来描述:假如马其顿王国崛起,吞并了整个天枢大陆也包括埃居,阿蒙该怎么办呢?他要遵守自己的誓言,在人间留下通往天国的信念指引,除非他已经陨落,否则就将与宙斯合作,让宙斯去尝试另一种融合。

阿蒙愿意看到这一天吗?其实无论他愿不愿意,届时必须做出选择,这一切的发端目前已经出现,而且还是阿蒙亲自参与的。阿尔忒弥斯身为神灵已经看到了苗头,种子正在发芽,她怎能不为阿蒙担忧?

对于宙斯而言是如此,而对于阿蒙而言又是一种情况。阿蒙是“唯一的神”,就算没有宙斯这件事,在将来他所指引的天使中如果有人达到了与他同样的成就,可以开创一个天国世界,那么阿蒙又该怎么办?

信奉阿蒙为唯一的神,这精诚的信念也包含在众天使取得的成就中,更是他们加入天国的誓言。所以问题并不出在这样的天使身上,而是出在天国之主阿蒙身上,阿蒙必须能够将天使新开创的天国世界与整个天国融为一体、不分彼此,成为天使之国新的内涵与外延。

不要忘了阿蒙当初立下的誓言:“我若能成为神灵,又将是怎样的神灵?我自己尚不喜欢那些神灵,甚至是厌恶,带着这种信念,无论如何的去修炼,也不可能成为那样的神灵,这是本源力量的考验所决定。

如果真的有一天,当我将渡过那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我的愿望不是加入或建立那样的神系、成为那样的神灵。我希望建立一个信念中的家园,它可以指引所有向往的人,而不是由神灵特意去指引谁。

所谓神灵不再是神灵,只是人们信念中的神明,人们可以在生命中选择天国般的家园,或是去承受内心中地狱般的煎熬。——这便是我成为神灵的愿望,脚下的道路最终要通向那里。”

后来阿蒙成为了神灵,再后来阿蒙取得超越创世神的成就开创了天国,但他的誓言并没有完全实现。“唯一的神”不仅是一个称号,阿蒙要求证的境界,其实要比宙斯欲求证的境界更高,甚至是不可思议。

阿蒙确实一直在这么努力着,就像世上为了理想而努力的人们,但对于神灵而言,愿望、实行与真正的成就是两回事,他尚未实现成为神灵之前已立下的誓愿,所以仍然在探索,因此才会来到希顿半岛。

阿蒙答应与宙斯合作,便是这个原因。但在阿尔忒弥斯看来,他也是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假如宙斯的计划成功了,阿蒙反而会成为宙斯求证更高境界的垫脚石,如果明智的话,阿蒙现在就应该离开希顿半岛,不要参与这件事。

听完阿尔忒弥斯的想法,阿蒙微微点头道:“薛定谔,你看的不错,这确实就是我要面临的处境。但若不走上这条路,我又如何知道答案?人间那些志士,为了实现誓愿也都要面对考验,而我所面对的考验恐怕比宙斯更艰难。”

阿尔忒弥斯撅了撅嘴:“阿蒙,你还要留在这里吗?”

阿蒙答道:“至少我不会主动离开。”

阿尔忒弥斯抬起眼睛看着阿蒙道:“你的成就比我更高,我能看明白的事情,你自然也能看明白。我只是把奥林匹斯天国所发生的一切告诉你,既然你做出了选择,当真的有那么一天时,希望不要让我为难!”

阿蒙握着她的手道:“薛定谔,我永远不会为难你的。”

就在这时,门外又有仆人禀报道:“阿蒙先生,又有一位名叫福珀斯的年轻人求见。”

阿尔忒弥斯站起身来道:“是阿波罗,他果然是第一个来的!阿波罗生性非常骄傲,做事情也很直接,他在奥林匹斯十二位主神中,是除了宙斯之外战斗力最强大的一个,应该是来向你挑战的。”

阿蒙:“挑战我,以什么名义?”

阿尔忒弥斯:“以他自己的名义,他当然有出手的原因,你要小心!”

阿尔忒弥斯从后院离去,没有与阿波罗打照面。当仆人领着一位年轻男子走进来的时候,就连阿蒙也忍不住眼前一亮,朝仆人挥了挥手道:“你先退出去吧,我和这位先生有话要谈。”

仆人一出门,阿蒙就挥手布下了一座法阵,将他和阿罗波笼罩在法阵中央,防止屋中的动静干扰外界。眼前这位神灵看相貌不到三十岁,是阿蒙所见过的最英俊的美男子,他披着长袍裸露着一侧肩臂,另一只手拿着一张精美的竖琴。

阿波罗前额宽阔、眼神坚定而自信,戴着一顶桂冠长发垂在肩上,身材匀称而健美、容颜无可挑剔,站在那里有一种形容不出的男子魅力。阿蒙的门徒梅丹佐已经相当英武帅气了,但和眼前的阿波罗一比,明显还缺少了什么。假如这位神灵是来和阿蒙比帅的,那么阿蒙已经输了。

阿蒙语气平和的招呼道:“你就是阿波罗吗?我见过你的神像,觉得工匠们所凿刻的已经是世人所能想像的最美的男子,等见到你本人,又感觉神像远远还不足以描摹你的神采。你也以一位凡人的身份来见我吗?刚才你在门外的时候,就引起了过路女人们的围观。”

阿蒙的最后一句话明显有打趣的味道,阿波罗面色深寒道:“我也以一位凡人的身份来见你?看来阿尔忒弥斯刚走。”

阿蒙:“是的,她刚走。我想你应该先表达一下歉意,打扰了我与她相会。”

阿罗波毫不客气的说道:“有话直说吧,我是来向你挑战的。”说话的同时以信息神术解释了他挑战阿蒙的原因——

腓力二世攻占德尔菲,引发诸神争吵、众神使激战,虽然最后达成了新的协议,但阿波罗的损失最为惨重。

德尔菲神谕是希顿半岛最权威的神谕,一直是由阿罗波神殿代表众神发布。这是在众神之战中,阿波罗从古老的神灵忒弥斯那里夺取的战果,也使他成为奥林匹斯神系中除了宙斯之外最重要的神灵。

在人间,直接向阿波罗献祭的人们,比向众神之父宙斯献祭的人还要多!在希顿联合王国的历史上,信奉阿波罗的城邦数量也是最多的。

这段历史一直持续到希波战争末期,雅伦同盟兴起,雅伦娜才成为另一位更重要的神灵。而代表最高权威的德尔菲神谕,仍然由位于德尔菲的阿波罗神殿发布。腓力二世发兵占领了德尔菲,将希顿半岛的圣地控制在马其顿王国的手中,也预示着这段历史将结束。

阿波罗无法追究宙斯,却会牵怒于阿蒙。阿蒙是奥林匹斯神系之外的神灵,而且与这件事也脱不了关系。对于阿波罗来说,此事就是在挑战他的权威地位,所以他才会来到这里。

阿蒙看着阿波罗答道:“我若以神灵的名义接受你的挑战,便是违反了与宙斯的约定。你既然是以福珀斯的身份来到这里,想怎样挑战我呢?”

阿波罗答道:“我们可以到不生不灭的永恒中相斗。”

阿蒙笑了,摇了摇头道:“我不会因你的挑战而离开,也不会在这里展示神灵的手段。你若想挑战我,就以一个凡人的身份,我们像人间的武士那样决斗。”

阿波罗很痛快的点头:“好!如果你败了,将会怎样?”

阿蒙仍然笑着说道:“既然是决斗,那就应该有赌约,失败的一方,将在胜利者面前退避,无论是以什么身份,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阿蒙说话时虽然笑眯眯,但这个赌约可够狠的!一方在另一方面前退避,对于神灵而言可不简单,打个比方,假如阿蒙成为胜利者,哪天心情好溜达到了阿波罗神殿,那么阿波罗寄托在神像上的感应也要收回,不能在阿蒙的眼前出现。

这场决斗很麻烦,阿蒙若在奥林匹斯神域斩落阿波罗,则会公然触怒众神,成为另一个神系的入侵行为,很可能遭到众神的围攻,引发两个神系间的大混战。可是阿波罗未必不想借机斩落阿蒙,如果成功了,阿蒙所开创的天国便会消失,其余的事情就不必再说了。

所以阿蒙既不能被阿波罗斩落,又不能轻易斩落阿波罗。阿波罗如果打败了,回头再来找麻烦,或者再请几位神灵帮忙纠缠不清,阿蒙也会很头痛,所以立下了这个赌约,干脆让失败者从胜利者眼前消失,以绝后患。

阿波罗一听这话,微微翘起嘴角道:“没问题!如果你败给了我还能侥幸活着的话,就永远不要在我眼前出现,立刻离开希顿半岛躲回你的天国。假如有一天我有兴趣去埃居,你的神像也不可在我面前睁开眼睛。我在德尔菲之战中的遭遇,你将加倍承受!”

阿蒙点了点头,很坦然的答道:“德尔菲之战的结果,不能说与我无关,你有这样的要求也在情理之中。我曾向宙斯承诺,奥林匹斯诸神可以进入我的神域。但若是我胜了,你将被排除在外。我所至之处,哪怕是你的神域,你也要退避。”

阿波罗一挥手:“少废话了,我们在哪里动手?”

阿蒙:“当然不可能在这里,我们去郊外吧,远处一座高山的绝壁上,有一个地方很适合做你我的战场。不必着急,我们就一路走过去吧,你在路上还能好好想想,随时可以反悔。”

阿波罗:“我只希望你不要反悔,那就走吧。”

阿蒙向仆人打了声招呼,说自己今天可能会晚点回来,就不必准备晚饭了,然后与阿波罗一起出门。他的步子不紧不慢,穿过马其顿的街巷向着城外走去,而阿波罗面无表情大踏步走在前面。

很多路人都停下脚步,不由自主的望向阿波罗,尤其是女人们纷纷惊叹道:“这是谁啊!我的神灵啊,他长的好帅啊!世间怎会有如此英俊的男子?天呐,这不就是我的梦中情人吗?”还有不少姑娘甚至跟着阿波罗后面小跑,就是为了多看这位美男子两眼。

阿蒙走在阿波罗身后,就像一个随从或仆人,所有的光彩都属于前面那位神灵,根本没人注意到他。出城的时候,梅丹佐悄然闪身出现在阿蒙身边。阿蒙没有说话,以信息神术解释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梅丹佐看着阿波罗,眼神中也有惊叹。这位神灵并没有什么拉风的装饰,只是带着一顶桂枝编成的花冠,披着普通的白袍,手里拿着一张竖琴,但举手投足间却自有一种震慑灵魂的魅力,不需要刻意张扬,自然而然就能让所有人赞叹。

阿波罗就这么在街巷间走过,那气度比梅丹佐最拉风的时候还要拉风。

梅丹佐看了一会儿,突然一撇嘴道:“长的帅又怎么样?居然挑战阿蒙神,十有八九是吃错药了。”

阿蒙忍不住笑道:“他可没有吃错药,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从这个人身上,你也应该能学到一些东西。迟早有一天,你也会有这样的魅力,等你拥有时,也就不会再像今天这么想了。”

阿波罗的声音突然从灵魂中传来:“阿蒙,你要带着神使一起出手吗?”

阿蒙答道:“不,他只是来看热闹的,你太帅了!”


阅读www.yuedu.info